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章:未来的繁星
    罗赫不知道米兰达小脑瓜在想些什么,如果知道了,可能也会一笑置之。

    照顾米兰达的原因,并非是罗赫多么喜欢这个小侍女,不过是一天的缘分,加上部分过往的记忆而已,若说感情有多么深厚,罗赫自己都不信。

    只是,在和凯恩打了一场之后,罗赫突然想通该怎么对待米兰达了而已。

    没有必要拒绝对方的好意,对方如果真心实意的对待自己,那么罗赫也只需要真心实意的对待她就好了。

    关系,是心灵经过时间所缔造而出的产物。

    就带对方出来玩这点,罗赫是真心实意的,没经过仔细思索的行为,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在罗赫的眼里,青春年华的小女孩,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生活的,享受生命所带来的幸福。

    这点,他的三观更靠拢地球前身一些。

    罗赫没办法去管所有人,也没打算去搭理那些陌生人,但是自己能够触及的范围内,罗赫觉得自己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此刻的他可谓是举目皆敌,家里的那些人也好,外面的这些人也罢,统统都是混杂着敌意的陌生人。

    放眼望去,只有身边的这个小侍女,对他抱有一份纯粹的善意,罗赫将这份善意记挂在了心上,也愿意将自己的善意回馈给米兰达。

    至于其余的什么贵族,家人,同学,皇子。

    这些人既不值得一个笑容,也不值得温柔对待。对于他们,罗赫所能给予的,就是一张简单的扑克脸,以及冰冷的刀剑。

    比较,嫉妒,憎恶,恐惧,傲慢,贪婪,这是缠绕着阿拉德大陆,乃至于天界和魔界的主旋律。

    想要在这种地方生存,需要的不是什么无意义的友善,而是足以让敌人感到忌惮的实力。

    既然无法认可,那就先让他们恐惧好了。罗赫现在所需要的,不是他们的友谊,而是足以让自己稳住脚步,立下根基的空间。

    为此罗赫必须展露自己的价值,给所有盯着自己的人看。

    有价值的人,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投资。

    藏拙和低调在这个国度,以及此刻罗赫的处境下,是完全不适用的。

    对德洛斯帝国而言,才华和价值如果不展现出来,就没有任何意义。

    就好比如果他今天不争,那么接下来莉莲·希斯自然会腾出手来对付他,希尔顿可不会好心的帮罗赫挡箭,机会是不会等人的,错过了时机,只能证明罗赫不配在德洛斯帝国内部生存。

    而且,比起罗赫在记忆碎片中,所看见那些地球历史上的各种争斗,德洛斯帝国的内部争斗水平实在是有点次,还主要停留在刀剑,以及不入流的阴谋阶段。

    好比今天这件事。

    哪有早上刚决定来赴宴,晚上就有人专门等在宴会门口找茬的,难道是凯恩练就了他心通不成?

    这种情况,自然是格林家族里有人朝外界通风报信,让他们顺手解决自己这个失去荣誉护身的嫡子继承人。

    毕竟所谓失去继承权,那只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可并没有写进帝国法律里。

    万一某天,希尔顿·格林突然咽气了,按照嫡庶之别,露兹根本就没有资格和罗赫争,下一任格林公爵,会直接落在罗赫的脑袋顶上,更别提这个姐姐本就是待嫁大皇子的。

    联想阿拉德前身发狂时,被大皇子卫队按趴下的经历,罗赫自然不能猜出门口见到凯恩是谁的手笔。

    虽然不知道这位大皇子为什么要找自己的茬,不过倒是方便了罗赫,给了他一个很不错的舞台,让他可以先喘口气,有机会增加自己的实力。

    在这个世界,权谋不过是小道,决定权往往握在拥有力量的存在手中。

    比如,那个刺杀了公爵夫人的死灵术士,又或者其余鬼手的感染者,训练有素的刺客,掌握元素之力的魔法师等,这些人只要愿意,就可以投身于帝国内部搅风搅雨。

    若是小瞧这些既没名誉,又无家族背景的流浪者,到最后往往都要赔上些什么,来偿还自身对于力量的轻视。

    只要有力量,身份再卑微的人,都可以挺直腰杆,这个力量不是经济,不是政治,而是最纯粹的暴力。

    又比如,逼迫班图族动则和帝国拼命,给两边都带来了沉重负荷,本身盘踞于斯特鲁山脉顶端,俯瞰斯顿雪域的冰龙斯卡萨。

    再往上,还有召唤天灾呼风唤雨的元素法师,还有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吞噬毁灭一个文明的使徒。

    今天解决了凯恩,罗赫就等于站了队,彻底断绝了加入大皇子弗纳尔这边的可能性。

    接下来,就看那位第三皇子,是否能看懂这份投名状,并利用这次的风波了。

    今天的夜宴,罗赫相当于是把帝国内部的矛盾,王选那股隐匿的暗流,直接半公布在了台面上,凯恩的惨状就是罗赫交出的答卷,他是帝国第一个公开打脸站队的,

    如果对方看不懂,或者说不愿接的话,罗赫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这次的决斗可以说争得了一些余地,让他有资格去考虑布置后手,说到底投靠三皇子,不过是忽悠希尔顿·格林放自己出来的靶子,可以去做,也可以不去做。

    这位德洛斯日后的皇帝,海因里希三世,是个在游戏中出了名的冷血皇帝,清算贵族无脑集权,加大贫富差距,忽略一切帝国内部反对声音,一心扑在转移试验上,后来更是开始觊觎使徒之力,算的上野心勃勃,颇有手腕的一个皇帝。

    对德洛斯帝国来说,有这么一位皇帝其实是件好事,乱世要的就是集权,不集权,海因里希三世就没办法推行转移实验,事实上泰拉石的能源科技,让帝国在工业上迅速的追赶着天界,还有许多强军措施,进驻贝尔玛尔,侵蚀天界。

    这一切对德洛斯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即便失败了,也早已捞回了本钱和利息,不断在危险到来之际壮大着自我。

    罗赫并没有提着脑袋,一腔热血给赫伊德卖命的想法,地球前身的记忆有云,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信任这位皇帝算不上错,但有朝一日被无情翻脸清算的时候,也不用太意外,这位皇帝的爱即便是他的很多家人都难以获得,更遑论什么贵族臣子。

    若是投资失败,罗赫也没什么好失落的,他可以选择远走德洛斯,去贝尔玛尔公国开辟新领域,那里可是未来阿拉德的焦点中心,接连有使徒转移而来。

    比起这些,罗赫倒是很高兴,自己在帝国的地位有所上升,嗯,非常诡异的上升。

    简单来说,就是罗赫成功从一枚随时会被弃掉的小卒子,成功进化成了人见人怕,横行霸道的过河卒。

    虽然卒子的攻击距离,只有可怜的一格,没准啥时候就被车吃炮打了,但至少暂时没什么人,愿意来招惹他这个小卒子。

    瓷不与瓦碎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罗赫经过这场战斗,给自己贴上了易燃易爆炸的危险物标签。

    傻子才会再来找他茬。

    万一太过火,被发疯的罗赫打上门来,桀桀狂笑之中,见面二话不说先摘下鬼手抑制器,像是拉开手榴弹引线那样,点燃埋藏于体内的卡赞之力,那位得罪罗赫的贵族,怕是得直接哭晕在厕所,去和地下一脸便秘的祖先,交代他愚蠢的一生。

    谁乐意去和自爆兵同归于尽啊,好好享受生活不好吗。

    心里自黑了一番,罗赫摇了摇头,带着米兰达起身走人,毕业证书方面,他估计没什么问题,到时候会有人送到格林家的,但骑士的荣誉册封,肯定是没门了。

    册封骑士,就代表个人的荣誉可以从家族中独立,可以去开拓属于自己的功业,享受帝国的特权,具体的项目诸如免税,择业优先权,大额资金补助,等等一系列。

    一年到头,帝国也就封上二十来个骑士就顶天了,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做手脚拉关系,还不够麻烦的,骑士晋升为男爵,是一定的事情,多则七八年,少则一两年。

    男爵理论上有着统领骑士的权力,受皇帝的直接管理指挥,有的时候实权甚至大过子爵,以及闲养的虚名伯爵。

    而且帝国皇家学院的册封骑士,还有一个很多人撞破头都想要的好处。

    有资格进入狂龙骑士团的编制,成为一名光荣的狂龙骑士,帝国的高级指挥官,外放地方的实权人物,很多都是有着在狂龙骑士团的服役履历,而没有这份履历的人,就得老老实实靠后排队,出缺填补看别人吃肉,自己躲在被窝流眼泪。

    其中排队等待出缺,被履历优秀者连续抢先,等到老也混不出来个名堂的贵族大有人在,这种情况就是不用想着光宗耀祖,或者为家族添彩,老老实实混日子就是了。

    原本的罗赫大抵是其中之一,现在的话,自然是被一脚踢出筛选,给其他的贵族挪位置。

    米兰达是很不服气的,但也只能乖乖的和罗赫离开,当个可爱的小受气包。

    感染了卡赞,得罪了大皇子,随便一条就能够判定这个人在德洛斯的前途已然无亮,更别提把二者全占了的罗赫。

    混乱的场景中,罗赫并没有意识到,在今天他不只挣得了一些喘息的时间,更是堂皇的闯入了许多未来在大陆上,如晨星般闪烁的人物眼中。

    凝重审视着罗赫的巴恩·巴休特,未来大陆的四剑圣之一,崇尚力量,渴求使徒这种伟岸存在的弃爱者。

    因为没有出现死者,而松了口气,脸上重新浮现出柔和笑容的艾米丽·伯恩·克鲁格。

    游戏中,未来剑圣巴恩的妻子,也是一个生于显赫,死于阴谋的可怜女子,也因为她的死亡,牵动了巴恩的观念和命运,某种意义上也改变了世界的局势。

    泡着妹子,喝着红酒,脑袋里全是刚刚罗赫那击败凯恩,胜过食人魔药剂的恐怖力量,未来阿拉德大陆首屈一指,研发了光剑和诸多炼金药剂,堪称一代炼金大师,有着严格操守的诺顿·马西莫格。

    位于厅堂的中央,作为大皇子守卫着全甲。因决斗的激烈情况手按长剑,准备随时迎战意外,眼神中透露出幽冷之色的骑士。

    之前罗赫就是从她身上感知到了气息,进而发觉二楼已经有人来了。

    她是目前帝国的复杂环境中潜藏,等待机会一举证明自己的蛰伏者。

    未来将因转移试验的残酷,从德洛斯悍然脱离,并举起制裁之剑,伴随斯卡迪女王,复兴了贝尔玛尔公国,向着正义前行的帝国女骑士——洛巴赫。

    不过这位日后正义骑士,目前满脑子都是如何砍下罗赫的脑袋,为大皇子洗雪这份羞辱。

    还有..那被罗赫按倒在地上,因为药效褪去而痛苦昏迷,肌肤被崩裂出道道血口,英俊的脸颊更是多了一道修长疤痕的凯恩·约顿。

    作为未来紫雾团的团长,帝国黑暗中的刽子手,海因里希三世的御用食腐者,现在还没有鬼手的他,惨遭罗赫击败,成为了对方的踏脚石。

    除此之外。

    静谧的二楼餐桌旁,赫伊德悠然的笑了笑,对着面前披着以素喃的黑色锦缎,纹织淡金色的魔法绣线,充满神秘气息的女子道:“你来晚了,宴会已经结束了。”

    “不,我并没有来迟。”

    眼眸闪烁着深邃的幽光,神秘的女子打量着下方的罗赫道:“相反,我赶上了序幕拉开的时间。”

    “嗯?”

    赫伊德挑了下眉毛,没有说话,眼前的女子是他从古代文献中找到蛛丝马迹,联络并拉拢的一位神秘的魔法师,当初佩鲁斯帝国正是因为她的预言,而驱逐了卡赞和奥兹玛,迎来了毁灭。

    其名为,艾丽丝。

    来自魔界的预言家,也是魔界第一势力塔拉库沓魔法团的团长。

    如果是她这么说的话...

    赫伊德重新看向了下方的罗赫,嘴角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他自然是懂的,为什么罗赫会挑这个时候,正面应战支持大皇子的约顿侯爵之子,同时挑衅大皇子。

    今夜,就是拉开序幕的时候吗。

    那么作为这个开幕者,你又会在其中有着什么样的命运呢,罗赫·格林。

    艾丽丝察觉到了赫伊德的想法,黑袍下的面容精致俏丽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以及无人能看懂的嘲讽。

    所谓帝国的皇帝,不过是伟大存在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相较于赫伊德的野心,艾丽丝更在意罗赫这个不在她预言中,却拉开了德洛斯夺嫡帷幕的青年。

    很难得的,预言出现了变数,不过就情势来看并没有必要出手抹杀,因为很显然,对方想要下注的,与艾丽丝投资的是同一个人,所以顺其自然就好。

    大势是不会改变的。

    就如同下方弗纳尔那阴郁中,带着点点怒气的脸色一样,烟尘散去,宴会可以整理之后照常开启,光辉的帝国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而有任何折损,但大皇子今天的脸面,在明眼人的心中已然被罗赫踩落地面。

    犹如蝴蝶扑扇而出的微风一般的渺小决斗,终将化为把整个德洛斯贵族全数卷入的名利场风暴,每个人都要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前程,做出自己的选择,压上之后的未来。

    王选之争,开始了。

    但是,王,却早已注定。

    艾丽丝俯瞰着所有的人心浮沉,黑帽下精致的面容毫无波澜。

    未来,是伟大的使徒早已为所有的生灵决定好的。

    凡人,膜拜即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