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三十三章:摧枯拉朽的战斗
    战斗,是以暴力解决问题的终极手段。

    它就像是一个不能见光的火药桶,随便扔进去丁点火星,都会瞬间爆炸开来,抹去周遭事物的原貌。

    “直接击杀入侵者,那个女仆也一起杀掉,留下头颅,身躯拿去喂狗,不要惊扰到公爵。”

    为首的护卫队长发出了命令,让女仆吓得直抹眼泪,罗赫却根本充耳未闻,将背后那足以遮挡半身的大盾取了下来,握在鬼手之中,笔直的大步前行,漠然的望了他一眼。

    “大言不惭。”

    对话时间就此结束,护卫阵中率先奔出一人手握帝国制式长剑,漂亮的跨步突袭,拉近了自己与罗赫的距离,从正面吸引他的注意力,其后又有两人以同样的动作包抄左右,来钻罗赫盾牌的死角。

    动作相当干脆,一看就是杀戮的惯手,罗赫能从中闻到浓郁的血腥气。

    但是,从这个战法可以看出,这些家伙不过是习惯杀戮,并未懂得罗赫这身装备意味着什么。

    扫了一眼这组合进攻的三人方位,罗赫抬起了自己左手的连枷,之所以要全副武装,就是为了不陷入缠斗,打出平推割草的效果。

    坚盾,连枷。德洛斯帝国重装精锐专用的武器配备,其中连枷作为钝器的一种,非常适合用纯粹的力气去大力甩动,突出一个简单实用。

    专治各种花里胡哨。

    当啷,当啷,呼啸的连枷自手中旋转而起,锁链延伸的半径之内,顷刻间化作了攻防的绝对距离,迫开从右侧攻上来的护卫,旋即带着离心力朝左一甩。

    不容躲避,力量和连枷的攻击,伴随着死亡降临的威势,当即锁死了左侧护卫的攻击线路,脚下根本无法动弹,理智顷刻间便被恐惧击溃。

    既然无法迈过恐惧,那么自然也无法避免死亡。

    咚!

    狰狞的钉锤划过盈满的弧线,携带撕裂狂风的力量,直接命中了左侧护卫手中那以精铁锻打,相对适合灵活战斗的轻甲的制式长剑,清脆的响声,化作半截长剑无助的掉落在地上,连带还有落地的闷响,以及飘散而出的血雾和半声痛苦的嘶嚎。

    精铁的轻甲护胸,在连枷末端的钉锤抡砸下,变得千疮百孔,如同粗制滥造的蜂窝煤,其后护卫的胸骨更是深深凹陷了下去,半声嘶嚎是生命消逝前最后的不甘,在空中便已当场毙命。

    战斗没有不死人的说法,相反,这种终极的解决手段,就是用来抹除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对象,这个护卫的死亡,不过是序曲的一个音符罢了。

    手中大盾向前一格,以不容拒绝的姿态,磕开了紧跟而来要寻自己侧身破绽的长剑,罗赫再度挥舞连枷,看也不看,收走了第二条生命。

    若说剑士之间的交手往往一招就足以决定生死。

    而战士的厮杀方式,比剑士更加干脆,也更加无情。

    “喝啊!”

    第三名的护卫,自右侧再度进逼而来,面对罗赫那缠绕着死亡的连枷,他身手敏捷的一个地趟,跨越了连枷的攻防范围,笔直的切向了罗赫腿铠的关节部位,目的是挑断罗赫的腿筋。

    没有抬腿躲避,连枷化甩为砸,轰在青石铺就的地板上,溅起大片锋锐石屑阻住剩余护卫的包抄,旋即罗赫右手一晃,朴实无华的将大盾半转,向下一顿,终结了这位护卫的努力。

    那浸油反复晒练,包裹撞角和兽皮的盾牌边缘,直接将下方的剑刃给碾成了两段,漆黑的盾面在罗赫的臂使中做了个前撞的动作,打的这名护卫眼冒金星,血流满面,一动不动的瘫倒在了地上,被罗赫踢中腹部,当做沙包摔回了护卫的阵营中。

    三人围攻,眨眼间两死一伤,殷红的血泊打湿了地面的青石,罗赫步伐依旧沉稳,只是不停地向前迈步,手中连枷划过血色的轨迹。

    拿了希尔顿的钱财,那么就要替希尔顿卖命,这些护卫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为希尔顿杀过很多人,贝尔玛尔和德洛斯的商道,不知躺下了多少条无辜人命,即便是偶有伤亡,那也是正常之事,但没有一个护卫想过,生命会死的这么轻易。

    亦或者,别人的死亡,不足以唤醒曾经持刀的他们。

    如今持刀的是罗赫,所以他们才惊醒了过来,懂得了什么叫做害怕。

    剑士与剑士,那是在刀尖上跳舞,胜负不过转瞬,伤口也只是单纯的切裂伤,彼此都是肉体凡胎,若是罗赫只是以短剑前来,这些护卫便会源源不断的扑上,以血气之勇为罗赫制造伤口,降低他的状态,直至获胜的机会到来。

    可是,眼前这个浑身浴血,在头盔下只露出一双漠然的眼睛,裹着钢铁重甲,身负巨剑,手持坚盾连枷的罗赫,简直就像是一部无情的战斗兵器,那种沉凝坚实的杀意,直观的将动手就会死这一概念,灌进这些护卫的脑内。

    这样的存在,有机会创造出第一个伤口,打开局势吗,手中这品质优良的帝国制式长剑,又该如何突破那军伍专用的坚盾,随后再撕裂对方身上那层泛着冰冷色泽的重甲呢?

    即便可以,在此之前要死多少人,死的那个又会是我吗,这样的牺牲真的有意义吗?

    疑虑,不安,看不到希望,这些因素让护卫们纵然愤怒,心中却已生胆怯,他们往常的训练和技巧,以及优良的轻甲长剑,和公爵府的荣耀与纪律,让这些护卫从未碰到过敌手,有时十人一队出去执行任务时,遇见敌人也都是摧枯拉朽的碾过去。

    那些过往的战绩,曾经让他们一度自满,希尔顿让他们出去截杀他人商队时,仅凭剑士的技巧加上这身轻甲,在群体作战时,以一敌五是非常轻松的,很多时候对方伤亡不到十分之一,对方便已作鸟兽散。

    因为人心是有度的,即便是帝国军中精锐,在战损比到达三分之一,没有督战队的情况下,一样会绝望到逃跑,这也是当年吉格几乎把赫仑按趴在地上的原因。

    那是个杀人不眨眼,意志凌驾于鬼神之上的大神官,如果对方战损能超过三分之一挺立,那么就削到只剩二分之一即可,军队说到底也是由个人为单位组成的,人心崩了,那么就什么都没了。

    现在,这些公爵府护卫看着近在咫尺的罗赫,也维持不住心灵的防线,公爵府的私兵多数养在封地当中,家族留有的护卫兵力,不得超过五十人这个数字,治安由帝国警备统管,再上面还有狂龙骑士团镇压。

    来公爵府本质上是荣养和休息,几时遇见过罗赫这种敢直接打正门,战斗力还过硬的愣头青。

    一个照面,便是两死一伤,剩余四十七人,明明不过是小小受挫,但愣是没有哪怕一个人敢勇于上前和罗赫交手。

    犹豫的时间越长,他们心里的杂念就越多,手中的剑好像栓上了沉重的砝码,难以向着罗赫挥出,近身战斗着实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

    “放箭!封锁他的前进,削减他的体力。”

    合理的命令。

    既然无法肉搏,那就拉开距离攻击好了,一排十把分列两排,恍如蜂针的弩箭口对准了面前没有任何隐蔽处的罗赫。

    咻!

    罗赫在看见弩口朝向自己的那一刻,身躯突然爆发挪移,将大盾一顶,整个身体灵巧的缩在其后,在地面青石板上犁出一条深沟,扛着弩箭迅速的缩短距离。

    他之所以重甲持盾,防的就是远距离的密集打击。

    当年格林公爵府的开国亲卫,早就死完了,现在这一批由希尔顿着手培养的,不曾经历过真正的血战,多数是打顺风仗的人,遇到逆风便会丧失勇气。

    咚,盾牌自罗赫手臂的操控下猛击而出,震散了正前方的箭矢,顺势将其抛飞,犹如一扇门板向着前方盖压而来,逼得那些做好突刺架势,准备在箭矢下寻找罗赫破绽的护卫剑士,不得不退避三舍,给了罗赫腾挪的空间。

    这一退,就注定了胜利与他们再无缘分。

    贴近至弩手前方的剑士阵型中,罗赫甩动连枷,乌黑沉重的铁链将站在攻击距离内的护卫全数卷了进去,毫不留情的将周遭护卫拦腰抽飞近七八米远,各自捂着自己的胸口或者腹部,痛苦的在地上哀嚎着,腾出了一个扇形的区域。

    铁链擦地的火花,索命的铿锵作响,呼啸的铁蟒撕裂着敌人的防线,不断袭击手持弓弩之人的位置,直至将其全部吞入腹中,方才停歇。

    鲜血将台阶染成一片殷红之色。

    罗赫只身站在这些护卫的包围圈中,手中连枷无声的垂落在地,满意的开始休息,像是吃够了猎物的蟒蛇,又像是罗赫已经舞不动过于沉重的它了。

    蓦然的停手,彼此的气机毫无掩饰的交错覆盖,罗赫冷然的扫视着包围自己的敌人,望着他们手中没有放下的武器,以及眼里那满是惊惧的杀意。

    “怎么,为什么不敢上了,不是说要把我切碎了拿去喂狗,只留脑袋做辨认吗。”

    罗赫任凭敌意包围自己,等待着剩余护卫恶意和杀意爆发的那一刻。

    这些人可不是什么老实乖巧的存在,若是罗赫此刻放他们一马而漏出破绽,那么肯定会被毫不犹豫的刺穿斩杀于此。

    这些希尔顿豢养的护卫,本质上和看门狗没有区别,好利且嗜血,必须打到丧胆才能认清什么是獠牙不可触碰的对象。

    “如果你们不来,那我就过去了。”

    这句话打破了剩余护卫心中犹豫的平衡,本就恨恼难消的他们,闻言嘶吼着,凭借一腔自恐惧而生的怒气向罗赫冲了过来。

    眼中尽是血丝和被逼到无处可退的疯狂。

    砍死他!

    仇恨也好,命令也好,被逼无奈也好,罗赫今天都必须死在这里,否则将会是萦绕他们下半生的无尽噩梦,只有罗赫死了,他们才能安睡。

    对于这绝地的反扑,罗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将连枷挂回腰上,罗赫双手握拳笔直的站在原地,在第一柄制式长剑的剑刃映入眼帘时,他动了。

    骤然蹲身弓步跨进,横击而出的长拳,准确无误的轰在了出剑护卫的喉结上,将之直接抵飞了出去。

    在身体受到周遭锋刃锁定的气机中,罗赫探手夺过这名护卫手中长剑,双手持柄横掠而出,后发先制的击打在劈向剑刃的中段上,划过一道完美的月弧,接着反手上撩挑飞一人,再度斜向斩出第三击。

    横斩,血花四溅!

    锵!

    空气中偏斜的十字斩痕,像是猛兽的爪牙一样狰狞恐怖。

    清脆的金属音犹自回荡在耳畔。

    足足有六名同时跪倒在地,胸前轻甲中央部分被斩裂,末端留有白痕,喉间鲜血缓缓溢出的护卫,难以置信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手中那被罗赫斩裂的兵刃,不甘的掉落在地上染上了尘埃。

    十字斩,一击两式,断剑封喉。

    当围攻罗赫的六名护卫在瞬间倒下后,后方原本应该接上的攻击浪潮,似是也被这一击拦腰摧折,崩散成点点的水花。

    缓缓拉起身躯,做了个剑术收势的架子,罗赫望了一眼手中的雪亮长剑,将其掷于被击碎了喉结的护卫身侧的地上,拿起之前被抛在地上的大盾,示意那个被吓呆的女仆过来带路。

    所有还活着的护卫,见到罗赫掷剑的动作,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纷纷扔掉了手中的长剑,眼神中透出隐藏不住的恐惧,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罗赫看也未看剩下的人,径自领着女仆穿过了公爵府的防御阵线。

    这些护卫,已经不再是罗赫的敌人了。

    他以连枷将弩手清理干净,将这些护卫的胜利凭借打掉,随后以剑术击碎了他们的胆量,愤怒,以及杀意。

    当看门狗变成丧家之犬,獠牙和勇气都被罗赫摧折之时,便是连吠叫都是一件难事。

    既如此,罗赫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杀下去了。

    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