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三十八章:没想到吧,洛巴赫,这就是我的逃跑路线!
    鬼手抓住艾米丽所在的箱子,向前高抛而起,罗赫无声的咧了咧嘴,突然脚下一踩,粉碎了马鞍链接的车辕,身躯跃至失衡马车的顶端,随后二段借力来到空中,朝着前方的兜帽骑士俯冲而下。

    两匹马在失去了罗赫控制后,感知到兜帽骑士的杀气,猛烈的嘶鸣着,随后向着两侧逃跑散开,带着惯性前冲的马车那车辕上的镶金撞角,与地面的青石擦出激烈的火花,像是只怪兽一样朝着兜帽骑士碾了过去。

    在战斗开始的最后一刹那,双方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罗赫·格林。”

    “洛巴赫·尤因。”

    脚步扎马分开,随后踏前冲刺的兜帽骑士,身躯以比前方马车更暴烈三分的突刺速度前冲,手掌握住了背后的巨剑,罗赫以俯瞰的视角,清晰的看见了洛巴赫拔剑的动作,然后眼中对方的身影蓦然一幻。

    疾影斩!

    一道光芒闪过,洛巴赫身影已经来到马车的后方,同时与她错肩而过的马车,发出难听的吱呀声,破碎的金属与木片零碎的撒了一地,原先那装潢华丽的马车,在洛巴赫手中巨剑的横斩下,上下分为两段,轰然坠地。

    但这并不是完结,而是开始。

    浮空击!

    洛巴赫右腿重踏,巨剑自下而上扬起,身躯弹起朝着半空中的罗赫悍然斩去,丝毫不因自己身处下方而忧虑,攻击悍然霸道。

    罗赫鬼手托住从半空中坠落的艾米丽之箱,左手握住身后的黑铁巨剑,身躯前倾盖压而下,无惧于洛巴赫一击拦车的巨剑之威。

    他练就三段斩,已推开那扇大门一丝缝隙的身体,无意识的调整肌群发力,眼神凛冽的挥出手中巨剑,自上而下轰向洛巴赫的头顶。

    崩山击!

    咚——!!!

    沉闷的金属碰撞声,于半空绽开一圈冲击波,惊得不远处警备部队的马匹嘶鸣,纷纷止住马蹄不肯再前进一步,地面上被马车裂开的石子和尘土,被这一击高高吹散,然而半空中罗赫与洛巴赫,却是没有能分出一个高下。

    又是铛的一声,两柄巨剑锋刃错开,罗赫举着箱子与洛巴赫同时落地,活动了一下有些气血不畅的左手,知道自己在刚刚的较量中,其实略微落了下风。

    “力量倒是不赖,有些嚣张的资本,但这不是你可以不尊重弗纳尔殿下的理由。”

    洛巴赫吐出一口浊气,原本披着的兜帽被交击时的劲风吹开,露出一张充满英气,眉峰纤细中不失杀意的女性面庞,若论五官精致,无论是艾米丽还是芙蕾都远胜洛巴赫,但是罗赫只看实力。

    洛巴赫的实力...很强。

    “弗纳尔?哦,你就是当时在他身边,那个藏在盔甲里的人吗。”罗赫大略一想,便记起了洛巴赫。

    当时他察觉到弗纳尔,多是因为洛巴赫身上散发出的气机,只是当时的罗赫并没有想到,里面会是洛巴赫,这位女鬼剑士里的职业导师。

    也是此刻站在他面前,完成了统合自身精神体魄,迈入剑士大门的转职强者。

    “不用尊称,真是无礼到了极点!”一言不合,洛巴赫拉开架势,身影瞬息弹射而出,沉重锋锐的巨剑在她的双手中,被轻松自如的驾驭着,朝罗赫的颈部斩去,英武有力的身姿,简直像炮弹一般,兼具力量与速度,破坏性更是无需多言。

    “忠犬吗,哈哈哈。”将鬼手托举的艾米粒之箱放在身后,罗赫依然左手持剑直对而上,巨剑自前方将空气掠开,信手垂于身侧,以拖刀之势后发先至,骤然加速上挑迎向洛巴赫的劈砍。

    暴风再度从剑刃交击的缝隙撕裂爆发而出,将试图靠近战斗场地的警备部队直接吹飞了出去,纯粹的肉身力量所释放的效果,完全超越了这些普通人的想象。

    “这,这还是人吗。”

    警备部队之前那个喊罗赫停车的士兵,呆呆的凝视着眼前那相互角力,分开复又交击在一起,斩的火星四溅,声音震耳欲聋的两柄巨剑,努力的咽下了一口吐沫润润嗓子。

    快,太快了,那估计需要两人合抱,说不定才能勉强抬起的巨剑,在罗赫与洛巴赫的手中,好似挥舞长剑一样的轻松,周遭的青石地面被踩出一个个深邃的脚印,像是在诉说着早已不堪重负的事实。

    “当然是人,只不过是比我们要强罢了,你不用气馁,毕竟就算是帝国军士中,能拥有这样力量的家伙,也是屈指可数。”老兵悠然的点了一支烟,用手挡住劲风,半眯起眼睛忍受着那刺耳的金属音,咧了咧嘴道:“毕竟获得鬼手的人,会完全开发出自身潜力,那种令人血脉贲张的力量,足以和突破第一极限的人相比了,不过若是控制不好,命可是很短的。”

    第一极限,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汇,新兵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看着老兵那脸上就差没写着我故事很多,你快点来问我的表情,嫌弃的撇了撇嘴,自己也摸出一根烟,冷静了一下道:“别想骗我的烟,酒也没门。”

    套路失败,老兵有点不爽的看着这个新人,渐渐回忆起当年在军队中,那些被锁链层层捆绑的鬼手实验体,苦笑了一声道:“离远点吧,很容易误伤的,这种事情不适合我们处理,也处理不了,那两个人可还没有用全力。”

    场中洛巴赫脚下一顿,重心前压几乎将脸贴在剑上,她看着罗赫那略微颤抖的左手,冷笑道:“不用鬼手,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言罢手腕半松,借助罗赫力量的助推,以巨剑为轴跃至半空,突然落在了罗赫的身后,剑柄拦腰一撞,沉重锋锐的巨剑立时斩来,要将罗赫毙命于此。

    回旋反击!

    猝不及防的獠牙,将罗赫眨眼逼入绝境,难以想象这是手握巨剑的人,所能斩出来的速度。

    部分重甲被巨剑撕裂,罗赫腰部一沉,手中巨剑变向格住洛巴赫的剑锋,反问道:“那你呢,为什么不用你隐藏在衣服里的那只左手,难不成你是独臂人?”

    被罗赫提到左手,洛巴赫眉峰一挑,眼神杀意更重了三分,意外的道:“你居然还有闲心观察我。”腾起一腿踢在罗赫的腰部,与之相对的罗赫一肘反爆而出,抵在洛巴赫的腹部将之弹飞。

    当啷。

    重甲腰部的碎片坠在地面上,连带些许渗出的殷红血液,为战场增添了一抹更为躁动的气息,鬼神的咒力像是受到了刺激,在罗赫的体内狂暴奔流了起来,咆哮着想要将敌人撕成粉碎。

    “重甲限制了你的动作,降低了你的感知,刚刚觉醒鬼手不久的你,带着那身负重和我战斗,体力还够用吗。”洛巴赫点评着罗赫的动作,刚刚她那一记回旋反击,如果不是体力消耗的原因,罗赫是有机会躲过去的,负重的他,战斗每一个标准的发力动作,所消耗的能量都大概是百米冲刺跑的两倍有余。

    两人至少拆了十五招,加上罗赫之前消耗的体力,并不是一个可以被无视的小数字。

    “怎么说的一招得手,就和你赢了一样,不要逗我发笑啊。”罗赫调整了一下呼吸,心里不得不承认洛巴赫说的很对,他确实体力也消耗了不少,反应力也有所下降。

    剑士在没有臻至某个极限之前,最怕的是远程集群打击,哪怕阿拉德大陆和天界不同,用的不是枪械子弹,而是弓箭强弩,但万一真的遇到了,也够罗赫喝一壶的。

    这就是,战斗中情况的不平等,他可不能像洛巴赫一样轻装上阵,因为他的敌人不是只有洛巴赫一个人。

    洛巴赫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手掌按在巨剑上,衣袍下的左手若隐若现,带给罗赫一种危险的感觉。

    同类,不,应该说是卡赞意志之间的互相吸引吗。

    这个女人,也有着鬼手。不过这也很正常,偌大一个德洛斯帝国,鬼手拥有者本就不该罕见,出现的少只能证明,一方面是卡赞感染者不受欢迎,另一方面...只有够强的鬼手拥有者,才能够在这帷塔伦站稳脚跟。

    弱者,要么去北边服役,要么去实验室里待着。

    被洛巴赫全神贯注的视线盯着的罗赫,将背部的坚盾往地上一扔,见罗赫丢掉装备,洛巴赫眼神带着些许轻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看来你明白了。”

    带着装备的罗赫,是不敌自己的,越是长时间战斗,那些装备重量就会数以倍计的将罗赫拖入体力的泥潭。

    明白?是明白了啊。

    罗赫踩着脚下的盾牌,拄着巨剑,用鬼手对洛巴赫晃了晃道:“我明白了,可是你明白吗?”

    洛巴赫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见罗赫脚下一踏作为助推,盾牌那凸出的曲面便擦着火星,直接载着罗赫爆冲而出,炸裂开来的碎石中,罗赫打碎了艾米丽所待的箱子,一把抱起箱内的少女,朝着第三大道的深处快速划去。

    举目皆敌的情况下,不跑的人不是真正以一当千的猛者,就是没有脑子的二哈,罗赫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他很懂在这样的情况下该选择什么。

    被洛巴赫缠住乃是下下之策,好在自己还有‘载具’可堪一用。

    “休想跑!”

    在罗赫飞盾逃跑的瞬间,洛巴赫的巨剑便已同时挥出,身影破风而来跨入了罗赫的剑圈之内,锋刃紧随着被罗赫抱在怀中的艾米丽,那摇曳的连衣裙摆斩下,想要将罗赫的两条腿永远的留在这里。

    “不送了。”

    手中巨剑再度一撑一划,罗赫反身起腿踢在洛巴赫斩来的剑脊上,强悍的反作用力,让盾牌犹如小石子打水漂般,被助推飞出一长段距离,溅跃弹跳的脱离了洛巴赫的追击,将这个锲而不舍,已经冲刺加速开始追击的女剑士甩在了身后。

    逃跑,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