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四十八章:桑岛慈悟郎
    突如其来的发展,我妻善逸被吓得大惊失色,罗赫一边咀嚼着地瓜,一边扫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柴刀不见了。

    体力虽然补充了不少,但身高和力量都是劣势,他自己想跑没什么问题,放倒一个壮汉直接突围即可,可是我妻善逸呢。

    不跑,还要保护我妻善逸的话,就得杀掉这些人了,留手的话容易出问题。

    要是有把刀就好了,棍子也行啊。

    无声的在地上抓了把土,虽然罗赫的徒手格斗不如虚祖那些精研此道的学徒,但是他杀人的效率,绝对比那些学徒要来的高,问题是,他要杀人吗,当着救了自己一命的我妻善逸。

    吃饭时,我妻善逸那一口一个的理纱酱,让罗赫终归是没有立刻动手,选择等待我妻善逸的决定,这一宿一饭之恩,为他挽回了在这个世界即将被饿死的局势。

    在自己没有生命危险之前,他不能恩将仇报,把我妻善逸扔进关系的夹缝。

    让他自己选吧。

    “不,不是的,我没有偷东西,这是给了钱买的,理纱酱,理纱酱你也在,你可以帮我证明的吧。”我妻善逸表情带着委屈与难过,为自己努力的辩解着,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老板娘身后,那个衣着颇为华美的少女,露出了安心和期待的神色。

    “没有,我没有看见你是否有付钱,那会我正在化妆,怎么可能见得到你,烦请你不要强辩了,更不要试图让我为你作伪证。”

    加贺理纱的眼神很平淡,看我妻善逸犹如陌生人一般,言语深深刺痛了我妻善逸的心,杂乱的音色像是厕所之中的苍蝇,嘲笑着我妻善逸的天真。

    “我,我没有,我是用钱买的,理纱酱你为什么这样说啊。”我妻善逸紧张的要落下汗来,有些畏惧的看着壮汉那结实有力的肌肉和拳头,越说声音越小,似乎是要屈服于暴力之下。

    在他的脑海中,除去身旁的罗赫之外,剩余的握拳声,加贺理纱的撇清声,老板娘发出的嘲笑声,都像是黑雾一样罩了过来。

    啊啊,又是这样,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

    我妻善逸没有再说话,他从这些‘杂乱’的声音中,听出了对方那毫无保留的恶意和戏谑,像是看蚂蚁挣扎一样,期待着我妻善逸还能说些什么更有趣的词,来取悦他们。

    “偷了就是偷了,理纱可不会帮你撒谎,她的品德比你这种穷小子要好得多了。”老板娘最后嘲讽了一句,挥了挥手示意壮汉将我妻善逸,以及他身后冷眼旁观的罗赫拿下。

    罗赫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妻善逸的背影,如果他就这么决定了的话,罗赫并不会多说什么,报恩的方式有很多,他换一种便是。

    至于这场是非的对错,他不瞎,自然分辨的出来我妻善逸是被人敲竹杠了,而且很显然对方敲了竹杠还不想放手,要把我妻善逸的剩余价值全部吸干。

    “我,我没有!”

    被壮汉手掌按到肩膀上的我妻善逸,突然一把挣开了对方的手,虽然语气还是不够有力,却坚定地站在了罗赫的面前,说道:“我是用钱买的,二十个铜板,我没有偷东西,和我身后这个家伙更是没有半点关系,理纱酱,你知道的,为什么不说话!”

    “什么!你还敢顶嘴!”被挥开手的壮汉简直是怒不可遏,他才不管我妻善逸偷没偷东西,单纯不爽我妻善逸还口的他,一拳朝着身高才不过到他胸膛的我妻善逸砸了下去,常年在厨房帮工的力气,足够让我妻善逸吃到教训了。

    而罗赫则是笑了下,同时动了起来,右手扬尘的同时,左手探出压住了我妻善逸的肩膀。

    唰,土尘飞扬,我妻善逸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被直接按在了地上,面前那冲着自己打来的拳头,换成了罗赫那颇为单薄的后背。

    “又蠢又笨,肌肉都是死的,谁给你的勇气动手。”

    蹲身闪过一击右勾拳,罗赫力从地起,推肘出拳笔直命中了对手的裆部,隔着对方穿在身上的甚平,无情的将其的两个蛋蛋握在了手里,随意的使了点劲。

    抓沙洒眼,下蹲击裆,格斗家惯用套路之一,可以有效拉近体格差异。

    啊啊啊啊!

    源自下半身的剧烈痛苦让壮汉难以忍耐,想要撤步,罗赫却单手擒蛋不放,痛得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连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生怕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就此完蛋。

    而且这场景不只是有壮汉感觉痛,在场看热闹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妻善逸原本害怕的表情,此刻早变成了震惊,后退了几步用手护住裆下,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蛋蛋没有遭殃,要是当时他要和罗赫打架,没准蛋痛的就是他了。

    “蓬蓬头,你叫什么名字。”

    罗赫捏着对方的要害,将之拧了个一百八十度,同时跨步一肘顶在对方腹部,直接将壮汉抽飞了出去,晕倒在不远处的地上,无视了剩余的人,问着我妻善逸的姓名。

    “啊?啊!我妻善逸,我叫做我妻善逸。”

    “我妻善逸吗,真是奇怪的名字,我叫做罗赫,罗赫·格林,善逸,你把我的那柄柴刀丢哪去了?”

    起手废掉一个壮汉的罗赫,没有着急着继续攻击,刚刚他是出其不意的一击拿到了弱点,但如果对方不怕受伤,冲上来直接擒抱身体,单纯拼力量,罗赫毫无疑问会翻车,这身体可做不出来什么凌空蹬踏的动作,战斗力有些弱的可怜。

    “柴刀...好像被我在那个路口丢掉了。”

    “那你去看看旧厨房里有没有刀具,有的话给我扔过来,我要用。”

    我妻善逸人都傻了,本能的回答着罗赫的问题。

    同样,对方也听到了罗赫和我妻善逸的对话,心中胆气一增,两个壮汉直接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跑去抄扁担。

    “好,好的,你先顶一顶啊!”

    见到壮汉扑来的我妻善逸,二话不说就朝着厨房里冲去,壮汉那沙包大的拳头全数冲着罗赫打来,同时还谨慎的用手臂隐约护着下身,生怕罗赫给自己二人也来一下。

    对此罗赫只是嘲讽的一笑,后跳躲过了二人的拳头,不急不忙的开始了捉迷藏,他刚吃了个半饱,有的是体力陪这两个人慢慢玩。

    后方的老板娘见罗赫的行动颇有章法,知道这个小鬼是个硬茬子,很干脆的转身就走。

    逃是不可能逃的,再强也无非就是个小鬼,去厨房和跑堂的再喊上几个人,抄两柄菜刀,老板娘就不信还抓不来个劳力了。

    我妻善逸不知道老板娘去搬救兵了,他慌不迭的冲进厨房,笨拙的开始翻找起来菜刀之类的事物,只是能用的早就被厨房拿去再利用了,别说是菜刀,就是根擀面杖都找不到。

    “啊啊,怎么办,这里翻墙去不了后街,就算去了这都快四个小时过去了,那把刀估计已经被人捡走啊,善逸,你怎么这么笨啊。”

    我妻善逸着急的用手不停地砸自己的脑袋,搞笑的样子把旧厨房角落里的一个老头子逗乐了,他手里抓着我妻善逸刚刚吃到一半就匆忙丢下,热度尚存的地瓜,美滋滋的咀嚼着,时不时还咂咂嘴。

    这样的杂音对于我妻善逸的超听觉而言,简直是不要太清晰,他带着眼泪和鼻涕的脸蛋,朝着老头子的方向转了过去,就快变成囧字型的傻脸,让老者差点没含住嘴巴里的地瓜,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一个能硬挺着饿晕过去,一个傻到被人敲竹杠,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名为桑岛慈悟郎的老者,翘着雪白的大胡子,和我妻善逸大眼瞪小眼,似乎是想要比比谁先眨眼间。

    我妻善逸通过自己的听觉,大概能感觉到桑岛慈悟郎的心声,桑岛慈悟郎也从我妻善逸的神态,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的心声,咧开嘴巴笑了下,转变了心思。

    一柄桃木所做的无锋太刀,在桑岛慈悟郎手中晃了一下,犹如变魔术般在灰暗的房间中,划出一道金色的闪电,吓得我妻善逸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怔怔的侧过视线,瞅着插在地上与自己脸庞零距离接触的木刀

    刚刚那是什么,闪电?是自己眼花了吗?

    我妻善逸的耳内回荡着‘闪电’的擦身雷鸣,但屋子里何曾有过闪电的痕迹,更遑论那么剧烈的声音了。

    “别发呆了,外面那个小子不过是零星恢复了一些体力,可挡不住那么久,人家的增援也要到了,还傻愣着干啥呢?”

    桑岛慈悟郎给了我妻善逸一个白眼,揣起腰间的酒葫芦淡定的喝了一口桃花酒,我妻善逸也是回过神,抄起木刀就朝着门外奔去。

    在我妻善逸离开后,桑岛慈悟郎用手捏了捏胡子,无声的咧出一个笑容。

    这两个少年,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倒是很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