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四十七章:粗茶淡饭
    “咕嘟咕嘟~”

    悦耳的沸腾声,将罗赫从昏迷中唤醒,扑鼻的茶香从他的呼吸直入肺腑,像是雨露滋润着干涸的田地。

    这里是哪。

    隐约睁开一丝眼皮,罗赫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开始回忆之前的事,好像是因为说了太多话,导致最后一口气松懈下来,直接晕了过去。

    “啊,你醒了。”

    坐在房间里拿着把蒲扇调整火力,脸上有些脏兮兮的我妻善逸,听到了罗赫有所变化的呼吸声,连忙走了过来,见他没什么特殊情况,放下一颗心道:“刚好,这边饭什么的也准备好了。”

    为了救罗赫,我妻善逸可是费了不小的力气,这会见罗赫安然无恙,他感觉自己花的功夫和力气都没有白费。

    因为知道罗赫是饿昏过去的,这让我妻善逸免去了因为金钱不够请医的烦恼,将整个荷包都交给了酒馆,换来了后院一间旧厨房的使用权,还有一些食材。

    脏兮兮的人是进不了酒馆内的,我妻善逸也懂这个道理。

    罗赫没有说话,只是努力的坐了起来,睡了一会的他感觉好多了,加上旧厨房里柴火烘的他身体暖暖的,多少有了些力气,他盯着我妻善逸,有些疑惑的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额,这还真是个不友善的问题,正常人这里不是应该说谢谢吗?

    我妻善逸原本的热情就像是一头撞在了冰山上,他怨念的对罗赫道:“这有啥理由啊,难道放你在那里饿死就好了?”

    “当然不好,我还想多活几年。”罗赫摇了摇头,也觉得自己问的有点问题,这世间总是有人以德报怨的,虽然正常情况下这种行为很傻,但若是我妻善逸没有这份善心,罗赫现在估摸着自己就该哪来的回哪去了。

    “你的理想和我的很类似,我也想多活几年,要是能和理纱酱结婚,嘿嘿嘿。”说着说着就开始流口水的我妻善逸,露出一副痴想的表情,因为这种性格,他没有少被女孩和同龄人排斥,遭到嫌弃那是常有的事。

    不过罗赫倒没觉得我妻善逸的想法奇怪,毕竟在德罗斯那边十五岁就允许结婚了,十七岁之前生娃是主流旋律,十二三岁谈恋爱的对象,往往就是你未来结婚的伴侣,比起那个不敢追艾米丽的阿拉德前身,我妻善逸在这方面的执着倒是很像一个男子汉。

    “光顾着说话,茶都快三沸了,呼呼呼~好烫好烫!”

    我妻善逸用布裹着把手,将茶壶从小炉子上拿起,被蒸汽烫的龇牙咧嘴,将茶壶放在地上跑热,随后又变着法的拿出两碗加了海苔末以及味噌粉的米饭,再从炉子底下用钳子,拿出三个外表有些微糊,却香味四溢的地瓜,嘿嘿一笑道:“香不香?”

    “香!”

    罗赫饿的都已经背过劲去一次了,早就进入有口吃的就行的状态,更何况这简易的一顿介于早上和中午之间的饭食,也确实是香气四溢。

    焦糊中透着金黄的地瓜,在沸腾的水里来回浮动的粗粝茶叶,还有一大碗撒上香料的糙米,就现今的情况而言,当真是山珍海味一样的待遇。

    我妻善逸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是自得的把头扬了起来,鼻子伸的老长,表演一样的将茶壶提起,浇在将碗中留有不少空间的温凉米饭上,霎时间一股浓浓的茶香,伴随着味噌的味道直接扩散开来,他将碗递给罗赫,自己也弄了一碗,笑了下道:“吃吧吃吧,我也饿了。”

    罗赫没有客气,他端起这碗茶泡饭,直接就吸溜了一大口进去,滚烫的茶水伴随着糙米入腹,蒸熨的他身体妥帖无比,深深地长出了一口气,颇有种再世为人之感。

    自打出生以来,他受过伤,打过架,唯独没有挨过饿,不得不说比起受伤的疼痛,挨饿更让人难以忍受,罗赫第一次领会到吃饭也是一种幸福。

    我妻善逸也是大口吸溜着泡饭,一副饿极了的样子,嘴角米粒四溅,吧嗒吧嗒吃的特别欢快,今天他可真是饿坏了,罗赫重的和个秤砣一样,废了他老大力气才搬过来。

    之后又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让酒馆得以借给他老厨房,然后继续搬运罗赫,以及处理一些琐事,和理纱酱见面解释,多聊了几句稳固对于他的好感度,忙忙碌碌的两圈下来,三个小时就已经交代出去了。

    喝完一碗饭,我妻善逸掰了一半地瓜递给罗赫,自己没形象的坐在地上,舒服的笑道:“吃饱了吃饱了,好久没吃这么饱了。”

    罗赫也是把碗一放,手里拿着地瓜,凝视着我妻善逸,笑了下道:“是吗,原来这个时代想要吃饱,是件困难的事啊。”

    他并没有了解过阿拉德底层的辛苦,只是知道帝国总体并不缺吃少穿。

    “那倒也不是,现在城市那边挺富裕的,穷人有不少打工的机会,菜价也不贵,听说像是我们这些穷小子,只要能掏得起门票,也可以去宝塚歌剧院看歌舞剧。”我妻善逸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辉,似乎在描绘着那究竟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歌舞?”

    罗赫愣了下,就这次开始搜索自己那还没被消化完的记忆,在阿拉德前身的回忆里,看见了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在舞会中翩然跃动。

    不过相比起地球那边的游戏而言,歌舞貌似少了点意思。

    “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见识一下!”我妻善逸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握着拳头,眼睛里全是男粉的小星星,激动了大概两秒,却又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不过我存不住钱啊,今天找理纱酱的钱都没了。”

    这是罗赫第二次听到理纱酱,他眯了眯眼睛,突然意识到一件习以为常,却又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我妻善逸的发音,与自己听到的意思完全不一样,但很奇怪的是罗赫就是能听得懂。

    火种的功效吗?

    “她是你女朋友吗。”罗赫咬了口地瓜,品味着那份令人愉悦的香甜,不理解为什么见个女朋友还要钱。

    “不是,她没答应我,理纱酱是这里的艺伎,全名是加贺理纱,怎么样,名字很好听吧!”说到女人就来劲的我妻善逸,把脸凑到罗赫跟前,腮帮子上的米粒,还有嘴角的地瓜残留,让罗赫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嗯,好听。”

    “就说嘛,还是理纱酱心好,说服了老板娘借我旧厨房,你才能躺在这里的哦,这些食材也是理纱酱给我的,她真的是人美心善。”我妻善逸的碎碎念,让罗赫觉得手里的地瓜香甜度减半,突然问道:“那你给了多少钱。”

    钱字余音未散,厨房的木门突然被一把粗暴的拉开,带着四名壮汉的中年妇女,以及一位身着振袖的妙龄女子。

    无情的目光放在罗赫与我妻善逸的身上,冷笑道:“你们这些来厨房偷东西的小偷,终于被我抓住了!看我这次我不扒了你们的皮,把他们给我捆了!”

    罗赫腮帮子咀嚼着地瓜,像是只储存冬粮的仓鼠,他从刚刚我妻善逸的话语,就察觉到了会有眼前这一幕的征兆,故而也不惊讶。

    这些小小的风波,在罗赫眼中远比不上粗茶淡饭来的实在宜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