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八章:剑术的基础
    恨,切齿的恨,恨到让骨髓发痒的程度。

    凯恩躺在床上,浑身弥漫着粘稠的鲜血气息,以及一股浓郁的药味,伤口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理智无时不刻都被热油煎熬。

    罗赫,罗赫·格林,你这个杂种啊啊啊啊!

    愤怒的情绪让伤口再度崩裂,哪怕医生有嘱托过凯恩千万不能动怒,可是他如何忍耐得住,再给他一次机会,凯恩相信自己一定能斩死罗赫,不给他留任何机会。

    大皇子交代的事情办砸了,自身的荣耀被践踏在地上,所有人都在用嘲笑失败者的眼神看着他。

    在德洛斯,失败者连呼吸都是错的,人们对于败者往往是零容忍,第一任皇帝赫仑·巴登,将这种风气发扬到了极致。

    正所谓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有多少贵族都是倒在了厌恶失败,毫无容忍的皇帝面前。

    同理,失去了价值的凯恩,在大皇子弗纳尔面前,还不如一条狗来的有用。

    狗比他要忠诚的多。

    约顿伯爵来看望过这个儿子,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失望,以及炽烈锐利的杀心,他想报复的目标自是罗赫,但也未尝没有给这个儿子一个痛快的打算。

    他最得意的儿子凯恩,已经废了。

    上半身骨骼几乎粉碎,神经被骨片刺穿,肌肉到处都是撕裂伤,以及食人魔药剂过度压榨所造成的创面,这样的身体,不要说是用剑了,即便是正常生活都难以做到。

    死了,还来的干脆。

    即便约顿伯爵不杀自己的儿子,照医生的判断,凯恩也很难撑过一个月。

    可是凯恩拒绝了他父亲那果决的好意,他挣扎着,犹如地狱里的厉鬼一般诅咒着罗赫,带着无与伦比的恨意。

    怎么可以死,如果一定要死,那也要拖罗赫一起下地狱。

    执念让凯恩几乎疯魔,却又在这种状态下侥幸没有被痛苦击垮,对罗赫的恨意反而成了维系凯恩生机的最后绳索。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那么就将力量借给我吧,让我复仇,让我复仇,让我复仇啊!

    时间过去了一周有余,凯恩的身体自先前的强壮,变成骨瘦如柴,连侍女都不敢去看的残躯,他早已对周遭的目光没有感觉了,只是心心念念的恨着罗赫。

    在常人察觉到的绷带下方,凯恩的右臂之中,有一缕紫黑色的气息,正在那腐朽的破败残躯中生根,并借助凯恩的右臂作为载体发芽,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支撑起了凯恩的生命,同时以他的恨意,愤怒,杀心为食,悄无声息的茁壮成长。

    变强,我要变得更强!

    凯恩内心的呼唤,没有人能够听到,作为他恨意对象的罗赫,此刻正悠然自得的坐在中央图书馆里,捧着自带的剑术纲领,不时喝上一口鲜榨果汁。

    米兰达则是抱着本女仆学,每翻一页小脑袋就点一下,不知道会以为米兰达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但罗赫知道这个小丫头,完全是一副昏昏欲睡的状态。

    “看书不要打瞌睡,口水快流下来了。”

    敲了下米兰达的脑袋,罗赫手中那本剑术纲领,已经翻阅过半了,这厚重如辞海的书,在他眼中只需过上一遍,就可以轻松掌握。

    这样的感觉并非自大,而是天赋所成,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这个说法,对于罗赫来说并不适用。

    通过书中的知识,以及身体的记忆,罗赫已经复习并掌握了剑士的基础进攻,基础招架,以及基础步伐与基础剑术配伍。

    还有书内《技艺篇》中,凯恩曾在他面前使用过的十字斩,崩山击两式。

    其发力关窍,呼吸的频率方式,运用到那些肌肉,这些光是看书和索德罗斯注解无法完全体会,必须要经过自身一段时间的锤炼打磨才能掌握的剑技,罗赫只是看了一遍,配合冥想思索,牵动肌肉在大脑中模拟场景后。

    觉得给他一把剑,立刻就能上手施展出来。

    整个《技艺篇》中,罗赫觉得只有名为《三段斩》的剑型,颇有意思和难度,这是索德罗斯写在《技艺篇》末尾的一式,

    也是游戏中四大职业都能学会的一种基础技能,与崩山击和十字斩同列。

    但在这里,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它与后两者的意义却决然不同。

    三段斩,与其说是一种用来战斗,追赶敌人的剑技,倒不如说是一种能够锤炼整体平衡性,将力均匀地施压,牵扯身体的每一处肌肉的锻炼技巧。

    其对于剑术领域的重要性,就好比吃饭睡觉于生灵一般。

    对于三段斩的解释,索德罗斯的注解是,只有领悟了三段斩的精髓,才有资格去推开剑士领域的大门。

    换言之,没有领悟三段斩,看不懂其在剑术领域有着什么样作用,练不到位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自称为剑士。

    在三段斩这一处,索德罗斯只给了评语,以及笼统的姿势和注解,并不像之前那样,每一式剑技都如庖丁解牛般纹理清晰,想来是他留下的考验。

    十字斩的要求,是力与速的均衡,要做到气劲留痕的程度,才能挥出一击标准的十字斩,而不是简单地横斩接纵斩。

    崩山击的要求,是纯粹霸道的力量,以及粉碎阻挡在面前一切事物的决心,要点是姿势协调运用,在跳跃盖压的时候,全身肌群发力集于一点,在瞬间倾泻出全部的力量,做不到这些,那么就是简单的跳劈,很容易被人突刺挂在天上。

    单就这两式剑技来说,只要不是毫无天赋,且肯于埋头苦恋的剑士,都可以上手使用,卡住贯通剑技,乃至于引动要素的修炼关键,往往是身体素质这种硬件方面的原因。

    凯恩在夜宴上能使出崩山击·暴风,很大程度上就是依赖于食人魔药剂的功效。融合了部分风之要素,以及家中有所传授,完成了剑术属性变化。

    但三段斩的难度,罗赫觉得犹在凯恩的崩山击·暴风之上。

    一式标准的三段斩,需要统合十字斩和崩山击的特点,瞬间迸发全身的力量,挥出的剑锋要能做到风中留痕,且一口气要连贯三击,对于身体素质,力道掌握,都是惊人的高。

    其中三段斩前冲的下劈与上挑,分别拿出来是基础剑术姿势的两式,但如果能以三段斩的力量与速度达标,那么等于就学会了游戏中另外的一式剑技——月光斩。

    前冲需要的是突刺的基础剑术姿势,如果能把握住前冲的速度和重心,以近似十字斩的力量和速度,变削为突的话,配合步伐的运用,就可以延伸出剑技——连突刺。

    “这根本不是游戏中,随便一个鬼剑士就能信手捏来的基础技能,而是囊括了大部分剑术基础,以及进阶剑术基石啊。”

    罗赫脑中推演三段斩的发力,同时调阅着游戏记忆的资料相互比对,完全理解了索德罗斯那句推开剑士大门评语的含义。

    练成这一式,就等于统合了所有的基础,其他的剑技和架势随时可以信手捻来。

    罗赫的阿拉德前身在学院中,并没有学到过这三段斩,学院只会一些制式剑术,还有战斗中的格挡,偏斜技巧,学习成绩优异者,可以得传十字斩,但也就是这样而已了。

    从崩山击开始,就不会有老师传授,更遑论三段斩这种基础剑术总纲。

    想来帝国内部,能够贯彻领悟三段斩精髓的人并不多。

    且作为剑术的总纲架势,帝国就目前而言还并不愿意开放外传,只愿意将剑术的分流技巧传授,还必须进入帝国学院镀金作为前提,才有能够学习的机会。

    要是罗赫之后能在学院里继续进修的话,说不定能学到月光斩,连突刺之类的分流技巧,在进修毕业时可以学习三段斩。

    但现在,有了这本书的罗赫,完全可以省去这一大笔时间,用不着去以时间换取帝国的信任和配给资源。

    难怪,罗兰·格林一定要给自己后辈们抢书,当真是有先见之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