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五十四章:小小的试炼(一)
    夜晚,吃完下午饭。

    抱着个盆用笤帚和湿布,勉强将满是灰尘的屋子整理出来个人样,我妻善逸疲倦的躺在板凳上,对着罗赫道:“啊啊啊,累死了,感觉躺下就能睡着。”

    罗赫将湿毛巾搭在背上,面前是一盆刚烧开的热水,用脸放在水蒸气上方,默默地放松着精神,没有接我妻善逸的话茬。

    见状,我妻善逸也沉寂了下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略微有些黯然的看着窗外,悠悠的夜风和虫鸣,在夜间开始了自己的大合奏。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盆中的热水已转为半温,浑浊的泥土被罗赫一一拭去,露出青涩的少年脸庞,只是面目在水中显得模糊不清,只有一双眼睛,恍若幽暗中的火光,显现着与那份少年青涩不匹配的灵魂。

    “你在害怕吗,善逸。”

    湿漉漉的发丝被毛巾擦至半干,罗赫披了件桑岛慈悟郎的旧衣服坐在床边,说是精舍,其实也没什么家具,偌大一个屋子中,不过是一横一竖拼接的土炕,一张桌子,四只木凳而已。

    如果没有罗赫的存在,我妻善逸觉得自己大概会被寂寞还有孤独所窒息。

    罗赫说的没有错,我妻善逸正是在害怕,害怕这陌生的一切,害怕暴力,害怕不友好的狯岳,害怕陌生的师傅桑岛慈悟郎,害怕自己的无能为力。

    因为他从来不是什么有天赋的人,如果今天不是罗赫帮他出头,他就会变成一个被酒馆剥削的黑工,来到桃山被狯岳讥讽也不敢还嘴,更别提动手了。

    比起身旁的罗赫,我妻善逸在这短短的一天内,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真的可以躺在这里吗,虽然说从一开始他就不想拜师,但,那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其实是很有身份的人吧。

    “啊!疼疼疼!”

    处于自我怀疑状态的我妻善逸,正准备开口自暴自弃的时候,他的脸皮就被罗赫直接捏住,然后揪的老长,硬生生拉成了一张二皮脸。

    “你想那么多干嘛,看看你的脸皮,又厚又长,比你自己想象中有天赋的多,不要那么轻松就被击穿心灵防线。”松开我妻善逸的脸蛋,罗赫习惯性的用欺负自家小女仆的方式,整治了一下我妻善逸,然后道:“而且,害怕并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善逸。”

    “诶?”

    我妻善逸意外的睁大了眼睛,心中回响着罗赫的声音,他能分辨的出来,这句话没有丝毫的嘲讽,相反更多的是一种肯定。

    “人人都会害怕,今天那个叫做狯岳的家伙,看似嚣张无所畏惧,但其实他很怕死,比你还要胆小,桑岛慈悟郎则是害怕没有传人,让自己一身所学归于黄土,所以他才把你和我,算是半强制性的找来当徒弟。”

    罗赫将脑袋靠在桃木枕上,疲惫渐渐上涌,低声自语道:“我也会怕,你也会怕,所以大家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个肩膀扛两个脑袋,你要去学会在别人让你害怕之前,先把别人打趴下。”

    “......你还真是高看我啊。”

    我妻善逸苦恼的在被窝中挣扎着,内心因为罗赫的安慰,出乎意料的好受了不少,他本来还想问罗赫些问题,撑着半垂的眼皮一瞅,却发现罗赫在短短数秒,已经进入梦乡之中了。

    明日,桑岛慈悟郎就要开始对二人锻炼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带着忐忑和不安的我妻善逸,终是放弃了对于睡魔的抵抗,窗外的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第一缕晨曦普照大地,公鸡打鸣的时候。

    “唔...已经早上了吗。”

    我妻善逸不爽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想要遮去罩在他脸上,妨碍睡眠的阳光,一旁的罗赫早已起床衣装整齐,原地活动了一下气血,看着手提一根桃木棍,不知何时走了进来,面带和善的桑岛慈悟郎,又瞅了瞅太阳晒屁股了,却还不愿起床的我妻善逸。

    这个家伙,昨晚已经和他说了,却还没明白吗,这个老家伙可不是开善堂的啊。

    自顾自的去打水洗脸,走出屋门的罗赫,前脚刚走就听得后方一阵令人心有戚戚焉的惨叫声,淡定的朝着水井走去...嗯?

    脚步骤停,躲过面前那横栏一剑的罗赫,抱着木盆挑了挑眉毛,扫了一眼挡路的狯岳:“有事?”

    明知故问,狯岳气的额头青筋直冒,眼神凶恶的盯着罗赫,似乎是想要咬碎他的喉咙,手握一把木刀,狞笑道:“你觉得呢?”

    嗤笑一声,罗赫压根就不想搭理狯岳,用手将面前的木刀拨开,自顾自的朝前走去打水:“那个老头正在身后教训善逸,你可能已经学了那所谓的呼吸法,但要不要打个赌,只要你现在出手,挨揍的不会是我,而是你。”

    原本已经调整呼吸,吞吐气流的狯岳,听到罗赫这句话,不由得掌心紧握,擒着木刀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对着罗赫的背影砍下去。

    会呼吸法的人,在爆发呼吸力量的时候,筋力,反应力,耐力,皆会提升至常态的五到十倍。

    昨日罗赫不过是打了个冷不防,占了狯岳的便宜而已,如果再交手一次,狯岳有信心让这个狂妄的家伙认识到什么叫做差距。

    只是,狯岳很清楚的知道,桑岛慈悟郎的速度原比他要来的快,直线爆发的速度,以霹雳一闪的拔刀势最为迅疾霸道,擅长雷之呼吸其他剑型变化的狯岳,对自己的速度,其实并不自信。

    他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的出手一定会被桑岛慈悟郎截下来,承认了自己比桑岛慈悟郎慢,其次是他很计较得失。

    所以,他没有勇气动手。

    “算你好运。”

    将刀柄握了又握,狯岳最终是吞下了这口气,没有出手,撇了撇嘴朝罗赫的方向啐了一口,朝着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罗赫眼神不变,老神在在的去井边打水,有一点狯岳是对的,那就是如果昨天不是突袭,就罗赫现在的身板,是不够呼吸法一口吃的。

    所以为了不被狯岳羞辱,他必须尽快掌握呼吸法,获得足以保护自己的力量。

    在罗赫打完一桶井水,祛除了自己残留的睡意,整理好晨起状态的时候,我妻善逸才终于顶着两个熊猫眼,额头上一个大大的包子,累感不爱的走到了罗赫的身边,倒出桶里剩下的水,开始洗脸刷牙。

    熊猫眼的原因自然不是熬夜熬得,而是被桑岛慈悟郎教训的成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