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五十章:来做我的继子吧!
    “您走好。”

    恭敬的把钱袋子送到罗赫的手里,老板娘一张脸满是笑容,心中满满都是泪,什么叫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她今天算是知道了。

    “放心,这种秋风只能打一次,不是吗。”

    罗赫给老板娘吃下了定心丸,掂量了一下颇有分量的钱袋,随手扔给了我妻善逸,惊得这个家伙哇哇的乱叫,捧个钱袋来回接了好几次,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烫手的火炭。

    老板娘没说什么,只是笑容多了几分真诚,微微鞠躬表示对于罗赫的敬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有着崇尚力量的传统,而不看品德的好坏。

    只要你够强,说什么都是对的,若是你弱小,那么呼吸都是错的。

    很极端的民俗风格。

    “走吧,善逸,带我去你家落个脚。”

    罗赫腰间的束带上箍着只剩半身的木刀,踩着木屐,神态毫无波澜,浑然没把刚刚的事情放在眼里。

    但,我妻善逸知道,这次自己能出来多亏了罗赫。

    罗赫没拿他的自由去赌,按道理那些人还是会拦着我妻善逸,不让他走,但事实上在津岛敦倒下的那一刻,根本没有人敢拦罗赫带我妻善逸离开。

    钱要给,人也要走,我妻善逸第一次可以趾高气昂的走在别人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但其实,不过是从孩童转变少年时,没有完全蜕变成熟的心态。

    “说起来,木刀坏了,是不是应该赔那个爷爷一把啊,但他人突然不见了。”

    将钱袋重新递给罗赫,我妻善逸没有贪图钱财,只是默默吐槽着那个突然递给自己一把木刀,又在罗赫赢下比试后神奇消失的老爷子。

    这钱他不能要,因为不是他赢来的,想起之前罗赫还饿晕了过去,我妻善逸左右是不肯收下这钱的。

    “这钱是我用来报偿你一饭之恩的,还给我干吗?至于你说的那个老爷子,听起来目的不明且行踪可疑,还是别惦记了,见到感谢即可。”

    “诶!可是我买饭的钱哪里有这么多啊,你给多了。”

    我妻善逸一听这是还饭前,当时就傻眼了,这就好比你丢了把斧头,河伯问你要金的还是要银的。

    从简单的数学上说,这已经不只是十倍偿还了,要知道,这可是酒馆正式员工一年的工资,鉴于罗赫不好惹,人家还多给了两成,作为请他原谅己方的费用。

    “首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钱只是小事,其次也不单纯是这次你请我吃饭,这里面还包含了我之后在你那里的住宿费,食物费,日常各种杂费,这么说,你应该能收下了吧。”

    罗赫被我妻善逸的认真搞得有点哭笑不得,他以前从不在意钱的,现在虽然饿过肚子,但依旧没把钱看得很重,这笔钱他本就是赠予我妻善逸花销用的。

    “那,我对你们两个小子的救命之恩,要花多少钱,你这个老是板着个脸的小子,给我也算一笔账吧,我那可怜的木刀哟,直接被你当成盾牌了。”

    背后,一道声音突然插入罗赫与我妻善逸的对话,让罗赫心中微惊,他推开了我妻善逸,手掌按在了残缺的木刀上。

    不得不说身体素质的缺失,对于罗赫有着极大的限制,换做平常,别人根本就不要想避过罗赫的感知观察,怎么可能会被人摸到背后而不自知。

    亦或者,不是他的五感变弱了,而是来者有意藏起了气息和步伐。

    “哦!不错的反应。”

    摸着整齐的白胡子,桑岛慈悟郎瞅了眼罗赫腰间的刀,笑道:“可惜还是年轻了些,不懂得保护刀,只是单纯的用它去战斗,喂,不高兴,你说说看救命之恩该如何偿还。”

    不高兴,指我吗?

    罗赫皱了下眉头,踏前一步挡在我妻善逸的前方,思索片刻,抬手对我妻善逸道:“钱袋给我。”

    我妻善逸有些害怕,没有犹豫的把钱袋递给罗赫让他来交涉,在我妻善逸的认知中,面前的老者比起人,更像是一个游荡不定的幽灵,连脚步声都没有,还动辄就消失不见,怎么看都很奇怪啊!

    “这里面的钱,你全部拿去,够吗。”

    将钱袋放在掌心平伸而出,罗赫的这番表现让桑岛慈悟郎哈哈大笑,也没有说够还是不够,清晰的气流丝丝缕缕,自周遭朝着他的牙关拢去,像是刻意放慢了一样,让罗赫心中不由得一怔。

    又是这样的呼吸,之前津岛敦释放最后一招时,也会出现气流奔涌的呼吸征兆,念头及此,罗赫腰间断裂的木刀猛然拔出,思绪瞬间清零,转而进入了战斗状态。

    钱什么的,在这个时候不过是个笑话。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罗赫与对面的老者二人,气息被桑岛慈悟郎的肺部吞吐蕴纳,让周遭的空气狂暴了起来,像是被雷滚过一样。

    “来见识一下吧,小子,感受呼吸的力量,然后——”

    “——做我的继子吧!”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余音袅袅,一道金黄色的电光耀过空气,我妻善逸再度见到了那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快到超越他反应的电弧。

    佛经有云,一弹指为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而桑岛慈悟郎的速度,即为人类所能达到的弹指雷动境界。

    这种程度,还是人吗?

    我妻善逸的耳朵听见了那轰鸣的雷声,从起步到冲刺只有踏地的声响,中间竟是完全没有再度发力。

    随后他的超听觉,在这种超乎常理的速度面前,很不给面子的罢了工。

    而罗赫与他的想法有些不同,在他看来桑岛慈悟郎并未快到惊世骇俗。

    这种程度,当然是人。

    只是——

    手握木刀,罗赫深深的锁起了眉关,他能看见桑岛慈悟郎的身影,虽然很快,但这种冲刺速度,与之前和他战斗的洛巴赫,也只不过是略胜一筹而已。

    但看得见不代表就能摸得着。

    罗赫自身的速度比在阿拉德的时候,慢了数倍不止,一减一加,就是天壤之别。

    这种绝对的差距,让罗赫即使反应过来,也无法举起自己的刀。只能眼睁睁看着桑岛慈悟郎朝着自己而来,肌肉硬的就像化石一样。

    豁尽全力,也不过勉强预判的摆出了一个招架的姿势,将刀身偏斜向桑岛慈悟郎的运动轨迹,然后被这个老者轻而易举的以右脚点地,做了个横向偏折绕了半圈。

    啪!

    老迈有力的手掌按在了罗赫的肩膀上,那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憋屈感,让罗赫难以接受。

    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身体跟不上自己的思想。

    看似很长,实际不超过一秒的战斗,罗赫浑身冒出炽热的汗水,经历过刚刚一场战斗的肌肉,陷入了脱力的状态。

    他转过头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老者,本是不服的打算说上两句,可是当罗赫看到桑岛慈悟郎那只剩下被练武撑开的筋膜,气血已进入衰败期的身躯,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个老者,如果只是说身体强度,说实话比罗赫此刻这副瘦弱身躯强的有限,然而在刚刚那个瞬间,却爆发出了令罗赫此刻望尘莫及,无法触摸的恐怖速度。

    为什么,自己和他差在哪。

    他能够利用这种程度的身躯战斗,为什么我不能。

    就因为他所说的,那种呼吸的力量吗。

    在罗赫的认识中,呼吸换气是剑术训练中很重要的一环,在地球的记忆中,可以知道换气是为了汲取氧气,呼出二氧化碳,进行新陈代谢。

    但要说呼吸的力量,那就有点不切实际的意思,不如日常锤炼来的扎实。

    可是,这个世界既不是地球,也不是阿拉德,自然不会是完全一样的。

    没有回应桑岛慈悟郎,罗赫品味着自己今日的回忆,感受津岛敦以及桑岛慈悟郎呼吸时,给他带来的的那种特殊感受。

    一点一滴的画面,在他的思绪中倒流,最后卡在对方呼吸时引起的气流上,那是足以将平静的空气,掀起微风的程度。

    以及,最后与雷光合一的身影。

    量与质都和正常呼吸有着不同的地方吗,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