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四十章:魔剑降临(下)
    鬼手将艾米丽架在腋下,隔着冰冷的重甲,罗赫脚下旋身一错,以背部的巨剑撞开这要命的一枪,无视周遭亲兵想要动手的气机,跨出两步缩短了自己与海恩的距离。

    如果说海恩像是一只暴怒的暴熊,罗赫就是一只饥饿难耐,假寐苏醒的猛虎,甫一交手,罗赫那一路杀过来,经过与洛巴赫战斗磨砺,愈发注重实效精简的动作,便占据了生杀主动权。

    无畏,悍然,而且易怒,这就是海恩对于罗赫的印象。

    迈步前进的姿态比利爪还要令人受迫,漆黑的巨剑像是猛虎的獠牙,死亡在刹那间直接抵到了海恩的大脑中枢,让他理解了如果不做些什么,这场战斗就会直接结束的事实。

    海恩脚下急停,改弓为马手中枪杆拦圈,腰部一拧朝着罗赫的脑袋抡去,以武器的距离优势进行大面积的横扫,意在迫退罗赫,如果罗赫不退那么这一击就会直接隔着头盔,命中罗赫的脑袋,海恩被惊出本能和杀心凛然的一击,下场最好的也是个重度脑震荡。

    罗赫头盔底下似乎是嗤笑了一声,简短的音调被风荡去,他没有拔出巨剑的意思,空闲的左手一扬,如弯月一般斩出清冷犀利的弧度,以手代剑,自下而上挑飞了海恩朝着他抡过来的长枪。

    旋即又跨出一步,切到了海恩的面前,曲肘蓄力,一记连突刺之势的直拳命中了海恩的胸膛。

    沉重冰冷的拳头,打的海恩胸口剧痛难当,不受控制的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毅力让他依旧紧握长枪想要反击,却不料罗赫突然将怀中的艾米丽掷到了他的怀中,电光火石的反身发力,犹如风一般呼啸来回,躲开了那些亲兵自身后袭来的武器,回到了原地。

    他是来还人的,待会还要跑路,没心思缠斗,不然好不容易恢复一点体力,结果又全消耗光了,他待会拿什么去怼洛巴赫。

    只是看来今日是见不到柯纳德了,不只是因为对方的态度,更因为罗赫自身没有时间,他休息了足有十五分钟,要说洛巴赫没有追上来罗赫是不信的,只是对方不好在柯纳德的家门前与罗赫大打出手罢了。

    但也就这样了,洛巴赫可不会无限制的等待下去。

    罗赫感知着剩余的体力,还够一场战斗的储备,既然艾米丽已经送到家了,他也就没什么顾及了,放开了与洛巴赫拼上一场,打赢了再跑就是。

    没必要思考跑不掉的后果,因为那再明显不过。

    “喂!你叫什么名字!”

    海恩抱着艾米丽看着罗赫的背影,似乎觉得当中貌似可能有什么误会,只是他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徒劳的喊了罗赫一声,想要问问姓名。

    罗赫没有回应他,只是朝着第三大道拐弯后的更远处走去,人已经送到了,接下来他该面对的,是因肆意妄为而招致的风雨。

    不妥协,一路走到黑,虽然累,但是真的痛快非常,也有着不少的收获。

    这么战了一路,罗赫觉得很多储备的知识都被自己消化掉了,挥剑更加随心所欲,像是被精炼了一番。

    远离了柯纳德的府邸,在帷塔伦内护城河的旁边,一道熟悉的身影挡在了罗赫的前方,虽然只是两面之缘,但罗赫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却比抱了一路的艾米丽来的还要深刻,堪称是有生以来记忆最深的人。

    一个敌人。

    “洛巴赫·尤因...是吧。”

    这会没有警备部队继续追了,取而代之的是洛巴赫身边,出现了身着黄金甲胄,一字排开的精锐战士,那身黄金皮在阳光下耀的罗赫有点想笑,还真是豪华啊。

    他对于这支队伍有印象,因为这就是把发狂的阿拉德前身按趴下的队伍,甲胄坚硬无比,而且有着一定的魔免属性,身上配有专用的禁魔锁链,防御的小盾,切肉的太刀,剧毒的匕首,以及人手一把的帝国劲弩。

    团队作战的话,这支队伍和帝国士兵的损伤比,大概可以拉到一比十的程度,这是罗赫目测出来的数据,很是强悍,也不知道弗纳尔怎么练出来的。

    “罗赫·格林,你没有机会可以继续跑了,投降和我们走,或者干脆利落的死在这里。”

    洛巴赫没有多说,从众人身前迈步而出,与罗赫正面对峙,望着这个一身都笼罩在重甲当中,实力之出类拔萃,超乎了所有人意料的少年。

    十八岁,这样的才华,当真是让洛巴赫有些自叹不如,战斗时的机敏和决心,纯粹而狂放的野性,以及足以压制野性,判断局势,找出应对危机手段的理智,最重要的是,罗赫是个能舍得下脸皮的人。

    这样的少年若是成长起来,帝国一定会有一个了不起的剑士吧。

    夜宴之上,外带追击战时对于罗赫积蓄的怒意和杀气,最终化为了此刻淡淡的惋惜和更为坚定地杀意,洛巴赫想要试试让罗赫投降,也许还有机会活下来,但若是不行,那么罗赫就必须死在这里。

    “投降?”

    罗赫疑问的看向洛巴赫,似乎是觉得对方不该说出这么弱智的话。

    情况都到了这一步,罗赫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在那群贵族眼里死掉了,被抓到是死,反抗到底也是死,死了的罗赫才是好罗赫,能量的发酵程度犹胜于他活着的时候,没准希尔顿还会飙一飚演技,为他流上几滴鳄鱼的眼泪。

    哀兵必胜嘛,何况是公爵跑去哭坟。

    日常在心中损了一通希尔顿的罗赫,无视了洛巴赫的招降。

    在他看来洛巴赫要做的,应该是干脆利落的砍过来,而不是说这些无意义的话。

    手掌握在身后巨剑的剑柄上,罗赫摘掉了头盔,遗传自祖先英武的容貌上镶嵌的,是一对愈发漠然的眼睛。

    他可自己不是那种为了生存,能软下膝盖的人。

    对罗赫而言,怕死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有怕死才会有着异常强烈的求生欲。

    可以的话,他也想要活下去,因为他还想再次见到自己那个呆萌的小侍女,以及这个美好的世界,想要多看看不同的风景,想要将自己投入历史之中,想要变得更强。

    但前提是,他的生命是他自己挣扎来的。

    “你该不会追了我一路,此刻告诉我,你居然动了妇人之仁吧,洛巴赫。”

    一向左手握着的巨剑,这次终于交换到了鬼手之中,面对几乎必输的局面,罗赫心中毫无动摇,因为现在就他自己一个人。

    米兰达在赫伊德那里,艾米丽这个包袱也成功卸下,现在的罗赫只需要闯过最后一关便可以脱离帝都,可这也是最难的一点。

    因为,洛巴赫,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强敌始终挡在他的面前。

    手握太阳纹路的巨剑,就像是关底的最终boss一样,若是不打败她,罗赫就无法开启新的篇章。

    故而罗赫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胜过这个未来的女鬼剑士导师。

    用剑术,胜过她。

    见罗赫拔剑,黄金甲胄的战士们有纪律的拉开阵型,一队强弩,一队小盾太刀,外带四人手持锁链,却被洛巴赫止住了身形。

    罗赫可不是什么围杀就能轻松拿下的对手,而且困兽犹斗,这个时候所需要的不是利用多人围剿,那会平白多添进去很多人的性命。

    此时此刻,应该是洛巴赫承担起责任,以及剑士的骄傲,用剑为这场追逐战划上句号。

    “终于用鬼手了吗。”

    洛巴赫将自身的袍服一扬,露出一身简约精炼的轻甲,两只手臂毫无防护,其中左手带着不祥的紫红之色,肘部上方有与罗赫如出一辙的抑制器,正是寄宿了卡赞意志的鬼手。

    略有不同的是,洛巴赫的鬼手,鬼气比罗赫要淡的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罗赫能感知到,却无法理解的能量。

    双方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沉默的对视,不只是罗赫,洛巴赫的体力消耗也不在少数,现如今,这场战斗已经到了要分生死的最终时刻了,作为剑士的二人,都渴望着接下来展开的厮杀。

    尤其是罗赫,他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当他什么都不再去想的时候,再一次的,罗赫踏入了与凯恩战斗时,那种冷静中带着炙热的心境。

    比起许许多多的纷扰,还有罗赫之前那些或许无益,或许心存侥幸,也是失败的计算,这样的战斗,才能让罗赫更直观的感觉他还活着。

    作为自己生命的基准点,罗赫想要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辉,创造更多独属于他的经历。

    不是作为那两个前身的代替品,而是要在剑术上,在更多的领域上,胜过他们的自己。

    在动手前的一刹那,空气静的有些吓人。

    洛巴赫用自己的鬼手抚摸着巨剑的剑身,像是在祈祷一般,锋刃上现出一抹冰霜的幽冷色泽。

    水元素在不断地雀跃,随后冰结化作洛巴赫的力量之一,与鬼手共鸣着。

    此为——

    魔剑降临。

    魔剑,游戏中女鬼剑以转移能量操控元素,以自身所缔造而出的非自然产物,只是在转移试验尚未开始时,这种魔剑为何会出现,还是与卡赞的鬼手相融合,没有出现排异反应。

    这些思绪,在罗赫表层的思绪浮动,随后被涌上的斗志一吞掉。

    只因此刻,多思无益。

    当冰结完成之时,罗赫毫不犹豫的展开身形,巨剑笔直的突刺而出,朝着洛巴赫索命而去。

    战斗,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