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三章:道路的选择
    “啊,被发现了呢。”

    艾米丽恬然的笑了下,淡褐色的眼眸,平和的看向罗赫,并没有蕴含罗赫熟悉的敌意,亦或者恐惧,友善的打着招呼道:“很久不见了,罗赫,近来还好吗。”

    “是吗,我记得皇帝陛下有赞,称你过目不忘,结果这么快就忘了那天宴会吗。”

    夜宴决斗时,罗赫清楚地记得这位克鲁格小姐,当时就在现场,在帝国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也确实流传她有着出色的精神力。

    据说有位皇室魔法师,一度有想要收艾米丽为徒的想法,可惜作为名门贵女的她,并不适合去踏上魔法这一独自前行的道路,故而作罢。

    罗赫走到艾米丽跟前,伸出手去,从她的头顶上方拿过一本《佩鲁斯剑术纲领》,露出些许思索的神情,随后转身远离了这位在帝国学院中,最为受导师喜爱,同学恋慕,为人纯净的美丽少女。

    他并未选择与这位贵女多做接触,关系的话,罗赫没有去翻前身有关这方面的记忆,不过想来也不过好到哪里去。

    毕竟,艾米丽在游戏故事中的官配,可是巴恩。

    而罗赫不过是恰逢奇迹,自破碎中诞生的异常因素,他并不觉得自己和艾米丽能有什么共同话题。

    结束了与这位帝国高门嫡女的对话,罗赫安静的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开始翻阅手中的典籍。

    前身给他留下了一副不错的身板,加上卡赞之力的增持,身体素质方面,暂时倒是不用他多烦忧什么,但在剑术根基上,罗赫觉得自己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前身学的是贵族的剑术,以锋锐和炫丽为要,讲究灵活飘逸,用的是短剑。

    这种剑术观赏性很好,但对于战斗就不是那么实用了,这也是罗赫那天借助烟雾,抄斧以鬼神之力施展‘鬼斩’的原因。

    前身那些灵活好看,辅以锋锐剑锋的精美剑术,完全不适合他,更无法在那种情况下,战胜手执兵刃的凯恩,即便最终罗赫获得了胜利,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高枕无忧了。

    相反,罗赫还差得很远。

    如果说卡赞诅咒的力量总值是100,此时的罗赫顶多能发挥出20-30左右,在不摘下抑制器拼命暴走,把自己变成疯狗的前提下,罗赫要想引导出这股力量,必须找到新的引导方式,解放身体里的力量,慢慢将之化为己有。

    好在他并不需要开辟新的道路,那也不是他这个学习阶段可以做到的事。

    没有名师教导的罗赫,很庆幸的有着一份独属于他的游戏记忆。

    而在游戏中,鬼剑士各个职业,早就已经将如何引导鬼神力量的道路,摊开揉碎了展示给罗赫看,他只需要借鉴,之后选择一条职业的道路,毫不犹豫的迈入并砥砺前行即可。

    其一,狂战士:

    介于血之暴走和正常人之间的状态,掠取狂暴的卡赞之力为己用,在不脱下手臂抑制器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贴近那种摘掉抑制器,完全解放卡赞的力量,对于意志力要求可谓是拉到满值,哪怕是一次意志检定不通过,也会沦为卡赞之力的奴隶,化作一只疯狗。

    战斗杀伤力非常强,但无疑是见不到底的深坑,除非没有选择,不然傻子才会跳进去。

    罗赫很淡定的否决了这条道路,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卡赞意志的对手,如果不是火种,在他刚诞生的时候,怕是早已变成择人而噬的卡赞狂暴者了,这会怕是尸骨早已凉透。

    狂战士本就是向死而生,浴血杀戮,完全出卖自己灵魂交给卡赞的人,与那些暴走之后枯竭死掉的可怜感染者相比,唯一的优势就是,解开诅咒的狂战士,可以利用这股力量,做到些许的操控引导,不至于被当场吸干。

    想要完全操控卡赞的力量,以自身意志的狂暴,去降服血液里卡赞的意志,必须要达到第二次觉醒才能做到。

    但就罗赫所知的剧情人物,没有一个能抵达二觉极限的。

    成就最高的一个,暴走干掉状态只剩下一口气,随时都会自爆的使徒,阿甘左的恋人,感染卡赞的暗精灵卢克西,顶多也就是触摸到一觉的门槛而已。

    以意志的狂暴,浑身的鲜血被点燃作为代价,换来恐怖绝伦的破坏力,这就是狂战士。

    其二,阿修罗:

    灼瞎双眼以鬼手为基,帮助自身去感受波动,通过波动的道路去感知并驾驭元素,对于杀意有着独到的理解,可以将绵密的杀气化作无孔不入的波动攻击。

    这一职业的觉醒,不断朝着元素生命靠拢,可以说是鬼剑士职业中,前景相对光明的道路。

    但那是游戏里二觉之后,乃至于三觉的境界。

    一般来说,作为朝着阿修罗职业方向靠拢的剑士,能如游戏中的鬼剑士导师gsd那样,完成第一次觉醒,凝出杀意空间,完全掌握并运用杀意的波动,将之凝为各式各样的波动剑气,就已经是人类的极限了。

    道路是光明的,但是过程是曲折的。

    现在帝国这个现状,即便是罗赫选择自伤双目成为一个瞎子,先适应环境,然后尝试感知波动,哪怕这个过程异常的顺利,想要形成战斗力,最快也得一年后了。

    天知道那会他还活着没有,所以,罗赫没办法选择这条道路,哪怕他对于这条道路的前景非常看好,这是为数不多可以将生命朝着超凡状态转化的职业。

    其三,鬼泣:

    与鬼神签订契约,以意志驾驭鬼神之力,多种鬼神的力量寄宿于己身,在战斗之时可呼唤这些代表着阿拉德大陆各类情绪和自然元素的鬼神出现,与自己一同战斗。

    这一职业讲究统御各类不同鬼神,无法引用它们最大的力量,但是胜在多面和诡异难防。

    侵蚀诅咒,力量强化,乃至于吞噬粉碎,都是鬼神拿手的领域。

    大陆上第一位鬼泣,便是佩鲁斯的大神官吉格,以一己之力抗衡赫仑·巴登十万大军,险些将这位德洛斯帝国开国皇帝直接按死在坎特温。

    这并不是吹嘘,这十万大军是不含民夫,不去劳作,没有滥竽充数,原先佩鲁斯帝国各个派系统合之后的力量。

    如果吉格能把这十万大军杀戮过半,直接打散军心,让那些贵族闻风丧胆,分化他们产生兵变,那么坎特温就不是佩鲁斯帝国的末日之都,而是照耀着这古老帝国的新生骄阳。

    面对着无敌的吉格,那些贵族只有倒戈卸甲,抓了赫仑·巴登作为赔罪,再度归附于佩鲁斯帝国这一条路可以走。

    可惜,吉格失败了,这也是鬼泣这一职业的缺点。

    无法驾驭八大鬼神,以及麾下万鬼的他,最终被万鬼反噬拉入了冥界,之后便再也没有了这么强大的鬼泣。

    在那之后大陆上许多势力,也有利用鬼手培养鬼泣这一职业,但大多都是只能获得卡赞这一鬼手来源的点滴承认,签约第二鬼神都难得不行,没有了强大鬼神的统御,那些小鬼再多也是无用。

    有关于鬼泣培养的知识,这座书库中应该是有,也是一条行之可用的方案,是罗赫的预备考虑之一。

    但鬼神终究隶属外物,依仗外物之力,有朝一日遭到反噬,绝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情况。

    游戏中吉格最终以自身化为鬼神,是鬼泣道路的正确走法,做到了以人类之身晋升超凡生命,只可惜这条路要受到冥界的束缚,失去自由的意志和身体,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自然化身,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太大区别。

    即使抛开最终成就这种好高骛远的话题不算。

    之所以说鬼泣的道路充满危险,只因说到底,驾驭二字不过是自欺欺人。

    凡人的意志凌驾于鬼神之上,这种人类至上论的美好想法,其实是脱离现实的。

    如果可以这么做的话,那么卡赞就不会变为鬼神,如果这样能成功的话,吉格就不会被万鬼反噬。

    哪怕没有外力的因素,隐藏的危险也终有一日会爆发,从吉格的例子就可以看出,越是强大的鬼泣,越是会在频繁使用,接触诸多强大鬼神时,被它们的存在形态,以及力量所缓慢同化,直至有朝一日隐患爆发。

    实力和意志强大者,就会变为与生前同等强度的鬼神。

    弱小者,自不用提。

    这是一条不当人的道路,难度极高,危险重重,最重要的是不存在未来,成为鬼泣无论再怎么走,在最初与那些鬼神签约,且不断深入,以至于彼此因果牵连过多的时候,就应该有所觉悟,未来终会成为鬼神,或者是鬼神的食粮。

    罗赫对于这条道路没什么想法,因为他就是两个灵魂互相消磨吞噬所诞生的存在。

    他不喜欢鬼泣这条路。

    其四,剑影:

    这个职业在地球前身穿越之前,出现了有一阵子,只是因为地球前身不感兴趣的缘故,对于这个职业,可谓是知之甚少,只是随手翻阅过职业技能。

    这个职业,可以理解为有个卡赞的虚影,可以自主的帮你战斗。

    在战斗力低下的时期,有一个与自己可谓是表里双生,剑术实力接近的幻影,在战斗力补足上是大大地增强。

    但是这个职业的诞生完全不可控,需要艾肯人的灵魂,也就是幻鬼来替代卡赞的意志,才能诞生一个剑影,且缺点很明显。

    血气,波动,鬼神,纯粹的剑术都算是不同的道路,唯独这个幻鬼附身的新职业,罗赫的地球前身怎么看,都像是被鬼泣玩剩下的残渣,既没有过人的力量,也不具备调用能量的资质,于剑术上亦无法抵达极致。

    幻鬼本身比之鬼神,也是差之不可以道里计,类似于借鸡生蛋。

    游戏中倒罢了,但在阿拉德世界,靠鬼人化打双重输出,可谓是出道即巅峰,毫无发展潜力可言,透支了自身的未来,还要多背一个意志不同的他人灵魂。

    简直就是扯淡。

    其五,剑魂:

    不屈服于鬼神的束缚,以剑术引领鬼神之力锤炼身体,超越人类所能抵达的极限,是五种职业中最适合人类的修行方式,也是游戏中的主角职业。

    不同于血气,波动,鬼神,这三者所走的道路,剑魂所能凭借的,只有手中之剑,需要以此斩开非人界限的障碍,成就并超越自我。

    对于人类来讲,剑魂没什么缺点,能保留人类所有的特征,拥有极致的剑术,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相对的,剑魂的手段,是鬼剑士中最为平凡无奇的那一个,既没有无敌于世的力量,也没有感知波动的能力,更遑论身化鬼神的不死诡秘。

    剑魂所拥有的,只有剑与己身,能抵达什么样的程度,通过剑看到什么样的风景,都取决于自身,天赋顶多将一位剑魂,送到第一次觉醒,却无法触摸那需要漫长到绝望的时光,去摸索打熬,与强敌交手领悟境界,才能看到希望的二觉。

    这条路能走多远,既取决于自身悟性,也取决于时代环境下,有无共同进步的对手。

    这条道路不能像狂战士,鬼泣一样快速提升,没有外挂可开,悟到多少就是多少,若是悟不到再怎么痴狂也是无用。

    意志和悟性,决定了这条道路上的一切。

    这点,罗赫从游戏中巴恩的语录,以及他在故事中的选择,感受到了那种遭遇瓶颈的无奈。

    未来的四剑圣,德洛斯帝国的子爵巴恩,在他语录中有提到关于剑的领悟。

    ‘珍惜自己的剑,不随意丢弃,这样你们就能变得更强。’

    ‘真正的剑士,只要一把剑,就可以斩断所有阻碍。’

    这些都是巴恩作为剑圣所说过的话,当时的他作为触摸到一觉的剑魂,可谓是事业和信心都抵达人生巅峰,锐气正盛之时。

    可惜,之后在讨伐希洛克时,巴恩目睹了使徒那种难以触碰,从生命阶层上划开鸿沟,足以将一切都击成粉碎的强大,剑术也好,信念也好,在绝对的力量和生命形态面前,连沙尘都算不上。

    在使徒事件后,巴恩在海因里希三世的意志下,主持了比尔马克帝国试验场的实验,并为那种强大的力量所迷。

    用实际行动表示了自己的语录都是扯淡。

    真正的强者都是天生造就的,后天所能提升的极限就那么多。

    想要变强,就要不择手段。

    罗赫在心中比较了一下巴恩的前后表现,他知道这个男人转变的契机,并不单纯是因为使徒能量的强大,而是他遇到了足以将自己前半生努力尽数化为泡影的阻碍,他的剑斩不开的阻碍。

    但在dnf游戏中,还有一位与巴恩理念相同,同样遇到无法跨越的票瓶颈,却不曾背弃自身道路,贯彻本心的剑士。

    他盘坐于绝望之塔的顶端,千年如一日,以全心全灵投入剑中,只为挑战一个几乎永远无法触摸到的目标,并对这样的生活乐此不疲,永远不知道挫败为何物。

    罗赫将手指放在《佩鲁斯帝国剑术纲领》封皮右下方,那以羽毛笔留下一行气机锋锐,力透岑木封皮,带着蓬勃朝气的名字与留言。

    “握剑,是男人的浪漫。”

    低声自语的罗赫,回忆起面对凯恩时,那种战斗的沸腾热血,击败对手的酣畅淋漓,以及求索自身进步的事后反省。

    既然有选择的权力,罗赫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会选择剑魂,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他喜欢握剑时的感受。

    一旁的艾米丽察觉到罗赫心情的起伏,有些不解的侧目看了过来,疑惑的眨着眼睛,想起了每次拿到新的剑术书籍,就兴奋到要跳起来的巴恩。

    男人,都喜欢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