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四十二章:单打独斗,就别怪他人群殴
    阳光照耀在罗赫的身上,将他与手中那残缺的巨剑,尽数披上了一层太阳的光芒,以朴实无华的上挑击飞了挡在前方的巨剑。

    弓步,运力,前冲,突刺,上挑。

    最后以自身意志,决定是否以变化下劈斩首结束。

    五个标准的步骤,唤醒了洛巴赫的回忆。

    父亲握剑为她演练剑术,力求言传身教。

    怎么练也无法掌握,洛巴赫看见了父亲眼中的失望,她不甘。

    她要证明自己。

    被破军升龙击撞开防御的洛巴赫,望着罗赫的神情愕然中泛着平静,脑海中的回忆,不自觉的翻到了她最不想看,也是最难忘的那一页。

    女孩练剑天生不如男儿,这是生理决定的,光是月事这一重关卡,不知道卡死了多少有着剑士梦的女孩。

    吃苦,打熬,拼尽全力,只为了生平不输于人,洛巴赫以辛苦的汗水,日夜不缀的苦练换来了自己的力量与技巧,她胜过了周遭所有的同龄男性。

    尤因家族,是跟着罗兰死战过吉格的家族。

    以剑术为傲,以剑术为生命,天生就是帝国的武器。

    洛巴赫的祖上曾经是罗兰身边的一名亲卫,随着格林近年来的堕落腐化,她的父亲早已和希尔顿分道扬镳,成为了他人眼中无权无钱的可怜贵族,可是他们仍然抱着剑。

    一代又一代。

    学剑是梦想,是为了证明自己,洛巴赫想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那样纯粹而刚直的剑士,直至,她开始学习破军升龙击,这一式洛巴赫怎么练也得不到父亲认可的剑术。

    错错错,都是错。

    哪怕姿势对,力量足,速度也够,明明所有的要素都做到了,洛巴赫还是被批的一无是处,像是个才学剑的孩子一样,明明她的真实战斗力,早就足以和父亲一分高下。

    为什么说我不如男儿,为什么就是说我练错了,我到底错在哪!你说的心态到底指的是什么,怕死吗,她不怕啊!

    洛巴赫不懂,只认为父亲对于自己的性别有意见,可是那不是她能决定的,既然你说我不如男人,那我就去争得让男人也为之自惭的荣耀。

    她加入了帝国的机密实验,是唯一一个完成品,以鬼手代替激素,停止了月事,失去了生育的权力,换来了这一身强悍的体魄。

    煞气浓郁的眉眼,早已磨平了女儿之态,洛巴赫早就忘记当年那个肉呼呼,抱着小短剑的可爱女孩,跟在父亲屁股后头的女孩是什么样子了。

    只有那些教诲,训诫,失望,像是荆棘一般扎在洛巴赫心里。

    谁说女子不如男。

    即便学不会,即便学不了后面更多的剑术,洛巴赫也要证明,自己是一名出色的剑士。

    明明早就想把这些事情忘了,可一直忘不了。

    洛巴赫看着面前朝着颈部劈下的剑刃,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败于破军升龙击之下,在这个面临死亡瞬间,她看懂了罗赫的破军升龙击,也认识到了父亲为什么总说自己错。

    并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怕死的人遍地都有,不怕死的人也不在少数,父亲所说的心态不是这个。

    洛巴赫此时明了,她缺少的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武人意气,是一种勇气,很多时候洛巴赫挥剑,都是依靠着理智,计算,以及自己的技巧,永远不会去做鲁莽的行为。

    她是为了结果的胜利而挥剑,而那样的剑,是无法演化出破军升龙击精髓的。

    所以洛巴赫的父亲很失望,叹息她为什么不是作为男儿出身,可能因为男孩子在有些时候,不会去动脑子,而是凭借本能的意气挥剑。

    思考是剑速和力量迟缓的重要因素。

    只是这位父亲,难以将这些化作语言教导洛巴赫,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只是不断呵斥着自己的女儿,希望她能懂自己所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一刻,洛巴赫终于理解了剑术典籍里写的,关于破军升龙击的批注。

    目光所及之处,即为剑之所至,你,能看见什么?

    时光恍若在这一刻停摆。

    “死吧!”

    与洛巴赫面对面神情交互,罗赫冰冷的眼眸凝视着对手的容颜,呼出一口带着血味的气息,沉声宣告。

    言犹在耳,罗赫的残剑却已平斩而过,熄灭了洛巴赫一切反击的可能,乌黑的光芒染上猩红的血液,毫不容情的切断了洛巴赫的颈总动脉,狂暴的力道倾泻而出,自锁骨一路斩下,至轻甲停顿了剑锋而止。

    洛巴赫的胸口和脖颈处传来剧痛,随后就是被热水淋到的感觉,既温暖又冰冷,内里寒到痛彻骨髓的地步。

    这就是...死的触感吗。

    殷红的鲜血再度飞洒,伴随着罗赫的血一起染红了地面,洛巴赫的发丝飘舞,凄厉的伤口和大量的失血,快速剥离着她的意识。

    可即便如此,洛巴赫的嘴角却没有痛苦,反而带着一丝明悟的笑意,因为她知道自己下一次,定然能斩出破军升龙击,让父亲看见他的剑术得传。

    她很感谢罗赫。

    这次,是她输了。

    但要说死,这样的分量可还不够。

    她,可没有这么弱!

    “——!”

    冰霜自巨剑蔓延,化作薄薄的冰层封锁了洛巴赫的伤口,沐浴寒霜的女剑士将巨剑倒转,支撑住了自己飞出的身体,双脚一踏,屹立不倒的站在原地。

    空余的手缓慢抬起,对着罗赫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目光坚定勇毅,让罗赫吃惊之余,不由得兴奋的笑了起来。

    这都砍你不死,厉害啊!

    颤抖的手指,努力的握住手中那柄残缺,断口满是粗糙棱角的黑铁巨剑,周身剧痛的罗赫,一口血喷在了地上,战意却抵达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说是倒霉也好,说是实力不如人也罢,罗赫通通都接受。

    作为一个有着丰富情报,却从未亲眼见到元素的少年,洛巴赫这样魔武一体的战斗方式,可以说刷新了罗赫战斗的观念,像是一堵高墙耸立在罗赫的面前。

    洛巴赫那清冽的战意已经很明显了,不同于之前的杀意,而是多了几分比较的意思。

    割喉的手势,像是在说。

    这可真是,绝佳的挑衅。

    罗赫看着洛巴赫那还在肩膀上,只是染了血的英武脑袋,自嘲的笑了一下,他的剑坏了,自然是斩不下头,无意中给洛巴赫留了个全尸,也正是如此,洛巴赫才会有翻盘生存的机会。

    眨眼间便以元素冰封住动脉,减缓心脏跳动,削去过热的体温。

    魔剑士。

    相差一线,即为天地之别,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说句实在话,这么拼的战斗,出乎了罗赫的意料之外,洛巴赫的强悍打的他几乎难以翻身。

    瞬影三绝斩,让罗赫再无第二次动手的机会,他的胸骨,肌肉,还有左侧肩颈都被斩裂了。

    洛巴赫居然能斩出剑气,这是罗赫所想不到的。

    且决定胜负的关键瞬间,因为之前战斗中累积因素,巨剑断裂,而未能被他握在手中。

    他输了。

    胜机已经失去,在洛巴赫全神提防的现在,罗赫已经无法取她性命了。

    破军升龙击,是他唯一足以反败为胜的底牌,短剑交予米兰达护身的情况下,他以巨剑是用不出里·鬼剑术的,身体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前些天的内伤,并没有好透彻。

    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站在罗赫这边。

    胸腹外侧的撕裂伤口血流不止,内里脏腑也是濒临极限,罗赫很清楚自己的身体,他只剩最后一口气,若再动手必然性命难保。

    洛巴赫亦是如此,站在那里,没有能力来了断罗赫,她的情况凶险尚且胜过罗赫,若是提剑用力,冰层将封不住血管,结局只会是当场死亡。

    现在,两人的状况是半斤对八两,都已经抵达了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压死骆驼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

    可罗赫知道,他正是要被稻草压垮底线的那一方,因为这场战斗到了现在,不再会是单打独斗,而是毫不留情的围杀。

    这是孤身一人的罗赫,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他,只有自己。

    “放箭!”

    笃笃笃。沉闷的三声,带有剧毒的箭头从罗赫的后背,直接注入他的血肉之中,他只来得及挥剑荡开前方的四支箭,随后就被身后的剧痛和冲劲打的右膝一曲,支撑不住身体,又是喷出一口血来。

    趁你病,要你命,此乃战斗不变之常理,洛巴赫遭受几乎身死的重创乃是意外,但这并不影响这些黄金卫士们执行大皇子的命令。

    顷刻间变阵的黄金卫队,以盾牌快速朝着罗赫前压而来,侧面的禁魔锁链准确而凶狠的抽打在罗赫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捆住了他的左腿和鬼手,要把罗赫直接按趴在地上拿下处决。

    米兰达的担忧缭绕在耳畔。罗赫怒喝一声,以鬼手将残剑往地面一插,止住了身体的颓势,遍是创口的身躯竟是再度硬撑站起,将剑身一旋圈住锁链。

    “给我断!”

    双手握剑发力绞碎了影响自己发力的链条,罗赫尚未来得及喘口气,左臂却顷刻间又中了一箭,漆黑的毒素在血管中蔓延着。

    “杀了他!”

    罗赫咧出一个染血的笑容,背后肌肉已无力将箭头挤出,左臂随意的垂在身侧,瞄了一眼走过来的人,腿部肌肉的重心开始前移,他已经脱力了,肌肉中毒的部分也开始麻痹坏死,只剩下腿勉强还能动。

    手掌按在封印卡赞之力的拘束环上,罗赫的发丝遮住了眼帘,要想拉人上路,这就是最好的机会,直接冲上去然后解开封印,他就将从这个世界解脱,重新归于无迹的混沌。

    可是,那样的话,他就回不去了。

    最后的一点力气,是要同归于尽的杀掉在场所有人,还是试着去活下来。

    哪个更有意义?

    见罗赫要揭开卡赞之力的封印,周遭的黄金卫士竟是一时间不敢上前,他们之所以用禁魔锁链率先去捆罗赫的鬼手,就是怕他化作疯血灌身的狂暴卡赞感染者,却不料这个家伙打到现在,居然还有力气继续战斗。

    面对解封卡赞带来的恐怖与死亡,这些卫士犹豫了,他们还是会坚定的要杀罗赫,可本能却让他们止住了脚步,做出了防御的态势。

    自嘲一笑,罗赫眼睛慢慢失去了神光,他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顶多跑上几步。

    虽不怕死,但临到了,却还是有着不舍吗。

    那就,赌一把好了。

    还有珍贵的约定,需要他去履行,所以...不想死,罗赫不是自爆兵,他有着自己的存在意义。

    这个世界上,还有眷恋着罗赫,也被罗赫所眷恋的人啊。

    身体重心再度变幻,罗赫左倾前冲,鬼手扬起巨剑,划出一个漂亮的水平圆弧,将袭来的箭支尽数斩落,反手掷剑而出,像是砸石头那样,将崩裂的残剑直接抡了出去,自己则是快步冲刺,朝着不远处的护城河奔了过去。

    帷塔伦这地方城高水深,据书库的防卫要略记载,这里护城河里还有养鲨鱼。

    而且还是罗赫的祖先,那位罗兰·格林的缺德主意,一直沿用到了如今。

    一般帝都人自杀都不会选择跳河,因为淹死之前,他们往往能亲切地看见鲨鱼咧开两排利齿,和他们亲切的发出问候。

    但现在,罗赫跳河是死,不跳河也是死,既然如此那还客气个什么。

    喂鱼总比被射成刺猬强,罗赫还想要活下去接那个笨女仆,这次不是战略撤退,是他真的想要跑,想要活下去。

    他罗赫,就是贪生怕死之徒,就是喜欢打不过就跑,就是热爱喂鲨鱼这项保护野生动物的事业,身后那些小护卫还能咬他不成。

    鲨鱼兄,我来了!

    “放箭!”

    又是一轮箭矢袭来,罗赫旋身一跃,擦过了大多数攻击轨道,腿部又中了一箭,苦逼的像是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轰然落水,浓郁的鲜血瞬间将原本就不清澈的护城河,化作了赤黑之色,随着护城河的流向自然向北而去。

    见罗赫跳入护城河,黄金卫士的队长示意停止追击,沉声道:“他跑不掉的,护城河里有鲨鱼先不说,分水口能通往的地方有限,派人蹲点截杀,现在向殿下汇报,以及把尤因女士送去魔法师那里治疗才是最主要的。”

    入水是真的难以追击,全身着甲的卫士在里面根本就游不动,黄金卫士的队长也很无奈,但总没道理让下属和罗赫一起跳水去喂鲨鱼吧。

    洛巴赫站在原地未动,正如罗赫所想,她根本无法剧烈运动,动脉的血液正在和冰霜角力,将薄冰染成殷红,目光幽深的她,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护城河。

    鬼手的咒力正在滋生,帮助洛巴赫愈合伤口,只要找个医生帮忙缝合伤口,之后灌下一瓶中级生命炼金药剂,洛巴赫就能恢复个七八成,继续追击罗赫。

    而罗赫是不可能有这些条件的。

    你的首级,是我的。

    洛巴赫的战意在心中燃烧着,无论出于命令,还是她对于罗赫个人的欣赏,她都要杀死罗赫,绝不留情。

    没有什么是比死在对手的剑下更为荣耀的葬礼了。

    现在,这场追击战,只能暂时先就此告一段落。

    你可千万不要就这么死掉了,罗赫·格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