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一章 成了姐妹花的师祖大人
    陈峰出现在这个山洞已经三天了,带来的水和面包已经吃完,就算有计划的使用手机的灯光,电量也已经见底了。

    狭小的空间他已经仔细观察了无数遍,除了一个石头桌子和满地碎石,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又摸了摸手指上的那个戒子。就是这个戒子,他捡到戴上后摩挲了几下就把他带到了这个鬼地方。

    可是就算是个宝贝,自己也要困死在这个地方了啊,陈峰有些懊恼的瘫坐在地上。

    陈峰是个孤儿,从小在唐过上河市长大,虽说孤儿院资助他上完了高中,可是他成绩不好,也没有考上大学,毕业后就在社会上瞎混,平常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招了报应。

    他大前天在自己出租屋里看动漫,由于忘记锁门,房东八岁的女儿不知道怎么摸了进来,结果正好看到些不太正经的画面。

    女孩回去也不知道怎么跟母亲说的,结果就是足有200斤重的女房东拿着切菜刀就要和陈峰拼命,陈峰没办法只能逃了出来。

    他一路跑到了市区边上的伏牛山,想要先躲几天避避风头,意外在一个山洞里捡到了一个很像古董的戒子,正在窃喜横财的陈峰,刚把戒子戴到手上,就被一阵白光带到了现在这个没有出口的山洞里。

    坐在地上唉声叹气了一会,陈峰再次点开手机屏幕,信号栏上仍然是个叉叉,日期提示陈峰已经来到这个密闭的山洞快两天两夜了。

    唉……

    死了算逑,反正老子也是个要饭的命,就是还有几部番没追完,几个游戏没有打通关啊,有点可惜……陈峰自言自语。

    叹完气,陈峰仍然不死心,又站起来摸到了那个烂蒲团,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的布料做的,里面的烂布掏出来翻了无数遍,既没有绝世武功秘籍,也没有藏着灵丹妙药,陈峰甚至学着电视上对蒲团磕了好几个响头,也没有什么奇迹发生。

    他捡起饮料瓶仰头往嘴里抖了抖,一滴水也没有了。

    整个石室他已经全部摸了个遍,只剩下这个石头桌子没翻过来看看了,陈峰摸黑爬到中间的桌子边上。

    打开电量见底的手机,桌面上倒是有一些鬼画符,但是陈峰是一个字也看不懂。

    不经意间,陈峰似乎摸到侧面有些不同,拿手机照了一下,有一个纽扣大小的凸起!

    他欣喜若狂,根据电视上学到的经验,这定然就是机关所在了!

    他用手使劲按了几下,凸起的小石头果然陷了进去,桌面上的鬼画符突然亮了起来。

    “咔……咔……”

    一阵石头的摩擦生响起。

    随后眼前一片黑暗,陈峰又陷入了被带到这个石室时的那种失重感中。

    娘唉,这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啦!

    一阵迷迷糊糊。

    等陈峰再次感觉到光照,他耳边竟然传来了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的抽泣声。

    他慢慢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两个一身素缟的女孩,此刻正跪在眼前不远的地上,目瞪口呆的瞪大着两双眼睛,惊恐的看着自己。

    眼前看到的应该是个大殿,材料是砖木,自己脚下是个一米多高的石台,身边左右是几个高大的雕石像,雕像前面则是对应的玉质灵牌,除了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女孩,整个大殿里空荡荡的就再也没有旁人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两个可爱、漂亮、瓷娃娃般又梳着古代发髻的女孩是谁?

    我是谁?我在哪?我……

    陈峰的脑子陷入了死机状态,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此刻和下面跪着的两个女孩双目瞪四眼,清晰的看到偏小的小女孩还抽空抽了下鼻头,就又呆呆的看着陈峰。

    “师……师祖?”

    大些的女孩有些疑惑和小心翼翼的问道。

    师祖?是在叫我吗?

    女孩的目光定在了陈峰右手的拇指上,上面正是陈峰捡到的那枚戒子。

    “师祖!”

    女孩有些确定的语气响起,然后就泪如泉涌,竟然一跃而起,飘起来一样从地面瞬间蹿到了有一米多高的石台上,扑进陈峰的怀里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哇!

    听这悲惨的哭声,就是死了爹妈也不一定有这般伤心欲绝,声音里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委屈。少女温暖的躯体在怀,陈峰竟有些不好意思再去占些便宜。

    下面的另一个女孩仍然呆若木鸡,不知道为什么姐姐要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师祖,师祖不是已经失踪几千年了吗,师傅早就说过的。

    怀里一股股淡淡的体香直往陈峰的鼻子里钻,怀里少女飘逸的长发看起来光滑柔顺,陈峰有些忍不住想去摸上一模,安慰一下悲痛的少女。

    我穿越了?

    他平时没少看网络小说,结合戴上戒子后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现象,陈峰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只是眼前的情况有些弄不明白,少女为什么叫自己师祖?她们又为什么哭?这是哪朝哪代?又是什么地方?陈峰一肚子的疑问。

    带着一脑袋的浆糊和疑问,陈峰的手还是没忍住抚摸起怀里痛哭少女的长发,好柔顺啊!

    一个时辰后……

    陈峰跪坐在一个古朴的木桌前,手里拿着瓷碗正在狼吞虎咽。说不上的名字的谷物,说不上名字的青菜和肉类,陈峰正吃的满嘴流油。

    “水……水……”他有些噎住了。

    两个女孩慌忙小心翼翼的递过来一碗清水,然后继续坐在对面眨巴着两双大眼睛看他吃饭。

    两个单纯的小女孩涉世未深,陈峰这个老油条已经旁敲侧击初步把情况弄了个大概。

    他确实是穿越了,身处的这个地方叫浮云大陆。整个世界广大无比,浮云大陆与厚土大陆隔海相望,间距一个十分广阔的五帝海。具体的地理知识两个女孩也不太清楚,陈峰自然也是无从了解。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有仙术和修真的世界!

    两个女孩分别叫陆琳与陆小樱,正是两个练气修士。门派叫做雾乾门,雾乾门早已经没落,陈峰穿越过来之前,雾乾门唯一的筑基修士,也就是她们的师傅兼娘亲,不知道修了什么邪门歪道,导致走火入魔灵魂飞升,身体自燃都烧成了灰。这就是为什么两个小姑娘在师祖殿里哭的梨花带雨的了。

    至于为什么叫陈峰“师祖”?

    这还要从陈峰右手大拇指上带着的戒子说起。

    根据雾乾门门派典录记载,这个门派的创始人叫“雾乾真人”,五千年前是个出窍期的大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偏僻之地建立了雾乾门,建立山门的这座山后来就被叫做了雾乾山。

    雾乾真人当时把一枚手上的戒子作为门派图腾,正是陈峰手上带的这一只。陈峰穿越过来的师祖殿里还有这枚戒子的大图画卷,供在台面上。

    接着往下说,当初雾乾真人在这一带建立山门,由于地处偏僻,以他出窍期的实力在此地雄霸四方。不过山门建立三百八十年左右,雾乾真人突然就离奇失踪,之后几千年再无消息。不过这方世界的修士都会在门派备置连接自身寿气的一种命牌,如果修士身死道消,则保留在门派的命牌就会破碎。

    雾乾真人虽然突然失踪,门派里的命牌却未破碎,所以初期的几百年里,雾乾门也只当门派老祖外出修炼去了,自身倒也传承有序。只是此后连续上千年雾乾真人一直都没有回来,雾乾门未有修炼天才出世,门派才慢慢没落了下去。时至今日,整个雾乾门竟然只剩下一个筑基女修士,带着两个练气期的徒弟女儿,和灭门也差不多了,可谓是惨不忍睹。

    陈峰突然从师祖殿供台上出现的时候,两个不谐世事的少女正在师祖殿痛哭娘亲。陈峰突然从虚空中离奇出现在师祖殿的供台上,手上的戒子又正是门派师祖的图腾宝物,正好被惊吓到的少女陆琳看到,他神奇的被当成消失了几千年的师祖修炼成仙,回来重振山门了!

    至于陆琳为什么相信?

    还不是因为她们母亲活着的时候,每天都拜雾乾真人的命牌,并且给姐妹两人普及,命牌几千年都没有碎,雾乾老祖肯定没有寿尽或道消,一定是修炼成仙,白日飞升了!

    陈峰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在梳理了解到的信息。

    看到应该是这个倒霉的雾乾真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传送到了地球,然后在地球嗝屁了,这个世界的所谓命牌当然感应不到,自然不会碎裂,竟然被门派认为修炼有成,羽化登仙了。

    唉……还好是两个小女孩,从小就没出过山门,什么都是懵懵懂懂,要是真有成熟点的上了年纪的大人在场,断然不会有这么狗血的误会,不过要是那样,自己小命估计也要不保啊。

    陈峰心里暗自庆幸。

    “嗝——”

    水足饭饱,陈峰打了个悠长的满足嗝。

    “师祖……”

    姐姐路琳瞪着灵动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陈峰轻声喊道。

    “师祖您是飞升仙界了吗?”

    “呃……是……是的……嗝!”

    “师祖……您是怎么回来的,不是传说从没有上界修士可以下凡回来的么?”

    “呃……”陈峰在思考怎么继续忽悠。

    “师祖?成仙了也要喝水吃饭的吗?”

    姐姐问完,不等陈峰回答,妹妹陆小樱就好奇宝宝一样歪着脑袋,眼睛亮晶晶的要刨根问底。

    “师祖,飞升成仙就真的长生不老了吗?”。

    小女孩陆小樱眨巴眨巴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似乎永葆青春的师祖爷,虽然心里好像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姐妹两人什么事一直都是姐姐做主,也就没有用小脑袋深入去想。

    “呃……不要问这么多问题,我自然是成仙了的,当然是看你们把门派搞成这个样子,一气之下抛却仙躯,从仙界回来了,咳咳……师祖我穿越虚空壁垒受了重伤,就……就不要问些什么奇怪的问题了。”

    陈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装作虚弱无力的样子,想要打消两个好奇宝宝的思路。

    “师祖!”

    大些的女孩看陈峰吃力的扶着桌子,急忙站起身过来扶起他的手臂。

    “小樱,来扶师祖去休息,不要发呆啦!”

    “哦……”

    两个女孩一左一右搀扶着装模作样的陈峰走出屋子,一路送到了院子里一间外观尚算完好的厢房前面。

    “师祖,这是我父亲在世时的房间,尚且可用,请师祖休息。”女孩轻声说到。

    围绕小院四周到处是成片的建筑废墟,陈峰可以想像当初雾乾门是多么雄伟气派,可惜从一下午的观察来看,目前好像只有眼前这个小院在废墟里还算完整了。

    “咳咳……你们也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

    陈峰站直了身体,又忍不住摸了摸两个女孩柔顺的长发,好可爱啊!

    陆琳与陆小樱缓步退后,行了一礼后微红着脸蛋走开了,小院侧面也有几间厢房,看来是两姐妹的休息之处。

    屋内,陈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个谎言要一百个谎言来圆,他不觉的欺骗两个不懂事的女孩儿有什么心里障碍,可是以后咋办?这是修仙的世界啊,自己可是什么都不懂,自己还回的去地球吗?这个戒子又为什么出现在地球呢?难道真是如自己所想的一样吗?

    陈峰根本就不可能睡得着,他又悄悄打开房门走进了小院。

    侧边的厢房里还亮着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在昏黄灯光的映射下对立而坐,可以听见两个女孩特意压低的说话声,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整个小院打理的还算干净,除了正对院门的客厅和旁边的厨房,就只有对立的两排厢房了。院子里一张圆形的石桌,配了四个石凳,角落里一口井,井边几棵叫不上名字的树,就再无余物。

    陈峰趁着月色走出院门。

    对了,这个世界也有一轮月亮,只是看起来比地球的月亮更大、更亮。

    脚下是巨大的石板铺成的道路,出了院门就是一座残破倒塌的石塔,从基座来看完好时应该不低,石塔前面是几座倒塌的大殿,还有无数的偏房,都是只剩下残垣断壁。

    陈峰出现的祖师殿就在倒塌的石塔后面,中间还隔着好几栋废墟。

    祖师殿保存还算完整,里面四根巨大的红木柱子支撑着屋顶,巨大的供台上是从前到后几排石造像,每个石像前面都有一个裂纹的玉牌,只有大殿正中间的位置空着,没有放置石像,只有一个脆白玉牌树立,上面竟然是繁体字,写着“雾乾门雾乾真人”。

    这个世界是用繁体字的?陈峰抓了抓脑袋。

    又看了看手上的戒子,仍然在月色中闪闪发亮,四面八方汇集过来一丝丝墨黑色的光芒,如同蚕丝一样粗细,缓慢的汇入到戒子上消失不见。

    趁着夜色,陈峰把整个破败的门派大致转了一圈,回到小院的时候,对面厢房的灯光熄灭了,看来可爱的姐妹两人应该已经休息。

    其实仔细想一想,在地球自己无亲无故,吃饭都是个问题,又不愿意出力干活,真是在这个世界落脚倒也不错,何况还有两个呆萌呆萌的傻萝莉作伴呢?

    陈峰笑了笑,推开门上床继续思索,明天怎么继续圆慌呢?

    夜色深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陈峰在床上眉头紧皱,他做了一个梦。

    梦境中一个白胡子老头坐在他最初出现过的那个石室里,正对着自己一脸贱兮兮的微微笑着。

    “小友?小友!还不醒来!”

    “啊!”

    “呵呵,小友你好啊。”

    白胡子老头捋了捋胡须,看着陈峰笑呵呵的打招呼。

    “你……你是?”

    “呵呵,小友你冒充我的身份,不知道我是谁吗?”

    老头一脸戏谑。

    “雾乾真人?”

    “正是。”

    “我这是在哪?怎么又回到这个破密室里了!”陈峰一脸惊慌,害怕白天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自己又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小友莫慌,你现在是在梦境。”

    “梦境?”

    “正是梦境,所以无需担心。”

    老头继续捋着自己洁白的长胡须,一脸沉思的说到。

    看陈峰一脸呆滞,老头继续说:“你一定有很多疑惑,我就从头给你说起吧。”

    老头随即解释了一通。

    原来,当初此界的雾乾真人在五帝海无意间闯入了一座海底古墓,得到了陈峰手上现在带着的乾坤戒,同时得到了不知道来历的逆天传承,这才一路修炼到了洞虚期。

    但是这枚戒子雾乾真人却一直没有探究明白,前期只是发现有破碎虚空的逆天遁术,帮助他逃脱无数凶险。但是他越研究越发现戒子深不可测,因为他发现乾坤戒竟然一直在吸收一种天地间的神秘力量,就是陈锋看到戒指吸收的那种墨色丝线。

    戒子吸收的那种丝线状的东西在不同的地方强度不同,雾乾真人踏遍了浮云大陆,在现在的宗门所在地发现神秘力量的吸收强度最大,就于此地建立了自己的宗门,便于研究戒子的奇特之处。

    至于哪间石室?

    就在祖师殿正下方深处,是戒子吸收神秘力量强度最大的地方。

    雾乾真人在地下开辟了石室,潜心研究戒子,门派事物一律交付给了门人处理。反正他选的这个地方在浮云大陆比较偏僻,四周没有强大的修士宗门,灵力贫瘠,物资匮乏,境界高的修士不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至于低手则是全部打服,雾乾门倒也几十年无事。

    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戒子充能满了的缘故,八千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就不受控制自发开辟了虚空,瞬间带着雾乾真人穿越到了地球。

    到了地球之后,雾乾真人发现地球竟然灵力稀薄到不可思议,戒子也无法再次驱动开辟虚空返回,自己整日里和一些不开窍的野人为伴。为了回去,他不得不在地球寻找机缘。

    谁知道这一找就是千年,在这期间,雾乾帮野人开了智,自己也收了几个徒弟,好共同探寻这块绝地。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直到自己洞虚境的寿元耗尽,地球灵力根本不足于补充修炼,也没能找到回到浮云大陆的机缘。

    再此期间,雾乾真人倒是发现戒子在地球仍然一直微弱的吸取不明的能量,但是速度缓慢,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次启动。

    到地球一千三百年后,雾乾真人终于寿元耗尽,一带洞虚尊者陨落地球。

    但是一缕魂魄却被这奇特逆天的戒子锁住,不至于魂飞魄散。一直到六千年后陈峰所在的年代,戒子终于又充能完毕,正好被逃入山中的陈峰捡到,就带着他打通了返向通道,回了浮云大陆。

    “你明白了吗?”

    老头说完,就闭目养神,不厌其烦的捋起了白胡须。

    “好像……明白了……”

    “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呃……就是说我还能回去?”

    “嗯,能回去。”

    “回去了还能再来不?”

    “能。”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困死在地球上吗?我算算,这戒子在地球充能一次五千年啊老头!”

    陈峰言语不敬,老头倒也不恼,继续说到:“我也是回来后才想明白,此戒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道标信戒。”

    “传说万古以前,普天之下修士高手如狗遍地,万千世界互联互通,人从自然吸收灵力提升自己,宇宙之中各种独立的灵力世界如浩瀚星空,各界修士皆可穿梭万界,不过穿梭要用到至宝道标,应该就是这枚戒子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万界通道关闭,道标逐渐消失在历史中,这些上古传说太过久远,却是不可考究了。”

    “至于为什么说你还能回去,则是我发现此两界的来回通道,经过我和你来回这两次穿梭,已经被钥匙彻底打开,再次穿梭就不需要开启的虚空能量了。”

    老头仔细说完,陈峰听的还算明白。

    老头有自顾自的补充:“不过你也别高兴太早,我发现道标年代久远,天地宇宙规则早已改变,定然会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这些就要你自己探究了。”

    陈峰感觉老头给自己解释了这么多,自己又冒充了别人身份,多少有些内疚,摸着脑门歉意的说到:“你是不是还能出来,我是说复活。”

    毕竟陈峰看过不少网络小说,这些法宝里的白胡子老头,不都是培养弟子,然后重塑肉身的吗?

    老头听罢爽快大笑,“哈哈哈……我已道灭五千余载,如若还能存活,这宇宙天地规则还有个屁用,人人还最求个屁的天道。”

    “啊?”

    “小友,我过了今夜就连这一缕残魂也要消失了,念在你我有大机缘的份上,望你替用我身,将我宗门发扬广大吧,也希望你能追的到缥缈天道。”

    老头说完竟是身影逐渐透明,眼看就要消散不见。

    陈峰急急忙忙喊到:“老头!你还没告诉我怎么用这戒子,我怎么回去和回来啊,喂!喂!你不要就这么走了哇。”

    虚影仍然逐渐飘散,空中似乎回荡着几句空洞的话。

    “道法自然……乾坤机缘……此界彼梦……此梦彼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