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三十五章:天眷的贞洁
    想起之前莉莲吩咐她干的事,女仆领班的牙齿就在疯狂打颤,眼泪咕噜噜的流了下来,这种情况怎么看都会死,唯一的生机,竟然就是按照莉莲临走时害怕中带着愤怒交代的,告诉罗赫经过美化的原委。

    “我不吃人,不用哭给我看,你们干的什么事,我心里大致也能明白一些。”

    罗赫活动了一下脖子,沉吟了两秒道:“说吧,你们是不是让艾米丽给希尔顿那个混账破身了,然后给我背锅,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指一下莉莲逃跑的方向,我保证杀了她和希尔顿之后,让他俩一起下去陪你。”

    下去陪你。

    罗赫以平淡无奇的语调,陈述出对于她最为残酷的事实,唬的女仆领班身体一软,整个人竟是半趴在了地上。准备好的话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拼了命的不断摇头,生怕下一刻自己的脑袋直接搬家。

    “哦,那是怎么样,是我猜错了,找的是其他的贵族小姐,还是说你想表达的是,希尔顿没有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他可是很好色来着。”

    罗赫这次全副武装来到主宅,一方面是顺应执念的呼唤,想要帮助艾米丽一把,把对方从这里救出去,另一方面,是对于莉莲真的动了杀心。

    他本来想再等等大势的推移,顺理成章的解决这个女人,孰料对方竟然主动招惹自己。

    既如此,罗赫唯有以杀开路,用刀来斩落对方满是妄念的脑袋,用血来洗清这内宅秽乱的阴谋。

    与芙蕾谈过的罗赫,对于莉莲不存在任何的宽容,杀她,与杀一只鸡没有任何区别,正好给猴看,免得希尔顿真以为罗赫是什么好好先生,不敢反抗的任他拿捏,竟然当着他的面,要把艾米丽栽到他脑袋上。

    这让罗赫明白了,为什么地球前身的世界中会说,现实比话本还要离奇。

    希尔顿的急功近利,让他失去了灵敏的视觉和嗅觉,变得与看到骨头的狗毫无二致,一点都没想到这件事若是被捅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没,艾米丽..艾米丽小姐此刻正在客房,夫人交代若是少爷您问起,就让我带您过去。”女仆恭敬的跪拜在地上,额头贴着带有暖意的毯子,一动都不敢动。

    莉莲的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情就此揭过,艾米丽给罗赫,以这个结局收场息事宁人。

    但闹到这一步,罗赫早就没有了后退的余地,不存在息事宁人一说,他想杀莉莲,莉莲也想杀他,这是撕破最后的脸面,所带来的必然结局。

    他今天杀不掉莉莲,就注定要被莉莲身后的力量反噬。

    小觑蛇蝎之心的妇人而最后倒下的强人可不要太多,罗赫还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有只鬼手,就可以在德洛斯横着走了。

    但,莉莲落跑是既定事实,罗赫此时就算是想杀,也找不到对方的人。

    就他猜测,这个女人很可能直接跑到希尔顿的书房里去了,那里可不是罗赫能够擅闯的地方。

    并未是畏惧于希尔顿的威权,而是这一座古老的公爵府,不可能没有足以杀掉罗赫的机关,便是希尔顿胸前的钻石胸针里,都藏有一道魔法护身,更不要提作为重中之重的书房。

    这个古老的宅邸没有贴身搏斗的护卫高手,脱离暗道,乃至于与敌同归的机关,那也未免太小瞧这些贵族了。

    当莉莲跑掉的时候,就注定了罗赫杀意落空的结局,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聪明,知道哪里安全,也知道放出饵来分散罗赫的杀心。

    “前面带路。”

    思索并认清了目前的情况,罗赫终究是放弃了追杀莉莲的打算。

    有关于对方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但终归艾米丽还是要救的,不然他直接掀桌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要知道,无论希尔顿有没有动艾米丽,锅都只能是罗赫的。

    但理论上背锅的同时,就这件事情而言,罗赫也有着不小的好处。

    第一,他可以把艾米丽的名节握在手里。

    只要罗赫心思阴暗一点,艾米丽就不要想嫁给别人,甚至在赫伊德登基后,他可以霸道的占有这位少女,这可是帝国未来最顶级的贵女,无论从容貌还是才情性格,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家门显赫,刨除感情论,艾米丽是个绝佳的婚姻对象。

    第二,柯纳德的位置一定会摇晃,在这个节骨眼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好像给鲨鱼池子里扔下一块带有血丝的骨头,连肉都不需要,那些闻见血味的鲨鱼自然就会找柯纳德的问题。

    帝国中央的防御减弱,赫伊德以及艾丽丝的行动会更加方便。

    罗赫隐约记得,游戏故事中的赫伊德,是逼自己父亲,海因里希二世让位的,这是只有罗赫自己知道的利益关联,如果他可以促成这件事,也许就走上了记忆的正轨,安全性能提高很多,披上了历史的光环。

    第三,他可以从希尔顿手里得到补偿。

    虽然无足轻重,但可以让罗赫的可行动范围更加宽泛,与其狼狈为奸一段时间,可以让罗赫少掉很多没必要的麻烦和压力,继续隐忍增加自己的实力。

    只要罗赫选择放任,吞了艾米丽这个少女,与希尔顿合作将之吃干抹净,家族利益,个人利益他都可以丰收,甚至有极小几率柯纳德会直接把艾米丽嫁过来,好处更是无穷,相反动了手,紧随而来的除了麻烦就是麻烦。

    但,罗赫不想这样,哪怕没有执念的作梗,他也不会选择将一个少女当成货物。

    若是喜欢女孩,那就自己去努力争取,而不是等待赫伊德登基,亦或者任凭希尔顿祸害少女。

    若是想要利益,就靠着手中剑去夺,出卖女人算什么本事。

    赫伊德这位未来皇帝那边的功勋的好感度,罗赫也有其他的方法去刷,他不怕麻烦。

    若是害怕失败将自己拖向地狱,那就要增加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吃出卖他人的红利。

    罗赫问那两个贵族少女有关于幸福的话题,就是将人那不可量化,甚至是毫无价值的感情放上了天平,与实际的利益做比较,且最后毫不犹豫的遵从了自己的意志。

    不只是执念的,还有他自己的,诞生不过一个多月的罗赫,有着属于自己的标杆和底线。

    抛开所有的外在因素,无论答案是否有利于自己,都一定是最纯粹的答案。

    这是个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活在这样的世界中,心中追求的就绝不该是什么蝇营狗苟。

    如果有什么想要去做的,那就去做好了。

    所以,他才会动手。

    在女仆的带领下,罗赫来到艾米丽所在的房门外,略做打量,随后一拳粉碎了半掩的门扉,爆冲散开的实木,撞在房内的各个角落,触发着可能存在的陷阱,走进屋内来到了艾米丽的身边,看到了这位或许会成为他‘黑锅’的少女。

    只见艾米丽的双目闭合,眉关紧锁,汗水打湿的淡棕色发丝随意的披散在床上,包裹着美好身躯的衣物也是褶皱颇多,散乱的不成样子。

    不过嘛...

    罗赫伸手掀起了她的裙子,打量着艾米丽双腿的间隔,确认了没有青紫和殷红,洁白的小内裤安静的包裹着少女隐秘的花园,笑了下道:“运气倒是真不错,无论是故事里外,都有着天眷的贞洁吗。”

    若是没有昏迷,手握一把银妆刀,或许就更为应景了吧,像是记忆中的故事一样。

    罗赫饶有兴趣的观察着,想象游戏剧情中的故事,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反正艾米丽这个少女是个老倒霉蛋了,也不差他欺负这一下。

    位于他左侧的女仆,则是大气不敢多喘一口,猜不透罗赫的心思,生怕这位少爷突然翻脸杀人。

    “她为什么会昏迷过去,药吗?”

    拍了拍艾米丽的脸,又唤了两声,罗赫发现少女不是简单的睡过去,而是更为深沉的昏迷,这样可不方便携带,哪怕他预先有想到艾米丽行动不能的情况,让那个女仆去准备了对应的解决方案。

    女仆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当时看见的场景,低声道:“我只看见了夫人用她的戒指,在克鲁格小姐的面前晃了一下,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戒指,寄存了某种魔法的道具吗,罗赫通过自己鬼手的气息,能清晰察觉到艾米丽的头部有一股负能量盘桓着,但又与鬼手之中寄宿的力量不同。

    他对于魔法之道,可谓是十窍通了九窍,唯有一窍不通。

    罢了,先把她带出去再说。

    罗赫将艾米丽拦腰抱起扛在肩膀上,迈步起身,突然回头看着女仆道:“我觉得,做人要有一份矜持,你这个年龄,应该也是有了儿女的人,做出这种事情,不觉得会让家人羞愧吗。”

    女仆喃喃无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罗赫的话,只能咬住自己的下唇。

    没指望能收到回答的罗赫,并未再多说些什么,他横身一撞粉碎了窗户和周遭的墙壁,带着艾米丽直接从三楼一跃而下。

    他没有家人,没有自己的过去,所以才不能理解,这些有着属于自身过去,有着家人亲情的人,会去出卖掉那份自我的尊严。

    在他走后,女仆也是松了口气,软软的跪倒在地,喃喃自语道:“有的选,谁又会干这种事呢,可是往往没有选择的余地啊。”

    活着,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在这个上位者一言可决人生死,尚且是封建帝制的德洛斯帝国,人能担负起自己和家人,已是做到了极限。

    又有几人,还会有余力去爱别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