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三十四章:无声的变化
    喧哗的惨叫声,兵器打铁的战斗声,带着迥异于鸟语花香的气息,传入了公爵府主宅之中。

    示警集合的哨音,是多少年没有出现在公爵府内了。

    这一刻,无论是在进行找猫游戏的少女们,书房里的希尔顿,等着看罗赫笑话的莉莲,尽数变了脸色,各自寻找安全地方躲藏,希尔顿更是安排手下去通知狂龙骑士团,而并非巡逻的警备部队。

    这一刻他哪还顾得上什么算计艾米丽,满心震惊,以为哪个大贵族发疯了,如果是内部突发政变的话,这种情况帝国的警备部队肯定已经勾结瘫痪,必须要柯纳德的军队来收场。

    开国皇帝赫仑有过规定,贵族家宅中可以拥有刀剑乃至于铠甲,但严禁储藏强弓硬弩,更不得拥有危险的炼金炸药,违者立斩。

    一般而言,帷塔伦内的贵族,最多不过是训练一队轻甲剑士,用来包围家宅的平安,而不是花费重金去打造强弓硬弩。

    那样第一是划不来,供养要很大一笔费用,第二是因为会给人一种你图谋不轨的感觉。

    嗯...所以养了弩手的希尔顿,按律来说脑袋已经悬在裤腰上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在拆掉所有弩手的情况下,一身重甲坚盾的罗赫在府内,是绝对的横行无忌。

    第一批冲上来包围他的护卫,可能至死都不解为什么罗赫的作战风格会那么娴熟硬朗,没有入门的剑士在全副武装的战士面前,只有白给二字可以形容。

    重甲在不入流的剑士面前,等于拥有霸体和换伤的权力,是绝对的碾压。

    即便最后罗赫不以剑术压倒护卫的胆量,就这么一直打下去,他也不会受伤,坚盾连枷的战斗方式对于脆弱的长剑轻甲而言,实在是太过于克制了。

    至于这一身战士的技巧,罗赫是从书库里学来的。

    书中所有的技巧和动作,罗赫只需要在脑海中过一遍,就能学到十之七八,战士的杀人技巧,并不是剑术那种复杂的事物,讲究的只有两点。

    第一:心要狠。

    第二:手要稳。

    这两点罗赫都能做到,再加上研习剑术时,他有注意思考与身体的同步协调,拥有鬼手的身体素质亦无可挑剔,自然能够直接将书上的那些经验技巧,以一种似易实难的方式再现了出来。

    等到他日后对于剑术熟稔再度提升,锤炼完身体绝大部分肌肉,开发五感之后,只要是人类能够施展的体技,他扫一眼便能完美复制过来。

    沉默的前行,府中没有人敢与罗赫开口搭话,要么面露恐惧,要么就干脆的躲了起来,罗赫身上重甲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渍,这让他愈发的远离人群。

    许许多多的想法,许许多多的心灵。

    这些无形无相的事物,在人们恐惧未曾察觉时,从心灵的情绪海洋中漂浮升起,自体外发散形成了名为‘恐惧’的信息素。

    怪物,不要靠近,远离他。

    恐慌的念头如洪流一般,在公爵府内部的走廊到处横冲直撞。

    宅邸往往是圈禁人心和灵魂,会产生闹鬼异变的地方,原因就在于其内部结构锁闭,不与外界联通。

    这些念头将道路当做血管奔行,其中一部分像是受到了什么特别的吸引,透过半闭的房门,渗入艾米丽被魂丝锁拿的灵魂之中,让她感知到了一种源于负面的变化。

    负能量的念头肆无忌惮的冲入艾米丽的精神世界中,像是失措的强盗,在百忙中见到了珠宝的光辉,它们被幽魂之丝那源自怨念,经过筛选过滤的灵魂材质吸引而来。

    对于这些不纯净的念头来讲,艾米丽的灵魂是不加防御敞开,任由他们进出的,因为幽魂之丝将她的肉身与灵魂分割,导致精神无法稳固表里。

    因恐惧而饥饿,因饥饿而暴食,越是在恐惧时,人类就越是要依靠和寄托些什么,这些出自人心的微薄念头也是一样。

    滋啦滋啦的融化声,恐惧念头不分起源的组合在一起,朝着束缚住艾米丽灵魂的魂丝扑食而上,疯狂的冲击吞噬着魂丝的灵质,同时被触及的魂丝灼烧软化,直至被煅为灰烬,进入了对耗的状态。

    虽说幽魂之丝隔开了艾米丽身体和灵魂的链接,但也抗拒着一切其余外来入侵之物,这些念头对它而言,可谓是不值一提。

    念头和灵魂的强度,是完全不成正比的,若是要比喻就好似鸡蛋与钢铁的差距,故而对艾米丽而言,用以禁锢她,挣扎时烧痛难忍的魂丝困锁,对这些念头来说,就是足以灰飞烟灭的陷阱。

    即使如此,这些念头也不停的冲击着魂丝的阻碍,甚至吸引了更多的念头来此,起源则是此刻正在主宅漫步,已经走到了二夫人莉莲卧房外的罗赫。

    他无意识的在散播恐惧的种子,在自身无法看见的面目上,卡赞的暴戾之气早已盈满,这是鬼气在侵蚀罗赫的表象和气质,是杀戮过后的祭礼,增强着罗赫的体魄。

    “就是这里,少爷,我,我能离开了吗。”

    浑身颤抖,几乎是半软着膝盖,凭借求生的意志力,带罗赫走到这里的女仆,面容中带着隐隐崩溃的情绪,如果罗赫说句不的话,可能这位女仆那根紧绷的弦就会彻底断掉,陷入无望的疯狂。

    “可以,不过你还要替我干一件事,去准备一个能装人的大箱子,棺材也成,在里面铺好被褥之类的东西,放到一楼大厅,做完之后你就自由了。”

    干脆利落的打发走了女仆,罗赫对于欺负普通人没什么兴趣,虽然鬼手兴奋的厉害,通过血液不停地将咒力还有杀意,向着罗赫的心中灌输,但说到底握剑的还是他。

    手无寸铁,心中没有敌意的普通人,杀之无益。

    推开面前的门扉,罗赫进入了这个宽敞到可以打室内篮球的卧房中,入目的是一个颤颤巍巍的女仆领班,瑰丽的大床,拥有水银镜的化妆台,联排的衣柜以及华美的装潢,还有各式珠宝首饰。

    “莉莲·希斯呢。”

    罗赫走到瑰丽的大床旁边,一腿将之踢转到足有一百二十度的钝角,确认了一下床底下没有暗道,随后转过身来,审视着这个跟随莉莲的女仆领班。

    “夫...夫人说让我在这里,等您,然后解释,解释...”

    说话结结巴巴的女仆领班,一句话还没说完,膝盖就先跪倒在了下方的羊绒地毯上,略显哆嗦,却又强撑着想要说些什么。

    她在公爵府工作也差不多快有二十年了,各色贵族都有见过。

    但像罗赫这种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而且偏偏护卫还拦不住的人,当真是前所未见。

    莉莲也是从窗户看到下方情况,二话不说就跑到了公爵的书房中,把女仆领班一个人留在这里吸引火力。

    这时候不逃,下一秒迎接莉莲的,绝对是罗赫无情的一击。

    没有试图以身份恐吓,亦或者和罗赫讲道理,在横下一条心提刀上门的罗赫面前,莉莲带着腹中那个不该有的孽子一起,很果断的去投奔希尔顿。

    这个时候的格林宅邸,只有希尔顿的书房才是安全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