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十章:里·鬼剑术
    一个月后,清晨。

    罗赫站在府中那曾经为自己专门建造,历时半载而成的修炼场,锤炼打磨着自己的身体和心灵。

    场地旁边的武器架中,刀枪剑戟盾棍,乃至于偏门的连枷,镰刀,弯刀,匕首,只要是阿拉德大陆存在的武器,在这里都是一应俱全。

    在阿拉德大陆上,刀剑是不分家的,无论单锋还是双刃都可称之为剑,而感染卡赞的阿拉德前身,最擅长的武器就是短剑。

    短剑的剑身锋锐,手感轻盈且剑身不易折损,虽然一寸短一寸陷,但相对的可以用身法弥补,斩出破坏力不俗的连段剑式。

    罗赫手中此刻握的,就是他以前最常用,出自素喃工坊的匠人打造的短剑,水流一般的波纹在剑身上涤荡,信手一斩便能够划出留痕的弧光。

    短剑整体显得朴实沉稳,除去唯美的剑身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剑柄为月牙白,带着厚重的包浆,触感温润舒适,握住剑的时候,罗赫感觉身心都宁静了下来。

    该说不愧是大陆锻造第一等的素喃工坊,所冶炼出的兵器吗。

    德洛斯帝国因为前身佩鲁斯入侵过虚祖的缘故,至今虚祖与德洛斯都是断交状态。

    德洛斯人想要拿到这种等级的兵器,必须通过唯一与虚祖有贸易往来的贝尔玛尔商队采购,之后以数倍于原价的高昂价格购买才能得到,这也让很多贝尔玛尔商人赚的盆满钵满。

    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价格如此高昂,德洛斯帝国内部依旧喜爱虚祖出产的兵器,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单纯的质量过硬。

    “这么好的剑,怎么能乱起名字呢。”

    罗赫摇头否决了记忆里的他所起的破名字,以前的那个他,给这柄短剑起名为‘银月’,一天到晚闷骚的不行,还会在学院舞剑,貌似心无旁骛,其实就是给女粉们看的。

    那些年轻的花花心思,在如今的罗赫看来,可谓是尬的不行,而且还把这柄短剑当做宝贝珍惜收藏,很少拿出来使用,真的是浪费了这把好剑,也难怪凯恩会看罗赫如此不爽。

    换谁头顶上压了个闷骚的贵族,心里都会很不爽,只是如今的罗赫与从前的他,早已不是一个人了。

    “那少爷,你觉得它应该叫什么啊,我觉得银月挺好听的啊。”

    米兰达端着早餐坐在场边的沙发上,笑着询问罗赫的意见,

    真的是,起名的是少爷自己,嫌弃的也是少爷自己。

    “嗯,你觉得叫豆芽怎么样。”

    随口开了个玩笑,罗赫上身巍然不动,只以左手小臂的力量运起手中的短剑,劈出两道交错的斩击,呈十字刻印在面前的钢铁桩靶上。

    自那日图书馆与赫伊德见面,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内,罗赫的进步可谓是突飞猛进。

    首先是十字斩,作为dnf游戏中作为玩家的基础技能,是多段攻击最为初始的起手,然而事实上使用这一招,对于身体的负荷,远比游戏中来的大,瞬间劈出两道斩击交错,前一道要达到气劲留痕是基础要求,能以体能和臂力斩出这样剑技的人,当真是屈指可数。

    在帝国,百夫长的标准就是以十字斩作为硬性判定的,能用十字斩做到气劲留痕,以至于进一步力量融入劈砍当中,才有资格率领百人的队伍,当然,基础军略也是要考核的一方面,不过入伍士兵,没有一个会是所谓的睁眼瞎,服役的时候都会学习相关知识。

    所以能够熟练使用十字斩,就可以成为百人长。

    “唔,豆芽,那是什么?一种蔬菜吗。”

    米兰达捧着一杯橙汁,轻轻的啜着,观看罗赫的剑术练习,十字斩之后罗赫倒握短剑,反手上挑掠至头顶,让开中线的防御,紧接着一跃而起,顺势朝着前方轰然斩落,刺耳的摩擦声,桩靶与短剑之间火花迸溅,一股熟悉的铁腥味,窜入米兰达的鼻子。

    那天晚上罗赫以餐叉与凯恩的佩刀擦过时,也是一股这种味道,米兰达难受的皱了皱鼻子,又不敢捂住,只好悄悄地挪了挪坐在沙发上的屁股。

    “豆芽是一种蔬菜,嗯,你没有吃过豆芽菜吗?”

    自桩靶上收回短剑,罗赫伸出手指,确认崩山击的深浅,因为爱惜剑的缘故,他并没有动用全力,饶是如此这个钢铁桩靶也被斩开深达五公分,长约一米的裂痕。

    不过从这一击的推算来看,如果不用鬼手,仅凭左手的力量,就算使出全力他也无法做到一剑之下将钢铁斩为两段。

    “果然还是达不到吗。”

    有一把好剑,再加上足够的力量,斩铁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样的斩铁,是以纯粹的力量和锋锐凑成的,本身的境界并没有到那个程度。

    罗赫想起地球上的记忆,有部叫做海贼王的动漫内容,在那个世界里,人们都以斩铁作为剑士迈入剑豪的标准,同样,dnf中鬼剑士的第一次觉醒中,也有着这样的被动技能。

    那是一种不依靠锋锐和力量,凭借境界去感知并斩断对方‘坚硬’的一种心灵状态。

    通俗点说,就是明镜止水。

    而这偏偏是鬼剑士最难以抵达的一种心境。

    “——!”

    绑着钢铁抑制器,沉重狰狞的鬼手,察觉罗赫训练的血气波动后,发出了渴望的信号,意图让罗赫使用自己。

    战斗即是成长,每战斗一场无论胜败,只要没有死亡,便会让自己变得更强,鬼剑士之所以有鬼这个前缀,重点就在于这条寄宿了卡赞意志的手臂,以此为代价换来的力量,所牺牲的就是心灵的宁静。

    罗赫大致能够理解为什么游戏中的冒险家,能够不断的升级,从最开始的哥布林这等小怪物,一路成长到可以和使徒对战的程度。

    因为力量的灌注,对于自然,世界,乃至于宇宙来讲是没有极限的,只要你能够承载,想要多少都可以,有极限的永远只是作为个人的载体。

    其中人类,乃至拥有知性和智慧的生命,都有着不同的情绪。

    这些情绪中,代表着愤怒,憎恨,战斗的方面,为卡赞司职的领域。

    卡赞所能承载的情绪能量远超人类,故而他就是这股力量的代言人,是鬼神。

    但这并不代表人类的力量,与卡赞就有了上下级之别。

    罗赫在这一个月的总结中,姑且将这股力量,称为卡赞之力,并做出了自己的猜想。

    在抵达卡赞之力的饱和前,鬼手会无休止的提升宿主的力量,如果意志能够承载控制这股力量,那么自然就会变得更强,这在游戏中表达的方式,就是转职,一次觉醒,二次觉醒,三次觉醒等。

    这些游戏中可谓是理所当然,只需要完成一些对应的挑战任务,便能淬炼意志,觉醒并控制新力量的过程,其实就是卡赞之力最为凶险的地方。

    这条路上是不允许有失败二字存在的,只要有一次没控制住,卡赞的力量就会吞噬宿主,成为沐浴着鲜血,狂气凛冽的恐怖怪物。

    游戏中的主角最强大的,不是他可以打怪升级,而是有着一份永远不会走火入魔,行差踏错的心性意志。

    要知道在成为鬼剑士的那一刻,静心二字就永远与卡赞感染者无缘了,可以说非天赋异禀,意志坚定者,永远都无法在这条道路上求索到自己想要的风景。

    为此,才需练剑静心。

    罗赫闭目提剑,将心慢慢的沉下来,调动身体中潜藏的力量,自鬼手中延伸自己所想的画面。

    突刺的架势,月光的起手,十字的均衡,崩山的力量。

    场边,正在看着点心流口水的米兰达,突然文静了下来,本能的将目光放在了罗赫的身上。

    鬼剑士接触剑术后,利用鬼手对于体魄的增强,配合心灵对身体的锤炼度把握,就可以去慢慢推开剑士道路的大门,向着更深处的道路前进。

    在游戏中作为对应的阶段,便是迈入第一次觉醒前的转职期。

    当一个剑士,可以熟练运用各种武器,对各类基础剑术能做到融会贯通,驾驭鬼手的力量时...他便能够触摸到,那作为界限的第一扇大门。

    成为,一名剑魂!

    清冽的弧光突然升起,犹如一轮上弦月。

    在米兰达的眼中,罗赫的身形如猎豹向前突进了一截,空气被短剑的剑锋撕裂,新生自由的风儿,从中逸散开来,随后再度被第二轮下弦月揽回。

    这一击准确无误的重合在刚刚崩山击劈开的裂痕处,让钢铁桩靶颤鸣不止。

    三段斩,是连续两次下劈前进,以犀利锋锐的剑端,粉碎面前的空气阻碍,之后以上挑收尾。

    但罗赫此时所用的三段斩却并不是这个顺序。

    锵!

    二段上扬的短剑,灵巧的在罗赫的手中旋身,伴随着罗赫步伐拉开,回身半周后肆意狂放的横切而出,平直的弧线带着罗赫倾泻而出的力量,与钢铁桩靶擦出激烈的火花,为其添上了一道新的剑痕。

    三段斩,推开剑士大门的总纲,被罗赫从书中再现到现实中,宛如教科书一般的基础平实。

    砍桩靶和追击敌人,是两种不同的情况,故而最后一击以横斩收尾为最佳。

    “豆芽不好的话,那就叫它米粒怎么样。”

    演练了一套三段斩,完成了肌肉热身的罗赫,玩笑着抛出了名义上是备选,实际上是自己喜欢的名字。

    在地球上有句嘲讽他人能耐不足,自不量力的话语叫——‘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这句话中,米粒都被作为比较对象,用来反衬出明珠的珍贵与美好,但就罗赫个人而言,他是很欣赏米粒的。

    因为他觉得米粒很有勇气,明明很渺小,有着不足和残缺,却还是要坚持发出自己的光芒。

    将左手的短剑交替至右侧的鬼手,罗赫平举手臂与肩同高,清晨的阳光自练功场的玻璃投射而下,聚集在手中短剑的剑身上,温暖金黄的阳光,仿佛将剑刃延长了一截。

    随后,罗赫开始挥舞手中的短剑。

    那是如画卷一般瑰丽,而不可思议的剑术,短剑在罗赫的手中,掠出了第二柄剑刃的形态,像是凭空缔造了光的分身,细微而繁复的双重嗡鸣声,让米兰达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想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明明只有一把剑,为什么,在她眼前所见的光景中,会有两柄剑交错替换,如蝴蝶般翩跹,鹰喙般锐利,自如的劈斩拦截,有时是一攻一守,有时是双剑圈揽绞杀,水波粼粼的剑身,斩出了似湍急河流,向海奔行而去的画面。

    空气的流动被剑锋撕裂,化作道道锐利惊人,无序击打在钢铁桩靶上的剑气。

    快与慢,两者的界限在罗赫手中的剑锋指向之处,变得模糊了起来,隐约有种蓬勃新生的力量。

    就在米兰达沉迷于眼前剑术的时候,罗赫手中的双剑忽然一顿,自阳光中留影的那柄介于真实虚幻之间的剑影,突兀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垂落在罗赫手中的短剑。

    “少爷?”

    本能察觉到不对的米兰达,连忙跑过来,递出早就为罗赫准备好的毛巾还有饮品,罗赫晃了晃手,接过鲜榨的橙汁,呼出一口气:“没事。”

    米兰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罗赫无恙,笑了笑道:“米粒的话,听着很可爱呢,而且也能填饱肚子,比之前的银月要好听多了,不愧是少爷。”

    这马屁拍的,虽然没直接命中马蹄,但至少也逼近小腿了,说好的屁股呢?

    罗赫没好气的挥了挥手,示意米兰达一边凉快去,喝了一大口橙汁,含在嘴中混合津液,吞咽按摩自己的腹部,打击道:“米兰达,你难道没发现,这两个名字的都是我起的吗,什么叫做好听多了,这么笨,以后怎么去当侍女领班。”

    诶!为什么说好话也要被批评啊。

    米兰达委屈的眨着眼睛,老实的不吭声了,这一周相处以来,罗赫经常和她相互开玩笑,给她东西吃,这让米兰达不自觉的脱离了以前的侍女模板,变得更为灵活生动,好比现在,都学会委屈了,以前被训两句那都是老实不吭声的,眼睛都不敢乱眨。

    不过刚刚少爷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府里一共就两位侍女领班,分别是二夫人和希尔顿老爷的人。

    蒂亚夫人在生前,从来看不上这些蝇营狗苟,凭借着身份和家族就可以稳立于不败之地,但不得不说,侍女领班在公爵府,其实是有着不小实权的。

    最重要的一条采买,物价和选定哪家都是由是侍女领班来决定,可是油水最为丰厚的差事,公爵府的侍女领班,在下班回家后,住宅都是标准的小庄园,靠的就是采买养家,这也是大家默认的事情了。

    “...你满脑子,就只有工资吗。”

    罗赫一眼就能看穿这个小侍女脑袋在想什么,虽然对方现如今年龄比他还大一岁,但是两份记忆加起来,再搭配目前这种迫使人成熟的环境,罗赫真觉得眼前的米兰达,和一个普通小女孩没什么区别。

    “啊,不是的,我...我一定会给大家选最实惠的采买,不会吃回扣,压菜价,败坏声誉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提到这个话题,米兰达也没想着当什么侍女领班,但她生怕罗赫有所失望,立马拍着胸脯表决心。

    罗赫难得的呆了下,嘴巴轻微的开阖,不知道该说是感动一下,还是对这个侍女的重点感到绝望,最终还是放弃了教导这个侍女,要学会给自己攒私房钱的打算。

    在他侍女领班为自己弄点钱什么的,没有半分不对之处,人又不是只有逻辑的机器,古人有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极有道理的。

    不过,罗赫不会驳回自己小侍女说的话,他收回发散的思维,拍了拍米兰达的头道。

    “嗯,很乖,去通知厨房的人,让他们开始烧水吧。”

    为了不打击米兰达的积极性,罗赫发布了一个对方能完美执行的单线程任务,在小侍女离开后,活动了一下肩膀,忍受着体内脏腑被重拳击打的恶心感。

    这个世界中,未曾被帝国皇家军事学院记载的剑术,不只是三段斩而已。

    还有罗赫记忆中的诸多游戏里的剑术。

    如果说三段斩是剑士的基础纲领。

    那么刚刚罗赫演练的这一门,便可以称为鬼剑士的总纲,是脱胎于三段斩,却又高于三段斩的进阶基础。

    其名为——里·鬼剑术。

    这是一门不被人所待见的,拥有卡赞之力的人才能使用的剑术,目前有关于这门剑术的发力关窍,运气频率,乃至于实战对敌等具体技巧,都是罗赫自己根据游戏印象,模仿其形态,以自身体魄和鬼手强行复制而出。

    威力与频率是否与真正的里·鬼剑术有所差距,罗赫没有办法去比较。

    他只知道这门剑术是真的很难学。

    招式方面没有什么好说的,上段的劈,下段的挑,中段的刺与横切、后退斩,左右两侧的斜切,并没有诸如崩山击这种,要一击将力量狂暴倾泻而出的要求。

    相反,里·鬼剑术更像是连续的十字斩,要求是极度的均衡,每一击的频率要气劲留痕,剑刃化影,以一把剑幻出双剑的姿态,将对手锁死在自己的剑圈之中,以普通剑式的高频叠加,搭配双剑形那此消彼长,相生相乘的特性,以最王道的方式,破开对手的招架。

    只要命中一击,随后的斩击就会如滔滔长河滚卷而来,一旦展开除非剑士自身意愿停止,或被更强的力量打断,否则绝不会从技法上断绝,可以无限延展下去的剑术。

    这样的剑术,才配得上里·鬼剑术的称呼。

    要知道,方才罗赫所施展的里·鬼剑术,不过是取了个游戏里的剑型而已,并没有实质的内在填充,纯粹是以记忆去强摧而出。

    知一斑而窥全豹,可想而知创造这门剑术的人,那种穷究基础钻研的精神,以及剑上的才华该多么的令人惊艳。

    只可惜短短演练了不过两分钟左右,罗赫的内脏就有被扭曲的错觉,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呼吸没有把握好,频率不对的缘故。

    这是一门极上乘,蕴含了基础奥秘,为鬼剑士量身打造的本源剑术,不知道是否也为索德罗斯创造,又花了多久的时间。

    我直接借过了人家的剑形和创意,以这么宽裕的条件,琢磨了整整一个月有余,也无法把握到发力和运气的关窍吗,偌大的图书馆之内,所能找到的呼吸法,竟是没有一门适合用于里·鬼剑术的施展。

    胸腹发力牵动内脏黏合,罗赫身躯猛地鼓胀了起来,之后长长的喷出了一口带着淡淡腥味的血气,吐出这口气之后,罗赫的脸色略显苍白,但是比之前那血气充足的状态要精神了不少。

    “还差的很远。”

    将手中的‘米粒’归鞘别于腰间,罗赫摇了摇头,离开了练功场。

    在罗赫离去之后,练功场中那个胸腹处留下两道长短不一,却显眼异常十字剑痕的钢铁桩靶,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任务可以结束了,如释重负的轰然崩解,仿佛坍塌的积木散乱倒了一地,发出连续而沉闷的铛响。

    以错误的里·鬼剑术,成功做到了物理上的斩铁效果,如果让那天许多认为他依靠鬼神之力,以重斧强行取巧赢了凯恩的贵族看见,估计能惊掉一地的眼球。

    帝国剑士中能以力量,做到一击斩铁的人虽说不多,却也有着相当的基数,但是能连续以斩击,将铁块切成积木的剑士,当真是屈指可数。

    能把一块铁切成这样的人,在战场之上若是全副武装,那便是纵横无敌的武夫,只要体能跟得上,来再多敌人都是白给。

    只可惜罗赫距离真正掌握里·鬼剑术还差得很远。

    目前他所能用的里·鬼剑术,是负荷极大,发劲错误会造成内伤的残次品,在登堂入室之前,根本不适合拿来进行实战,只能拿来搏命用。

    是罗赫在与赫伊德立约之后,所准备的底牌之一。

    专心修炼了一个月,罗赫知道他的悠闲时光,基本是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他得替赫伊德去见见那些大贵族,套一下他们目前的态度,只是大贵族可不是那么好见的,如果是以前倒是无所谓,可是现在的罗赫,估计没有人会欢迎吧。

    登门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只能另寻机会,几个公爵中最为暧昧不明的,就是约瑟芬公爵,首先要确认的,也是这位公爵的态度。

    看了眼内宅的方向,罗赫心里盘算了一下,大致有了个谱。

    这事,得绕个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