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师凶猛 第3章 陈敏洁(求收藏、推荐)
    或许因为前半夜睡过一觉的缘故,亦或许是因获得金手指的兴奋。

    陈醋后半夜根本睡不着,在床榻上辗转反侧,憋半天愣是小憩一会,没再做梦,醒来后发现天色已经蒙蒙亮。

    看了眼时间,才凌晨四点,可陈醋已是睡意全无。

    想了一下,陈醋决定出门去练练桩功,透透气。

    重活一世,又有金手指傍身,总不能太过于窝囊吧?

    距离桂花园小区不远,就有片西景湖,实属嘉城不错的免费景点。

    陈醋摸黑来到西景湖畔,沿着长桥来到一座小岛上,那儿有一处凉亭,偏僻无人,在亭中还能闻见徐徐微风夹杂的一丝丝芍药花的清香。

    陈醋站直身子,后脑和颈部形成一条直线,双脚慢慢扩开,逐渐找到了第一门清桩的感觉。

    闭上双目,一门心思都投入桩功,感受身体的奇妙变化。

    不知不觉,东方翻起鱼肚白。

    陈醋长出口气,缓缓睁眼。

    下意识查询一番脑海中的进度条。

    (3/100)

    不错了。

    才一天不到而已,已经有这进度,说明武科考前,将气桩的清、奇、古、怪四门全部学完,也是有希望的。

    刚准备收摊走人,陈醋却发现身后出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头,一手拄着拐杖,手里拖着保温杯,坐在长椅上,目光也正看向他,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见陈醋看来,对方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着冲着陈醋点点头。

    一时间,或许是陈醋不习惯在别人面前练武,被人盯着总归有点羞耻,连跑带逃的溜回家中,只不过站桩的副作用犹在,走起路来有点跛脚,看起来怪怪的。

    “你去哪儿了?”

    陈妈何彩兰刚做完早饭,准备敲儿子房门,却见儿子是从外面进来的,忍不住问道。

    “晨练去了。”

    陈醋转过身像老妈展示了一下站桩后湿了一片的后背,把一路上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有一说一,陈醋这可没撒谎,站桩本身也算是晨练,但桩功涉及到陈醋的一些秘密,即便是爸妈也不便透露。

    何彩兰听到这一句话,顿时对儿子刮目相看。

    简单的早饭之后,陈醋冲了个凉,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背着书包上学去。

    等陈醋一出家门,何彩兰看向陈耀明,嘀咕道:“这是鬼上身了?”

    “去去去!哪有当妈这么说自己孩子的?”

    何彩兰同志不置可否:“陈醋可是我这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他就随你,无利不起早,早上去晨练?你信吗?”

    陈耀明耸耸肩,懒得理会,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拐个弯在挖苦他呢。

    懒得和对方计较,抄起挂衣架上的领带,准备上班。

    这时,何彩兰同志忽然想到什么,疑神疑鬼道:“老陈,你说咋们家陈醋是不是谈恋爱了?”

    陈耀明系领带的动作一顿,随后笑道:“好事,说明终于开窍了啊!”

    他没敢在老婆面前补上后面那句‘有我当年一半的风范’。

    “你可别瞎起哄,现在离高考还不到一个月,这时候可不要乱花心思,儿子谈对象,我没说过反对,上了大学有的是时间。”

    何彩兰坚定自己的立场,同时也是再三警告陈耀明,真怕这父子俩同流合污,什么事情都瞒着她。

    陈耀明一脸无辜,随口道:“这几天不是敏洁要回家嘛,找个机会让她去敲打一下。”

    何彩兰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另一边,陈醋沿着记忆中的老路上学,只是心里总有股感觉,以往十多分钟的脚程,现在感觉更轻松了。

    班级依旧是闹哄哄的,同桌蒋胖子正吃着豆浆和油条,悠哉无比。

    见陈醋坐下,蒋逸凑过嘴问道:“陈哥,你爸妈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报名武大啊!老师昨天应该都发短信了吧?现在有规划了吗?”

    陈醋捏了捏下巴,回想一下昨晚餐桌上对话的场景,点了点头:“算是有规划了,京都武大,怎么样?”

    蒋逸差点一口豆浆喷陈醋脸上。

    疯了吧!昨天还连考不考武大都拿不准,今天就直接冲着京武去了!

    你咋不上天呢!

    “你怎么突然想去考京武啊?”

    陈醋讪讪:“我姐就京都武大的啊。”

    蒋逸一脸吃惊:“没成想陈哥还算半个武二代啊,平日藏得这么深。”

    “我算个毛的武二代。”陈醋一脸苦笑,心中狂骂,老子哪有你这蒋胖子藏得深!

    老爹是城西建材城大股东,年流水几千万上亿的人物,儿子读公立学校,早饭吃豆浆油条。

    蒋逸见陈醋一脸当真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可是......陈哥,听说京武那边好像对文化课成绩要求特别高吧?即便是天赋资质再妖孽,高考六百分肯定要的吧?”

    被蒋逸这么一点醒,陈醋突然意识到自己当年还是一个高考落榜,最后花关系走专科路线的学渣。

    每次月考排名比蒋逸都差亿点点。

    想到这里,陈醋翻了翻抽屉,抽出最上面的一张数学卷,扫一眼选择题。

    头晕目眩!

    “玛德,差点忘记还有文化课这一茬了。”陈醋头疼欲裂。

    高中毕业都快十年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文化课能上去么?

    如今已是高三末期,该讲的课都已经讲完。

    陈醋深吸一口气,目光直直的看向一旁的蒋胖子,是时候该好好压榨一下亲爱的好同桌了。

    蒋逸被陈醋盯得浑身发毛,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在酝酿。

    于是,一个上午过去,蒋逸崩溃了。

    看向陈醋手上的数学卷,脸庞的肥肉不断颤抖,目中满是绝望之色。

    “陈哥...放过我吧!坐你前面的刘嘉佳成绩可比我好,月考前十的,你总不能逮着我一只羊薅毛吧?”

    这时候,中午放学铃声响了,蒋逸长出一口气。

    还好,小命保住了。

    以此同时。

    嘉城火车站。

    一道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倩影下了火车。

    少女身材高挑,束着头中短发,眼神凌厉的看着前方,因为她的冷艳的气质,在火车站得到了不少的回头率,可没人敢于直视她的目光。太凶了!

    很快,有一位穿着安保服饰的中年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上前,堵住对方去路,先是展示了一番工作证,随后笑脸迎人道:“这位小姐,能出示一下武道证吗?”

    “我叫陈敏洁,还是武大学生。”

    陈敏洁摇了摇头,武道证是职业武者才有资格办理的,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本红色证书,交给对方道:“这是我京都武大的学生证。”

    中年男子仔细检验一番真伪后,将学生证送还给陈敏洁,略带歉意道:“耽误小姐时间了,我也是按规章办事。”

    等到走出火车站,陈敏洁总算长出口气:“业余武者终究还是气血武者,气血无法内敛,出校门走动一趟也真麻烦。”

    陈敏洁掏出手机,既然回到嘉城,自然先跟老妈打声招呼。

    下午两点半。

    嘉城一中,高三(1)班。

    教室很安静,只有一些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陈醋和刘嘉佳坐一同桌,也在讨论题目。

    隔壁的蒋胖子被陈醋薅了一个上午,陈醋自觉再薅一下午,塑料同学情就没了,便顺着蒋胖子的意见,去薅坐在前面的刘嘉佳羊毛。

    蒋胖子如蒙大赦,也不客气,直接跟刘嘉佳交换座位,一个人趴在陈醋前面睡大觉。

    刘嘉佳是一位非常腼腆的女孩,陈醋对她印象并不深,当年大学毕业后的同学聚会她也没来,属于‘没重生都已经忘了高中还有这么个同学’的基础印象。

    对于陈醋如此热情的向她请教问题,刘嘉佳也有些茫然,她后桌什么时候这么敏而好学了?

    好在薅的时间不够长,至少人家还保留了一点耐心。

    当然,也亏得陈醋还要点脸皮,知道面对女同学得收敛一点,不能像对待兄弟那般压榨。

    此刻,两人正小声讨论题目,坐在讲台上的班主任也懒得去管人家换不换位置。

    互相学习,那是好事。

    就当陈醋和刘嘉佳对一道函数题目争论火热之时,忽然教室里传出一阵骚动。

    起初两人也没在意,可随着骚动声愈演愈烈,以至于都能吵醒在前面睡大觉的蒋胖子,陈醋和刘嘉佳这才从学术探讨中回到现实。

    陈醋刚一抬头,就捕捉到一对锐如鹰隼的眼眸冷冷的盯着他,四目相接,陈醋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

    ‘老姐怎么来了?’陈醋倒也没惊讶。

    因为嘉城一中是陈敏洁的母校,人家难得回嘉城看望一下母校也无可厚非。

    只是陈醋这位当弟弟的,隐约能从老姐那冰冷的眸子里,读懂了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陈敏洁是跟随庞校长与一众校领导而来的。

    庞校长身为话事人,率先开口介绍道:“这位是你们前两届的学姐,现读于京都武大的天才学员,明天她将带队去第一医院测试天赋。”

    说完,庞校长侧目,给了陈敏洁一个眼神,示意她随便说两句。

    “同学们好...我叫陈敏洁,京武大二学生。”

    陈敏洁沉默了一下,用冷冷清清的口气自我介绍一番后,再次陷入沉默。

    一旁庞校长老脸略显尴尬,不过看人家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似乎察觉到这女孩不善交际,于是也不墨迹,在庞校长的示意下,这批校领导来教室呆了不到一分钟,便匆匆离开,往其他班去宣布这事儿。

    原本庞校长还指望着陈敏洁能给即将面临武科考的学生提供一点经验,如今也不好强人所难,对方能答应替母校带队去测试天赋,那已是很给母校面子了。

    明天去第一医院天赋测试,可不仅仅是他们一家学校的事情,到时候整个嘉城各大高中的高三年级,以及他们的家长都会到场,这时候身为嘉城高中的老大哥,嘉城一中可不能落了牌面。

    像陈敏洁这等京武天才,往学生队伍前头一站,那就是学校牌面!

    等这群人离开,陈醋依然能记得,他老姐出门的那一刻,扫向他那斜乜的余光,顿感牙疼。

    蒋胖子回过头来,一脸讪讪:“陈哥,你...那位学姐的眼神好可怕。”

    “是啊是啊!感觉就像我们欠了她钱一样的。”一旁的刘嘉佳也附和着点点头。

    放学,打道回府。

    陈醋只见老姐陈敏洁坐在陈耀明的专用沙发位,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厨房里有哗哗的水声传出,见到多年不动弹的陈耀明同志破天荒的在打下手,与何彩兰同志在双槽水池前一个萝卜一个坑。

    陈醋刚放下包,就瞅见俩老人家互相推搡一番,最后由何彩兰同志干咳提问道:“放学了啊?高考快了吧?”

    “嗯,还26天。”陈醋不知道俩老人家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我家陈醋也快成年了,是不是我这当妈的要给介绍对象了呢。”何彩兰突然唉声叹气起来。

    “别瞎说!大学还没读呢,这么急干嘛?”一旁的陈耀明反驳道。

    “我能不急嘛!都十八了,我们小时候,十八岁那都谈婚论嫁了。”话锋一转,何彩兰同志又问道:“陈醋啊?你身边有啥中意的姑娘么?哪天带回来给妈考察一下?”

    “别胡闹!我家陈醋品学兼优,怎么会早恋呢?是哇儿子?”陈耀明同志扯着嗓门插口道,生怕陈醋听不见似的。

    陈醋满脑门黑线。

    你们二老一大把年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不嫌累么?

    陈醋面无表情的看向坐沙发看电视的老姐,心中无语。

    准是老姐把他和刘嘉佳之间的关系误会了,没事向爸妈打小报告!

    陈敏洁似乎注意到有目光聚来,睫毛轻颤,却是目不斜视的盯着电视屏幕,似乎啥也没听见,拿起一旁插着吸管的易拉罐,咕噜咕噜的喝着。

    陈醋心累,一家子都是戏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