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十九章:与赫伊德的会面
    罗赫将手中的剑术总纲合上,对于三段斩的遭遇颇为不值。

    难道公布了这一式,帝国就无法屹立于巅峰了吗?

    这些人终归是没有察觉到使徒,看不见更广袤的天地,只想守着阿拉德大陆这丰厚的祖产过日子。

    不求创新的帝国,现如今很可能连被巴卡尔统治强压,最终舍弃一切,去追求机械文明的天界都比不上,真的就是吃老本,谈何雄霸阿拉德?更不会有文明上的跃迁进化。

    明明生在有着超自然力量的世界,练剑并不是简单地十人敌,百人敌,而是能追求自身蜕变,可以将人类自身素质大幅度拔高的瑰宝,就这样待在图书馆里沉寂,得不到应有的传扬。

    “真是小气啊。”

    叹息了一声,罗赫准备带着米兰达离开中央图书馆,这一会的功夫,这个小丫头又开始打盹了,剑术总纲的《技艺篇》他已经看完了,整部剑术总纲分别是基础的《架势篇》,进阶的《技艺篇》,还有纯粹作为交流材料的《意志篇》,以及《兵器篇》的选择运用,如何打制。

    这里面没有书写那些罗赫于游戏记忆中看见的剑魂技能。诸如破军升龙击,猛龙断空斩,拔刀斩,幻影剑舞之流,只是单纯的将剑术的基础总结了一遍,但即便如此,罗赫也是受益匪浅,脑海中一个个微型小人,手持兵器演练各类架势,剑技的姿势。

    哪怕是觉得已经学会了,罗赫也很想赶回到格林宅邸中,不用受到任何干扰,痛快的将所有的学来的知识全部运用一遍。

    可惜,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没人知道现实会如何演化,就好比方说现在。

    “嗯,确实很小气。”

    平淡沉稳的稚嫩声线,应下了罗赫的想法,沉醉于书中知识的罗赫,这才注意到有个比他低一个头,和艾米丽差不多高的少年,正手持一本《帝国年纪》注视着自己。

    “金穗剑纹的家徽,黑发银眸,紫黑色的鬼手,我们又见面了,罗赫·格林。”

    并不是巧遇,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场注定的遇见,只是来的有些突然,出乎了意料之外。

    在看到对方样貌的一瞬间,罗赫便明白了此刻是个什么情况,说起来,两人在那天的夜宴有过短暂的一面之缘。

    那是罗赫躲避崩山击跃起,取斧的同时将自身悬于天花板之上时,所看见的那个在二楼看书的少年。

    也是他那天要找的人,虽然没有说上话,但罗赫那晚已经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都传达到了,有现在这么一场碰面,也算得上是应有之意。

    “皇族的狮鹫剑徽,代代相传的纯血紫眸,就年龄而言,你应该是第三皇子,赫伊德·巴登殿下。”

    并不因为知道这位少年是未来皇帝而气短,罗赫重新将书放回桌上道:“本来是打算走的,因为中央图书馆原本没有什么值得驻足的事物,唯一一本禁书,还是我从家中带出来的。”

    哦?赫伊德扫了一眼罗赫手中的书,看见索德罗斯这个名字后,心中了然道:“确实,图书馆看不到任何禁书,只是没想到你也喜欢看书。”

    “那殿下以为我该是什么样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鬼手拥有者吗。”

    罗赫揉了揉米兰达的发丝,将她放平在自己腿上躺好,看着自家女仆的睡颜,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此刻正在接触阿拉德的未来的关键人物,也是他所知历史的一部分。

    他,正在构筑游戏中的历史,不,应该说是这个世界以后的未来。

    很奇妙的交互感。

    “不,你并不缺乏头脑,能在会场机变的注意到德洛斯徽章,就证明了你的智慧,之后更是以绝对的胜势碾压凯恩,令在场绝大多数人都陷入震惊,没有注意到你把徽章取走了一部分,如果真说起来,大皇兄其实可以当场把你拿下,挽回几分颜面的。”

    随意交谈的二人,毫无避忌的将话题扯到了大皇子弗纳尔的身上,俨然没有在意对方那损失颜面后,贵族圈整体噤声的氛围。

    “勇猛无畏之人,即为卡赞。”

    手掌按在书页上,赫伊德目光直视罗赫,称赞道:“原本我认为,你并不配得到罗兰的那架马车,之前的你偏于浮华和怯懦,金玉其外,却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本领,但自你感染了卡赞之后,反而是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令人惊艳。”

    “卡赞的结局可不好,殿下不如把我比作罗兰,我脸皮比较厚,就算是这样夸也不会害羞的。”

    罗赫面不改色的给自己提了一个等,那淡定自夸的样子,让原本和罗赫在话语中暗中较劲的赫伊德,顿时错愕了一下,随后似乎没忍住笑意,爽快的笑了出来道:“就厚颜无耻这点,你确实和你的先祖很像,在赫仑皇帝的自传中,对于罗兰的描述,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占便宜,锱铢必较,为人厚颜直接的臣子。”

    你还真不客气啊。

    被赫伊德当面说厚颜无耻的罗赫,手指揉着米兰达的眉心,好笑的对赫伊德道:“我看殿下颇为神似赫仑皇帝,胸怀一统大陆的壮志,只是,年龄实在是太小了,不知道能否装得下如此广袤的理想。”

    说着罗赫还摇了摇头,一副深表遗憾的样子,这次换赫伊德冷淡的哦了一声,淡淡道:“想不到格林卿竟也是以貌取人之辈?”

    “殿下,招揽人要学会夸夸别人,这样别人也才好夸夸你,上来就将我比作卡赞,随后更是说我有着祖先的厚颜无耻,换做谁都会很为难的。”

    并没有因赫伊德脸色突变而有所收敛,相反罗赫直接挑明了两人之所以刚才要在话语间抢上风的根本问题,那就是招揽。

    赫伊德会出现在这里,肯定不会是为了和罗赫感悟人生,又或者探讨帝国历史,而是来吸纳人才的。

    只是这种招揽,就好比谈生意,决定了二者以后的相处模式,要是这里罗赫因为知道未来,就无脑跪舔,那么之后他就很难再在赫伊德面前抬头了。

    如同未来成就剑圣,却一直对赫伊德忠心不二,有意见也只能憋在心里的巴恩一样?

    不,罗赫和巴恩不一样。

    罗赫有罗赫的底气,他本事身份具为一流,且因为诞生的因素,拥有了一份独特的观察者视角,在他看来赫伊德的未来固然光辉,但不过是历史的一份子。

    他从开始就不是敬畏皇权的德洛斯人,与巴恩的三观天差地别。

    从一开始,罗赫就只是想上赫伊德的船,而不是当赫伊德的狗,为了这点,他可以去与凯恩决斗,得罪大皇子,亦或者以后还要与更多的人战斗,加倍的得罪帝国上层。

    罗赫既没打算让赫伊德给自己背书,也没有期待这位第三皇子殿下,能对自己伸出什么援助之手。

    因为直到现在,罗赫不过是单方面的押宝投资赫伊德,这样做的目的,则是为了提前站队,确立以后自身的立场,乃至格林家族的立场,所做出的选择而已。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如果在此刻就拍了马屁,一副狗腿的样子,那么以后还谈什么薪酬问题。

    忠诚要有,但罗赫绝不是巴恩那样的看家狗,这点要在最初见面的时候就定性。

    在这个世界上,贵族可不是皇帝的奴隶,皇帝可以在合理的情况下肆意任免贵族,但是大家本质上是合伙人关系,这是帝国贵族制度的本质所在。

    只有赫仑在位的时候,才敢于大肆杀戮贵族,但也就是前期而已,杀的多数也是佩鲁斯遗留之辈,后期他就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转而是以时间熬死贵族。

    数百年来,贵族阶层也在不断地为自己张目发声,和帝国争夺切蛋糕的刀子。

    贝尔玛尔公国的贵族商会,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产物之一。

    “哦?既然看出我要来招揽你,还敢这么和我说话,不怕我日后清算你吗,罗赫·格林。”

    罗赫有底气,赫伊德又何尝不是底气十足,他翻阅古代文献,通过自身培植的手下以秘密渠道,找到大陆闻名的预言者艾丽丝,确认了这位预言家,就是当年那个为佩鲁斯帝国皇帝预言的人,且与那个异度的魔界有所关系。

    之后直接许以重利,向艾丽丝展露自身的学识和能力。

    他是个不择手段,为人坚韧的皇子。

    虽然此刻尚不知道艾丽丝背后还站了个第二使徒赫尔德,但赫伊德此刻自信他有充足的实力,最坚定的决心,去拿下那个至高的帝位。

    魔法师的力量,颠覆一个帝国或许不够,但在帝都之中进行局部的改天换地,却是绰绰有余,只要他没有傻到错失机会,这个帝位就必然是他的。

    之所以招揽罗赫,并不是看中他的实力,如果只是实力,那么赫伊德可以肯定地说,除去传说中的那位剑士索德罗斯,过往佩鲁斯那位以一敌万纵横无敌的吉格之外,剑士的破坏力,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元素法师。

    魔法师,就是移动的人型炮台,其中立于元素法师巅峰的艾丽丝,其实力更可以说是人形天灾,仅凭实力这一项,赫伊德并不是非罗赫不可。

    但是,罗赫的身份对赫伊德来讲,可谓是非常的重要,在海因里希二世身体下滑的此刻,其实各大贵族都已经暗中站好队伍了,从政多年人脉充足的大皇子,有着绝大多数军方将领支持的二皇子,将这些贵族瓜分完毕。

    所以,没有人看得见他这位第三皇子。

    开国元勋的贵族后代,那些帝国顶尖的大贵族,约瑟芬,格林,马西莫格,戈登,费雷诺,就没有一个是把筹码压在他身上的。

    原因很简单,就和罗赫说的一样,赫伊德实在是太小了,无论是名份还是实权,出生序列,皇帝的宠爱,他都远远比不上两位哥哥。

    他直至现在都没有成年,不具备成人应有的权力,要等到年底才满十五岁。

    而几位举足轻重,掌管帝国各项事务的大贵族,却早在十年前便已经被拉拢站队完毕。

    这就是赫伊德的劣势。

    没有一位大贵族的支持,他就算是夺了帝位,也很难坐稳,其中的难度,远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易的,暴力无法解决赫伊德的问题,如果只是毁灭就能达到目的的话,那就不需要皇帝了。

    因为就实力而言,艾丽丝才是最强的,难道她就能坐上这个帝位?贵族们就是拼光了家底,用人命去填这个实力的无底洞,也不会接受被她统治的事实,因为她是局外人。

    说到底,这是个人心问题。

    德洛斯帝国要向前发展,而赫伊德不可能随意杀掉那些不符合他意见的人,他必须有一个屁股和他坐在一起,值得相信的大贵族在前面挡住反对的风雨。

    “如果仅凭几句话就怀恨,一言不合便要清算,是难以成就大事的,既然志存高远,那么就更要把握每一分可以帮助自己的力量。”

    罗赫将米兰达放到一旁的凳子上,站起身来,从容自然的行了一个剑士礼,伸出自己的手道:“我相信,我的价值会大于你清算我的冲动,这难道不比多少句口头效忠,更要来的实际吗,赫伊德殿下。”

    赫伊德同样站起身来,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图书馆隔间,握住了罗赫的手,笑道:“这句话倒是有了些意思,很干脆也很实际,你说的很对,罗赫,帝国看的从来只有价值,如果你能把握住你自己的价值,那么,自然会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说到这里,赫伊德紫眸散发出奇异的光彩,盯着罗赫道:“你是个标准的德洛斯贵族,所以,不要让我失望。”

    “那是自然,德洛斯从来都不需要败者,不是吗。”

    罗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两只年轻而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于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达成了心照不宣的盟约。

    一个标准德罗斯的贵族,要做到永远相信利益,追求胜利,渴望力量。

    米兰达悄悄地吐了吐舌头,把眼睛一闭继续装睡。

    好像,听到了些不该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