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二章 落魄的修仙姐妹
    清晨,陈峰被窗外有叽叽喳喳的鸟雀吵醒,木板床睡的很是不舒服,陈峰咂巴了一下嘴,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咚咚咚……”

    “师祖,起床了吗?该吃早饭啦!”

    清脆的敲门声和少女甜美的嗓音响起,陈峰惊然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还好,这一切并不是困在石室里濒死时做的梦。

    起床推开房门,陈峰看到俊俏的姐妹俩正站在院子里,合手向自己行了一礼。

    “师祖,请到厅房用饭。”

    姐姐陆琳柔声说到,妹妹陆小樱则一如既往的瞪着大眼睛好奇的扫描着陈峰。

    厅房里木桌上仍然是简单的一碗饭、一碟小菜,陈峰有些疑惑。

    “你们吃过了?”

    “禀祖师,我们只中午食一餐。”

    “为什么?”

    陆琳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回答,眼神躲闪的低着头不和陈峰对视。

    陈峰转头询问的看着妹妹陆小樱,女孩正在眨巴着眼睛偷偷看他,看到陈峰的目光转过来,慌张的低下了头,可以看见小脸蛋迅速红了起来。

    “没……没粮了……”还是姐姐陆琳回答,语气有些尴尬。

    “为什么?”

    陈峰十分不解,这可是修仙的修士,连饭都吃不上吗?那还修个屁的仙啊!

    对着两个女孩逼问了一番,陈峰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捂着头唉声叹气。

    雾乾门真算是没落到了极致,本来门派开垦的有灵田,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收些外门弟子来劳作,供应门派自给自足,但是雾乾门这一代只剩下一个筑基期的女子,就是姐妹俩的娘亲,而且带着两个拖油瓶不谐世事的女孩,那还有心情去经营门派啊。

    以前女孩娘亲在世,倒是经常下山去给人驱邪治病,落些钱财购置粮食,再在山上打些猎物,几个人倒也衣食无忧。

    不过前些天她们娘亲走火入魔,后事还来不及交待,哪能还顾得上给两个孩子准备些后事呢?

    陈峰在想,不知道冥冥中是不是真有什么机缘,如果不是自己正好碰见人家老祖的戒子被传送过来,这两个不谐世事,从未下过山的可爱女孩子,命运又将如何呢?

    拿老祖的身份逼着两个女孩在堂里吃了那碗饭,陈峰心情有些沉重。

    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好人,在地球没少干什么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丑事,可是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受苦,陈峰心里多少是不好受的,再说人家都管自己叫“师祖”了,怎么也得管上一管吧。

    两个女孩吃过饭,收拾了屋子,又乖巧的坐在了陈峰的对面,三个人一起大眼瞪小眼起来。

    咋办?

    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呃……你们平时都修炼什么功法,都是什么阶段了?”陈峰故作老成,还是先问问基础的吧。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姐姐陆琳先回答:“师祖,我们平日修炼的是本门五帝真经,我……我才练气三层……”

    “我练气五层啦!”

    妹妹陆小樱终于开口说话,脆生生的童音清畅欢快,修行倒是比姐姐还要厉害些。

    陆琳的脑袋都快低到了石板桌面上,修炼一途除了勤奋,天赋却无比重要,任凭自己如何努力,她却从来没有赶上妹妹的脚步。

    陈峰虽然昨夜与雾乾真人有过梦境详谈,但这老家伙什么也没交待就魂飞魄散了,他现在也不敢多问,害怕露了陷,就不好解释了。

    “真经可在,拿来我看看。”他想先看看资料,了解一下再说吧。

    陆小樱一溜烟跑回了厢房,双手提溜这有足有半米厚度的一摞书卷,吃力的放到了陈峰的脚下。

    陈峰吃惊的用手背擦了擦额头冷汗,就算不是什么所谓修仙小说里的玉蝶,这真经也太厚了吧?

    “师祖的传承玉蝶早已……早已遗失,这是第二十八任掌门抄录的……”

    陆琳解释的声音越来越低,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门派被自己这些不消子孙搞成这样,传承玉蝶都弄丢了,基本和灭门就差不多了。

    陈峰砸吧了一下嘴,伸手解开捆书的绳子,拿起上面的一卷翻开。

    上面果然是繁体字书写,陈峰看了一下开头,大致意思就是:

    我是第二十八任掌门许傲天,由于门派内乱,传功玉蝶不慎丢失,藏经阁被大火付之一炬,幸好你们掌门我早已把本门祖传宝典铭记于心。由于门派刚刚平息叛乱,这个物资灵石上欠缺,门派祖传的功法就只能先摘抄于金丝蚕绢上了,希望后辈能有人把门派发扬光大,重新刻录和重建藏经阁等等。

    一本书卷,这个所谓的二十八任掌门啰嗦半本厚度,除了吹嘘自己多么牛逼,几千年不见的老祖当初多么牛逼,剩下就全是些扯淡的废话了。

    陈峰看的脑瓜子生疼,姐妹俩都是双手放在膝盖上,文文静静的低眉顺眼安心坐着,似乎在等老祖指导功课。

    陈峰偷偷抬眼看了一下,两姐妹两双希冀的眼神可怜兮兮的正看着自己,眼神碰撞了一下,他又急忙低下头去看书去了。

    这可咋办?修仙,我也不会啊………

    哐!

    陈峰正在暗自着急,头顶上却突然传来“哐”的一声巨响。

    他抬头一看,天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倒扣下来的淡黄色光幕,正好把雾乾门的废墟笼罩其中。光幕外上空悬空停着两把飞剑,飞剑挺身被手站立两个锦衣男子,正在皱着眉头向下看。

    “师哥,两个小娘皮不错吧?”一个红色锦服的男子正讨好的向身边另一个男子说话。

    “嗯,是不错,可是这破地方为何有护山大阵?”男子疑惑的看着黄色透明护罩。

    陈峰有些激动,这是……这是御剑飞行了啊!这就牛逼了啊。

    “筑基修士!”陆琳脸色有些难堪,倒也没有惊慌。

    “何人闯我雾乾门,这是我门派驻地,还请二位退去。”

    小姑娘站直身体,看着两位不速之客冷静出声。

    陈峰看到陆琳表现,不得不在心里翘起大拇指,真是……真是……我没有尿了裤子吧?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在裤裆里摸了一把,然后安心的装模作样也端起脸来。

    “山门?啊哈哈哈……就这破地方还山门?哈哈哈……”那个红色锦服男子猖狂大笑。

    “小娘皮,不是看你们这对并蹄莲花还算入得我眼,公子我会来这尿不拉屎的地方么?”

    “你娘亲可已经化了灰了吧?还不出来给我做个暖床鼎炉,好叫你知道人间极乐!”

    男子一阵喋喋不休,却是说出少女娘亲的死来,看来和他们应该有莫大的关系。

    “什么!我娘……我娘是你们害死的?!”

    少女肝胆欲裂,双目瞪得是圆溜溜,咬牙切齿的头发都要竖立起来了。

    “是极!还不出来给你那风骚娘亲报仇?”

    说话的黑袍男子背负双手,戏谑的看着法阵中的三人,却是想要引诱少女出来拼命。

    陆琳听他如此说,哪能还忍的了,抬手伸掌,噗的一声一柄长剑已经从右边厢房里冲破了窗户,啪的一声直接飞到她十指修长的小手上来。

    看她架势似乎要提剑冲出去拼命,陈峰惊的一身冷汗,急忙伸手拉住她的手臂。

    “不要冲动!待……待为师祖恢复功力,定然为你们报仇!”

    陈峰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了,他是真害怕自己拉不住啊,要是也会飞咋办?

    幸好少女倒也乖巧,被拉住后没有用力挣脱,只是双眼通红的瞪着天上御剑的两人。

    陆小樱也拽住姐姐的衣服,切生生的小声说到:“姐姐……师祖说的对,我们……我们打不过他们的,我们才练气,还不能御空,怎么御敌?”

    小女孩咬着下唇,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师祖?啊哈哈……你们……你们真是死了娘亲傻了不成,拉着哪来的野男人就认祖宗啊!”

    红袍男子在天上笑的飞剑乱颤,陈峰不怀好意的想,怎么不掉下来摔死呢。

    另一个黑袍男子倒是沉默不语,看着阵法护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呸!哪来的两个小畜生,你们野爹没把你们拴在裤裆里跑出来了,在这里喷粪呢?”

    陈峰确定他们进不来护罩,悠闲的挖了挖耳朵骂了起来。

    “你!找死!”

    男子伸手推出一掌,只见一个刺眼的乳白色光团从他掌心飞出,“哐”的一声砸在护罩上,却连个波纹也没有激起。

    乖乖,这护山大阵真是厉害,陈峰偷偷拍了拍胸口。

    不过这破落门派为啥还有这么牛逼的阵法保护呢?看来等下一定要问个清楚。

    看到男子攻击无效,陈峰是彻底放开跳脚大骂起来,从对方爹妈到祖宗八辈,在地球上学的泼妇骂街全部演练了一遍,直骂的外面两人七窍生烟,身边的两姐妹眼神都变的奇怪了,这才悻悻然咽了口唾沫停了下来。

    “师弟,不要和他浪费口舌,我们就守在外面,他们终究是要出来的,到时再将他碎尸万段。”

    黑袍男子示意师弟住嘴,冷笑着看了几人一眼,御剑转身离去,师弟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峰,随后跟上飞走了。

    等两人离去,陈峰旁敲侧击的问清了护山大阵的事。

    原来,雾乾门建立之初就有此阵,雾乾老人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此阵不需要灵石补充,却能一直持续运转几千年的时间,这才让雾乾门虽然没落如此,却没有早早的灭了门了事。

    据门派典录记载,此阵可以抵挡元婴期高手攻击不破,可抵挡出窍期大能全力一击。不过阵法再强,对于雾乾门来说也不过是个乌龟壳罢了。

    下午借口自己要恢复疗伤,陈峰打发了二女去修炼,一个人把半人高的五帝真经搬到了自己房中,大致翻了一遍。

    五帝真经却是分为金、木、水、火、土五个部分,根据真经记录和历任掌门典录心得,五种心法配合五种属性的术法,从土属性最为浅薄容易修炼,到金属性最为高深难以入门。

    历任掌门都是选择一种心法深入修习,不过有人在上面记录,据说是正确的练法应该五部心法齐头并进,不过好像除了雾乾真人那一代,后面都没人这么练成过。

    这是为什么呢?

    陈峰陷入了沉思,好像……缺了一把钥匙?

    他抬手看了看手上孜孜不倦吸引丝线光芒的戒子,这个戒子和功法应该都是雾乾真人从五帝海古墓弄出来的,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我要不要试一试?万一我有主角光环呢?

    陈峰把五种心法的第一部都找了出来,打开摊放在地上,盘腿坐在地上细细研究了起来。

    嗯……前期都一样,讲究入神自视,感应天地灵气,这个……入神怎么入?嗯?自视是啥?咋感应灵气啊?

    太阳西落,中午应该是陆琳来敲了敲门,陈峰正在潜心研究真经,也没有听到。

    天色已经渐黑,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陈峰却已经双手摆着奇特的手印,盘腿坐在地上紧闭双眼不知外事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坐在地上的陈峰猛然睁开了双眼,奇怪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简单?

    我这五帝真经就这么入门了?而且还是五部齐练!

    难道我是天才不成?

    利用真经上的内视之法,陈峰能够看到自己身体变成了一个混沌的人影,有四肢躯干。腹中肚脐下方所谓的气海位置,漂浮着五颗不同颜色的小球,如同米粒大小,围成一圈不停旋转,中间被围绕的是一颗旋转的如同银河的光团,有一条细长尾巴。

    四周无灯,已经睁开眼的陈峰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屋内的装饰,桌子和床铺,甚至窗外草丛里的小虫细微鸣叫,都清晰的传进了耳中,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笼罩着他。

    这就是修炼后的好处吗?陈峰兴奋非常,因为按说十分困难的修炼入门境界,自己竟然一下午就轻而易举的达到了。

    按照他看的典录和心经秘籍所说,气海的盘旋光团就是灵气住所,吸收锻炼的灵气都会融入气海,发动术法时灵气从气海调动,再向外释放。

    修炼又分为练气、筑基、融合、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十一个大境界,每个阶段气海表现不同,大境界又可分为九层进度。

    练气期的气海就是星海气旋,每进步一层就会多一尾旋臂,自身实力也就进步一分。

    陈峰通过内视知道,自己竟然也是练气一层的修士啦!

    窗外已经是黑夜。

    隔离的厢房门被人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陈峰站起身推开房门,看到月色下,路小樱正提着水桶从井里打水,身上只披了一件柔顺的薄衫,看起来姐们俩是准备沐浴?小姑娘发育真好啊………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陈峰暗叹视力在黑暗中变得如此之好,又舍不得把目光移开。小姑娘发育良好的胸前应该是用什么东西束缚了下。

    看了一会,陈峰心里痛心疾首,正在发育的时候用布缠绕伤身啊,看来有机会回地球要带回来点东西,啧啧……

    “啊!”

    一声惊呼,少女的水桶“咣当”一声又掉进了井里。

    “师祖!”

    陆琳听到声响,也从自己屋里出来,看到陈峰正站在房间门内的阴影里,急忙给陈峰行了一礼。

    嗯……姐姐同样穿的更清凉。

    “咳……你们忙,我出去转转。”

    陈峰落荒而逃,走起路来弯腰翘臀,脚下不太利索。

    乘着月光,陈峰独自一人踱步来到祖师殿,坐在蒲团上沉思发呆。

    那个雾乾真人说自己还能回去地球,手上的戒子就是钥匙,可是怎么开启呢?

    现在是雾乾门外面有两个小畜生在守株待兔,里面马上没米没粮,难道修仙之人要给饿死困死在这不成?那也太丢人了。

    更何况还有两个身娇、体柔……咳咳——的小姑娘需要自己照顾,责任重大啊。

    手上的乾坤戒子仍然在持续的吸收未知的能量,陈峰用手指摩挲着戒子,引导气海灵气运转,摸索尝试看看能不能激活戒子。

    陈峰体内气海内星河漩涡,四周五颗米粒大小的圆珠激发出不同的光线,一起聚集到漩涡之中,漩涡瞬间射出一道混合色彩的澎湃灵气,沿着灵脉一路冲到手上的乾坤戒处。

    “唰!”

    夜风从殿门外吹进来,祖师殿中却已经空无一人。

    地球,唐国上河市郊区伏牛山中,一个身影踉跄着双脚落地,正是当初陈峰消失的地方。

    哈哈哈哈………

    我陈峰又回来啦!

    急忙查看了一下自身有没有缺少什么零件,陈峰对雾乾真人所说的通道规则改变嗤之以鼻,爷爷我这不是完好无损么,老家伙看来是吓唬我的。

    不过诚如雾乾真人所说,地球灵力果然稀薄到无法修炼。

    陈峰甚至都能感觉到,自身气海灵力甚至在不断往天地之间扩散,以这个速度,还有自己的灵力储备,不出三天灵力必然耗尽,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激发乾坤戒,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啊。

    陈峰把这个问题狠狠记在心里。

    大致计算了一下激发乾坤戒的灵力消耗,以自己练气一层的修为,灵力充沛的情况下激发五次不成问题。

    他在原地又重新试着激发了一次,安全的回到了雾乾门的祖师殿中,等灵力吸收满,又重新传送回了伏牛山。

    此时已经半夜。

    站在伏牛山的半山腰,陈峰可以看到魔都不夜城“上河市”的辉煌灯火。

    半山腰吹了会冷风,陈峰挠了挠头,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温饱问题吧。

    他抹黑一路回到了自己上河的出租屋。修炼后身体素质果然不可同日而语,一路行来虽然没有调动灵力使用任何五帝真经中的术法,他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累。以他以前死宅男的身体素质,走两步都要喘半天的。

    进来小区,他摸到出租屋门前,使用钥匙静悄悄打开房门,房间里一切如旧,难道房东死肥婆没有报警?

    把已经没电的手机插上充电器,陈峰在屋里打了会瞌睡,一直等到外面已经凌晨,街道上开始逐渐稀稀拉拉出现人影。

    陈峰在满是污垢的洗手间最后洗了把脸,拿上手机和钱包,悄悄的出了出租屋。

    站在楼道里,他静静的一动不动待了一会,把钥匙轻轻挂在了门把手上,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