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章:德洛斯的局势
    十分钟前。

    “是吗,看来他脑袋终于清醒了一些。”

    公爵府的书房之内,希尔顿·格林正阅览着一份军方邸报,斯特鲁山脉那边的班图族蛮子们,好像又有些吵闹的迹象,正值如今皇帝身体不好的时候,哼,看来是活的腻味了。

    希尔顿思及今日参拜海因里希二世时,对方那略显沙哑的声音,以及疲倦潮红的面色,根据诊断的医生以及魔法师的判断,这是一种常见于富人之中的慢性病,难以根治,可以用炼金药剂来缓解症状,但希尔顿却感觉有点不对味。

    他敏锐的感觉,海因里希二世的病情,远比表现出来的要严重,哪怕没有证据可以供希尔顿确定。

    同时,虽然高层并没有发出更大的信号,但在上层的圈子里,哪个不是窥一斑就知全豹的老狐狸,这样的危机信号,已经足以让大家开始加资下注了。

    也恰好就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家中出现了死灵术袭击事件,儿子罗赫·格林神智崩溃,感染了卡赞综合症,一度暴走难以压制,那种清晰露骨的兽性,让希尔顿都有些忍不住背后生寒。

    内忧外患像是暴风雨来袭一样,吹打着这座古老的格林公爵府,好在给教会和魔法师的钱没有白花,定制了专门的鬼手抑制器,加之主教亲自加持的净化仪式。

    “走吧,就去看看这个逆子。”

    在米兰达这等下人面前,也完全没有为罗赫名誉避讳,而直接称呼其为逆子的希尔顿,对这个儿子可谓是失望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他只有这一个儿子,希尔顿宁愿让罗赫随着自己那位正妻一起逝去。

    自佩鲁斯帝国时期而蔓延的卡赞综合症,直至如今已经有了过万的感染人数,这些人放在帝国那近七千万人口中不过浩渺一粟,但这并不代表这些感染,拥有了‘鬼手’的存在是弱势群体,相反,他们非常的强。

    比方说那奠定了鬼剑士,以及其进阶的‘剑魂’这一职业的基础,并为之创造了配套剑技,自佩鲁斯末期崛起却消失无踪的传奇剑士——索德罗斯。

    据说他能够完美的使用所有的武器,自握剑之始便没有败过哪怕一次,以最强的剑士这一姿态,铭刻在阿拉德大陆的历史上。

    还有同样是在佩鲁斯帝国末期崛起,以一己之力御使鬼神,抗衡十万大军,守护佩鲁斯最后荣光的大神官——吉格。

    一人一剑,率领鬼神大军的他,硬生生挡住了来袭的千军万马,如果不是最后吉格被鬼神反噬而拉入了人类不可触及的境界,就不会有此刻的德洛斯帝国,没有军队能够在明知不管怎么做都是死,无法伤到吉格一根汗毛,且阵亡率过半时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直至如今,阿拉德大陆上的有识之士,也依旧畏惧并追溯着那名为鬼神之力的源头,其中最为痴迷它的,便是前身为佩鲁斯帝国,之后将其推翻并吞噬,重新建制的德洛斯帝国了。

    “怎么样,想通了吗?”

    “你应该了解,被卡赞诅咒的你,已经没有资格再继承公爵之位了。”

    希尔顿站在自己的儿子面前,笔挺的西装一如在外,胸口上是由天然原钻切割而成的胸针,作为导魔性排名前三的宝石之一,罗赫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枚小小的胸针有着怎样的力量。

    阿拉德前身记忆中原有的常识,搭配现如今地球前身的游戏记忆,罗赫对于这个世界虽不说了如指掌,但大多数事件都难以逃脱的他的双眼,这也是接下来罗赫要与这位格林公爵要交谈的话题。

    “无所谓,那种东西你再生一个儿子就可以了,虽然我很怀疑你的功能。”

    嘲笑了一声希尔顿的无力,罗赫觉得那个发狂的阿拉德前身,真的是死的太不值得了,作为能用旁观者视角,冷静看待这些关系的他,很清楚希尔顿的德行,以及目前德洛斯帝国的情况。

    希尔顿是一个贵族,传承了由祖先开拓,至今已存有六百余年的格林家族,这个家族自佩鲁斯帝国时崭露头角,在末期混到实权侯爵的位置,之后格林家族的先祖,选择追随拥有佩鲁斯皇室血脉,当时的帝国公爵的赫仑·巴登,于那个秩序崩乱的末期运筹帷幄,最终成功创造了如今辉煌的德洛斯帝国。

    第一代德罗斯皇帝,赫仑·巴登的寿命很长,长到一度让那些有着活跃野心,和他一起打下佩鲁斯帝国,建立了崭新国度,想要分蛋糕的将军们心生绝望,哪怕他们进了坟墓,也没能看见这位皇帝的老态。

    后世传说——赫仑·巴登获得了神的加护,是不老的存在。

    他收回了那些骄兵悍将手中的军权,将贵族打压的如同家养的狗儿,煌煌的威势让那些寿命悠久,在佩鲁斯帝国毁灭后想喘口气的暗精灵,重新老实的缩回了他们的地盘。

    每一个帝国人都能牢记,那沉重而荣耀的帝国历史。

    阿拉德历357年,佩鲁斯帝国分裂成多个诸侯国,皇帝法尔梅利亚四世薨逝,世界开始了动荡。

    其后阿拉德历400年,赫仑·巴登出世。

    曾经佩鲁斯一统的荣耀成为过去,让有着能力和雄心的赫仑十分不满,他厌恶所有分裂的行为,决心再度继承佩鲁斯的荣光,一统大陆。他打出了自己的旗号,说与佩鲁斯帝国有着姻亲血缘关系的父亲,乃是佩鲁斯之后的天选正统,一时间竟是一呼万应。

    事实上,作为佩鲁斯帝国的大贵族,巴登家族在客观实力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只欠缺一个名份,以及举旗的胆子,赫仑的父亲不敢,但赫仑敢。

    阿拉德历425年,赫仑·巴登掌握的势力开始崛起,其后在现已分裂的佩鲁斯帝国那广袤的国土中,与那些想要登临帝位的诸侯展开战争。

    阿拉德历471年。

    因为大魔法师玛尔出现,而导致原先属于佩鲁斯管辖范畴的荒漠,变成了肥沃的绿洲,作为在佩鲁斯分裂战争中,饱受灾祸折磨的人民在那里建立了贝尔玛尔公国。

    这也象征着曾经佩鲁斯一统的荣耀彻底成为了过去,大陆上出现了第一个自虚祖这个只有一隅之地的小国,以及地下建制的暗精灵之外的崭新国度。

    同年,赫仑·巴登父亲逝世,从这里开始,赫仑·巴登袭承了爵位,踏上了自己辉煌的征途。

    阿拉德历502年,雪色战役爆发,因为冰龙斯卡萨而无法生存下去的班图族人,绝望的脱离了那片雪原,向着赫仑所在势力的边界发动了进攻,谋求生存的地域,从而开始了漫长的三十年拉锯战。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卡赞的诅咒于大陆上蔓延。

    赫仑注意到了这股力量,软硬兼施,开始收拢这些潜藏着可怕力量的人。

    阿拉德历652年,佩鲁斯帝国仅存的些许地盘,也难以运营维护,可谓是名存实亡,年过两百的赫仑·巴登精神抖擞的率领着自己的军队,于坎特温对决佩鲁斯最后的守护者——大神官吉格,成功覆灭了佩鲁斯帝国最后的残余,因吉格暴走,出现了日后记载于史的鬼神之乱。

    但这些已经无法影响大局了。

    阿拉德历655年,赫仑·巴登将德洛斯首都迁至佩鲁斯旧都帷塔伦,称帝建制,正式拉开德洛斯帝国的篇章。

    之后阿拉德历831年,第二次班图入侵时,赫仑选择借出夏特利供班图族休养生息,为饱受战乱的人民创造了一段漫长的和平时期,恢复德洛斯帝国的国力。

    同年,他的身体状态急剧下滑,进入了生命的末期。

    有人想要开战一统,帝国内因为这位皇帝长期在世,已经成为了一潭死水,但这些意见对于赫仑·巴登而言,还不如鸟鸣悦耳,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出兵一统大陆,这成为了历史上的谜团。

    他于死亡的前二十年,定下了刚生不久的继承人并着手培养,最后自然洒脱的离开了这个纷乱的世间,留下继承了佩鲁斯帝国的荣光,积蓄了近两百载,有着随时能够将大陆再度一统,底蕴强悍,实力惊人的德洛斯帝国。

    在赫仑·巴登那值得无数人追逐研究的一生中,有一位默默承担着他的副手责任,伴随着他年少崛起,南征北战击溃腐朽的佩鲁斯帝国,最终与大神官吉格战斗,在十年后被咒力吞噬,与之同归于尽的人。

    那就是格林家族的先祖,也是当时选择追随赫仑·巴登,献上自己忠诚与荣誉的无暇之人——罗兰·格林。

    也是因此,格林家族伴随着风雨飘摇,历经佩鲁斯,最终在德洛斯帝国攀升至家族的顶峰,哪怕是赫仑·巴登去世,海因里希二世开始执政,格林这个姓氏也依旧是帝国最为重要的基石之一。

    而现在,海因里希二世老了,格林家族的先祖余泽,也仿佛随着这位帝王的身体,有了不稳当的迹象,凡事都是尽头的,即便是从龙之功也不例外,一代比一代平庸的格林家族,依靠着曾经的荣光,以及贵族的精英教育,勉强屹立在在帝国的最高层。

    做人做事,皆如逆水行舟,既然站的高,那就要有成为他人目标的觉悟。

    现如今,再度动荡征兆的大陆,皇帝的老去,皇子们的夺嫡之争,贵族们内部的权力倾轧,都给希尔顿带来了莫大的精神压力,他就像是每天去仓库数财物,却发现财物每天都在流逝的守财奴那样,紧张中带着点点胆怯。

    生活也好,历史也好,都有着其惯性所在,希尔顿恐惧着,害怕格林家族数百年的荣誉因自己而断绝,站在贵族阶层的最顶端,仰望着皇帝荣光的他深知,只要后退一步,遭遇的不只是白眼以及失去地位的耻笑,更多的是嗅到血迹想要趁机撕咬,想要上位的鲨鱼。

    阶级的对立总是存在的,即便贵族之中也分新旧,只有顶端的皇帝,才有资格居中俯瞰他们厮杀,最后做出王者的裁决,希尔顿·格林没有那样的资格,所以他必须面对新贵族的挑战。

    好在这一次的时代浪潮并不是战争,希尔顿并没有能够纵横战场,且豁出自己性命的觉悟,作为一个贵族圈的老混子,他擅长的是一些油腻而不会被淘汰的心术,而这一次的争斗,也恰好是有关于这方面的。

    那就是——王选。

    啪,沉重的一个巴掌扇到了罗赫的脸上,希尔顿脸色黑了下来,额间紧皱的眉头,以及那暴怒的脸色,都可以看出那份恼羞成怒,这也难怪,不管是再现实的人,终归还是有着父亲的身份,被他视为儿子的罗赫这么当面嘲讽功能不行,一个巴掌算是轻的了。

    前提是,罗赫,以及那个死去的阿拉德前身,真的承认自己是对方的儿子。

    希尔顿并不知道,如果是他以前的那个儿子还在的话,只会比现在的罗赫疯狂十倍不止。

    “本来说你的神智能清醒些,看来我是太高估教会的净化仪式了,你应该很明白刚刚的话,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吧,罗赫。”

    希尔顿表情慢慢变回平常,语气更为寡淡了些,与之相对的是罗赫那嘴角流血,却愈发透出漠然和残暴感的眼睛。

    变成择人而噬的猛兽了吗,怪不得赫仑皇帝严禁拥有卡赞之力者参与国政,真是有先见之明。

    没有再说些什么,希尔顿转身便准备离开,在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上浪费的时间,让他分外的不痛快,有这个功夫,他更愿意去喝一杯午茶。

    “王选这种大事,你把筹码主要压在前两位皇子的身上,这样真的好吗?”

    像是聊天气一样,没有在意那一个沉重的巴掌,罗赫变幻了一个舒适的坐姿,将那困住自己四肢的锁链展平,看向那已经一脚迈出房门,面色不渝的希尔顿,提出了一个对方绝对无法回避的问题。

    “...你说什么?”

    希尔顿扫了一眼门口那面带胆怯和关心,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米兰达,正在思考要不要将这个正妻留下来,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不错的女仆调到自己那里服侍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个他始料未及的问题。

    将目光重新转向了自己这个被锁在屋子里,感染了卡赞综合症的儿子,希尔顿沉声道:“你刚刚,说了什么。”

    罗赫没吭声,眼睛扫了一下门口那关心自己,似乎想要出口求情的米兰达,开口道:“出去看守,把门带好。”

    在希尔顿收回脚步,并转过头来的时候,罗赫感受到鬼手那带有警告意味的脉动,很显然眼前的这位格林公爵动了杀心。

    事到临头需放胆,更何况罗赫本身就是个毫无羁绊,独身于此的莫名灵魂。

    或许还有什么是值得罗赫去敬畏的,去珍惜的,但那绝对不包括面前这个心机深沉,且好色冷血的希尔顿·格林。

    在罗赫原先世界的历史中,有着一位不用饵料,以直钩垂钓鱼儿的老者。

    那种心境和见识,是如今的罗赫无法相比的,他刚刚那句目的性极强的话语,可谓是钩直饵咸,只占到了那位老者智慧的十之一二罢了,不过凡事都是因地制宜,因时而异。

    好比现在,即便是再咸的饵,只要对了鱼的胃口,明知是直钩也会毫不犹豫的咬上来。

    希尔顿那凌厉的目光,无疑是在发出警告,罗赫知道下一句话,就将决定自己的结局,他平淡的直述道:“从贵族的角度上来说,我已经废掉了对吧。”

    希尔顿没吭声,只等待着罗赫把话说完,然后来决定这个在刚刚短暂的时间内,撕破了彼此脸面的儿子,该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但接下来的话,险些让他心脏漏跳了半拍。

    “你看到了大皇子,想要将露兹嫁给他,你看到了二皇子,暗中给他加码投资,不把鸡蛋完全放在一个筐子里,两者你都可以随时反水支持最终的胜利者,毕竟嫁了个女儿,或者投资点手头的资源,对一位帝国公爵而言,算不得什么把柄,加上从龙成功,没有人日后会为这点事情找你清算。”

    罗赫结合脑海中的记忆,慢条斯理的和希尔顿抽丝剥茧,在对方有些不耐的神情中,忽然道:“那么,你为什么看不到三皇子呢,是他太小了吗?还是说你找不到适合的筹码,又或者你认为...他绝对不可能赢。”

    “——!”

    三皇子?那个年不满十五岁的皇子,赫伊德·巴登?

    希尔顿蓦然抬头,难以理解的望着罗赫,然后又将目光挪到了他那被锁住的鬼手上,一瞬间听懂了罗赫所指代的是什么。

    叮当作响的锁链碰撞声,以及房内灯光的阴影,遮掉了两人的身影,以及之后谈话的内容。

    只有那升腾燎绕的卡赞之力,宣告着这位被鬼神注视的青年,内心正在熊熊燃烧的某种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