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四十一章:破军升龙击
    府邸中,被海恩放回了床上的艾米丽眉心紧蹙,似乎是正在受着什么煎熬。

    闻讯而来的柯纳德,没有搭理一旁嘴角带着血迹的海恩,径直走到艾米丽身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脖颈,翻了一下眼皮,微微松了口气。

    “有人送她回来的?”

    “嗯。”

    “你把人赶跑了?”

    “嗯。”

    “滚。”

    最后一个简单的字眼,柯纳德很直接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怒气,海恩也没说什么,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出了房门,这次柯纳德骂的没毛病,连海恩自己都觉得做错了了,只是如今没有后悔药给他吃,他也不知道罗赫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屋子里,柯纳德搬了张椅子坐在艾米丽身旁,面对这张秀美的容颜,仿佛看见了自己战死的哥哥嘱托自己的场景,眼神之中隐约有怒火燃烧,名义上是侄女,但这实际上就是他的女儿,他捧在手心养大的女儿!

    “回家了就不怕,没人能再欺负你了,舅舅在这里。”

    虽然不清楚艾米丽遭遇了什么,但柯纳德可以想象得出,此刻少女这幅样子,原本应该发展下去的阴谋,艾米丽今天只去了格林家,也就是说,希尔顿·格林那个杂碎,想要动我的女儿。

    那个送艾米丽回来的少年,应该了解有关情况,结果海恩却将其赶跑了,这让柯纳德没有能第一时间把控到情报,还得派人去探查打听,可见这个儿子还需多加磨练,要让他明白说话做事需先过脑子这个道理。

    柯纳德转身也离开了房间,让艾米丽好好静养,依照他的经验来看,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有苏醒,基本可以排除下药的可能,应该是魔法物品搞的鬼,还得找魔法师,亦或者教会的人来看才好。

    房门关闭,躺在床上的艾米丽双手交互叠在腹部,神情痛苦的低声呢喃,犹如梦呓道:“罗赫,快跑。”

    艾米丽自然是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她被魂丝缠绕灵魂,且在被罗赫背负时,对方鬼手的气息与魂丝产生了某种极为微妙的变化。

    她能够察觉到此刻罗赫的状态,正在快速的下降。

    如果罗赫能听到,大抵也不过是好笑的吐槽一句,哪里能跑得掉,他的对手可是强的惊人且智商在线,要是把对手换成米兰达,哪怕打不过,他也早就跑的不见影子了。

    但他的对手不是米兰达,而是洛巴赫。

    她可是在游戏中教导女鬼剑士剑术,及各项战斗技巧的职业导师,也是日后强悍的正义骑士。

    在战斗中把背部露给洛巴赫,那可比死神敲门来的还要刺激,在这个时候任何杂念的滋生,都是危险且不必要的。

    罗赫努力的将仅存的体力挖掘提炼出来,转换为剑术的驱动能源,切实的将自己所学过的剑术,尽数拿出来劈在洛巴赫这块试金石上。

    面对洛巴赫这样的对手,即是不能后退,也是罗赫不想后退,因为他很开心。

    他,从来就没这么尽情的挥舞过自己的剑。

    洛巴赫亦然。

    铛——!

    黑铁巨剑覆上了一层冰霜,在洛巴赫的巨剑下颤鸣不止,剑身隐隐有细微的裂痕滋生,罗赫眯起眼睛,角力的同时心下一凛,这到底是一把训练用剑,而不是用来战斗的武器,支撑到现在,已经是罗赫在透支这柄武器的生命了。

    巨剑如斩轮般旋舞,罗赫一击挥退洛巴赫,知道这接近十五分钟的战斗已经开始接近尾声了。

    洛巴赫一直在不停的挥剑,与罗赫的剑身相撞,降低罗赫手中巨剑的温度,一串串冰爆击打在同一处,即便是厚脊沉重巨剑也难堪重荷,若是换做太刀短剑之类的,更是碰都不能与对手碰一下。

    所以说,剑士讨厌魔法师是有原因的,魔剑士更是能让罗赫感受到什么叫做双倍的快乐。

    冲刺踏前斩,回旋挡住对方的剑锋,反手接上挑,以月光斩拼刀,最后以三段斩拉开距离结束,罗赫与洛巴赫的巨剑相互之间犬牙交错,撕咬争夺着战斗中的每一寸空间和气势。

    但这远远不够,这样的情况下,罗赫找不到一丝胜利的机会。

    剑术,体魄,技巧二者目前还尚未分出高下,可是剑的材质却拉开了一道生死之间的鸿沟。

    不容逾越。

    又是一记疾影斩,洛巴赫身姿拉出炫目的残影,带着冰霜的幽魅撕开了罗赫手中巨剑的防御,逼得他为了不断剑而减少了手中的力量,切入他的空门。

    罗赫马步下腰躲过斜撩一剑,直接原地后滚翻,躲过了紧接而来的劈斩,握着巨剑呈半蹲防守姿态,虽未受伤,却显颓势,没有进攻的余地。

    “我想,你应该也明白差距了。”

    洛巴赫没有趁势追击,罗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对手,要是大意之下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意外,她王道的持剑站在原地,以最标准的攻击架子,无懈可击的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

    凛然的身姿竟是让罗赫有种赏心悦目之感。

    真是个强悍的女人啊。

    罗赫站起身来,举起手中巨剑放到了面前,看着上面蛛网一般随时会破碎的剑身,以及缝隙内的冰霜残留,知道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只需要再一剑,洛巴赫就可以粉碎罗赫的武器,他腰间的连枷是专门用来除草的,可不适合去斩铁,尤其是洛巴赫这种稀有金属。

    “是啊,它的寿命到了极限了,无法承受下一击。”

    没有否认自己的劣势,罗赫赞叹的看着魔剑降临下,那覆盖着冰属性寒气的巨剑,很难想象游戏中不过是增添属性伤害和追加效果的技能,在实战中能砍出这样的效果。

    对应的还有火,光,暗,不知道眼前的洛巴赫都掌握了没有,如果掌握了,那么就不单单是巨剑的差距,更是实力上的天壤之别。

    “还要继续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洛巴赫最后劝告了一句罗赫,如果对方给予的答案是否定,那么她就会发动进攻干脆利落的斩下罗赫的脑袋,带回去给大皇子复命。

    罗赫伸手抓住自己的胸甲,随意的撕扯在地上,除去双臂的防御,将早就被汗水打湿的衬衫显露在洛巴赫的面前,任凭洛巴赫以生机引诱,眼神也分毫没有动摇,像是一块失去温度的钢铁。

    “——真是遗憾。”

    对于罗赫本人那种漠视生命的冰冷,洛巴赫没有再继续废话,她看出来罗赫这个人心肠冷硬,根本不是言语可以打动的人。

    锈蚀的银灰色眼眸,倒映着自己敌人的身影,罗赫那已经消耗了近三分之二体力的身躯,心脏开始如擂鼓般轰击着,鬼手完全的兴奋了起来,森然鬼气笼罩在黑铁巨剑的剑身上。

    吞噬杀戮同为鬼手的拥有者!

    卡赞的意志是这么表达的。

    罗赫倒拖巨剑,像是没有了力气一样,跨出一个蓄力的弓箭步,注视着前方那代表着死亡的洛巴赫,一瞬不瞬的盯着,灵魂演算着下一秒可能到来的碰撞,全部的精神都灌注在了战斗当中。

    血在流。

    耳边听见奔流的血液撞击声,罗赫与洛巴赫气机相互交错剿杀,彼此都在等待着一个扣动扳机的时刻。

    黄金甲胄的卫士中,有数人悄无声息的换上了带有剧毒的箭矢,将弩口对准了罗赫,先前是他身穿重甲,没法得手不说可能还会打扰战斗,但此刻不同,罗赫的上半身可谓是毫不设防,因为他的剑已经被洛巴赫牵扯住了。

    护城河的河水无声的流淌,像是被岸上剑士杀气的惊扰,水中突然蹦出一尾鱼苗,在阳光的照耀下披上了一层金鳞,点燃了璀璨的火花。

    咚!沉重的踏地突刺声,两道身影刹那间撞在了一起,罗赫右手巨剑毫无花哨的向前劈下,其上鬼气森重,这一击在夜宴的时候洛巴赫就已经见识过了,鬼斩!

    既然见识过了,那自然不会有用。

    洛巴赫的巨剑摆在腰侧,身体像是一张拉满的弓,下个瞬间巨剑直挥而出,三道足有一米长的冰霜剑气,直接透过鬼斩的阻碍,斩裂了罗赫的上半身的肌肉,喷溅而出的鲜血在日光下好似火焰绚丽,与之矛盾的,是罗赫失血之后凝结的伤口。

    瞬影三绝斩·冰切!

    紧接着覆有冰霜属性的巨剑,准确的劈在了罗赫巨剑的裂口处,顷刻间将这柄训练用剑轰成了零落的废铁,剩余的只有罗赫手中剑柄延伸出的一小部分。

    结束了。

    洛巴赫在内心如此宣言,反手就准备斩下罗赫的脑袋,给他一个痛快的上路.....嗯!?

    深受重创,三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原本被冰封的伤口,此刻在热量的涌动下,开始大股大股喷溅着血液,但洛巴赫惊讶的发现罗赫的力量和架势并没有散,相反的他沐浴着霜雪,势不可挡的裹挟着凝结的冰晶,踏碎了自己的血液,豪迈的冲至了洛巴赫的面前。

    手中残缺的巨剑犹如生出了灵魂,呼啸着,畅饮着罗赫的鲜血,决死的朝着洛巴赫斩了过去。

    前进,前进,前进!

    只要一念尚存,就不存在胆怯一说,唯有前方才有罗赫渴望的胜利。

    以巨剑运用衍化的破军升龙击,霸道无匹的冲开了洛巴赫的瞬影三绝斩,携带巨力的恐怖阴影覆盖在了洛巴赫的脑袋上方。

    罗赫的目的无比明确,他要斩下洛巴赫的脑袋,用这位强敌的鲜血来奠基自己的胜利,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不好——!

    洛巴赫本能的将剑身横栏,做了个格挡的架势,敏锐的她嗅到了不祥的气息,而且这一剑型,熟悉到几乎能够刻印在她的骨髓之中,是洛巴赫剑术生涯的转折点,也是她难以抹去的不甘。

    这是,破军升龙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