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十二章:齿轮开始转动
    约瑟芬宅邸。

    “小姐,有您的信。”

    “哦?”

    芙蕾从女仆手中取过那烫着烤漆的信封,印式的样子是格林家族的纹章,那么这封信出自哪里就显而易见了。

    “邀请我去茶话会吗。”

    心中的内容不过简短数行,芙蕾捏着信纸,面容中带着说不出的意味,似是嘲讽,又似是有些什么别样的想法,她的姑姑蒂亚可是已经殁了,而原因...

    “小姐,需要回绝吗。”

    芙蕾的贴身女仆恭敬立于下首,示意如果不愿,那就由自己去回绝,这样算得上是一种含蓄的拒绝,至于理由随便应付一个即可。

    “不用。”

    从书桌前取过纸笔,芙蕾以洁白的羽毛笔饱蘸墨水,略作沉吟后,叹了口气道:“我没有理由不去。”

    说到这里,她想起了那天夜宴上,姿态可谓狂妄嚣张到了极点的罗赫,连这个曾经心态不稳,担不起大梁的公子哥都变了,那么就证明蒂亚姑姑的死,是有价值的。

    既然如此,芙蕾就要去再度确认一下这个价值。

    克鲁格宅邸。

    “嗯?要办茶话会吗。”

    艾米丽捧着书本在花园漫步,芬芳的馨香自觉追随着少女的轻快的脚步,表情恬淡的她,眼神微微浮动,想了想道:“也是该见一面。”

    女仆安静的退下,选择性的忽略掉了艾米丽放在远处秋千上的那只小木鸟。

    贵族女子都有贴身的近侍,往往知道一些家主都不知道的事情,只是小姐与那位巴恩·巴休特,身份相差实在是太远了,即便小姐愿意等待,也终归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好在柯纳德侯爵尊重小姐的意见,拒绝了二皇子的姻亲,否则现在已经...

    心灵透彻的艾米丽,察觉到了女仆的一些想法,摇头笑了下,走到秋千拿起这只上次抄录书籍给巴恩时,对方送来的小木鸟,悠然的望着天空。

    或许能成,或许不成,但只要彼此相互思念,对艾米丽而言就已经很满足了。

    比起这些,倒是露兹的信更让艾米丽在意,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气息,这个时候办茶话会,要聊婚前的知心话吗,艾米丽可没有笨到不知露兹对于巴恩的情意,又或者看不出她对于大皇子的排斥。

    德洛斯并不盛行拜金主义,格林家也不缺钱,若是可以的话,正常女孩哪个愿意嫁给年逾三十,早已在花丛流连许久的大皇子呢,去和那些露水情人分享丈夫,抱着一个皇妃的虚名默默枯萎吗。

    从这封信的手笔后,艾米丽隐约能看出罗赫的影子,只是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最大的可能性是自己等人为线,去确认各个贵族的态度,进而见面许诺拉拢。

    这是聚会的常见手法。

    可是艾米丽不知,罗赫几时有了选择效忠的对象,如果是二皇子泰伦斯的话,根本无需这么做,因为基本盘早已确立了,大皇子弗纳尔被罗赫得罪,不可能再容纳他,同时贵族的家主们不可能见一个在他们眼中,乳臭未干,加之感染了卡赞的小孩子。

    他会怎么做呢?艾米丽尝试用自己的思考,代入罗赫的视角去选择观察,可是得到的答案都只有失败。

    皇帝虽老仍在,局势呈两极对立,该站队的早已站好,没有名誉的罗赫就是想插队,那些攀附的贵族也会把他踢到一边,胜利的果实数额是有限的,哪有他也来分的道理。

    虽然她问过罗赫,男人都喜欢剑吗,这种无厘头的问题。

    但艾米丽其实非常清楚,在这个世道,没有剑是不行的。

    剑,就是道理。

    想要排座座,分果果,仅凭罗赫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差得太远了。

    ——————

    “哦?”

    府中的管家给希尔顿汇报了最近府内的一应有关事情,多数还是些日常琐事,唯独书库方面的事情,让希尔顿睁开了眼睛,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问道:“艾米丽?克鲁格家的那个侄女吗。”

    “是的,罗赫少爷和她见了一面,具体情况不明,只是见克鲁格小姐似是哭过。”

    “呵,这个小子倒是能耐。”

    希尔顿来了精神,说实话能在这无趣的日常中调剂的事情,真的没有多少,偶尔发现点花边新闻,确实能打消疲劳激发人的积极性,柯纳德·伯恩·克鲁格侯爵,执掌狂龙骑士团保护帷塔伦的治安,也是少数哪边都不靠,只忠于皇帝的人。

    这是极为高尚的品德,只是在诸多贵族都站队的时候,柯纳德这么做就显得有些不识趣,还反衬出了站队人的内涵,让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只是狂龙骑士团不方便站队也是事实,所以一般没人说什么,也抓不住柯纳德的突破口。

    不贪污,不受贿,不跋扈,不结党,御下极严却又真心待之,这样的一位骑士团长,在帝国贵族圈里属于另类中的另类,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受到海因里希二世的青睐,执掌狂龙骑士团。

    但是此时希尔顿仔细想想,若是以婚姻诱之,从名声上把柯纳德拉过来,哪怕他依旧保持自己的正直作风,大家也相信他没有变,但终归是有一根刺埋下了,若是到了万一的时候,希尔顿就可以不只是站队,而是联络柯纳德封锁皇宫,拿到海因里希二世的遗嘱,决定上位人选。

    这样原本摇摇欲坠的格林家族,将会一眨眼掠取最大的蛋糕,而他希尔顿·格林,甚至可以成为如吉格那般独立支持皇朝,摄政把控德洛斯的大神官。

    ‘罗赫没有感染,反而不好联姻,容易招来话柄。’

    希尔顿盘算着,不管是在他看来,还是所有的贵族乃至于皇帝看来,罗赫从政治价值上已经死亡了,而且对于他这个生身父亲,以及二夫人莉莲有着极大的仇恨,把他抛出去,然后再制造话柄,直接拿住艾米丽·伯恩·克鲁格的话,有几率可以逼婚成功。

    但也只是有几率,成功的可能性不超过三成。

    但这样做对希尔顿没什么坏处,他只不过是替从小就痴心于艾米丽的儿子求婚而已,他已经感染卡赞,不能涉足高层,就算有人说他希尔顿可以拉帮结派,他也不在乎。

    有什么是比为了儿子的幸福,体现作为父亲的爱这一理由更为崇高的?

    再不济也可以搞个绯闻,让柯纳德颜面有损,即便不嫁,名声也会被动摇一二,借此机会让下面的人摇旗呐喊,同时将狂龙骑士团内部自己这边的人选推举上位。

    至于艾米丽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罗赫留着用实在是浪费了,到时候先纳入府来,然后直接收入房中岂不妙哉。

    “去,安排一下,在外面散播有关于克鲁格小姐恋情的谣言,恰好近日她要来这里开茶话会,让莉莲来处理这件事,确保要把这位克鲁格小姐,从名声上和罗赫拴在一起,之后传扬出去坐实了这件事,我要半个月内见到确实的效果。”

    “遵命。”

    管家忠实的下去执行希尔顿的命令,并不在意这个命令的正确与否,或者会影响谁的清誉,人人心中都有杆秤是没错,但是作为从幼时,便追随花花公子希尔顿直至如今的管家,早已将这位公爵当做了自己行事的基准点。

    在管家出去后,希尔顿拿起自己的楠木烟斗,眼神幽深的笑了起来:“通知二皇子,近些日子克鲁格家会出现状况,让他务必把握机会,促成这件事,再不济也要把柯纳德摇下来。”

    书房黑暗的角落中,一位全身罩在黑衣中,目光晦暗的男性单膝点地,接下了希尔顿的命令,随后无声的退到角落中,消失在了房间内。

    深吸,随后呼出一口浓郁的烟气,希尔顿咧开嘴巴,像是饥饿的狼一样。

    能做到哪一步,说实话希尔顿自己也不确定,唯独他知道的是,自己在这场王选中,绝对不会输。

    不亏,是帝国公爵的底线,有着这样底蕴的人家,就是想输都很难。

    ————

    “是吗,罗赫那边已经行动了啊,倒是挺快。”

    赫伊德握着一柄制式骑士剑,以空气做靶调和步伐,打熬锤炼着自己的身体,眼神笔直注视着前方。

    通过巴恩的汇报,他知晓了茶话会的举办,也很明了其间意思。

    “等到确认那些人的态度,就可以着手去拉拢和铲除了,你也毕业了,空闲比以往更多,抓紧那些倾慕你的少女,去盯紧贵族们的情况,无论是陌生脸庞,还是异动或突发言论,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单膝点地的巴恩,目光只能看到赫伊德近前的地面,他干脆利落的应是,眼神里尽数是热切和渴望之色。

    热切于机会的到来,渴望着展现自身价值。

    唯有获得贵族的爵位,唯有去将自身提高到足以让柯纳德侯爵侧目的地步,巴恩才可以去向艾米丽求婚。

    相恋已有近两载,一直都是艾米丽无条件的帮助巴恩,从知识上,经济上,心灵鼓励上,即是巴恩的良师益友,亦是他发自内心所爱的少女。

    为此,他不惜早在一年前,便来烧赫伊德这个第三皇子的冷灶,为的就是提前站队,诚可谓风险越大收获越大。

    而且这并非病急乱投医,在巴恩看来这位赫伊德殿下绝对不是庸才,亦或者说——

    剑光于空气中留痕,凝实的幻影夹杂着剑的颤鸣声,让巴恩心下凛然,这位第三皇子精修剑术,军事、历史、经济、政治几乎无一不通,为人更是克己守礼,深受当今皇帝海因里希二世的喜爱,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太小,如今也轮不到他来烧这个冷灶。

    ——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皇室天才。

    “还有事情吗?”

    一轮剑术练完,赫伊德微微皱眉,觉得自己遇到了瓶颈,并非是学不到高深剑术,又或者是什么知见障,而是单纯身体的开发,已经抵达到了极限,就算再怎么练,也无法超越自己的年龄。

    拥有鬼手的人就不限于此,还有就是魔兽天生超越人类的身躯,以及某些特殊地区的人类体魄和修炼方式。

    譬如雪山的班图族精英,又譬如从小蕴养气息的虚祖弟子。

    “弗纳尔皇子前些时候买下了一个炼金工坊,距离帷塔伦市内不超过两公里,很奇怪的是最近他突然下令,停止生产里面用于盈利的炼金药水,并封闭了厂房,有专人看守,行踪颇为神秘。”

    “嗯?”

    赫伊德拿过一旁的毛巾,擦去零星的汗水,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你放下,专注于我之前吩咐你的事情,下去吧。”

    目送巴恩离去,赫伊德将毛巾扔到水盆里,手按剑柄思索着,良久嘲讽一笑。

    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你就沉不住气了吗,大皇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