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十五章:龙蛇起陆(下)
    “你想要什么说法,又能要到什么说法。”

    压低声音的芙蕾,眼神愤怒的几乎要喷出火来,低沉的道:“如果人人都肆无忌惮,那么就不会有这个帝国,没有人能够凭自己好恶去决断,并以之为基准点生存下来,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罗赫!”

    原本芙蕾今天来,就是为了确定罗赫的价值,在达成某种默契的范围内,告诉他一部分的真相,恢复与对方的亲戚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他帮助,使得罗赫拥有给蒂亚复仇的力量,潜藏在暗中等待机会。

    不过事实并不尽如芙蕾所想那般美好,只是短暂的几句话,她就意识到了眼前自己的这个表弟,不是以前那个乖孩子,而是一串炮仗。

    芙蕾不可能去点炮仗的火,帝国最近参议院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难道还要更热闹一点?

    “我不懂。”

    罗赫很直白的否定了芙蕾的观点:“正因无法只凭好恶生活,所以才要去追寻力量,练武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彰显自己的意志,如果追寻的路上死了,那是自己实力不济,怨不得他人。”

    如果从开始就甘愿被人一直骑在脑袋上,任由他人作威作福,那么人类何必再去奋斗努力,从祖先开始岂不是就决定了一切,大家一直按照这个模式过下去就好了,这可能吗?

    这里是个人的意志得以最大彰显,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为什么罗赫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关心什么帝国的稳定,而忽略掉自己的意见?如果没有了自我,那么这世界又与他罗赫有什么关系。

    君子报仇或许十年不晚,但罗赫要报仇,肯定是快速积蓄力量,然后找到机会就动手,而不是当什么忍者神龟,一忍就是十几二十年。

    练武要的就是勇猛精进,没有机会便自己去创造。

    更何况,在接下来的百年中,没有什么比接下来帝国的变化更好的动手机会了,罗赫那时就算做了再出格的事,也都会被这波大潮所掩盖,届时帝国不知道多少贵族会翻车落马。

    天时已至,正是要顺天应人的时候,罗赫以夜宴为引在赫伊德那边都铺垫好了,这会又怎么会在乎芙蕾的意见,他要听的不是别人教他怎么做,而是更为有用的情报。

    比如,蒂亚究竟是怎么死的,死在谁手里。

    那边分发完布丁,已经走到罗赫后方的米兰达,在旁边听了几句,不由得露出了雀跃欣然的开心笑容,她知道如果夫人还活着,见到罗赫坚定的意志,一定会开心的抱着自己的好儿子,用力的夸赞。

    因为蒂亚自己在年轻时,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任性妄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若非如此,希尔顿也不会如此厌恶这位与自己出身相当,明媒正娶的妻子。

    与此同时,格林公爵府的后宅庭院中。

    “咦,这不是克鲁格小姐吗,真是巧,为什么不呆在茶会,而是来到这个地方。”

    容姿靓丽华美的莉莲,面带微笑的来到了艾米丽的身畔,挥手让后方的女仆退下,走上前来自然的关心晚辈道:“是不是茶点不合口味,还是仆人们招待不周。”

    因露兹即将嫁人,而望着花园出神想起巴恩的艾米丽,被莉莲拉回了思绪。

    昔日的她,不过是在这庭院里到处玩耍的幼童,如今一眨眼,竟也是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

    艾米丽转头看向莉莲,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内心突然涌出一股警惕之情,她从莉莲的内心中,读到了一股扭曲而不加掩饰的恶意,邪恶阴冷的力量萦绕在她的体表。

    死亡和腐朽的气息,像是从棺材里伸出的一只污秽之手,冲着艾米丽抓了过来。

    ——!

    “你...”

    突如其来的情况,犹如赤足在花园中轻舞时,猛然露出狰狞蛇头的诡异森寒,艾米丽想要张口呵斥,但思维却在嘴唇微启的时候,被无形的力量所捕捉,禁锢在了原地。

    动不了。

    “让我,来好好招待一下你吧,可爱的小女孩啊。”

    雪白纤细的手掌上,暗红色的宝石戒指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在艾米丽本人意志拒绝的情况下,强行控制了她的身躯,诡异而冰冷的灵魂气息,如丝线般扯住了艾米丽的手脚。

    “客随主便,不是吗。”

    面带欣喜的莉莲,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轻轻牵起艾米丽的掌心,弯出一抹足以令所有见者心动,却又饱含恶意的笑容。

    我的便宜儿子罗赫·格林啊,就让我这个母亲,送你一个大礼物吧,这可是你父亲的意思,作为你后母的我,也知道你喜欢这个女孩很久了。

    不要,太高兴哦。

    在莉莲使用戒指的时候,帷塔伦郊外的工坊中,一个带着兜帽的紫肤男性暗精灵,表情漠然的抬了抬头,冷哼了一声后,抬起手中的短杖敲在了地上,嘲笑的沉声道:“人类也好,暗精灵也好,都是些不懂反省的蠢物,尽管去相互撕咬吧,将来路上也好作伴。”

    低沉嘶哑,像是毒蛇吐信,又好似钢铁摩擦的声线,让周遭那让所有生灵不寒而栗的暗紫色寒气,不由得变化耸动了起来,像是孕育了一尊怪物。

    手中那随风摇曳的杖尾穗子上,篆刻着这位暗精灵的名字。

    ——理查德·贝雷里安。

    在暗精灵的族群中,贝德里安是一个满是死亡和恐怖,被列为禁忌,绝对不允许被提起的姓氏。

    难以计数,恍如河流的冤魂环绕在他的脚下,化作了一片亡灵的湖泊,在湖泊之外的工坊中,是一具具被从各地运来的尸体,原本应该被送去焚化炉中的他们,此刻都变成了理查德手中的玩具,在这帝都帷塔伦的外侧聚集成山。

    快了,就快了,只要摆脱最后的枷锁,他理查德·贝雷里安,就能迎来属于自己的光明,为此,他要从面前那堆积的亡魂中,握住那代表力量的权柄。

    那曾隶属于统一了暗精灵的原初之王,暴君·巴拉克的力量!

    那时,他将会作为一名行走在黑暗和绝望中死灵术士,纵横在这广袤的阿拉德大陆上,探索生命和灵魂的奥秘,而不是长老会脚下一条卑微的狗。

    对,他不是狗!绝不是!

    心绪起伏的理查德,双眼一眯,磅礴的灵魂随着他开始旋转起舞,化作一条升腾的蜘蛛节肢,随后一分为八,令人胆寒的悬在他的身后。

    还有...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他就自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