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二十八章:涌动的阴影(下)
    除去第三皇子,还有德洛斯帝国的皇帝,所剩下的——

    “大皇子弗纳尔,二皇子泰伦斯,只剩下这两个可能性了,到了这一步,你还有必要刻意的隐瞒吗,芙蕾·约瑟芬小姐。”

    罗赫将可能性直接缩小到了二选一的地步,他讨厌这种谜语人的说话方式,觉得这样很无聊,如果不想说芙蕾此刻应该扭头就走,他也不会拦,因为赫伊德的交代以及完成了,这些是他的私人事情。

    既然没走那就是想说,因此罗赫不懂她究竟在犹豫什么?

    “既然你能猜到,那么我也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就我听到的而言,应该是大皇子弗纳尔授意死灵术士诅咒了姑姑,而且你们家中的二夫人莉莲还怀了大皇子的孩子,就是这么的可笑。”

    捏着茶杯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而泛白,芙蕾注视着罗赫,想从他的表情中找到些什么,或许是情绪的波动,或许是对方接下来行动的想法,她在期待,期待罗赫做到一些她做不到的事情。

    借助他的手,去完成芙蕾自己那积蓄已久却不得通达的念头。

    却不知罗赫同样在审视着她,良久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罗赫应了一声,随即起身离去,在步出凉亭的刹那,有些不解的嗤笑道:“真想不通,为什么我周围多数都是你这种人,当真是难看的很。”

    “你说什么!?”

    芙蕾那双凛然狭长的凤目一眯,其中蕴含的愤怒,看的米兰达一阵心惊肉跳,要知道惹怒了这位约瑟芬家的大小姐,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不提本身的能量,日后嫁的人选非王即侯,少爷你怎么突然失了智啊,这不是自己人吗。

    “我说你难看,还需要再重复第三遍吗?”

    罗赫半点面子没给芙蕾留下,这种直接且毫无修饰的言辞,让米兰达差点没被口水呛到。

    首先是格林家族,罗赫从开始就骂过希尔顿下面功能不行,当时门外的米兰达有听到一耳朵,只觉得心惊肉跳,父子关系早就断的一干二净,只剩个名头了。

    其次是约瑟芬家族,现在芙蕾当面被罗赫说为人恶心,那铁青的脸色,让米兰达欲哭无泪,这可是蒂亚夫人的母族啊,少爷您就不能收敛点,除了约瑟芬,你可是真没亲戚了啊。

    她略微来迟了一点,没有听到罗赫那段嘲讽表亲的阐述,如果听到,怕是连哭都没力气了,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才能说出如此六亲不认的打脸话语。

    米兰达心中祈求着自家少爷多少说句软话,至少姿态不要这么高,挽回一下芙蕾小姐的态度,千万不能把人得罪光。

    要不然府里是敌人,府外也是敌人,这往后的日子可该怎么过,做人是需要朋友的。

    可惜,罗赫听不到米兰的心声,就算是听到了,也会依然我行我素。

    罗赫的人际交往,就像是一面镜子,他的宗旨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那么你就别想好。

    就刚刚谈话而言,罗赫并没有感觉到芙蕾的善意,反倒是杂念很多,把自身当做某种寄托物打量,说个话又东遮西挡的,最后还得他去猜,简直是可笑,他是什么?德洛斯帝国的教堂里神父吗。

    罗赫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他对于芙蕾这种矫揉造作的态度,根本就看不上眼。

    既然聊完了,你那就该去练剑了,还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念及至此,罗赫推着餐车转身朝院门口离去,根本就不搭理气到快炸肺的芙蕾。

    米兰达欲言又止,她想对芙蕾鞠躬道歉,但是又觉得这样做背叛了罗赫的意志,急的跺了跺脚,连忙跟上自家少爷的脚步。

    管不了了。

    做人怎么才算正确米兰达不知道,但朴实的米兰达认为做人,首先一条是胳膊肘不能朝外拐,既然如此,也就无需考虑那么多了,她米兰达就是少爷的小女仆,罗赫走哪她走哪。

    无巧不成书,罗赫前脚刚走,莉莲后脚便来到了庭院中,笑着对众人道:“露兹身体略有不适,可能无法出来招待大家了,作为她的母亲,自然是不能让大家扫兴,若是不弃公爵府窄小,不妨玩上一个小小的寻物游戏,稍后还有礼物相赠,胜者更是可以提出一个只要我能满足就可以实现的要求。”

    许多贵女虽然不懂这出转变从何而来,但莉莲给出的奖励着实诱人,来到这里的人,绝大多数家世都远不如格林,说白了就是大家拉拉关系,这一刻的游戏对于她们来讲,无疑是意外之喜。

    哪有比这更好的拉关系机会呢,希尔顿和莉莲,才是这格林公爵府的正主啊。

    “呵。”

    芙蕾冷眼旁观,没有动弹的意思,径直离开了格林宅邸,选择不去插手这些破事,而是回家休息。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羞辱她,罗赫是第一个将芙蕾所有骄傲和面子踩在脚下,甚至还碾了两下的人,没有这么比这更让芙蕾恼怒的了。

    “虽然有姑母的血,但更多和希尔顿那个垃圾相像吗,若是办不到死了还好,胆怯的话,可别怪我不念情分。”

    坐在富丽堂皇的马车上,芙蕾心中默念着罗赫的名字,眼中的情绪显示怒火正灼烧着她的自尊心:“说我难看?那就等着吧,罗赫。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复仇,并把你彻彻底底的比下去!”

    今天的茶话会虽然成为了一场闹剧,芙蕾却从露兹身上找到了一点灵感,她可以嫁,那么芙蕾自然也能嫁,她最大的资本就是自己,为何不能押注。

    除去大皇子弗纳尔外,帝国还能争位的也就是二皇子泰伦斯了,它的可能性最大,虽然父亲估计不许,不过这又如何,接触一下试试看好了。

    若是实在不行——

    芙蕾想起今日罗赫与她说的话,第一次将自己的目光挪向了这位比她还要小三岁的皇子,赫伊德的身上。

    不过是刚满十五,却也有争雄的决心吗,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罗赫一样,都是自大狂妄之辈,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这帷塔伦之中是个什么地位。

    一个是没有继承权,年幼待宰的皇子。

    一个是感染了卡赞,失去了一切名誉权利的公爵继承人。

    她不懂这两个人究竟有什么资格如此狂妄,把目标定的那么高,又凭什么用那种自信可以做得到一切事情的态度,去面对接下来的种种困难。

    芙蕾指掌紧握,在此刻下定了决心,若是赫伊德真的有那份实力,那么她会不惜一切的相助于他,脱离约瑟芬公爵的鸟笼,不再当一个漂亮的花瓶。

    她要证明,女人一样能去争一争自己的命运,去肆己所欲,念头通达的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