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六章:多说无益
    闭上眼睛的罗赫,研究着地球前身穿越带过来的那个手机,更确切地说,是观察名为火种的事物。

    在地球前身的记忆中,罗赫依靠关键字检索,找到了一些猜测。

    火种,可以联想到变形金刚的火种源,又或者是黑魂中衍化世界万物的初火。

    两者皆为宇宙奇珍,得到就可以开辟混沌,衍化新的种群,相比起此二者,罗赫手中拿的这枚火种,目前还没有显示出什么特殊的力量,可能确实还在沉睡之中。

    不过,也可能只是名字相似罢了。

    “少爷,少爷,我拿了蛋糕过来,吃一点吧。”

    耳畔传来欢快的呼唤,罗赫退出了观察状态,睁开了眼睛,望向端着蛋糕冲自己绽放笑颜的米兰达,不经意的愣了下,伸手接向眼前蛋糕的盘子。

    这个少女,是罗赫·格林在这个世上仅剩的家人了,但是她却不知道,眼前的罗赫究竟是谁。

    罗赫可以接过那位阿拉德前身的恩怨,因为他诞生自这段怨恨,可是如果靠近自己的不是敌人,而是别的一些情感,他又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少女呢。

    该心安理得享受对方的感情,以及那份对于曾经阿拉德前身的好意吗?

    手距离装有蛋糕的盘子越来越近,罗赫心中抱有难解的疑惑,作为一个诞生自他人过去的崭新存在,罗赫不懂该如何把握与米兰达的距离。

    只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这个疑问,就如同罗赫不会向他人道出自己的来历一样。

    在指尖接触到蛋糕盘子的一刹那。

    锵!

    纹有紫荆花之鹰的佩刀,笔直的划过了罗赫即将接过的盘子,带着那装有米兰达笑容与开心的奶油蛋糕,一起跌落在大理石地砖上,随后,紧跟而来的是一双白手套,以及表情暴躁阴鸷的凯恩。

    “来一场在所有人见证之下的决斗吧,罗赫。”

    “说到底,你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不是吗?该死的卡赞感染者。”

    咧开嘴巴露出狰狞笑容的他,一点都不像是个贵族,也不像是一位剑士,化作了只有斗争心和厮杀想法的野兽。

    突如其来的变故,引来了会场所有人的关注,那些手握酒杯相互寒暄的贵族学生,也都放下了此刻的话题和快乐,将目光转向了位于安静角落内,那个似乎在发呆的青年。

    “罗赫·格林?他也来了吗?”

    “感染了卡赞的可怜家伙,不得不说他很优秀,只可惜运气真的不太好。”

    “凯恩·约顿?虽然这么对一名卡赞感染者没什么毛病,不过也太不分场合了,待会大皇子可是会来主持毕业,代表皇帝陛下册封骑士的,这样一闹什么氛围都没了。”

    细碎的说话声,不同意味的眼神,在不远处的贵女茶会中,芙蕾·约瑟芬,艾米丽·伯恩·克鲁格,还有罗赫的长姐露兹·格林,都朝这里看了过来。

    “露兹,你弟弟哦,不去拦一下凯恩吗。”芙蕾戏谑的表达了自己的建议,难分心意的笑容中,隐藏的是性喜争斗的腹黑,以及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愉悦,鉴于罗赫的母亲是自己姑姑的份上,姑且收敛了一些。

    “弟弟...”露兹沉吟着,她记得那天蒂亚·约瑟芬去世的时候,罗赫那充满恨意的双眼,以及身上蒸腾的鬼气,她很清楚那个时候的罗赫,是真的想杀了自己和母亲莉莲,为他的母亲送去陪葬。

    也是那天,大皇子派来保护她的人,与发狂罗赫激战不休,最终这个弟弟倒在了十人一队,轮换了三队,以波状攻势阻截他的精锐卫队围攻下。

    沉吟就代表着不确定,没有行动就证明了弊大于利。

    芙蕾捻起红茶的杯耳,无所谓的笑了下,毕竟所谓贵族就是这种东西,忠于自己的他们,在某些时候比刀剑还要纯粹。

    她知晓有关于蒂亚姑姑遇刺的内幕,为对方感到悲哀和愤怒,同时心中有着强烈的不满,以及对格林一家的恨意,包括眼前这个曾经的好友露兹·格林。

    在芙蕾看来,露兹更像是一个蠢笨的女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周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用茶杯遮住自己的眼神,芙蕾微微眯起眼睛,思考着该如何上去阻止凯恩,这个家伙可不是听人劝的类型啊。

    三人之中,只有艾米丽没有说话,自幼精神力优秀,可以感知周遭各种细微情绪的她,早就隔着半个会场,察觉到了角落中的罗赫。

    鬼神的诅咒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力量,就算艾米丽没有仔细去感知,她的本能也会对大脑发出危险信号,让艾米丽远离寄宿鬼神意志之人。

    从这次精神力的警告程度,艾米丽可以看出自感染了卡赞后,露兹的这位弟弟,真的是改变了很多,家逢大变,举目无亲,大抵也就是这样了。

    内心低语叹息的艾米丽,不理解这位自幼熟识的朋友,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出现在这种贵族云集的场合,心怀恶意的人,在这世间从来都不是少数,还有很多看热闹不嫌事大,无视他人痛苦的人。

    虽然不解罗赫为什么来这里,但艾米丽终归是没有主动去指出,或者揭露些什么。

    她觉得一个人,哪怕变成了卡赞感染者,在没有伤害他人的前提下,都不能无缘无故的去剥夺他被尊重的权利。

    现在,凯恩竟然将白手套直接甩到了罗赫的面前,当众吸引目光来围观激怒他,难道他就不知道,一旦双方陷入死斗,就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尊严,只能沦为嗜血的野兽吗。

    当凯恩打掉那盘蛋糕的时候,艾米丽发现罗赫身上那种危险气息又强盛了数分,像是被凯恩这一举动点燃,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

    闭上眼睛,聆听感知着罗赫情绪的波动,艾米丽眼帘下那双淡褐色的美眸,倒映出他心中那于困锁中挣扎,咆哮嗜血的卡赞之力,似乎正要脱笼而出。

    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事。

    艾米丽眉头微皱,觉得凯恩真的是毫无风度,也远比身边看热闹的芙蕾,和没有反应的露兹来的担心。

    “去,找到巴恩,让他想办法阻止这场冲突,底线是不能出人命。”

    吩咐了身旁的的侍女,艾米丽没有去管芙蕾眼中的好奇,亦或者露兹那疑惑的表情,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位出自以武立勋的克鲁格家族嫡女,最不忍见的就是互相杀戮,杀戮中的彼此只是在不断远离人性,靠近兽性而已,能避免就要尽量避免。

    此时此刻,无论是沉默不语的罗赫,而是面目狰狞的凯恩,对彼此都盈满了杀意,只是罗赫的杀意比较隐秘,表面上没有动静,但是瞒不过能感知情绪的艾米丽。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罗赫也终于从蛋糕上挪开视线,他没有去管面前的那双白手套,起身环视了一周,随后将目光挪向了二楼,仔细观察了数秒,心下确定了目前的情况。

    罗赫今天来,不是为了凯恩,更不是为了这些场中贵族,他是来找人的,事先让米兰达查的那份名单里,邀请的人物如无意外应该都会到场。

    名单中排在头行的人物,便是德洛斯帝国的第一皇子,弗纳尔·巴登。

    其次第二行,就是于今年即将满十五周岁,可以入学进修的第三皇子,赫伊德·巴登。

    在凯恩挑衅,罗赫刚刚被激怒的时候,二楼隐约散发了一抹蕴含警告的锋锐气息,从这个情况来看,罗赫觉得对方应该已经到了,他隐约也能猜到对方为何不下场开宴。

    既然如此,那罗赫也没必要客气了。

    “你选择给别人当狗,才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凯恩,舔别人屁股是得不到好结果的。”

    完成情况统计的罗赫,拿起原本要切蛋糕的银制餐刀,挑起那双手套,笔直的贯穿掷向上方包厢,将这封‘挑战书’钉在了厢房的墙壁外。

    “决斗我接受了,见证人的话...”

    果决大胆的举动,让场内个别知情者瞪大了眼睛,觉得罗赫真的是胆大包天。

    “怎么样,弗纳尔殿下,做个见证吧。”

    大皇子弗纳尔?许多学员心头一颤,虽然都知道这位第一皇子会来,但居然已经到场了吗?为什么不出来呢?

    “哦?”

    隔绝里外的魔法纱幕被揭开,德洛斯帝国第一皇子弗纳尔·巴登,自包厢内侧缓缓来到灯光下,揽尽了在场所有的目光,理所当然的俯瞰着下方的罗赫,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笑容,道:“请我做个见证吗,没有问题。”

    他身侧的一名甲胄披身,头戴紫盔,看不起面貌的护卫,冰冷的视线隔着头盔,盯住了胆大包天的罗赫。

    把刀钉到大皇子所在的包厢壁上,在她看来即为不可饶恕的罪行,即便是餐刀,也该当场处决。

    同时护卫也隐约察觉,对方之所以能察觉魔法纱幕后面有人,是因为自己的气息被罗赫读到了,这更让她心生杀意,但是她没有资格决定动手与否。

    因为他的主人,帝国的大皇子正愉悦的观赏着此刻决斗的序幕。

    “帝国册封骑士的毕业典礼,由两位优秀的生员以决斗拉开序幕,我想没有比这个更棒的仪式了,不是吗?”

    随口设问了一句,将自己的意志传达给在场众人,弗纳尔张开双手,年近三十五岁的他,没有丝毫的气血衰败,相反尽展成熟的俊逸之美,他哈哈笑道:“那么,为两位剑士腾出舞台吧,朋友们,这是值得赞美的决斗。”

    这一刻没有人再有任何质疑,无论是对于凯恩的鲁莽,又或者对罗赫这个卡赞感染者的不满,都统统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德洛斯帝国的神圣传统。

    只要是德罗斯的公民,且年满十五成人,都有着申请决斗的权利,用来解决一些难以调和的纷争。

    德洛斯帝国厌恶弱者,崇拜强者,上至贵族下至平民,只要你有拿剑的资格,且能证明自己的强大,就可以尽情拥抱只属于胜利一方的荣耀。

    坐在纱幕内,不紧不慢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帝国第三皇子赫伊德·巴登,旁听着这场无谓的闹剧,亦或者说是帝国内部权力互相倾扎的声音,面前放着一本沉重厚实的《帝国年纪》,与这场宴会可谓是格格不入。

    与他的皇兄弗纳尔不同,赫伊德此来是想见见这届学员的素养。

    帝国学院每年的毕业生中,都会册封十名骑士,授予他们独属于自己的荣耀,以自身的能力迈入贵族阶层,获封骑士。

    这些获封骑士的学员,与依靠传统献金,亦或者战场上斩首论功的新晋贵族不同,他们的进阶之路注定会顺遂无比,是以后帝国掌握实权的人物备选。

    只因为从这里毕业的学员,无论是有关于情报,文件,军事水平的理论,还是具体的战斗技巧,都是绝对达标,甚至尤有超出的,诞生过很多天才。

    往往每一个新骑士背后,都有着其他贵族的影子。从子嗣,亲戚,到看中的下层优秀人物,不一而足,这些很多人都知道,但这并不妨碍学院是一个充满朝气,为帝国带来活力新血的地方。

    只是这些年来,学院的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首先是教育水平,以及毕业要求的下降,让学院往往成了贵族子弟的镀金阶梯,部分天资不差的平民新血,因为资源,知识,人脉等各方面因素无法相比,无法产生对于贵族子弟的竞争力。

    很多贵族子弟哪怕不努力,靠着资源堆,也能堆出一个好身体。

    从用的剑,吃的饭,到私下剑术老师传授的,非帝国考核时使用的剑术,使得他们可以在对战考核时,轻易击败那些平民学员,根本无需多么刻苦,只要达标混个及格,就可以将那些努力过,却资源不够的人挤下去。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阶级愈发固化,父传子,子传孙,不思进取。

    赫伊德对这一现状有所意识,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册封的骑士,究竟是否有真才实学,这所皇家学院,又是否还能为帝国持续供血,又或者...应该被帝国淘汰在历史的尘埃中。

    孰料,册封骑士迟迟没有开始,他的大皇兄一直在等些什么,在凯恩对罗赫发难后,赫伊德心里就有数了,心中有些忍不住的失望。

    自上而下,就没有一个像样的,纵观整场贵族和学员,就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或者是阻止这场决斗。

    反倒是刚刚将餐刀直接钉到二层,朝着自己大皇兄发难的罗赫,给赫伊德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卡赞之力吗,倒是有些胆量,只是光有胆量既无法生存,亦不足以取胜,断绝自己的后路,就要面对前方难以攀越的障碍。”

    于心中勾勒场中局势,赫伊德将面前的帝国年纪,翻阅至狂龙之章,望着自己皇兄的背影,手指摩挲着书中的帝国将军卡赞,持斧对峙狂龙赫斯的手工画上。

    “凡事,都要靠实力说话。”

    赫伊德那清秀的少年脸庞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

    《帝国年纪》

    ——卡赞,即勇猛无畏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