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阿拉德之上流剑神 第五十九章:抓猴(二)
    另一侧,我妻善逸的捉猴行动陷入了一个僵局,一直在疲于奔跑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黑暗中到底停留了多久。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还是更久?

    “叽叽~”(太笨了。)

    在黑暗中不时触碰我妻善逸,用石子砸在他屁股或者小腿上的不视之猴,犹如平静洞穴中唯一的波纹回荡,不断给予我妻善逸方位和期望,却又无情的戏弄着他。

    “叽!”(来抓我啊!)

    我妻善逸大腿被石子砸中,吃痛的用听觉‘望’了过去,这只猴子着实是讨人厌,让我妻善逸这么好脾气的人,都难免有了一丝怒火,砸砸砸,砸你个大头鬼啊!

    黑暗中不分时间,原本静不下心来,被无法视物恐惧所袭击的我妻善逸,因为怒从心头起的缘故,竟是难得的拥有了一颗无惧的平常心,他将原本看不见却还是睁着,作为本能依赖的眼睛闭了起来,开始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听觉上。

    叽叽的叫声,石头来袭的风声,猴子脚掌在地板上轻微的左右倒脚声。

    在桃花林一起奔跑时,罗赫对我妻善逸所说的话依稀还在耳畔徘徊,说起来那个时候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摔倒呢,明明都是一样用耳朵去听,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安然无恙的通过那些陷阱,明明陷阱比这洞中环境要复杂得多了。

    在黑暗中闭目思考的我妻善逸,觉得大脑有些昏沉,竟是有了些想要睡觉的感觉,他迷糊的思考着原因,最终却得出了罗赫引导自己的结论。

    没错,罗赫引导着我妻善逸,让他跟在身后,罗赫所过之处是安全的,我妻善逸可以凭借着捕捉足音,去复制罗赫的每一步,故而他能够通过桃花林。

    而猴子并不会照顾我妻善逸,他是测试者,是站在我妻善逸对面,需要他去跨越的障碍,两人的行动轨迹注定是不一的,是你追我赶的无规则线条。

    我妻善逸开始尝试推算线条,想着自己如何才能追上猴子,可是他越想便越觉困倦和疲惫,说实在的他的脑袋并不好用,光是记自己刚刚摔过多少次都很是吃力。

    这个黑暗,正在无情的汲取着我妻善逸的精力,麻木着他的感觉,他很努力地去思索自己跑过的路线,最终却得到了一张白纸。

    我妻善逸就像是白纸上的一只蚂蚁,勤劳的编织着纹路,最终却困于这留不下痕迹的白纸上。

    “好困啊。”

    眼皮开始打架,我妻善逸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太笨了。

    如果换做罗赫的话,一定可以轻松过关的吧,那个老爷子一见他就想收做弟子,而我妻善逸则像是买点心时,店家赠送的些许边角料,这样的试炼对自己而言,是不是太过困难了。

    完全追不上这只猴子啊,如果在这里放弃了的话,好像也不会怎么样。

    又不缺自己这么一号人。

    心中点滴的念头浮动,我妻善逸的思考中倒映呈现,他听着自己心中的不自信和杂念,困倦的感觉越来越深了,但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心思反而愈发纯净起来。

    迷糊中,我妻善逸不自觉的深深地吸了口气,提动腹部,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丝丝气流从牙关处往里涌动。

    不,不是缺不缺这一号人的问题啊。

    我妻善逸闭目暇意,肺部的血液仿佛化作丝缕,朝着身体的各处涌动,他的眼睛隔着黑暗,将气机锁到了那只叽喳不停地猴子身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不自觉的轻声梦呓着。

    踏步,衣袍在黑暗中被风浮起,我妻善逸的身影蓦然朝着猴子直冲而去,其速度和坚决远超之前数倍,急速交错的步音唬的猴子竟是愣了一愣,临了才猝不及防的一闪,被我妻善逸薅了一把猴毛。

    “叽叽叽!”(好快!)

    我妻善逸不语,发丝遮盖住他的眼神,也不去管猴子的喊些什么,让呼吸的力量继续在体内回荡,随着这股惯性再度冲向了猴子,心无杂念的他,速度更增三分。

    哒哒哒。洞中的宁静被猴子的奔跑逃窜声,以及我妻善逸的追击声所掩盖。

    听得到,我妻善逸于半梦半醒间,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自己所发出的声音外,那猴子慌张失措的脚步声。

    以快打快,当自己有了威胁之后,猴子就不再像之前那般从容,奔跑和逃窜的次数在变多,声音所连接的破绽之线也愈发明显。

    心灵纯净的我妻善逸,一切思绪在转瞬间便被忘记一空,只是单纯的追逐着猴子在洞内奔跑。

    摔倒也好,擦伤也好,我妻善逸只随着声音而起舞,忘记了所有与追逐无关的事情,他或许并不聪明,但却可以做到全神贯注于一件事上,这也是一种了不起的天赋。

    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的错失,都会让我妻善逸离猴子越来越近,手指甚至逐渐可以开始感觉到猴毛下方皮肤的温度,这代表他正在不断地擦过猴子的毛发。

    就差一点。

    “叽!”

    猴子也发觉了这种情况,身体愈发敏捷的同时,急躁的叫了一声,这种摆脱不掉,如影随形的跟随让他不得不缩小活动的范围,来躲避我妻善逸的抓捕。

    可这不过是饮鸩止渴,活动的范围越小,我妻善逸的体力便消耗得越少,反应速度的增快让他充分把握了猴子的逃跑路线,这样不断的负循环,让猴子那不够沉稳的性子,不由得躁动了起来。

    在这种新的僵持局面下,只需任何一方向前再多迈出半步,便可以握住胜利。

    而我妻善逸,很自然的跨越了这条胜利的界线,伸手再度探向了他听见的那个方向。

    心跳声,呼吸声,还有急躁的叫声,这一切的声音仿佛束成了一条线,成为了我妻善逸前进的道标。

    嗒。木屐踏地的清脆声,是我妻善逸预先迈步,以身体隔断了猴子逃跑路线的决定之音,他像是罗赫一样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掌,霸道的拉住了猴子的胳膊,复制出了记忆中罗赫压住狯岳的场景。

    咚!

    我妻善逸将猴子擒于身下,双手和膝盖锁死了对方的关节,不给任何逃跑的机会,黑暗中温度的实感,让我妻善逸那双微微闭合,处于假寐状态的眼眸突然睁了开来,似是被手上扎人的猴毛扰了清梦。

    “咦?怎么回事。”

    不可思议的我妻善逸,望着面前的黑暗,他还是看不见猴子,但这并不妨碍他理解自己抓住了猴子的事实,可是自己为什么能抓到猴子?

    我妻善逸无法理解此刻场景发生的原因,选择性的忽略掉了身下猴子那叽喳不停地声音。

    “叽叽叽。”(你过关了,别再压着我了,好重啊。)

    猴子甩着头想要摆脱我妻善逸的压制,但肘关节被膝盖压住,让他稍一挣扎都会感觉痛苦加身,真不知道是谁交给这个小子的,疼疼疼。

    “我...我过关了?罗赫呢,罗赫过关了吗!”回过神来的我妻善逸松开了膝盖,只是抓着猴子的手腕,一个劲的问着罗赫如何了,可是猴子又不会他心通,漫长的岁月让他能听懂人言,却没有传授他心灵感应的能力,如何能知道山壁那头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