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气之峰 第三十章 紫炎
    赵白开始观看原本是杨泽的机缘,如今却是却是落在自己手上的紫色剑刃,粗看便知道其不凡,当为武兵。

    所谓武兵,便是武者之兵,普通的铁铜所制作的兵器,不过寻常兵器,对于武者来说,增幅不大,甚至可有可无。

    然而当普通的兵器融入天材地宝,其就会吸收天材地宝的灵性,从而转化成为武兵,武兵难以摧毁,并且对武者增幅极大。

    这把紫色剑刃,剑身是纯粹紫色,剑柄为黑,就仿佛紫玉黑石锻造而成,有着一种莫名的祥瑞尊贵气息弥漫。

    “这把剑……紫炎石。”赵白透过紫剑表面,感受其灵性,便是明白其到底融入了什么天材地宝。

    紫炎石是一丹级别的天材地宝,不过其较为独特,只有在小世界第三层的“紫炎境”里存在。

    接着赵白把紫色剑刃收回古贺令里,杨泽身死,机缘倒也落在他手里,不能说是恶人恶报,只能说是弱肉强食。杨泽以为拿定了赵白,赵白何尝又不是在刀尖上掌握着局势。

    “啪……”

    接着,赵白随意打了一个响指,于是白色武气顿时点亮了昏暗的山洞,凌乱山洞里,他走到那一堆刻在岩石上的文字前。

    稍微读了一段时间,赵白阅尽文字,也是明白了这文字到底在说些什么,而文字的刻画者,便是那紫剑之主,洞里白骨。

    这把紫剑为“紫炎剑”,依紫炎石而取名,原本紫炎剑并不是一丹级别的,而是几十丹级别。

    剑主是一个武馆的天才弟子,是真正的武馆天才,弟子之上的那种,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要在洞里枯死。

    他枯死之时,其紫炎剑也是因为大战而残破,只留下最后的一颗紫炎石,便是把紫炎剑留下来随意做了一个机缘。

    剑主临死时觉得倘若有人得到这份机缘,日后能够到达小世界第三层,到紫炎境里得到“紫炎天日石”,使这把紫炎剑蜕变成为“紫炎天日剑”,那么他留下这把剑倒也是足以欣慰了。

    即使不能到达第三层,那么紫炎剑能够作为武兵被使用,并不在山洞里蒙尘,到也不算是真正地埋没了。

    “紫炎天日石吗?”赵白略微沉吟,他倒是知道紫炎天日石这份天材地宝价值极高,并且即使在紫炎境里也是难寻的存在。

    剑主希望他可以得到紫炎天日石,将一丹紫炎剑蜕变成为紫炎天日剑,足使他死魂欣慰,于自身而言,赵白又何曾又不想得到。

    “以后有武馆天才的实力,定然要去紫炎境里一闯。”赵白心中一动,便是决定道。

    “不过这还是太遥远了,我还只是武馆学徒,连弟子都不是,所以要努力一些吧,”旋即赵白也是无奈笑了笑,接着他眸中锋利光芒一闪:

    “虎啸功似乎有所感悟,离可以突破到六啸,成就虎啸功第三境并不远,此次回去不久,恐怕很快就可以突破了。”

    他眼中神色逐渐认真,刚刚与杨泽一战,战斗经验有所增长,并且虎啸功也是有所领悟,即将突破第三境界。

    倘若虎啸功突破,再加上新得的一丹武兵紫炎剑,赵白估计他的实力会再度飞跃,恐怕顶尖弟子都可以一战。

    而顶尖弟子,其实已然达到武馆弟子的标准,只是觉得还需要积累,或者要在第一层得天材地宝,才是稍作停留,没有立刻成为弟子。

    赵白倘若能够一战顶尖弟子,那么他和初成的武馆弟子在实力上也没有两样了,获得身份,也只需境界突破到中期罢了。

    “咳咳。”

    此刻赵白忍不住又是轻轻一咳,喉咙一甜,血液浸染口舌,他这次因为想要贪一手战斗经验的进步,便是受了不弱的伤势。

    “先回王胖子那里吧。”他此刻虽然伤势严重,并且肉身疲累损耗很大,但是只区区下个陡壁山峰,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这就是武者的厉害之处,不仅肉身强悍,并且恢复力也很强,除了特殊伤势,待久了再重的伤都可以恢复。

    ……

    王子听肥胖的身躯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身上伤势也都尽数包扎完全,而赵白安静地坐在他身旁,一边动用气血武气恢复肉身,一边喝着药汤。

    忽然,王子听猛地睁开眼睛,眼眸里尽是焦急和紧张,神色更是非常凝重,刚想喊些什么,却是意外看见了身旁的赵白。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赵白你没事就好,也不枉费我刚刚喊你逃跑,不然不仅我要死,连你也要白白死去。”

    王子听现在很庆幸,因为他最后拼了命也要撕裂嗓子喊出那话语来,不然赵白就会遭遇不幸。

    “对了,”王子听一愣,仿佛忽然想到什么一般:“那个家伙呢?被你引走了吗?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

    此刻他的神色又是恢复了焦急,看着赵白眼里的淡定,心中焦急更盛,语气也是有些怒其不争:

    “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快跑吧,你居然还浪费时间来请了医生来治疗,太可惜了。”

    王子听很惊慌失措,觉得现在情况危急,毕竟那杨泽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赵白还傻傻地请医生,还淡定坐着,这不是在拿他们的命开玩笑吗?

    所以他现在连忙想要逃离。

    赵白看王子听拉开被子,想要让布满伤势的身躯动起来走下床,一直淡定沉默不说话的他,此刻也是轻笑开口道:

    “别急,那个家伙已经被我一拳杀了,所以我才不慌不忙地请了医生配了药汤,毕竟情况已然安稳。”

    他回到王子听家中之后,便是立即请了医生大夫来为他和王子听疗伤,并且配了药汤。

    旋即他便是安静坐着,等待王子听醒来。

    “什…么?”

    王子听闻言,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脸上惊慌失措的神情也是骤然定格,显得有些滑稽。

    他到底没有想到,还只是学徒的赵白,竟然可以打杀身为老学徒的杨泽,所以才以为赵白只是引走杨泽。

    如今听到这个消息,王子听顿时张大了嘴巴,那看不见的眼睛也努力想要裂开一条缝,最后也没说什么。

    他心里的震撼出现,仿佛波浪拍打海岸般汹涌。

    良久之后,王子听才是慢慢回过神来,最终语气幽幽道:“赵白,看来我的直觉不行了,你不是普通的天才,你是真正的天才。”

    “对了,”赵白从古贺令里取出一张五万两的银票,便是轻描淡写放在了黑色桌子上,真诚望着王子听:

    “这笔钱,我还你了,但你的情义,我却不打算还了。”

    他知道日后他可能会越走越远,毕竟前路漫长,路上许多人都会再也难以见到,比如王子听,然而他却不会忘记他们,因为他不是忘恩负义的薄情寡义之人。

    赵白做人很低调,他交友不热情,但他并不是轻视不看重友情,恰恰相反,而是觉得真正的朋友难得,一旦有了朋友,才会真正地看重。

    “好,我收下了,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话。”王子听哈哈大笑一声,重新躺会床上。

    这时候,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在一起,便是相视一笑,气氛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隔阂,只有淡淡的温情和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