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十一章:无言独上西楼
    次日。

    “什么,你要去我们的茶话会?”

    “嗯,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以上对话正发生在露兹的院子中,罗赫老神在在的躺在摇椅上,享受着露兹贴身女仆那鞍前马后的伺候,从盘中将新鲜冰藏运送过来的贝尔玛尔葡萄拿了两串,交给自己身旁的米兰达,示意她可以随意享用。

    要知道这个爱吃东西的小女仆,早就在心里馋的流口水了,只是老实的克制住了自己,毕竟这里是大小姐的院子,谁料少爷竟然给自己拿了两串冰葡萄。

    米兰达心里的小天使,严正的斥责:这是诱惑!这样做是不对的。

    还没等她在米兰达的脑海中多说上两句,就委屈的呜咽了一声,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回过头,只见拿着三叉戟的小恶魔米兰达,正收起武器,不屑的晃了晃尾巴。

    刚刚就是她,以一击精准的偷袭,命中了正义小天使的屁股,让其悲惨的躺在名为自制和利益的地板上。

    此刻小天使看着那相貌甜美,气质邪异的小恶魔拿起了葡萄,嘿嘿的朝着她笑道:少爷都准了,你还装什么,想吃就吃啊。

    恶魔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米兰达从果株上摘下一颗葡萄送入嘴巴,只感觉整个人都几乎要在阳光下升华了。

    要知道,一串葡萄市价五十个铜板,两串就是一个银币,在帝国内一条又粗又长,可以供穷人享用三天的黑面包,价值两个铜板。

    换算一下的话,一个葡萄就是——?

    不行,米兰达觉得自己的脑子要宕机了,葡萄那诱人的芬芳,已经侵蚀了她的理智!

    薄薄的果衣上挂着刚从冰窖拿出来的寒气,青翠的葡萄杆捏在手里,仿佛能让米兰达见到贝尔玛尔那优质果园内的景象。

    “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不可能。”

    见罗赫对自己院子的人发号施令,且女仆们面带惧色的样子,露兹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都下去,只留下一个贴身伺候的女仆,面带不悦的对罗赫道:“你最近好像越来越过分了。”

    “过分,有吗?”

    罗赫不以为意的塞了一颗葡萄,品味着果肉的酸甜,直接迎上了露兹的视线,咽下了葡萄皮道:“不妨说说,我哪里过分了。”

    “你为什么要去得罪大皇子殿下,你难道不知道...”

    “我难道不知道你要嫁给他?还是说我不知道你心中另有他人,亦或者你认为我就该跪倒在大皇子的面前,毫无尊严的跪舔。”

    很清楚露兹心里想什么的罗赫,望着手中的葡萄道:“你觉得,你对大皇子的重要性,与这串葡萄与我有什么区别?”

    什么意思,露兹不理解罗赫为什么要这么比喻,她不是葡萄,罗赫也不可能是大皇子,尊卑早在这数百年间,被铭刻进帝国人的血脉里了,北部的贫民不如南部的平民,南部的平民畏惧主宰他们的贵族,而贵族敬畏皇权。

    所以此刻罗赫的话让露兹·格林感觉无比的荒谬。

    她觉得这个早就有所嫌隙的弟弟,如今脑子不仅没有变得正常,反而愈加疯狂了起来。

    什么叫做跪舔?大皇子难道不值得他去尊重吗?

    罗赫能猜到露兹在想些什么,摇了摇头道。

    “既然你不想答,那么我就告诉你,你名字里的格林是葡萄的果肉,而你露兹则是吃了葡萄之后,被吐在之上的葡萄皮,从希尔顿到弗纳尔,包括你的母亲都不会在意葡萄皮的想法。”

    指尖微微用力,巧妙地将全部果肉挤出,弹入一旁米兰达的嘴里,罗赫捏着手中的葡萄皮道:“你应该很庆幸,庆幸我还愿意来找你,你身边的这个女仆忠于你吗,如果是的话,那么她知道你喜欢巴恩·巴休特吗,知道你愿意开放图书馆,可怜到卑微的去祈愿巴恩有朝一日,愿意来这里看你一眼吗?”

    “够了!那么你又算什么!没有我给你支援,你连车夫都雇佣不起!难道我们从一开始,就有选择的余地吗!?”

    被罗赫无理指责的露兹,难以压抑自己的心情,蓦然站起身来看着这个早已断绝亲情的弟弟,悲哀的道:“这个家就是这样,罗赫,从你母亲死的时候,你就应该懂了,我们是无力反抗的。”

    终于发火了啊。

    罗赫等待良久,迎来了理所当然的触底反弹,这次他并没有再讥讽露兹,而是从盘子里拿过一颗完整的葡萄,拿起露兹的手掌,让葡萄自由的坠入她的掌中,反问道:“无力吗?那为什么凯恩现在会躺在床上,如果真的无力,格林的先祖就不会崛起,而是烂死在佩鲁斯帝国的坟墓里。”

    将露兹的五指回卷,让她握住这颗饱满晶莹,洋溢着生命气息的葡萄,罗赫指着自己道:“从生命的角度讲,你和我没有什么区别,鬼手并不能让我多一颗脑袋给别人砍,那么为什么我能去改变,你就不敢做出你想要的那个选择呢。”

    罗赫的这句话,把露兹问的不禁呆住了,掌心那颗冰凉的葡萄,似乎也在问着她同样的问题,而究其源头,正是出于露兹内心的渴望。

    她甘心吗?

    “如果你真的有所渴望,就应该知道,只有压上筹码,才有去赢得想要事物的机会,我找你,是因为你有所不甘,并不是非你不可,认真思考,然后给我一个答复吧。”

    说完这句话,罗赫拎着旁边吃货女仆的耳朵,将桌子上的葡萄全数端走,放在米兰达的怀里,临走前扫了一眼露兹身旁的女仆,警告的含义让女仆本能的浑身发颤,大气不敢多喘一口,连连点头表示领会了罗赫的意思。

    在罗赫走了之后,露兹没有去管身旁那瑟瑟发抖,几乎要哭出来,却又不敢哭的女仆,迷茫的盯着手中那颗仅剩的葡萄,良久忽然开口道:“萨妮,去帮我发帖子,邀请各府名媛办一场茶话会,谈谈婚前的知心话。”

    “...是,小姐。”

    女仆萨妮苦着脸,连忙开始操持有关茶话会的话题,至于为什么要开茶话会?她反正是不知道,如果有人真那么好奇,就自己去问小姐吧,别撞上那位恐怖的少爷就行,之前大家还孤立了米兰达,改日也得备礼去道歉才是。

    说到底不管外界有何风雨,在公爵府里,罗赫少爷永远是罗赫少爷。

    萨妮那天是跟着露兹去了夜宴的,在最后更是亲眼看着凯恩·约顿被躺着抬了出去,对伯爵最优秀的子嗣都毫不留情,简直是再明确不过的风向标了。

    连家主希尔顿都不愿意管,二夫人莉莲虽然没明说,但实际也是躲着走的少爷,她们这些女仆如何有命去得罪。

    露兹院子被罗赫闯入的事情,很快传入了莉莲的耳中,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看着水银镜中那雍容华美的面庞,露出一丝淡淡的羞意和妩媚,让侍女用布将腹部束紧,整理好那乌黑的云鬓,嘴角勾出一抹弧度道:“让他闹吧,大局已定,他很快就要去见蒂亚了,再疯狂也不过是些许微风,何必在意。”

    罗赫的院子内。

    米兰达吞下葡萄,不解的朝着罗赫问道:“少爷,我觉得这个葡萄的葡萄皮也很好吃啊,为什么要吐出来呢。”

    从书库中换了一本实战笔录,以及佩鲁斯生存心得,正在津津有味翻阅的罗赫,闻言笑了一下道:“那是因为你很淳朴,但并不人人皆是如此,这是你的优点。”

    “唔,少爷!”

    米兰达高兴地露出灿烂的笑容,将葡萄捧到罗赫的面前,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天天总被说笨,突然被夸一下,就好像心里灌满了蜜糖,把米兰达乐的不行。

    “那,露兹小姐这么做,真的就能嫁给巴恩·巴休特吗?”

    “当然不行,别说巴恩,希尔顿这一关她就过不去。”

    听到米兰达这个问题,毫不犹豫给了否定答案的罗赫,脸上没有半点波动,他从来就没说过露兹听自己的话,就能嫁给巴恩,退一万步讲,就算希尔顿能答应,巴恩也绝不会回应这份感情。

    “啊,少爷你是骗了大小姐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米兰达有些忐忑,她原本以为罗赫是想要帮露兹的,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互相交换的行为,却没想过罗赫从一开始,就不认同露兹的感情。

    “没有骗,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如果她不甘心,这就是最好的尝试机会,她一点风险都用不着冒,事情都是我去出头,这已经算得上是无本买卖了,你只看着她惨,却没见到我接下来的麻烦,你果然是笨蛋吗。”

    将书盖在自己脸上,罗赫没想到自家女仆竟也是有着一颗少女心,他是真不知道露兹哪里值得心疼了,这种精致利己主义的女人,是罗赫讨厌的类型之一。

    “没有,我是担心她记恨少爷,大小姐如果以后嫁给大皇子,那她很可能就是帝国未来的皇后,少爷你会吃亏的。”

    米兰达气呼呼的嘟起了脸蛋,严肃表达着自己的立场,她才不会背叛罗赫给别人说话呢。

    “皇后?哈哈哈,不是我看不起露兹,她没有成为皇后的能力,如果硬要把她捧上去,那就只能成为可怜的葡萄皮,被人吃干抹净了。”

    罗赫扔了几个葡萄放进嘴里,思绪却放到了葡萄的产地,未来阿拉德大陆局势焦点的——贝尔玛尔公国,这片毗邻精灵居住的格兰之森,由大魔法师玛尔亲手缔造的沃土。

    那里是游戏中冒险之梦开始的地方,具有着特殊的意义,也是游戏中唯一一个被德洛斯完全侵占的国家,之后伴随着大陆局势的动荡变迁,成功复国,充满了奇幻的色彩。

    在那里,有一位叫做斯卡迪的女性,坚毅勇敢,为人有承担,有底线,以守寡的皇后之尊登基成为公国女王,最后让贝尔玛尔重新确立了后来的辉煌。

    身居高位者,心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要有担当,有远见卓识,有坚毅不拔的决心。

    这三样,露兹一个都没有,只不过是个白日做梦的贵族少女罢了,心里全是小算盘,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米兰达笑了下,走到罗赫的身后,用手指给他轻轻的按压太阳穴,服侍着自己这位本性纯粹,好恶从不遮掩的少年。

    女人永远只会在乎自己内心所关注的那个人,他人的喜悦与哀伤,不过是景色中的一抹罢了。

    少女,也是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