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五十五章:小小的试炼(二)
    “以后在公鸡打鸣之时,你必须于三分钟之内给我穿好衣物,十分钟之内完成洗漱,去精舍做你自己的早饭,要是再赖床,看见一次我揍你一次,听到了吗!”

    发型本就很爆炸的桑岛慈悟郎,此刻犹如被雷劈了一样,怒目圆睁,须发无风自飘,唬的我妻善逸魂不附体,本能的一个立正,脸色发青,如同木桩子一样,大声应道:“好的!”

    十分钟后。

    桑岛慈悟郎站在训练场中央,打量着已经收拾出人样的两个少年,一改昨天泥水尘埃的风范,此时的罗赫与我妻善逸,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当真是与太阳一样,充满着朝气蓬勃的活力。

    年轻就是好啊。

    “我记得昨天说过,选中你们是看中你们的心性和天赋,想要传授给你们征讨恶鬼的本领,过去了一夜,你们应该还没有忘吧。”

    两排森白的牙齿露出,桑岛慈悟郎粗粝自信的笑容,让我妻善逸打了个寒颤,他本来是想说自己忘了的来着,结果此刻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不然怕是又要挨揍。

    “自然是没忘,那么你今天要开始教导我们的,是你演示的那种呼吸之力吗?”

    罗赫不喜欢过多的寒暄,上来就直入主题,这样锐意进取的精神状态,让桑岛慈悟郎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哈哈大笑道:“当然...不是啦!”

    “诶!”我妻善逸同样摆出一副鸭蛋脸,要知道可是这个老头把他和罗赫带上山来的,这会又不教了是要闹哪样啊。

    “虽然我收了你们为徒,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就可以立马入门学习东西,看到那里了吗!?”

    桑岛慈悟郎手指往桃山的另一侧指去,那里是一片莫约三人高,平整与错乱交杂的桃花林:“你们今天的课题,就是从这里穿过那片桃花林,然后去林中的对侧的洞窟中,打两壶酒回来,只有当你们沽到了酒,我才会教你们真正的本领。”

    罗赫与我妻善逸对于这个考验都不是很感冒,他们都觉得这样纯粹是在浪费时间,但桑岛慈悟郎的态度很坚决,把手一扬,两把罗赫很熟悉的桃木太刀,自半空中抛了过来,分别立在他与我妻善逸的面前,刀身上还各挂有一个竹筒。

    “时间不是无限的,我给你们整整三天的时间,最迟到大后天的清晨,乃至于之前的任何一个时间,我希望能够品尝到你们从那里带回来的果酒,那么,自由行动吧,吃饭自己想办法。”

    交代完毕规则的桑岛慈悟郎,打着哈欠走到了不远处的大石头上,轻飘飘一跃,将整个身体靠在上面开始晒起了太阳,当真不管两人如何发挥了。

    “罗赫,怎么办啊。”

    我妻善逸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目的性和行动力都不是很强的他,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三不管情况,竟是千头万绪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不要想太多,面对未知光去猜是没有用的,要实际的去见识一下,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

    说话间,罗赫已将地上的刀和竹筒拔了起来挂在腰际,朝着桃花林走去,我妻善逸见状也是有样学样,把刀和筒往腰间一揣,跟上了罗赫的脚步。

    对于茫然的他来说,罗赫就是再好不过的指引,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桃花林,桑岛慈悟郎耳朵动了动,悠然的嘿嘿笑了起来:“到底还是年轻人啊,有冲劲!”

    另一侧,在不远处训练场手持真刀,适应重量和锋锐,快速穿梭在木人桩中,刀锋跃动间有电光划过的狯岳,一击将三具桩靶的首级斩落,瞄了一眼桃花林的方向,不屑的道:“那里面的陷阱,够那两个小子喝一壶了,当初我可是花了足足三天,才从那个林子外面带酒回来,那个狂妄的家伙或许说不好,不过胆小的那个,估计是要被淘汰了吧,废物可是没有资格继承呼吸法的。”

    废物。

    跟在罗赫身后的我妻善逸,并不知道狯岳是这么看自己的,其实他也经常觉得,自己有点废。此刻亦步亦趋走在桃花林中,我妻善逸望着周遭那无论是从景象,还是色泽皆如出一辙的桃花,心里略微有点发毛。

    “罗赫,我们待会不会迷路吧。”

    我妻善逸看着罗赫不时在地上堆堆桃花,亦或者拔刀在树上砍两下,恍若试刀的姿态,心里着实是没有底,所有的景色都一样,就代表这片桃花林里,根本就没有方向参照物。

    天上的太阳,在粉红色的花瓣雨下,都不过是若隐若现,即便隐约还可以看得清,但谁又能保证自己在这桃山中走出的是一条直线呢?

    “不,迷路几乎是必定的,毕竟这是考验,那个老头不会无缘无故的把咱们俩引进这里。”

    用刀在桃树上刻下简易箭头,罗赫很正经的回答了我妻善逸的问题,他刚刚在外面观察桃花林,以及被桑岛慈悟郎带着初登桃山时,就注意到了这花瓣的天然知见障。

    若是不能遮住视线,蒙蔽感官,那么设定这场考验又有什么意义,光是走路就能穿过的林子,罗赫可不觉得桑岛慈悟郎人老呆傻了。

    “所以,你才一直在做记号吗。”

    注意到了罗赫刻画的记号,我妻善逸回想起他刚刚入林时,不时将脚下石头踢为三块一垒,又或者将花瓣聚拢成堆的举动,大喜过望道:“那这样肯定就没问题了,你真聪明啊。”

    没问题吗,罗赫这次没有回答我妻善逸的话,而是选择了不置可否,他也只是尽尽人事而已,直觉告诉他这座桃花林可不是做做记号就能过去的这么简单,应该还有些别的。

    只是迷宫的话,相较于试炼,岂不是更像踏青?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我妻善逸也拔出了腰间的木刀,要去前方的桃树上刻下有关的箭头符号,给罗赫省一些功夫和体力,做做力所能及的事,却不料刚迈出数步,他就感觉自己被什么拌了一下。

    “趴下!”

    呼呼的风声自右侧而来,罗赫猛地扑了过去,伸手抓住我妻善逸的小腿朝着后方一拽,将这个好心的冒失笨蛋直接拉到,圆头的细木几乎在他拉倒我妻善逸的同时,擦着这个家伙的发丝飞了过去,如果不是罗赫拉住我妻善逸,他这会怕是最少也要在地上躺一会才能起来。

    这座桃花林里,居然还设有机关吗。

    听到林中开始作响的陷阱,桑岛慈悟郎坐起身来,半眯着眼道:“这边睡不踏实,还是去那边等这两个小子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