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五十一章:顽石点头,何其难也
    回过头看向桑岛慈悟郎冲刺的起点。

    地面并没有什么雷光烧灼的痕迹,连发力刻印下的凹痕都没有。

    然而罗赫很确定,对方刚刚引动了元素,那种晃过雷电的痕迹,是单纯的速度所做不到的,哪怕只是一瞬。

    他虽然未曾见过阿拉德魔法师以冥想操控元素,但罗赫却不认为有哪个魔法师,是习惯于疾跑冲刺中开始冥想的。

    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的虚幻,似有实无,像是镜中之花。

    但若说是绝对没有,那也不正确,镜中之花也是倒映了花的本质才会出现。

    那么,是因为源质之孔的原因吗?

    那包裹着所谓‘日之呼吸’和‘鬼王’这两极的情报量,让这种名为‘呼吸的力量’得以成功架构,这是与阿拉德所不同的地方?

    “得,傻了一个。”

    大大咧咧的桑岛慈悟郎,原本打算用出场直接震慑二人,完成自己答应那位当主的培训计划,现在倒好,罗赫直接被晃魔怔了,他倒也是不意外,骄傲的年轻人被打击一下变成这幅样子,算是正常的表现之一。

    “你呢,今天要不是这个小子帮你收场,你怕是下场不会太好,想要学习本事,成为一位不用他人保护,而是保护他人的强者吗?”

    没有去管愣怔的罗赫,桑岛慈悟郎瞅着我妻善逸,开始了自己的收徒忽悠大法,虽然对于眼前这两个小子来说,桑岛慈悟郎就是个老迈的陌生人,但凭借这一手雷之呼吸的神速,即便是不熟悉,他也有了足以收徒的底气与实力。

    理由不重要,那是桑岛慈悟郎自己决定的事情,他只是觉得我妻善逸的天赋,善心,还有那种笨笨的执着都很入他的眼,在这安土桃山城中,桑岛慈悟郎已经观察我妻善逸有一段时间了。

    比起他那个学不会雷之呼吸·一之型,却继承其他雷呼形态招式的大弟子狯岳,桑岛慈悟郎觉得,我妻善逸可以传承雷之呼吸的一之型,继承狯岳未能学会的衣钵,日后共同将雷之呼吸发扬光大。

    至于罗赫,如果说我妻善逸是桑岛慈悟郎看好一块尚未切开打磨的原石,那么罗赫就是某一天突然凭空冒出,已经露出其内光泽的璞玉,只要稍稍雕琢,就会焕发出惊人的光彩。

    安图桃山城距离桑岛慈悟郎居住的桃山非常近,因为鬼类会迁移食人的原因,他会时常来夜晚的城中散步巡视,保障城中民众安全。

    那天在他发现鬼类的时候,罗赫这具身体和家中已然遭难,在桑岛慈悟郎赶到时,所见到的是手持柴刀,将鬼逼至绝境的罗赫。

    最后放火烧屋的那份决然,与过往一刀两断的作风,让他欣赏不已,今天在酒馆中他本来是想要趁我妻善逸被敲诈之时,帮助他还钱脱离困境收为继子,那个艺伎的作风他已经观察了有一段时间了。

    只是希望我妻善逸能够认清对方的心灵,斩断这份纠缠他心灵的虚假情感。

    却不料这两个小家伙意外撞在了一起,罗赫还帮助我妻善逸解困,与会残缺呼吸法的对手过了招,并且胜的赏心悦目。

    这就是路边白捡的天才,桑岛慈悟郎没有放过他的道理。

    如果再不收徒,让罗赫成功改善了我妻善逸的生活环境,两个心志变幻的少年人,很可能接着便会打算去大城市里闯一闯,以至于变成了那些油头粉面的西洋绅士。

    那样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好天赋。

    要知道愿意这种事情,是最为强求不得的,只能在心志坚定前稍加引导,故而桑岛慈悟郎在两个小家伙拿到钱的时候,就果断出手,显露出自己过人的实力,提前更改他们想要去京都,或者东京谋生的念想。

    少年人,哪个能抵抗冷兵器与过人实力的诱惑,多少人想要拜师桑岛慈悟郎都摸不到门槛,现在他主动前来,想要收两位少年做自己的继子,就算要花点功夫,但理应也难不到哪去。

    不管这两个小子是怎么想,反正桑岛慈悟郎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毛病,而且成功率很高。

    但桑岛慈悟郎终究还是小看了年轻人的心思,无论是我妻善逸还是罗赫,某种意义上性格都是不堪造化的顽石,而他此刻却想让顽石点头,吃力是难免的。

    我妻善逸在震撼过后,犹豫了一下,诚实拒绝道。

    “那个,老爷爷,谢谢你借给我的木刀,真的很感谢你,不过我怕死,最不喜欢的就是打架,更不要提拿刀了,我的梦想是找个漂亮的女朋友,和她谈恋爱,牵手,结婚!所以我是不会当您的继子的!你还是找罗赫吧,他一定愿意。”

    顽石一号我妻善逸满脸憧憬的梦想着自己的女朋友,果决且不容商量的拒绝了桑岛慈悟郎的拜师诱惑。

    他平时就经常饿肚子,被人欺负,老感觉自己在找到老婆前就会挂掉,怎么肯去学什么打架啊,刚刚的战斗吓得我妻善逸现在都有些腿软,要是被砍上一刀,肯定会痛上好久吧。

    再说了罗赫这么强,自己这么弱,即便是拜师了也没有意义,又不缺他我妻善逸一个,干嘛非要拉上他不可。

    我妻善逸是这么认为的。

    桑岛慈悟郎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瞪大眼睛,用看蠢驴一样的目光盯着我妻善逸,那急促的呼吸声让有着超听觉的我妻善逸,察觉到自己可能会挨打,连忙绕到罗赫的身后,用手指点了点正在发呆的罗赫,意思是你找他聊啊。

    行!我不和你个小孩子一般见识,白学本事都不肯学,真是个没头脑的蠢小子,等这个发呆的不高兴同意之后,你不老老实实的端茶恳求,我是绝对不会收你入门的。

    额头被气出一个青筋的桑岛慈悟郎,勉强咳嗽了一声,走到罗赫面前道:“怎么样,是不是看不懂,是不是很想学习?要知道这些不过是基础而已,只要你肯做我的继子,就可以学到更多的本事哦。”

    顽石二号罗赫,刚从脑海模拟的场景中回过神来,低头扫了眼比自己还矮几寸的桑岛慈悟郎,思索数秒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基础,你的速度并不只是依靠呼吸,而是经过长时间的锻炼适应发力,配合这种呼吸的力量而产生的技巧,两者相辅相成,配套呼吸的动作发力关窍很珍贵,只是我不想认爹,所以拜师就算了。”

    “只是单纯的呼吸法门,我花些时间就能推算出来,剑型到时候再创就是,谢谢你的示范。”

    难得说了一长段话的罗赫,又补充了一句,表达了对于呼吸法的兴趣,却同样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桑岛慈悟郎。

    他大概能猜出来继子是给人当徒弟的意思,只是这个叫法实在是不好听,让罗赫有种认爹的感觉,虽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没什么不对的就是了。

    刚刚对方呼吸的过程,被他以回忆的方式储存起来,闲暇时只需要不断在记忆中观察,推测,尝试,同时锻炼身体扩大呼吸的总量,罗赫觉得自己就能引出这种呼吸的力量。

    至于元素的问题,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有什么是比亲身体验更好的了解方式呢?

    鉴于此,罗赫觉得没必要毫无节操的认爹,找个地方赚钱,随后安心修炼即可。两年的时光,他相信自己能将在阿拉德看的那些书籍,记忆中的部分剑术琢磨精熟,更进一步,掌握刚刚那种呼吸方式,创造对应剑型,之后返回阿拉德继续战斗。

    ——收徒竟然失败了?

    这两个臭小子,怎么就这么不堪造化!

    桑岛慈悟郎的收徒之心,被连续捅了两刀,当真是惨不忍睹,为师的尊严在还没成功收徒的时候,就已快碎成了一地残渣。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他以为他是谁,传说中开创呼吸法的剑士继国缘一?还是最近总部那位据说从握刀开始起,两个月便成为‘柱’之一员的时透无一郎?

    没有基础只凭刚刚看的那一眼,就敢说这样的大话,不怕风把舌头闪着了。

    这两个小鬼,真的是能气死人!

    一个是不上进,一个是太自信。

    桑岛慈悟郎把脸一沉,手中那根拐杖在地上一顿,气流再度涌入齿缝之间,像是要嚼碎气好吞咽一样,给予罗赫一种超乎寻常的压力。

    如果说普通状态的桑岛慈悟郎是人的话,呼吸状态的桑岛慈悟郎就是一道电光,展开的速度让罗赫即使看见了也防不住。

    我妻善逸更是只捕捉到了半声踏步足音,便感觉视线天旋地转,整个人被直接拎了起来,低下头,刚好看见被一巴掌拍翻在地上的罗赫。

    “臭小子,你不是和那个老板打了赌吗,那我也和你打个赌好了。”

    桑岛慈悟郎不容置疑的提着我妻善逸的腰带,看着地上表情没什么波动的罗赫,露出了年轻时候倔强好胜的笑容,咧开牙齿道:“两年,我传授你把雷之呼吸,连带对应的剑型全数传给你,只要你能在两年内,推演出一种新式呼吸法,你可以不做我的继子,就算是我白送你的。”

    “你还真是任性啊,老爷子,这种技巧可是很珍贵的。”

    呈大字型被急速状态下的老者一巴掌按在地上的罗赫,瞳孔中倒映着桑岛慈悟郎的自信笑容,很淡定的吐槽道:“我一穷二白,没有对等的赌注,而且你也没有必要和我赌不是吗?这对你又没好处。”

    “你有这个价值,相反,如果两年内你没有推算出来,你不仅要成为我的继子,还要开口喊我爷爷,这就是我认为对等的赌约,怎么样,给句话吧,臭小子。”

    桑岛慈悟郎手杖顿了一下,微风扬起他的下摆,这时罗赫才注意到,对方的这条右腿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义肢,刚刚在罗赫架刀的时候,他用的就是这条义肢折返变向,起速爆发时也是这条腿。

    这个老爷子,刚刚没有用全力,而且条件宽容到几乎是白送了,就这么看好我?

    想起这句艾米丽在书库的告诫,以及阿拉德大陆那对自己而言,可以说是糜烂的局势,罗赫也没有必须硬着脾气,非得舍近求远不可的理由。

    他只是直,不是傻。

    “你让了我,还不计得失要教授我本领,这个条件未免太不公平了。”

    罗赫摇了摇头,坐起身来道:“我不占你便宜,要是两年之后我没推算出来,我当你的继子那是理所当然,叫爷爷也没问题,条件你说多少都行,只要我还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会履行,不分生死轻重。”

    “若是我领悟出来了,我则把那套呼吸法赠予你,还有对应的剑型,这样才算得上公平。”

    桑岛慈悟郎撇了撇嘴,把胡子高高吹起,他不过是为了套牢这个小子,外带激起他的上进心,故而有此一说,结果这种回答,难不成他还真以为自己能够推演出一种新式呼吸法?

    两年,嗯,这段时间,一般刚够入门的新手初步领悟呼吸法,习得基本挥剑的战斗本领,剑型能学全都算得上天才了,还自创?

    希望到时候别挫到这个小子的锐气吧,不,还是挫败一下比较好,年轻人,不能太骄纵了。

    只要学了之后,他就会明白开创一种呼吸法,究竟是何等困难的事情了。

    “行,那就这样定了,现在就和我走吧。”

    右手擒着我妻善逸,任凭这个家伙左摇右晃挣扎,桑岛慈悟郎就是不把他放下来,与罗赫过于自信的问题不同,我妻善逸是过于胆小,一副快要被吓晕过去的表情,嘴巴里都快冒出魂来了。

    问他是没有用的,想要拉我妻善逸当徒弟,那得靠强制的手段。

    桑岛慈悟郎敢肯定,他要是放下我妻善逸,这个小子百分之百会鼓足全力逃跑。

    搞定罗赫可以用赌约,但是对于胆小的我妻善逸,sangda又能怎么办呢。

    难道得用棍子抽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