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七章:在下法海
    用衣袖擦了下眼角,艾米丽将手中的书整理好放回原位,来到罗赫跟前酝酿了一下言语。

    “你...”

    “我不是好人,只是嫌麻烦而已。”

    随口打断了艾米丽可能出口的尴尬之词,罗赫既不想听感谢,也不想知道对方的故事,无论什么话语在此刻,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比起这些,罗赫也有些自己的疑惑,想要找个人聊聊。

    他抬起头来对着艾米丽道:“作为回报,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了,用你的角度来回答,答不上的我也不勉强。”

    艾米粒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心情,示意罗赫可以开始问了。

    “那么,第一个问题,什么是爱?”

    罗赫从记忆中的许多故事里,都能看到名为爱情的事物,但是他终归还是理解不能,对于他这个新生就开始啄人的雏鸟而言,恨和怒很好理解,但是爱,还有各项美德...他都是不太懂的。

    无法理解,所以要问。

    可是,他问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艾米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爱就是爱,无法用言语去解释,需要用心去感受。”

    如果不是艾米丽能感知情绪,怕是会以为罗赫是在嘲讽她对巴恩的感情,因为这个问题问的既不是场合,也不是时候,且让人难以回答。古往今来即便是圣贤,也无法阐明何为爱情。

    “这算是什么解释,让人难以理解,那我再问你,什么是美德?”

    罗赫合上了手中的书,专心致志的与艾米丽继续问答,他很好奇正常人的情感是什么样子的,想要去理解一些他不是很懂的事物。

    这次,艾米丽没有思考,欣长的睫毛眨了眨,嘴角微弯,眼眸带着些许笑意的道:“别人对你好,你会感怀在心,这就是美德,罗赫。”

    这就是美德?罗赫略微释怀,暗自觉得他是一个很有美德的人,因为他对米兰达就是这么做的。

    他一直害怕自己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单纯的碎片化产物,一个偶然诞生背负了他人思念的工具人,现在看来,他拥有着作为人最重要的感情部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有朝一日,巴恩在你和剑之中,选择了剑,你会后悔今天给他传授知识的选择吗?”

    因为罗赫自然的提问,不再局促,重新恢复了常态的艾米丽,听到这个问题略微有些错愕,她思索了片刻,回以一个大方平和的笑容,摇了摇头道:“不会。”

    为什么不会,艾米丽并不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一日来临,她大抵是会伤心的吧,但是却不会后悔。

    人,生来就应该去尝试摆脱蒙昧,学习是为了更好地进步明理,即便是有朝一日巴恩选择了剑,或者是其他的事物,艾米丽也不会后悔传授给他知识。

    人人都应拥有尊严,可以去自由的追求自己的梦想,懂得和平与爱的珍贵,这就是艾米丽的想法。

    而知识,是通向这一切的必经之路。

    纯粹而美好,有着梦幻般的色彩。

    听到艾米丽给出的答案,罗赫有些微妙的恍惚了一下,像是心脏的某个地方被触到了,又好似灵魂对于这个少女有着依赖。

    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从他的脑海深处涌来,像是浪淘一样在罗赫的脚下翻滚。

    那是属于阿拉德前身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水花,都是对眼前少女的眷恋和思念。

    压下那种不属于自己的熟悉感,罗赫皱起了眉头,凶性外显,蓦然站起身来,让面前的艾米丽不由得退了两步,不懂罗赫为何忽然就变了脸色。

    鬼气森然的青年,此刻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老虎,锐利的爪牙和意志,抗拒着一切他不接受的事物,绝不是刚刚可以与之沟通谈笑的罗赫·格林。

    缄默了数秒,罗赫驱赶走了那种恍惚感,平淡的道:“虽然不是很理解,但只要露兹不往外说,我不会主动去宣扬这件事,你以后也依旧可以来这里看书,回去教导巴恩·巴休特知识,我不会插手。”

    说完,他便想要离开这里,那些记忆和思念的画面,让罗赫已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想要去靠近艾米丽,但他可不是思念的傀儡,如何愿意听一些记忆指挥。

    带着手中的那本书,罗赫来到可以直达底部的升降梯处,准备离开书库。

    艾米丽也察觉到了罗赫的情绪不对,在她所见的情景,感知的氛围中,罗赫像是一个混杂了不同气息,彼此狂暴冲突,随时会被点燃的炸药桶一样,而她并不想去做那个火苗。

    退后两步,保持了与罗赫的距离,艾米丽看着他那孤单离去的背影,略带不忍的提醒道。

    “小心弗纳尔殿下。”

    小心弗纳尔?罗赫没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乘坐升降梯离开了顶层,将空间留给了艾米丽。

    这番提醒是好意,可惜的是这种宽泛的话语往往没什么用,因为范围实在太广了。

    比起这些,罗赫更想离这个少女远一些,让那几乎沸腾起来的记忆,得以平复冷却下来,不再干扰他的思考。

    他无法理解,在刚刚对方笑起来的那个瞬间,灵魂中所产生的那份躁动,比之见到憎恨的希尔顿,莉莲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算什么,爱?如果是爱的话,那么又是谁爱,那个死掉的前身吗。

    “蒂亚阿姨,罗赫他长大了,也变得独立了,愿您在天上能保佑他,卡赞对于他的影响真的很严重,希望他可以从中摆脱出来。”

    目送罗赫离开,艾米丽眼眸呈荧绿之色,读取着罗赫身上溢出来的狂放鬼气,低声叹息了一句。

    因为这番言语上的变故,以及罗赫身上那份让人难解的晦涩之感,艾米丽亦失去了读书的兴致,她整理了一下衣裙,准备返回克鲁格侯爵府。

    以后,她不会再进入这间书库了,在此所有过的知识,都算是她亏欠这里的,等她成年之后,会慢慢以崭新的知识来编书偿还。

    不过半年而已,格林家族竟然变得让艾米丽有些不认识了。

    还是说,这就是原本的样子。

    离开罗赫正在有选择性的翻阅着那些涌来的记忆,观看阿拉德前身有关于艾米丽的记忆。

    在贵族的阶层中,有很多父母会为孩子们青涩的感情定下娃娃亲。

    这使得许多小时候认识的少年少女,在父母和自身感情的保障下,便决定了后半生的归属,也是贵族相较于平民阶层早婚的缘故。

    而罗赫所看到的记忆中,那位阿拉德前身与艾米丽便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当时蒂亚·约瑟芬也是很喜欢艾米丽这个冰雪般洁白的女孩,只是碍于某些原因,并没有立刻正式议亲,只是心照不宣的维持着这份默契。

    只是很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

    罗赫前身这个娘炮,嗯,长得英俊潇洒,性格偏软的公爵之子,对于这位克鲁格家族的嫡女,可以说是爱慕非常,但追求手段幼稚而无聊,还有霸占艾米丽,堵截她朋友关系的行为,一度让把罗赫当做玩伴,心智早育的艾米丽非常困扰。

    她那时或许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但直觉却异常的敏锐,对于自己的感情把握的很到位,知道这样下去不好,故而二人自七岁以后,便减少了交流,彼此生疏了起来。

    先前未曾订婚的原因,也是因为柯纳德当时升任实权侯爵,要执掌狂龙骑士团,作为帝国公爵家系的格林,要避嫌。

    阴差阳错,罗赫的前身并未能与这个温婉美丽的少女建立缘分。

    后来,两人都进入了皇家军事学院。

    在学院中罗赫的前身,痴心不改,还在继续追求这个年幼时喜欢的女孩,只是对方始终对他的爱意未曾给予回复,便死了这条心,暗恋着艾米丽,希望她能过得好。

    直至,他的母亲蒂亚死亡,人生的车**走脱轨,一切都被改变了。

    大略看完了这些故事,罗赫冷笑了一声,不屑于阿拉德前身的无能怯懦。

    如果说这是爱,那还真是有够卑微的。

    青梅竹马虽然不一定是爱情,但是有着高贵的生身本钱,以及伴随对方成长的时光这样的优势,却连个女孩也追不到手,抢都不敢去抢,算个什么狗屁男人。

    这就是地球电视剧中那种默默奉献,只要对方安好的男二号吗?

    也未免太废了一点吧。

    换成现在的罗赫,真要是不想放手,第一件事情就是当面挑战巴恩,先把这个未来的剑圣废了再说,接下来谁敢和他抢喜欢的少女,他就当面上门挑战,以堂堂正正的决斗,打到对手颜面无光,到最后艾米丽只能非他不嫁,绝无第二条路可选。

    既然自己没本事,不敢去抢,见到却又不甘心,思念这个带给自身温暖幼时回忆的少女,岂不是异常的好笑。

    但再怎么好笑,罗赫也无法摆脱这些记忆,因为他就是从对方灵魂中诞生的,他可以去看不起对方的做法,却无法否定自己的起源。

    正是基于这样的童年情谊,在那场夜宴中艾米丽才会拜托巴恩,去想办法阻止罗赫与凯恩的决斗,只是没有想到罗赫干脆利落的拿下了胜利,把大皇子的脸面踩在了脚底。

    没有人不知道约顿家族,是铁杆支持大皇子弗纳尔,在如今海因里希二世仍在位的时候,就悍然站队的军方成员,约顿伯爵的子嗣挑衅罗赫,自然不会是什么单纯的看不过眼。

    所以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在露兹和大皇子许婚之时,还要做这样的事情,难道约顿伯爵真的养了个傻儿子?

    拥有感知天赋的艾米丽,也看不穿这里的具体关窍,但是她隐约可以察觉到大皇子弗纳尔,有着一颗冰冷黑暗,兼虚伪高傲的内心,与对方撕破脸无疑是一件危险异常的事情。

    今日在与罗赫碰面时,艾米丽本来想宽慰一下失去母亲,且感染了卡赞的罗赫,随后提醒对方注意大皇子,却不曾知道罗赫究竟是谁,变成了一出错位的话剧。

    只是无论如何,这场帝国内部的暴风雨已近,就连艾米丽这样很少关注时事的少女,都能猜到这帷塔伦将不再安宁。

    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老老实实躲在叔父的羽翼下,安静的忍耐等待风雨结束。

    而罗赫——

    “情情爱爱,最是无聊。”

    走出书库的罗赫,沐浴着日光,洗掉了刚刚心中的阴霾,他眯起眼睛整理着自己的记忆,盘算着接下来的行程,本来准备看一天书的,现在却只能给人让地方,既然如此那就改变一下行程好了。

    在德洛斯,可以看书的地方,可不止格林家的书库。

    “米兰达,人呢?”

    “少爷,我在这!”

    自从那天夜宴过后,米兰达就有着向萌系角色发展的倾向,好像是解放了身份的压制,愈发活泼好动起来,时不时还会和罗赫搞怪,好比现在那立定报道的架势,颇有几分可爱的傻气。

    “书库空气流通不好,准备马车,我们去帝国的中央图书馆。”

    “是,不过少爷...”

    米兰达弱弱的举手,低声下气的道:“我们,我们目前没钱开支了,马夫走的是府里的公账,之前是希尔顿大人允许,我们才可以坐马车,那天你把凯恩打的瘫软在床后,希尔顿大人发了好大的脾气,停了我们的花销,我们是没钱请车夫的。”

    啊?罗赫愣了下,想起来貌似在夜宴之后,希尔顿·格林那张老脸是有点不好看,活脱脱罗赫欠了他几个亿一样,朝着他发了一通脾气,不过被罗赫完全无视掉了,在不耐烦的时候红了一下眼睛,散发了点鬼气让这个好色公爵闭嘴。

    感染卡赞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表示自己有精神病,让别人恨不得离你八丈远,据传地球前身的网络上,有一种名为抑郁刀法的事物,大抵是一个道理。

    至于希尔顿的好感?那玩意罗赫从来就没在意过,只要他还没有失去价值,希尔顿才不会为了这点事情来和罗赫翻脸。

    相反有一天他要是没价值了,这个和他谈不上半点感情的爹,也不会有什么父子之念。

    虽然看地球前身网络世界的小说中,有很多类似的场景,但真实放到自己身上,却又是另一种感受,虎毒尚且不食子啊,若是他真的像个父亲,罗赫又何尝是天生冷血。

    “是吗,那倒是挺麻烦的。”

    罗赫思索了一下,招手让米兰达靠近过来:“去,找我那个大姐先支用一千金币,就说我穷的吃不上饭了,嘴巴管不牢,容易泄露书库有外人进入随便看书,以及家中有人暗恋巴恩的事情。”

    暗恋巴恩那是理所当然的应有之意,他就不信露兹真的傻到看不懂艾米丽的意图,对于书的宝贵就算没有认知,也不至于到别人随意进来翻阅的程度,略微推理一下的,不难察觉出其中的缘由。

    少女情怀总是诗,巴恩长得又帅,为人又有礼节,剑术天赋和课业成绩也是极高,被喜欢倒也没什么不正常的,露兹终归也是个花季少女。

    “啊?少爷,我们还吃的上饭啊,而且大小姐有喜欢的人吗?”

    罗赫把脸一黑,伸手敲了下米兰达额头道:“叫你去你就去,你是喜欢坐马车,还是靠你两条腿走路,先说好,你要是喜欢走路,那我一会自己坐马车去。”

    米兰达老实的闭上了嘴巴,轻盈的小跑离开了罗赫的视线,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是愿意坐马车的,少爷老是爱欺负她。

    至于露兹能不能拿出一千金币,这个问题哪怕是米兰达,都没有傻到去问,公爵府里哪怕是个小侍女都富得流油,米兰达自己也有一笔为数不菲的存款,本来是想趁机交给罗赫支配的,谁料到一眨眼就安排到了大小姐身上。

    唔,待会悄悄把自己的钱数和大小姐的钱数混一块,就说她多给了,嗯,就这么做。

    米兰达一天到晚管着柴米油盐,忙着给罗赫补身体,钱什么的那是越多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