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师凶猛 第6章 天才弟弟(求收藏、推荐)
    陈家。

    冷冷清清。

    老姐还在医院举牌,爸妈则大清早在医院门口起哄完后,该上班的还得老老实实上班去。

    陈醋回到家后,屋内空无一人。

    闲着没事,陈醋躺在客厅沙发上,遥控器来回切换频道。

    刚才倒是看了一档不错的节目。

    《2008全国武大学生赛八强赛》——复播。

    今年的全国武大学生赛还剩不到四个月,不少卫视已经开始复播上年的节目造势宣传。

    结果刚看到兴头上,擂台二人势均力敌,刀光剑影战斗正酣,陈醋的热血似乎也在解说员的惊呼和擂台四周成千上万观众的加油助威中逐渐引燃。

    再然后,一段长达十五分钟的广告令沸腾的热血迅速冷静下来。

    仿如事后贤者,索然无味。

    想了想,如今高考和武科考在即,时间都得花在刀刃上,便关掉电视,回到卧房后,反手带上插销。

    今早没去西景湖练站桩,陈醋总觉得人生似乎缺少了什么,于是打算现在弥补上。

    刚摆好架势,陈醋似乎记起了什么,摸了把口袋,从中掏出装有气血丹的红色小锦盒。

    原本陈醋是打算把气血丹单独藏起来,到时候拿着空壳子也好向老姐交差,可又担心气血丹这玩意,离开这考究的包装,会不会受潮什么的,到时候万一药性流失了,这岂不是亏大了?想到这,也只能连盒带丹一通藏入抽屉里。

    长出口气,似乎卸下了心头负担,陈醋看一眼桌台上的时间,才上午十点半。

    “先练四小时吧,再晚老姐得回来了。”

    陈醋自言自语一番后,将闹钟调到下午两点半。

    进入站桩姿态,陈醋入定速度飞快。

    一股数据流闪现在脑海中。

    陈醋在中,点开裴云涛。

    《气桩》(7/100)。

    《云涛拳》未解锁。

    昨晚在梦中随着裴宗师练习桩功后,进度已从昨天清早西景湖站桩后的(3/100)提升至(7/100)。

    陈醋在心中略一计算,以如今的状态练习《气桩》的第一门清桩,差不多每两小时站桩,桩功进度便能提升百分之一。

    这速度很快了!

    抛开心中的杂念,四小时便如白驹过隙。

    “铃铃铃!”

    桌上闹钟声音响个不停。

    陈醋意识从入定中退出,睁开眼,眼神明亮,如同一弯溪水,清澈无比。

    陈醋下意识走去关掉闹钟,结果两腿发软,一个趔趄,好在及时扶住了椅背,否则毫不怀疑嘴巴要跟地板深入接触了。

    “差点忘了站桩副作用了......”陈醋踉跄两步,略显狼狈的关掉闹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想想也没毛病,他还不是正式武者,甚至连业余武者都不算,体质上限摆在那儿。

    普通人一动不动站上四个钟头,两腿不发软这是不可能的,只能说陈醋入定太过认真专注,这些体表上的痛苦被忘却,久而久之成为麻木而已。

    陈醋倒是一脸无所谓,也不算第一次了,习惯就好。

    休息半小时,又是条好汉。

    坐在床榻休息片刻,等到腿脚的酸软褪去一些,陈醋脱下满是湿汗的衣服,准备跑隔壁浴室冲个凉。

    结果刚走出门,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个没停。

    这才记起来,中饭还没吃呢。

    好在家里常备泡面,陈醋懒得下厨,直接烧了壶水泡泡面,还能见缝插针抽空去浴室冲凉。

    一碗泡面下肚,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陈醋感觉神清气爽,焕然新生。

    也就在这时,家里防盗门被钥匙转开,陈敏洁刚一回家,闻到满屋子飘荡的泡面味,还是她最讨厌的老坛酸菜,不禁琼鼻一皱,一脸嫌弃。

    没去理会陈醋,陈敏洁径直走向冰箱,取出一听可乐。

    陈醋本想借此机会夺路而逃,刚跑往玄关换鞋,陈敏洁幽幽的声音就钻入陈醋耳朵。

    “你想去哪?”

    见陈醋不语,陈敏洁也自顾自来到沙发坐下,漫不经心道:“今天的气血丹,你没有服用吧?”

    陈醋心中咯噔一下,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

    不敢多想,省的到时候心虚,陈醋回到老姐面前,一脸憨厚:“用了呀。”

    陈敏洁重重将易拉罐敲在茶几上,客厅肃然一静,陈敏洁冷脸一板:“你骗得了他们,还骗不了姐!你测完天赋出来时,身上一点气血溢散都没有,难不成你还是a等根骨,把气血丹药性全部吸收了不成?”

    “姐...我错了还不行么。”

    见老姐一脸凶相,陈醋立即告饶,声音委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陈敏洁原本还想再发火,见傻弟弟一副怂样,火气倒是消了大半,只是一脸不满:“气血丹而已,有啥舍不得,庞校长自己不是武者,你听他瞎指挥干嘛?”

    “可姐,我也觉得这枚气血丹留在武科考更合理,何况,我气血评级又不差。”

    “c+很厉害吗?”陈敏洁白了陈醋一眼。“c+就值得自我满足了?放在京武,屁都不是!”

    陈敏洁也不好说的太露骨,毕竟这是她亲弟弟,打击了自信也不好。

    何况...气血评级本就不重要。

    只要家里有资源,有背景,大不了花个几百上千万,是头猪都能把气血评级提至a等。

    “算了,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这事就此揭过,气血丹你留着自己处理吧!”

    陈醋抹了把汗,如蒙大赦,连声感谢。

    陈敏洁说完,人已从沙发上站起,走向角落处的行李箱,不多时又回到陈醋面前。

    此刻,她手上多出两本书和三瓶装在玻璃瓶子的红色液体。

    “我已经定了今晚的机票,大概吃完晚饭就得做火车去魔都转飞机,现在还剩点时间,教你站桩,这是一位武者的必修课,练习站桩也能适当提升人体的气血,你可以在武科考前认真练练。”

    说完陈敏洁把手上的两本书丢在沙发上,陈醋定眼看去。

    《现代桩功基础》

    《大学武道概论》

    书本左下角均标注着“京都武科大学出版社”。

    陈敏洁则继续说教:“武科考的基础知识就不教了,等你得到武大种子名额,进入种子班后会有老师教的,都是些死记硬背的理论知识,对练武没啥价值。”

    说完,陈敏洁指向沙发上刚才随手丢下的书籍:“那两本是京武大一学生的学习资料,我大二了,用不着,这些学习资料京武学生可以留给家属,但不能外传,否则会惹麻烦,听懂点个头。”

    陈醋立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随后,陈敏洁又将这三个玻璃罐子放在茶几上,解释道:“这三瓶是气血溶液,价值比气血丹差很多,药性也比较霸道,气血太弱并不适合使用,我教你站桩,日常站桩能提升气血强度,等你桩功有火候了,你可以随便找家武馆的修炼室,将气血溶液用了。”

    陈醋本想问一句气血溶液的具体使用方式,见老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话语全都硬生生卡在嗓子眼了。

    陈敏洁自觉交代的差不多了,指了指刚才拿出的东西,对陈醋说道:“这些都放好了,最好别让爸妈看见,收拾完后跟我出去练桩功,只能教你三个小时,能学到多少就多少,学不会没关系,以后上了武大导师会重新教的。”

    其实陈敏洁也并不想出去教练站桩,只不过房间里弥漫的泡面味令她有些受不了。

    等陈醋收拾完毕后,姐弟出了门,不谋而合的向西景湖位置走去。

    这处地方空气好,现在也不算晚上散步的时间,人也不会多。

    一路上,陈敏洁自然而然留意到陈醋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不由关心的问了句:“你腿怎么了?”

    “洗澡时候摔了一跤。”陈醋立即打了个哈哈,又怕老姐多想,补充道:“不碍事,马上就不疼了。”

    陈敏洁没去追究,以弟弟这种马大哈的性格,摔马桶里也不足为奇。

    陈醋带着老姐前往了之前晨练的亭子,周围无人,没有蝉鸣鸟叫,颇为幽静,陈敏洁环顾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

    “倒是个不错的练武地方,脚好些了么?”

    陈醋在老姐面前甩了个怪模怪样的鞭腿,笑着道:“没事了。”

    站桩后半小时的副作用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陈醋只觉浑身轻松。

    “这次教你武道最基础的马步桩。”

    说罢,陈敏洁已是功架展开,双膝半屈,站成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目光瞥向陈醋,声色俱厉道:“别光看,学起来。”

    “哦哦......”

    陈醋照猫画虎,照着老姐的动作摆起花架,倒是站的有模有样。

    见陈醋站定,陈敏洁收回架势,绕着陈醋走了一圈,随后鞋尖戳了戳陈醋的右腿:“腿倒是没抖,膝盖再屈紧点,注意呼吸,站桩时候需呼吸引气,你呼吸这么乱,没办法入定。”

    陈醋有错就改,学得颇为认真,很快入定。

    当陈醋再次打开脑海之中后,却有了一份意外收获。

    :陈敏洁,业余九品。

    《马步桩》(已解锁)

    (注:三大基础桩功之一,简单易学,日常站桩能提升人体气血,练成之后步伐更稳,属于武大大一新生必修课程。)

    推荐:非武者。

    修炼进度(0/100)

    观察着这组新出来的数据,陈醋没太多惊讶,心中若有所思。

    ‘看来,脑海中的系统,恐怕是跟有人教他武学有关系。’

    裴宗师在梦中教他裴家拳法以及桩功,还有老姐在现实中教桩功,此刻都被系统收入。

    不过,陈醋还只是猜测阶段,现在掌握的信息还很少,无法进行控制变量实验。

    就当陈醋扎着马步桩,双目紧闭,研究脑海中的系统信息时。

    身旁,陈敏洁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快就入定了?”陈敏洁张开五指在陈醋眼前晃了晃。

    毫无反应。

    见此情形,陈敏洁坐在凉亭一侧的长椅上,掏出手机,开启计时器。

    十分钟过去了......

    陈敏洁扫一眼计时器时间,又看向岿然不动的陈醋,目光越来越匪夷所思。

    半小时过去了......

    陈敏洁有点坐不住了!

    半小时,一动未动!

    真如老僧入定一般。

    你特么说这是新人刚开始学习桩功能做到的?

    自问第一次站桩的时候,恐怕五分钟都坚持不了吧?

    可她弟弟第一次练,且天赋资质像极了一个庸才,却能连续站半小时?

    陈敏洁站起身,感应一下陈醋的状态。

    呼吸平稳,浑身丝毫未颤,完全没有像到了极限的状态。

    这是天才!妖孽!

    陈敏洁有点怀疑人生。

    我弟弟,难道是不出世的武道天才?

    眨眼,又一刻钟过去。

    陈敏洁终于还是忍不住,主要是担心陈醋练的急功近利,走火入魔了,虽然这不可能,但依旧推了一把陈醋,打断了他的入定状态。

    陈醋睁眼前,看了一眼《马步桩》的进度条——(3/100)。

    一小时不到的时间,居然进度条完成了这么多?这速度要比《气桩》快上好几倍啊!

    睁眼,陈醋目光带着茫然看向老姐,一脸不解:“姐,怎么了?”

    陈敏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一脸认真的问道:“你...以前学过桩功?”

    这话她自己问出来都没啥底气。

    弟弟是啥样,她这当姐姐的难道不知道吗?

    第一次站桩,就能练得这么好,说明桩功底子很强!

    难道还有一个宗师吃饱了撑着整天偷偷教弟弟站桩不成?

    陈醋装傻,似乎没听懂老姐的话,摇了摇头:“没啊,身边也没人教我啊。”说完,陈醋岔开话题道:“姐,我站桩还可以吧?”

    陈敏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吝啬夸赞道:“第一次能站这么久已经不差了,可放在京武,远算不上什么天才。”

    陈醋心中有些遗憾,不过倒也自我安慰了一番。

    毕竟是京武!

    陈敏洁狂翻白眼,我刚才随便说说,只是怕你骄傲而已。

    自家这傻弟弟是不是把这话当真了呀?

    京武天才也不可能第一次站桩就这么久纹丝未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