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四章 中二病少年和他的可爱妹妹
    没钱怎么办?

    蹲着街边的陈大师祖,面前只差一只破碗了。

    虽然是练气一层,可也修炼了不少五帝真经术法,这些术法用出来,在地球有可能被当成神仙,但是也有可能被当成妖怪啊!

    陈峰可不想被抓起来研究。再说——修习的土盾术抵不抵的过子弹还要另说呢。

    他思来想去,“抢”这一条路是危险的,行不通的,而且太掉他现在“仙长”的身价了。

    “偷”呢?

    好像更丢人了啊。

    一个足有两百斤的少妇从他面前经过,看到蹲在马路牙子上愁眉苦脸的陈锋,给了他一个“你是否不想努力的眼神”。陈锋很惊恐的看着她有些油腻的大脸,被胖少妇的电波眼看的双腿打了个寒颤。

    现在女人口味这么重吗?我这型的还有人看的上?大姐,我是宅男啊!哪方面……哪方面肯定不行的。

    其实他不知道,修炼五帝真经,已经把他的猥琐气质至少减少了九分,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比以前顺眼多了。

    看到陈锋惊恐的表情,胖少妇丢下一张百元唐国币,又抛了个肥腻的媚眼,很有规律的扭着水桶腰走开了。

    陈锋低头看着脚下诱惑力十足的钱币,挠头犹豫着捡不捡。

    犹豫了一秒钟,在街边一个假乞丐准备扑过来前,陈锋迅速伸手把钱从地上捞了起来。他站起身不屑的用眼神斜视了一下那个同样满脸不屑的假乞丐,这家伙看见钱,装瘸的腿都瞬间站起来了!真是钱通鬼神啊。

    这可是本大爷靠英俊的实力色相挣的钱,还想占我的便宜,做梦去吧!

    最终,靠自己英俊、潇洒、帅气的外表挣的一百唐国币,陈锋还是混了个肚饱。

    唉……现在的人太肤浅,到现在才有人发现自己有成为小白脸巨大潜质吗?这也太晚了吧。其实陈锋感觉自己的内在更美,只是缺少各种类型美少女的发掘。

    吃饱喝足后的陈锋,一边剔着牙溜达,一边想到了一个生财妙计。

    下午。

    上河市最大的、最好、最高级的中心医院门口,一个神棍出现了,手拿一根细木棍,上面挂着一条廉价的白色布条,上书两行大字“专治不治之症状,当场见效收费。”

    门口保安提着警棍过来驱赶了一趟,陈峰施了个对付普通人的障眼法,两个保安就对自己视而不见了。

    这多亏了自己平常没少看什么都市医圣啊、都市医神啊这些个网络小说,上面的套路他现学现卖,也不管路人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两眼贼兮兮的只盯着进出医院的高档轿车,等着他的财神爷出现。

    一直等到日头西落,进进出出的高档轿车倒是不计其数,甚至他还舔着脸见车都抖上一抖手上的木棍,也没有一个人停下来问上一句“先生可是医圣传人?”

    没有人搭理他,陈峰等的有些垂头丧气。难道是这身行头不行?他低头看了看身上一身廉价的夏装,都是自己在网上买的假名牌,确实没有什么气势啊。

    他刚把条幅摘了下来胡乱缠了一下塞进怀里,正准备撤退换地方,就从院门口跑出来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男孩还穿着高中校服,双眼哭的跟两个包浆的红核桃一样。

    男孩跑到陈峰身边,伸手就拉住了准备撤场的陈峰衣袖。

    “你……你是不是会治病?”男孩一脸希冀的望着陈峰。

    陈峰顿时有些激动,这是来生意了?要开张了!

    “你……你是不是刚从山上学艺下山,是不是医圣传人。”

    靠,看来碰见同好之人了啊,啧啧,被网络文学毒害的不清,不过……我喜欢~

    “嗯,我……小生……本仙……本真人正是……那个什么——医圣传人,你家可有大人不治了?”陈峰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嗯,你来给我爷爷看病,看好了我爸给你钱。”

    男孩也不知道真是中毒太深,还是无助中病急乱投医,反正拉着陈峰就往医院里跑。

    上河中心医院内部,一个单独的疗养小院,此时正在门口站了一群人,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正在和一对中年夫妇交谈,边上还站着一群人在听,应该也是家属。

    看到男孩拽着一个不认识男子回来,正在和医生交流的中年男子本来就很烦恼的眉头又皱的深了些。

    “小华!你又干什么去了,不准再胡闹了!”

    穿西服的中年男子出口大声呵斥男孩,中年妇女则走过轻轻把男孩拉进怀里,摸着他的脑袋叹了口气。

    “爸爸!我要让他给爷爷看病!”

    男孩倔强的叫喊,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中年男子瞪着陈峰,脸上满是怒意,不满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陈峰底气十足,挺了挺腰板装模做样,他还没有摆好姿势,中年男子已经大手一挥不耐烦的喊道:“把他给我赶出去!”

    身后两个黑衣保镖模样的人立即站了出来,走过来一人一边就把陈锋架了起来。

    男孩一个箭步已经窜了出来,伸手拦在了陈峰身前。

    “你们敢!爸爸!让他试一试,就试一试行不行,你从来就不相信我,这次我求求你让他试一试,我不想爷爷死,我不要爷爷死!”

    男孩的语气激烈,话里却充满了哀求,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袁康,就……就满足他吧,好吗?”

    刚才抱着男孩安慰他的中年妇女走到中年男子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柔声说道。

    人群中又走出一个穿校服的女孩,和正跪在地上痛哭的男孩年纪相仿,也拉着男子的手说道:“爸爸,就满足哥哥吧……万一……万一有奇迹呢?”女孩的语气可以听出来更多的意思是安慰,并不看好中二病哥哥随便找来的神棍。

    陈峰看了一会苦情戏,趁着时间把怀里的条幅又挂了出来,正鼻孔四十五度瞪着天空,把逼格摆了出来。

    周围的人看到他举着细木棍上的条幅,已经彻底失望了。看来真是小孩子胡闹,不知道在哪找来的骗子神棍了。

    “小华……你爷爷累了,我们不要再打扰他好不好,爸爸知道你难受,可是……我们也不能……也不能……”

    男子走上前,把儿子扶了起来,看着孩子哭肿的双眼,不忍心斥责,倒是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陈峰,把他当成连小孩都骗的骗子了。

    跟在爸爸身边的小女孩也恶狠狠的瞪了陈峰两眼,精致光洁的小脸在陈锋看来却更可爱了,难道我还有抖m的潜质么?。

    别人怎么看陈峰不管,可是作为一个死宅,最不能忍的就是被小萝莉看不起,顿时把鼻孔从天上优雅的调了下来。

    “袁先生是吧?为什么不试一试呢?看到没有,专治不治之症,别人能治的我还不给看呢,治不好又不收费,你怕啥啊。”陈峰摸了摸脑门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

    “你什么你,我又没说骗你的钱,再啰嗦我可不治了啊!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考虑考虑。”

    陈峰以进为退,装作要走的样子,小男孩果然不答应,跑过来紧紧的拽住了陈峰的胳膊。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不过……如果你戏弄我,我会让你知道后果,让他进去!”

    袁康脸色铁青的让开了门口,周围的一群亲戚窃窃私语,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袁夫人把男孩重新楼进怀里,温柔的用手指肚抚摸着他红肿的眼皮。

    陈峰趾高气昂的迈着八字步从医生身边走过去,还转头对着小姑娘呲了呲牙扮了个怪脸。哎呀,就是喜欢小姑娘,你说这可咋办?

    不过这家医院的几个医生倒是没有多话,都是一脸沉默是金的模样让开了路,看来也不想多找麻烦。

    小院中的单独病房很大,甚至是奢侈,里面所有家具一应俱全,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老者,头发花白,样貌和门外的中年男子有几分相似。

    陈峰刚进屋,他身后就跟了一群人,似乎都想看看这个神棍怎么表演。

    陈峰转过头,不满的说道:“所有人都出去,本人治病秘诀概不外传,这个……嗯……你们要是不放心就让这个孩子留下吧。”

    袁康皱了皱眉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就当时满足儿子胡闹一次吧,也不说话,转身示意所有人都出去了。

    病房的门被重新关上,陈峰不放心又反锁上门锁,把窗帘全部拉上,这才坐在了病床前面的椅子上。

    “这个……你爷爷是什么病?”

    陈峰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五帝真经有很多术法可以给人疗伤治病,可自己他真没有什么经验。床上的老头如果知道自己是小白鼠的身份,不知道会不会挣扎着爬出去。

    男孩瞪大了双眼傻了一样看着陈峰,这……这怎么和小说里不一样,不是看一眼就应该知道是什么病了吗?

    看着陈峰一脸无辜的盯着自己,男孩只能咬着牙小声说到:“医生说是心力衰竭……”

    陈锋心里松了口气,不是身体缺少零件就行啊!身体再造术他是真不会。

    第一次干,千万不能砸了招牌!陈锋缓慢出了口气,认真观察起床上的老人。

    床头边上只有一台他不认识的仪器,几根线管从仪器上链接到老人身上,仪器正不断出“滴、滴”的声音,显示板上全是各种波浪线,陈锋一个也没看懂,只能装模作样的装作观察了一会。

    身边男孩眼中的希望渐渐的在熄灭,陈锋终于咳嗽了一声把手搭在了老人手腕上。

    他通过术法内视起老人的身体。

    竟然和自己一样没有灵脉?陈峰又确认了一个信息,是不是地球人都是没有灵脉的?

    可是没有灵脉为什么反而自己修炼速度这么快呢?这个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

    收回思绪,陈锋看到了老人体内心脏位置缠绕的一团团淡黑色死气。从修炼典录上来说,消除这些死气,再注入灵力生机,应该能恢复活力。

    五帝真经的木系心经,倒是有不少消除普通人体内死气的术法,这也是很多修士给普通人治疗疾病的方式。其中一道法诀叫“沐春术”,不知道行不行?陈锋心中搜索自己学的术法。

    他试了试激发木系术法“沐春术”,黑色死气竟然真的开始消散,陈锋心中惊喜。

    一直激活沐春术吞噬黑色死气,等到他气海内存储的灵气,剩余量至少还能够再激活三次乾坤戒,陈峰这才停止了施术。

    陈锋的内视视角下,老人体内黑色的雾状死气基本消散,绿色的木系灵力生机运作。老人暂时恢复健康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睁开眼睛,陈锋看到老人脸上的苍白终于有了几丝红润,他又施展灵气刺激了一下老人灵识,老人眼皮抖动两下,微微睁开了双眼。

    大功告成!终于算是没砸了招牌啊,陈锋心中感叹。

    “好了,等会让你爸付钱吧。”陈峰说完,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治病的价钱前期没谈啊!现在治好了对方不会赖账吧?

    男孩听到陈锋的话有些傻眼,你就摸了摸爷爷的手腕,就说治好了?把我当傻子?

    气急败坏的男孩双目赤红,恼怒之下正准备动手扑上来教训陈锋,病床上老人已经恢复了视力,转头正好看到咬牙切齿的孙子,张开嘴虚弱的叫道:“华……华……”

    听到声音的男孩瞬间愣住了,僵硬的转动脖子看向了病床上的爷爷。看到老人已经睁开的双眼,虽然虚弱但是慈爱的眼神正望着他,哇的一声扑到老人怀里大哭了起来。

    “砰!”的一声。

    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两个保镖一起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紧张的袁康和夫人。

    “小华!你怎么了!”

    女人冲进来,紧张的喊着儿子的名字,有些担心这个陌生的男子是不是对儿子有什么不利。不过看到病床上儿子正扑在爷爷怀里痛哭,老人则正睁着眼睛虚弱的看着满屋子的人。

    袁康和几个医生也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欣喜,又有些不可思议。

    这世间当真有神医?

    几个医生心里的震撼,这袁老可是心力衰竭啊,身体已经引起了一系列并发症,根本就是不治了啊,这……这是吃力续命的仙丹了吗?检测仪上绿灯亮的刺眼,确认老人已经恢复了机能,这是做不了假的!

    几个医生对视了一眼,率先从惊天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上去就把陈峰团团围住了。

    “这位……这位先生……您……您这是中医吗?是……气功吗?还是……还是……”

    几个现代医学培养出来的医生有些语无伦次,被他们几乎全唐国最好的医院判处死刑的病人,竟然几分钟就被人救活了,这还不是奇迹啊!这……这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几个人到死都睡不好觉了。

    “陈……陈先生,刚才十分抱歉,我……我不应该……”

    袁康满脸愧疚,激动的上前拉住陈锋的手说道。

    他在上河有些势力,接触过唐国不少隐秘要闻,知道有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在世界存在。现在已经把陈峰当成了唐国真正的世外高人了,这些人据说都有大能啊,不是今天碰到他都不会相信。

    “没事,我有些累了,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你们也可以给老爷子做个检查,别又说我是骗子。“陈锋摆摆手说道。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哪个小圆脸的可爱萝莉正好奇的好奇的打量他,虽然他心里抓挠一样的想问问治疗费的事,可是现在谈钱这么俗的事,直接开口不好吧?会不会在小萝莉眼中有损他的高人形象?

    袁康一脸谦逊的点头,转头对两个保镖郑重吩咐:“安排陈先生去我家里休息,我们随后就回去,切记不可怠慢!”

    “是!老板!”

    坐在加长的豪华轿车里,陈峰眼观鼻,鼻观心,保持高人模样,被两个黑衣保镖送到了一处庄园别墅。

    看着眼前占地广阔的庄园和几栋别墅,陈峰心里暗自感叹,这些有钱人这真是奢侈无度啊。不过半个月前自己还是一无是处的小混子,现在竟然被人恭恭敬敬的请到了这种豪华别墅里,想一想还真是世事难料,嗯……等下要钱可不能心软。

    不过再想想他在另一个世界自己有个门派,虽然所谓的门派破烂了些,不是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徒孙呢吗?自己都是问鼎大道的仙长了,怎么会把这些俗物看在眼里!想到此处,陈锋又把腰板挺的直了些,在保镖的指引下大跨步走进了别墅。

    “陈先生,您先稍作休息,老板应该马上回来。”

    领着陈峰在奢华的大厅里坐下,黑西装保镖又和两个楼上下来的年轻女子交待:“这是老板的贵客,老板吩咐不可以怠慢。”

    “知道了。”

    两个女子都是二十多岁,穿着家居服装,不过腰上系着个小围裙,应该是家里保姆一类的角色。

    靠,有钱人真会享受,连保姆都是美女,还给不给普通人活路啊,嗯……以后自己也要这样!

    “先生,请问您是喝茶还是咖啡,我去准备。”

    女仆精致标准的弯腰,微笑着的问道,胸前颤颤巍巍,陈锋不经意偷看了两眼。

    “果汁吧,有吃的没有,我有些饿了。”陈峰倒也不客气。

    大是真大,不过还是没有自己两个徒孙可爱,陈锋感觉自己萝莉控的内在不能动摇,你就算再摇也摇不动我的心!哼!

    “哪先生您想吃点什么?我让后厨给您准备。”

    两个机械化标准的微笑,让陈峰突然有些兴趣索然。

    “嗯……牛排!红酒!有烟吗?”

    这些以前他吃不起的,倒是很想趁机会尝试一下。

    “雪茄行吗?老爷只放的有这个。牛排您要几成熟的?红酒要喝什么类型的?”

    “哎呀怎么这么麻烦,你们看着办吧。”

    陈峰有些不耐烦,这些玩意就非要整这么复杂吗?不过雪茄自己没抽过,倒是可以试试看。

    “好的,您稍等。”

    两个全程笑容标准的女仆终于退开了。

    陈峰身体一摊,靠在了柔软的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身体内灵气消散的速度有些快,虽然保留了激发乾坤戒的量,但是避免自己变成第二个雾乾真人困死地球,还是早回去为妙啊,嗯……计算一下,明天晚上回去应该问题不大。

    开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陈峰正在狼吞虎咽的跟牛排较劲,红酒他喝了两口不是很习惯,最后还是喝的果汁。

    “陈先生,很抱歉,回来的有些晚了。”

    袁康打开门就急急忙忙的走过来弯腰致歉,说完又转过头来一脸铁青的对女仆呵斥:“怎么就让陈先生吃这些东西,我不是交待了不要怠慢了吗!”

    陈峰抬眼一看,那个小圆脸、大眼睛的校服少女竟然也跟着父亲一起回来了,此时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把嘴里的肉块吞咽掉,陈峰急忙阻止他继续训斥两个委屈的大——呸!两个女仆。

    “袁先生,这是我自己点的,和她们没有关系。”

    “陈先生,您太客气了,走走走,去黄鹤楼吃饭。”黄鹤楼是上河最大的国菜饭店。

    小女孩也许是看到爸爸少有的对人如此尊敬,对象还是个青年人,忍不住噗嗤一声捂嘴偷笑了出来,看的陈峰呆了一下。

    看到陈峰看过来的眼神,小姑娘又把笑容憋了回去,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陈峰这会懒得搭理她,转过头挥挥手拒绝了袁康,说道:“袁先生,不用了,我想我该走了。”

    钱啊!难道真要自己提,已经提醒的够明显的了啊?这个事情现在可比戏弄小萝莉重要。

    “这个……陈先生的诊金费用……”

    袁康在对面沙发坐下,满脸诚恳的说到。

    “只要不超出袁莫人的能力之外,我一定尽力满足陈先生。”

    袁康知道,老爷子在上河的分量,自己家族的生意想要做下去,老爷子的人脉是多么的重要,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这个……就一百万吧?”陈峰试探的说了一下。

    “完全没有问题!”袁康回答的斩钉截铁。

    和他买东西一样,一看对方答应的这么利索,陈峰顿时后悔有些要的少了。陈锋啊陈锋,你怎么就这么没长进呢,对方住这么大个庄园别墅,怎么会在乎多花了几百万呢。

    为了雾乾门发展大计,他正准备不要脸的开口重新报数。不过看到对面的小萝莉正一脸鄙夷不屑的看着自己,突然又把话憋了回去。

    “就一百万吧!不过老爷子我后面还要治疗几次,才能彻底痊愈。”

    “嗯……后面的治疗费用陈先生到时候再说,可行?”

    这位袁先生深得我心啊,陈锋感觉很欣慰。

    最后拿着袁康开好的支票,在他殷勤的感谢下,陈峰还是踏出了别墅区的大门,不是他不想睡在这个豪华别墅里,只是刚才自己不小心客气了一样,那个袁康还当他是高人行事不拘一格,就不敢强做挽留了,陈峰既然要装逼,自然落不到实惠了。

    一路绷着脸走出别墅区的大院门,拒绝了对方安排车辆送他,陈锋沿着别墅外的大路,在身后众人倾慕的眼神中向远处走去。当然,这个“众人”不包括那个校服小萝莉,她正在若有所思的盯着陈锋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锋缓步装模作样的走了近十多分钟,转头看不到别墅灯火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低头狂喜的抱着支票就亲了起来。

    哇哈!

    抱着支票在路边的草地上打了几个滚,哇哇乱叫了一通,看着满天星辰,陈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陈峰了!

    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混子,不再是那个一事无成的屌丝,不再是那个这世间可有可无的孤儿!

    我是雾乾门的祖师!我是修炼者!是仙人!

    一切美好,一切梦幻,都不再是奢望。如同手上这张轻易得来,以前却想都不敢想的大额支票一样,未知而美好的崭新不同人生,在等着自己!

    天上的星空飘来一片乌云。

    遮住闪烁的星光。

    陈峰的身影沿着寂静的公路渐渐远去,消失在夜色的朦胧迷雾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