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五章:有的时候运气就决定了所有
    不过虽然格林家族倒了霉,但这并不代表巴恩的出现是毫无意义的。

    从罗赫的视角来看,巴恩的出现,尤胜于格林家族那些古书的价值,甚至比格林家族都要重要。

    一个剑圣,远比一个家族要有价值的多,小到个人,大到帝国和民众,都应该珍惜这样的财富。

    这是一种象征,是一位领路人,是帝国的最锋利的剑。

    哪怕巴恩有依靠艾米丽这贤内助,财侣法地全齐,但重点还是他那优异的天资,刻苦上进的决心,聪颖过人的才智和决断。

    有句话叫站在风口上,哪怕是头猪都能飞起来。

    但剑圣的含义却有所不同。

    那是代表剑魂第一次觉醒,是跨越凡人巅峰,糅合剑术与自身精神,打开超凡之路的第一步。

    这个意义,比再多的金币都要更具价值。

    对于巴恩来讲最大的缺憾,大概就是和格林家族一起遭遇袭击,被他牵连成倒霉蛋的艾米丽·伯恩·克鲁格了。

    作为巴恩成长的代价,艾米丽成为了舍身饲虎的那个人,纵使虎无伤人意,然则帝国的意志高于一切。

    最终,以自身换来了巴恩日后的荣耀的艾米丽,用一把银妆刀,给这段故事染上了一抹悲剧的色彩。

    刚诞生不足一个月的罗赫,不懂什么是爱,没办法评价艾米丽这样的牺牲,究竟该用什么样的词语去描述。

    但他可以确切地说,海因里希三世做的这件事情,不具备任何意义。

    罗赫认为欺负女人不算本事,更何况是一个没有威胁,且自家叔父有功于德洛斯,被忠于海因里希三世的巴恩所倾慕的少女。

    作为登临帝位的至尊,海因里希三世把小小的艾米丽捏死在手心里,可以说就如呼吸般轻松,没有任何难度,但这一举动却也会让这位至尊,失去作为皇帝的位格,变得像个恐惧的凡人。

    看似为了未来的安全稳定,为了完全掌握巴恩而这么做,实则是心中对于艾丽丝的实力有所畏惧,对预言中的情报更是笃信不疑。

    以至于将一个贵族少女先是打击的失去记忆,恐惧男性,其后渐渐植物人化,最终在痛苦中孤寂的死去,同时毁灭了格林家族代表着前人友谊的知识宝库。

    这不是罗赫心目中皇帝应有的样子。

    本相端庄美丽,才华秉性具为上佳,选人上独具慧眼的艾米丽,居然跑去和格林家族并列,成为倒霉蛋中的一员,这是皇帝的过错。

    当然,也有她运气过于差劲的因素在内,运气一说,看似虚无缥缈,但实则是真实存在的。

    从个人来说,艾米丽所看上的巴恩,是一个有才华,有爱她的心,努力了,也成功了的天才青年,然而这样的青年才俊,却抵不过艾丽丝的一则预言。

    从家族来说,艾米丽身死之后,她的堂弟,海恩·伯恩·克鲁格,日后帝国铁狼骑士团副团长,更是长时间的被自己的老父柯纳德侯爵压制,不让他冒头建功,生怕惹来无妄之灾。

    整个家族从声誉和实力用一落千丈来形容,当真是半点不夸张。

    这就是运气的偏差。

    在阿拉德大陆这个地方,除去实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运气,只要运气够强,你就是躺平了都有奇遇砸在头上,比如被时间的掌管者——终日之梅米特,亲自选定来拯救世界的黑暗武士和缔造者。

    又比如一个人很不幸被抓去转移试验,但强运和意志使其成功,一扫之前无力的孱弱,从而拥有了复仇的力量。

    更有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顺遂心意而活的幸运眷顾者,未来海因里希三世最为宠爱的第三皇女,也是日后德洛斯的下一任女王——伊莎贝拉。

    这位皇女在出生时,估计便把运气和金钱这两项技能全数点满了。

    钱包里的金币从来都花不完不说,还有一种脚踢煤气罐,任凭燃气爆炸席卷,自身也会毫发无伤的强运。

    而她身旁的冒险家,则会成为这份强运干预下,惨遭爆炸洗礼的替罪羊,一个个躺倒在地等复活币。

    一生随心所欲,想要的只需说一声便能拿到,说是整个帝国围着她而转,半点都不过分。

    同为皇族,她的皇兄皇姐连放肆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看着伊莎贝拉在阿拉德大陆到处赏玩,将青春留在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更是连争都不用争,帝位自动就落到头上了,让她努力去争,去抢,去算计,费尽心血的皇兄皇姐一生努力,尽皆付诸流水。

    原因则是在大陆各地旅游时,与天界,素喃,以及暗精灵的领导人都有着相当深厚的情谊,结为闺蜜,适合接任皇帝一职,最终签订了阿拉德和平条约,开启了新的盛世。

    从运气上来讲,这位皇女和艾米丽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是因为有这样以自身幸运照耀大陆的存在,才体现了艾米丽倒霉这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感叹了一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罗赫重新将注意力投入进书籍之中。

    嗯,罗赫保证自己没有嘲讽艾米丽,因为就他的现状看来,明显比艾米丽还要倒霉十倍不止,属于大一号的倒霉蛋,反面教材的典型。

    作为倒霉蛋家族的一员,罗赫觉得自己的运气估计不只是归零那么简单,而是彻彻底底的负数,嘲笑艾米丽,又将自己置于何地呢。

    这边罗赫收了八卦之心,却不料他身旁的艾米丽,似乎是感觉到了罗赫对于自己,有种难以言述的微妙恶意,突然将脸颊侧了过来,笑着问道。

    “你们这些男同学,都喜欢独自思考秘密吗?嗯,还有剑。”

    不独自思考,难道要大声讲出来,好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罗赫不理解这个话题是怎么展开的,只是应付道:“喜欢与否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但我想只要是男人,都是无法放下剑的,至于思考秘密..是人就有隐私吧。”

    回答了艾米丽的问题,罗赫利用出色的记忆力和分析能力,快速阅览将书中的剑形剑招,尽数扫入脑中,如饥似渴的弥补着自身的根基,一边在念头中衍化剑术,学习着佩鲁斯剑术纲领里的一些发力方式,一边和艾米丽对话。

    如果说艾米丽的记忆力是过目不忘,罗赫就是看一遍就能完全学会,上手即可融会贯通,颇有几分游戏中学技能时,点一下就行的意思。

    这是强大灵魂所能带给他的好处,也是补偿罗赫以这种奇异方式诞生于世的残缺。

    毕竟没有人希望生下来就虎狼环伺,没有童年,随时处于一个会被人搞死的环境。

    当然罗赫并不清楚所谓童年是什么感觉,很难产生共感就是了,他可能会心疼别人,但轮到自己是完全无感的,这种相处方式的受益对象就是他的女仆米兰达。

    在蒂亚去世之后,公爵府的个别仆役没少对米兰达冷暴力,虽然蒂亚人不错,不傲下,但总有狗眼看人低的人。

    现在罗赫作为米兰达的靠山,这些人平时恨不得绕着米兰达走,连见一面都不敢,都是边走路边打听,唯恐当面撞见,如果实在是避不过了就把头深深埋下,以防米兰达认出自己。

    这样的螃蟹走路待遇,给米兰达补足了当时被欺负的各种委屈,还有的找零,比如府里的各项人事补贴,毕恭毕敬的称呼,厨房动辄给米兰达补上中午和晚上的甜点,三餐换着花样翻新,就怕她告状。

    回归正题,艾米丽听了罗赫的话,觉得没有理解透彻。

    “嗯...为什么?”

    艾米丽的性子温平,凡事很少说像别的贵女那样,任性撒娇,亦或者一言不合发脾气,她饶有兴趣的反问罗赫,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去问巴恩,你难道不是为了他,才会进这里看这些有关剑术的书籍吗,这就是你不想宣之于口,独自思考的秘密,与剑也有关,这时候我问你一句你们女孩子都是喜欢藏着秘密,也都喜欢剑吗?你该如何作答。”

    罗赫很淡定的把皮球踢了回去,他不喜欢问题宝宝,嗯,自家那个笨女仆除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