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师凶猛 第8章 种子班(求收藏、推荐)
    高三(1)班。

    班级门口,十二位获得种子班名额的同学站在走廊,面面相觑。

    杨征千看向众人,先一步站出来,沉声道:“据我了解,历届种子班都会竞选班长,我想争这次机会!

    我的综合评级放在全校能进前三,希望我们一班的同学能团结一致,一起支持我。”

    杨征千当着所有人的面,毛遂自荐了一番。

    目光瞥过林华峰和孙剑。

    林华峰也是篮球队一员,跟杨征千关系一向很不错,应该早已达成共识,此时并不出声反对。

    杨征千看向孙剑,武者家族出生的孙剑才是唯一的威胁。

    孙剑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道:“别这么看我,我对班长这一职没兴趣,说实在的,种子班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大不了不上了,我自己学去,都是些死记硬背的东西。”

    接着,孙剑一脸不爽道:“杨征千,别以为综合评级到了b+就膨胀了,光凭这幅命令人的态度,我们就很难信任你。”

    孙剑虽比杨征千矮一个头,平日更像是文静书生,很少说话的那种,今日却一反常态,格外强势。

    杨征千强压住心中的火气,一脸赔笑:

    “孙哥说笑了,我只是不想让班级成为一盘散沙,总得有个人带头不是么?”

    孙剑不语,杨征千也没理他,扫向众人道:“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杨征千性子很傲,班上无人不知,其他人要么学孙剑不吭声,要么点头赞同,刚才杨征千那话没错,有领队总比没领队强。

    若是杨征千真有本事竞选班长,也可优先为本班成员谋福利。

    没人反对,算是默认了。

    杨征千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心情大好,便一马当先带队朝综合教室走去。

    一路上,陈醋所在队伍也撞上好几波其他班级入选种子班的学生。

    有的班级三三两两稀稀拉拉,也有的班级则和一班一样,早已选出领队之人,看来也是去争班长一职的。

    陈醋见状有些好奇,问一旁蒋胖子道:“当班长有啥好处?”

    这么多人主动在争,当班长若啥好处也没有,就只是给老师跑跑腿的,估计大家也不会这么积极。

    蒋逸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你姐以前不也是种子班班长,你这当弟弟的连这都不知道?”

    陈醋一愣,脑袋摇成拨浪鼓,现在的老姐对他来说是薛定谔的姐,知道就有鬼了。

    一旁的刘嘉佳似乎也来了兴趣,翘首以盼:“蒋逸,你别卖关子啊,说一下嘛,咋们三个不是一伙的么?”

    蒋胖子苦笑,我没说不说啊,只是很奇怪,陈醋这家伙不问他姐问我干啥,我又没当过种子班班长,道听途说哪有亲身经历的强?

    “其实,种子班班长除了组织班级一些活动之外,有一项特殊待遇,那就是特招。”

    “特招不是要完成业余二品武者评级考核才能特招嘛?据说京武、魔武这等名校,需要业余五品以上才会被破格特招。”

    陈醋之前就听庞校长说起过关于武科考前特招的事,不过觉得对他来说有点遥远。

    业余品级考试成绩可并非花钱就能买到的,得参加国家级的业余武者品级考核赛,俗称业考赛。

    业考赛含金量很高,参赛者需要在擂台上连战三位同阶业考成员,取得三连胜才有资格。

    要知道成为正式武者之前,还分为业余武者,从低到高分别是业余一品至业余九品。

    这点陈醋问过老姐,当初站桩时,陈醋从系统得知老姐目前品级是业余九品,那时还对业余品级制度不了解,于是随口问上两句。

    陈敏洁毫不吝啬地说了一些陈醋这等普通人不知道的冷知识。

    比如说业余武者的主要品级划分,在成为正式武者之前,主要看气血。

    另外也提了几嘴业余武者的业考赛

    听陈醋知道特招,蒋逸解释起来也就容易很多:

    “武科考前想要成为业余武者,还需要演练战斗技巧,实打实的擂台实战,击败三名正式的业余二品,太难了!

    除非是武道世家,不是孙剑这样的,而是真正有传承,有底蕴的武道世家,孩子从小练武,这才有机会成为特招生行列。

    但是还有一个机会,就是武科考前,本省江南武大的导师会前往地方中学的种子班去实地考察,每个学校都有一位特招生的机会。

    基本上学校都是优先推举班长,如果武大导师看中,那就直接特招,不用参加武科考了。”

    陈醋一听这话,心中意动。

    江南武大,虽比京武和魔武差一线,那也是出类拔萃的名校了。

    他现在这文化课成绩,上个普通武大还有点悬,若是被特招岂不是美滋滋?

    “成为班长有什么条件?”陈醋抱着一丝侥幸接着问道。

    “你也想争?”

    蒋逸一脸意外,你一个c+还想争班长位置,白日做梦呢。

    陈醋见蒋胖子露出夸张的表情就知道八成没戏,一脸讪讪:“随便问问,别当真。”

    蒋逸没去管他,回答道:“票选吧,先票选三五位候选班长,候选班长们再竞选班长。”

    “那岂不是哪个班级种子名额多,哪个班级更有优势?”

    “那也未必,这得考验一个人的领袖能力了,天赋再高,没能得到班上的支持,可能连候选人都进不去,班上种子学员人数再多,声音不统一,那也一样。”

    陈醋黯然,那他没希望了。

    现在跳出来和杨征千对着干,互相拉票,感觉毫无胜算。

    “蒋逸,我听妈说,种子班学生可能会被武馆教练看中,可以去武馆练武,这是真的吗?”

    刘嘉佳在一旁憋了半天,见蒋逸见多识广的样子,也问了一句。

    蒋逸点头。

    “其实,这也算成为班长的另一个好处,有机会会被种子班老师看中。

    种子班老师并非学校老师兼职,而是学校从武馆这些地方聘请来的专业教练。

    被教练私下收为学生,上武大之前能学到很多,比如说站桩,武技......”

    一行人边走边聊。

    很快,综合教室就到了。

    庞校长已经在领导席上等候,见众学生三五成群的找位置坐,有些不满,轻咳一声道:

    “这次来的一共七十二名同学,以后大家都在种子班上课,算是一个班的,终归坐在一起好相处,各班选个代表来分配位置。”

    台下各班自然各有响应。

    陈醋所在班级,杨征千第一个站出来,没了之前的傲气,一脸谦和,冲着众位同学客气道:“我们坐前面去,挨着隔壁班坐吧。”

    上课铃刚响,众同学屁股还没坐热,便开始换起位置。

    庞校长观察着手里名单上的几人,似乎在观察学生各自的统筹领导能力。

    目光转向陈醋班级时候,先是看了一眼陈醋,目露可惜之色,随后目光聚焦到杨征千身上。

    八个班级最终在偌大的综合教室聚拢在了一起,庞校长颇为满意,也开始说起正事。

    一开始是废话一些没啥营养的信息,很多班主任之前都讲过,包括武科考报名时间和费用,武科考正式开考的时间等等。

    说了十来分钟,才讲到重点。

    “种子班的目标虽然是武科考,但兼修的文化课不能落下,所以种子班上课时间一般放在周六周末的上午,还请众同学合理安排时间。”

    此言一出,倒也没人唉声叹气,能进种子班的,基本上都大体了解过这些流程,没几人像陈醋这样真不懂的。

    讲完,庞校长看向一旁,笑呵呵道:

    “介绍一下,这位是学校从蓝天武道馆聘请来的高天亮教练,业余七品实力,来辅导本届种子班的武科知识。”

    一直坐在庞校长旁边,闷不吭声的光头中年站起身,腰杆挺直,虽个子不高,但却给人一种稳如木橛之感。

    “在学校不用喊我教练,叫我高老师就行。”

    高天亮呲着白牙,笑容和煦,说话声音也是温文尔雅,颇有儒气。

    没一点武者该有的肃杀,倒是令在场学生心头一松。

    说完,高天亮朝众人鞠躬行了一个武道礼,再次安静的坐回座位。

    “这次主要宣布的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关于上课时间,刚才说过了,明天周六正式开课,大家可别迟到了。”

    顿了顿,提起第二件事,庞校长声音玩味。

    “另一件事,就是按照往届的传统,竞选班长。

    这一届武大种子数量要比往届少,才七十二个,所以就只选出三位候选班长。

    想要预选班长的同学,现在上台来登记,明日第一课,大家匿名投票,选票数最高的三位作为候选班长。”

    杨征千看了班上的孙剑一眼,站起生便上了台。

    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当班长是一份苦差,竞争压力大,只能博一次特招的机会,不划算。

    这次上台的总共五位学生,两人综合评级b+,两人综合评级b,还有一位b-。

    至于连b-的门槛都没碰到,自然不会上台,即便票数多,侥幸当上班长又如何?

    还幻想人家江南武大导师来了,把你特招不成?

    身为高三学生,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没机会,自然懒得争。

    若是百分百能特招,恐怕种子班成员非得争个头破血流不可。

    登记完五人名字之后,会议也到了尾声,庞校长讲了亿点点种子班的上课规矩后,便宣布下课。

    陈醋回教室前,不忘老妈早上出门时的叮嘱,前往电话亭向老妈报告入选种子班的喜讯。

    回到教室,陈醋有些迷茫。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小目标,进入种子班完成了。

    但是后面还有很多很多小目标。

    陈醋拿出数学卷子,虽然搞懂了几题,但看着依旧头疼。

    蒋逸见同桌拿起数学卷,脸色大变,举手冲讲台上坐镇的班主任道:“老师,我要上厕所!”

    看着蒋逸逃之夭夭的背影,陈醋无语,至于么。

    亏在陈醋现在一点不想学数学,否则抓起卷子杀到厕所,来个兄弟间深入交流也不是不可以。

    这段时间接触下来,虽然逐渐掌握回了一些做题思路,但想要做到触类旁通,还得花时间。

    今天打算换换口味,学点别的。

    好在陈醋选的是文科,不需要去学理综的知识。

    重生前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跟外语打交道,外语这门课陈醋最有把握,其它诸如语文和政史地三大课,大多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

    见同桌逃之夭夭,陈醋也没了学数学的心思,看了一会文科的东西,以前陈醋的专注力很差,不过可能是练习站桩的缘故,此刻的陈醋早已今非昔比,专注力要比以往高得多。

    一天下来,陈醋记记背背,倒是收获颇多。

    桂花园小区。

    陈醋放学回到家,陈耀明和何彩兰依旧在讨论关于家教的话题。

    上班前没个成果,下班后继续。

    见当事人回来,何彩兰一把拉住陈醋,将他拉到二老中间,问道:“儿砸,你进了种子班,爸妈其实心已经放下一半了,而另一半则牵挂着你的文化课成绩。”

    陈醋刚想说些什么,何彩兰抢在儿子说出来之前,压下话头,继续道:

    “先听听爸妈的意思。妈的意思呢,你有两条路,一条路是考嘉武,今年嘉武对本市文化课成绩放低了要求,妈对比了一下你上个月的月考分数,基本稳进的,但是你爹却说嘉武不入流。

    那我说给你请个家教,你爹又哭穷,所以我们想,还是让你自己做个决定。”

    陈耀明两手叉腰,肺都快气炸了。

    什么话!

    说的他这当爹的成大恶人一般。

    陈醋虽没听说过具体的武大层次划分,但直觉也告诉他,嘉武这小城市的武大的确有点不入流。

    自己好歹有气血丹,现在《气桩》也在修炼,武科考最终的成绩如何还不好说,没必要自甘堕落选嘉武。

    “妈,家教大可不必,补了未必有用,没必要浪费这个钱。

    至于嘉城武大,我觉得没必要这么早就定下,当成备选倒不错,大不了这段时间,多去琢磨文化课成绩,我想考江南武大。”

    这句话,倒是说在了陈耀明和何彩兰心坎里去了。

    要是儿子能考上江南武大,那也是件光彩事。

    毕竟江南武大不像嘉武这种三流武大,已经能称得上是二流里偏上等的武大了。

    见二老脸色都有所缓和,陈醋松了口气,算是从家庭伦理大漩涡里逃出来了。

    何彩兰脸色一喜,摸了摸陈醋的脑袋:“还是我家陈醋懂事,高考还剩不到一个月了,加把油,妈给你炖鸡汤去。”

    陈耀明看向儿子,叹了口气,有些无力道:“最近有什么困难跟爸讲,能支持的一定支持。”

    陈醋原本想回房间,听了这话后,想了一下,有些迟疑道:“爸,我想买部手机。”

    陈耀明精神一振,我刚才就随便说说,挽尊而已,儿子你能不当真?

    当然,这话陈耀明自然不能说出来,否则这爹没法当了。

    “你要手机干嘛?”

    陈耀明故意拉大音量,厨房的何彩兰刚穿上围裙一听此事,也忙不迭走了过来,看向儿子,附和着道:“对啊,现在马上高考了,你不认真学习买手机干嘛?”

    陈醋心中无语,合着你老给我开空头支票呢,我差点当真了。

    不过陈醋还真的要部手机,理由他早就酝酿好了。

    “最近老姐教了一门桩功,我打算每天早上去晨练的时候练习,但怕误了上学的时间......”

    话还没说完,何彩兰立马讨价还价道:“那买块表不就行了?”

    陈醋被噎了一下,只得另辟蹊径。

    “还有,我不是今天进入种子班了吗?班上学生和老师之间都需要有个联系方式,大家都有手机,就我没有。

    庞校长说了,种子班以后可能要去一些其他地方活动,像武馆这类的地方参观学习,有部手机终归方便一点。”

    好说歹说,陈醋终于说服二老明天给他买一部普通的直板机。

    不过陈醋已经很满足了,2009年的时候,智能手机还不算特别发达,苹果连四代都还没出来。

    晚饭。

    鸡汤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陈醋跟爸妈说了一些关于明天去种子班上课的事情,还旁敲侧击的说了说武科考报名费。

    “武科报名的钱,你不用挂心,我们已经收到学校的短信了,星期一的时候,我带你去学校把钱交了。”陈耀明主动开口揽下了这活计。

    一万二,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两口子不吃不喝两个月才能挣出这点钱来。

    若不是陈敏洁在京武,学杂费国家报销大半,只是交一些基础费用以及每个月给陈敏洁打一点生活用度,否则现在家里未必能腾出这点钱来。

    话题继续,当陈醋说起种子班班长的时候,忽然好奇问向老妈:“我姐以前也是种子班班长?”

    “是啊,你姐当初气血a,根骨b+,综合评级a-,放在你们这一届也是第一,当班长还不轻松?”

    提起陈敏洁,即便面对儿子,何彩兰同志也是一脸骄傲。

    陈醋还是首次知道老姐的综合评级,拿他这当弟弟的相比,顿觉无地自容。

    难怪当初天赋测试成绩一出来,一中领导会面露失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