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五章 陈师祖的“大宝贝”
    “小姐,是不是要和老板说一声,那个人是老板的贵客,你这么安排会不会……”

    “你如果想死,可以偷偷告诉我老爸。”

    “属下不敢!”

    “就这些吗?他真的回市区住的是三十块一晚的小旅馆?”

    “句句属实。”

    “好了,你下去吧,我希望后面不要出纰漏,你知道如果出问题会有什么后果。”

    灯光阴暗的房间中,西装男退了出去。仍然穿着校服的美少女正目光炯炯的对着一台电脑屏幕,屏幕上正是陈峰闭着双眼,把手搭在袁老爷子手腕上的画面。

    “陈峰……”

    少女手上拿着一份资料,上面是陈峰从孤儿院到半个月前的详细资料。

    死宅?小混混?穷屌丝?还有死萝莉控!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校服小萝莉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眼睛里能看到两朵闪烁的小火苗,大有燎原之势。

    正在小旅馆床上打滚的陈峰,猛然打了个喷嚏,他暗想,难道是两个可爱的徒孙已经开始想我了?明天还是办完事早早回去吧。

    天亮以后,陈峰第一时间去兑换了支票。

    然后他几乎跑遍半个上河市,给自己换了身行头。为了装逼,也为了在浮云大陆不那么标新立异,倒是好不容易让他找了一家做古唐装的店铺。他花了小十万,做了一身右襟云纹白袍,大衣袖和腰上系带飘飘,整个人终于有了点仙风道骨的古人模样,不过头上还是鸡窝一样乱的短发,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

    唐国历史一千三百余年,立国至今一直是东亚霸主,古唐装穿出去虽然显眼,但在上河这种大都市,也不算太过标新立异。

    不过陈峰要求特异,衣服非要让师傅做成电视剧里的仙侠模样,店主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是断然不会给他做这么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的。

    此时,一身骚包大侠服的陈大侠,正手摇描金白纸扇,大摇大摆的逛在上河最大的工程机械市场。古代服装与现代工程器械的冲击,惹得市场里众人侧目。

    一辆大型拖拉机前面,陈峰撸起宽大的袖袍,正在机器上敲敲打打。

    “老板?买拖拉机啊?”店主赶忙出来招呼,不过显得不太热情,以为这人怎么看都是个中二病,不像是个开拖拉机种地的。

    “买挖掘机,你有吗?”陈峰没好气的说,斜了一眼正满脸怪异打量他的店主。

    “老板说笑了,嘿嘿。”店主尴尬的笑起来,闭嘴不在言语。

    “多少钱?”

    “呃……这台八万八,四驱,两百马力,老板好眼光。”

    “买了。”

    “嗯?”

    店主有些傻眼,买了?买了!不砍价的吗?

    “这个……需要预付款百分之三十,办完手续需要两天,然后……”

    “十万,一次付清,今天给我送到地方,行不行给个话。”

    陈峰感觉此刻自己豪气十足,虽然只是买个拖拉机,但也买出了豪车的感觉。

    “可以可以,完全没有问题!”

    店主就差抱着陈峰亲两口了,这种二世祖败家的机会可不多啊。手续?这又不是卖枪,难不成他还能开着拖拉机去杀人不成。

    伏牛山去浮云大陆的传送道标点。

    几辆卡车把拖拉机和整套的耕种设备卸下,然后还有几箱柴油,各种物资,包括一套发电机和太阳能、大型储电池设施。

    这些电力设备很贵,陈峰的一百万几乎花了个精光。

    一群嘴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临时工,拿着小费欢天喜地的走了。心里想着,不知道是谁家的大少爷要玩什么鬼把戏,弄这些东西到荒山上。

    等工人开车走了,陈峰一个人清点了一下物资。

    出来两日,除去给袁老爷子治病消耗的灵气,陈峰气海里储存的灵气几乎消耗殆尽,而且今天消费搞的太嗨,这一看之下差点吓尿,幸好……气海剩余灵气还刚刚够激活一次乾坤戒回去。

    陈峰擦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随时检查气海灵力,避免自己灵力不够回不去的境地。

    “咚!哐!”

    浮云大陆,雾乾门的祖师殿传出两声巨响。

    突然冒出来的庞然大物直接挤塌了祖师殿的墙面,支撑房梁的柱子都断了一根。

    听到声音赶过来的陆琳和陆小樱,目瞪口呆的看着师祖从坍塌的废墟里灰头土脸的爬出来。破砖烂瓦中还露出几个不认识的钢铁怪物。

    “小琳……拉……拉我一把……咳咳。”

    陆琳熟视无睹,仍然在双目失神的看着变成废墟的祖师殿发呆。这……这是雾乾门唯一还算完好的门派建筑了啊!呜呜呜……

    地球,唐国上河西郊别墅。

    “他买了……托……拉……机?”

    袁菲菲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汇报的西装男,感觉他是不是忽悠自己。

    “是的小姐,还有……还有配套的耕种套装,老板给他打了八折,然后还买了发电机、大米、高端女式内衣,两套,一套是……”

    “咳咳咳……这个……这个不是重点,他买这些干什么?”袁菲菲有些理解不了陈峰的套路。

    “不知道,他安排车送到了伏牛山,然后……然后……人和机器设备都不见了……”

    “不见了?”

    “是的小姐,不见了,现场有痕迹,但是东西和人都不见了……”

    袁菲菲摸着光洁的下巴,陷入沉思。站在一旁的西装男有些胆怯,他们也没想到人会跟丢,不知道会不会受到什么责罚。

    “好了,你下去吧,如果找到他的踪迹第一时间通知我。”

    袁菲菲打发走属下,单手拖着下巴,在看偷拍回来的录像。一身不伦不类的古装,骚包的摇着一把白纸扇,走起路来一摇三晃的……十分欠揍。

    与此同时。

    在上河中心医院,院长的小型会议室内,医院院长和袁老的几个主治医生都一脸严肃的也在看同一份录像。

    院长按下遥控上的暂停,正是陈峰右手搭在老人手腕上的一幕,他脸色严肃的向几个医生问道:“检查结果出来了?”

    “出来了,器官衰竭停止了,并发症也消失了,而且……而且好像老爷子的身体器官还年青了许多……”

    一个医生回答,语气又有些不敢确定,毕竟这太过离奇了。

    “嗯……”

    院长沉吟了一会,接着说:“这件事不要往外乱说,录像除了我这一份其它的删除,都明白了吗?”

    “袁家小姐拷贝走了一份……”刚才说话的医生补充。

    “知道了,到此为止吧,散会!”

    院长拿着录像硬盘,坐上一辆黑色的轿车离开了医院,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浮云大陆的雾乾门中,灰头土脸的陈峰刚把盖在器械上碎石烂瓦清理干净。你别说,虽然只是练气一层,一些简单的控物术法倒是帮了大忙,而且陈峰自身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他这个宅男干起活来,腰不酸了,人也不累了!不知道那方面……

    陆琳姐妹仍然站在边上泫然欲泣,虽然刚才帮忙清理没有什么怨言,可是嘴都撅的老高,都快能挂酱油瓶了。

    陈峰揉了揉被砸了一下的腰走过来,搂住陆琳的肩膀,本来想安慰安慰她,小姑娘肩膀却一甩把他的手挣脱开了。

    哎吆,这可不是好现象啊!以前都是百依百顺的。反抗念头的火苗,一定要扼杀在摇篮里!

    陈峰转到正面,双手板着肩膀把她倔强的小脸面向自己,伸手温柔的擦了擦她沾在脸上的灰尘。

    “好了小琳,这次是师祖不小心,以后保证重新盖个更大更漂亮的,相信我。”

    陆琳脸上好滑啊,就像新剥开的熟鸡蛋。陈峰忍不住又用手在她脸上多擦了两把,虽然好像是越擦越脏。

    “师祖……这是我们唯一的门派建筑了……”陆琳幽幽的说到。

    “知道知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陆小樱奇怪地看着师祖的大手在姐姐脸上揉啊揉的,啊!他还用手去摸姐姐的耳朵,姐姐的脸好红,啊——姐姐头上冒烟了!

    “好了,下面给你们看看师祖的大宝贝!”

    陈峰占完了便宜,站直身体双手叉腰的喊到。

    “师祖的……大宝贝?”

    两只小萝莉一脸问号。

    一个时辰后,崭新的拖拉机如脱缰的野马,座椅上的陈峰颠簸的如同驯马的骑士,在一阵“妈啊、娘啊”的惊呼中,狂奔不止的拖拉机一头撞在了种植园的废墟上。

    姐妹两人用疾风术都追不上师祖的“大宝贝”,赶到时陈峰已经满脸鲜血的晕倒在正在冒黑烟的铁怪物上了………

    天色渐黑,山谷中的雾乾门一片寂静。

    小院的厢房里,陆琳正在给呜呼哎吆的陈峰清洗伤口,虽然可以用沐春术让伤口快速愈合,可是镶嵌在里面石头子是一定要清理出来的。

    两个小丫头嘴咧着,想笑有不敢笑的憋着笑意。

    “师祖,大宝贝——是机关坐骑吗?”这是路小樱傻丫头的求知欲。

    “哎吆……不是……是……是拖拉机。”陈峰痛的龇牙咧嘴。

    陆琳正站在坐着的自己身前给他挑肩膀上伤口里的碎砂石,两个不大的邪恶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他眼珠子转的像相机的对焦器,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什么是拖拉机啊师祖?”

    “种地的。”

    “不是可以骑吗?它跑的好快啊,还有它叫的声音好大,师祖,明天我可以骑吗?”

    陈峰被眼前的邪恶晃得有点晕,少女淡淡的体香硬生生往鼻子里灌,要醉了啊。

    “说了不是坐骑,是拖拉机!”

    “可是它跑的好快啊,难道不可以骑吗?师祖你都骑了啊?”

    完了,小丫头刨根问底的欲望被激发出来了,陈峰把目光转向一脸好奇的陆小樱,没好气的说道。

    感觉还是姐姐可爱些啊。

    “哎吆!”陈峰感觉到肩膀上猛然一痛,惨叫出声。

    “师祖,以后不要这么任性了,人家很担心……”

    小姑娘一脸正色的盯着陈峰说到,手上的绢布已经从陈峰肩膀上拿了下来,最后哪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施了个治疗外伤的术法,陈峰的肩膀上几乎已经光洁如初。

    当晚,陈峰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被两只巨大的邪恶压在脸上,自己是怎么挣扎也喘不出气来。陆琳和陆小樱两个小丫头,就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眼神幽幽的如同鬼火,似乎在用眼睛质问他,问他心底是喜欢大邪恶还是小邪恶。

    陈峰出了一夜的冷汗……

    雾乾门的清晨。

    欢快的鸟鸣叽叽喳喳在窗外响起,一间厢房内的床上,陆小樱正抱着被子熟睡,陆琳则被妹妹无情挤到了被子外面,裸露在外牛奶般白皙的肌肤,被清晨微凉的空气刺激,立起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窗外似乎从远处传来昨天那种怪物奇特的“突突”叫声,陆琳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起,在妹妹的屁股上“啪”的一声拍了一下。

    “小樱,快起来!师祖都出门啦!”

    “啊……我要去骑大宝贝……大宝贝……”

    小樱闭着眼痛呼了一声,却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似乎……自己和妹妹两个人,越来越懒惰了啊,陆琳心中感慨。以前母亲在时,天不亮都会叫她和妹妹起床修炼的。

    陆琳自己起床梳理,收拾完就出了门,沿着条石板路来到了种植园。

    荒地里师祖大呼小叫的身影,此刻正坐在那个钢铁怪物的座椅上,铁怪物冒着黑烟,后面拖拽着一个奇怪的工具,行走过去,荒地的地面就被翻了一遍,杂草全部都被盖在了泥土下面。

    这个铁怪物……还真是种地用的啊!

    陆琳站在地边看了一会,陈峰调转车头回来,还远远的挥手和她打了个招呼,左摇右晃的身影看起来很是嘚瑟。

    微风吹起新翻起的泥土,迎面又吹过她的身边。陆琳感觉到,空气中充满满是生机的灵气,她嘴角有些上扬,温柔的微笑,转身安心的回去准备早饭了。

    等到早饭做完,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妹妹的身影。她赶到门派种植园的时候,小丫头果然已经钻到了师祖怀里,和师祖一起在铁巨兽上大呼小叫起来。

    师祖的一只手环在小樱的腰上,抱的有些紧,妹妹的脸色……有些红。

    吃早饭的时候,陆小樱的粉脸红晕仍然未退,时不时抬眼偷看一下陈峰,然后又急忙低头扒饭。陆琳感觉妹妹有些奇怪,同样是偷看一眼两人,也急忙低头扒饭。陈峰虽然只有练气一层,可是脸皮修为最少是结丹境了!倒是大大方方的抬着脸让两姐妹用来下饭,这样……好省菜啊!

    连续几天,陈峰白天种地,晚上修炼,不知不觉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二层,气海内星璇已有两臂,灵气储量比较以前增长了一倍不止。

    陆琳和陆小樱的修为一直在原地踏步,陈峰还没弄明白自己修炼速度妖孽的原因。

    晚上,小院的石桌上洗好了陈峰从地球带来的各种水果。三人趁着月色在院中休息,陆小樱正抱着一个大苹果咯吱咯吱的啃着较劲。

    种植园的土地已经翻完,下一步陈峰准备回去学习一下种植知识,看看小麦是啥时候种的。浮云大陆有和地球一样的四季,现在时节已经夏末入秋了,只是不知道这里适不适合地球的农作物生长,陈峰多少有些担心。

    “小琳,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有灵脉啊?”陈峰随意问道。

    陆琳正在拿着一把小刀把苹果切开,闻言微微一笑说:“师祖要考我吗?人体受天地灵气蕴养,出生就具灵脉,其实不光人有灵脉,大千世界万物生灵都有灵脉,这样才能循环天地灵气,生而聚灵,死而还灵于天地。”

    把切好的一瓣苹果递到陈峰手上,陆琳接着说到:“大千世界也有不少植物、动物通过修炼开启灵智的,尤其是一些灵兽和天材地宝,成精成怪的不计其数,师祖我说的对么?”

    陆琳说完,歪着头眼睛亮晶晶的等待陈峰夸奖,陈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陆琳的表情就变得像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一脸享受。

    陆小樱嘴里嚼着脆甜的苹果,还不忘偷偷打量姐姐的表情,原来……姐姐也喜欢被师祖摸……呼……这下我就放心啦!

    咔滋!她又狠狠啃了一口,呜呜呜……好甜啊。

    “嗯,不错,但是有没有特殊情况呢?比如一个人身体里没有灵脉?”

    陈峰慢慢引导,继续问道。

    陆琳陷入沉思,想了一会不确定的说:“小时候……我好像看过父亲带回来的一本书,好像是说……天下有一种特殊资质,叫做‘空灵体’,就是身体不具灵脉,但是整个身体又都是灵脉,修炼资质好到逆天,不过太久了,我记不太清了……”

    陈峰听完,心中有些欣喜若狂。

    怪不得雾乾老儿支支吾吾不给给自己交待太多,他定然是发现了地球人这个特异之处。

    地球不知道什么原因,灵气几乎是真空状态,这样的环境下,人体天生不受灵力影响,出生都是空灵之体,都是修炼天才!这老头肯定是妒忌本大爷的好机缘。哇哈哈哈哈,陈峰忍不住咧嘴大笑了出来。

    两姐妹不知道为什么,师祖突然像猕猴一样手舞足蹈起来,有些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会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她们现在对走火入魔有很大的阴影。

    陈峰的房间里,他哭笑不得的把湿衣服脱了下来。刚才自己得意忘形,两姐妹对走火入魔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立即一个施水箭术,一个念清心咒,把陈峰浇了个透心凉。

    “碰碰…”

    熟悉的规律敲门声响起。

    “师祖,我要进来啦!”

    门外传来的是路小樱的声音。

    “姐姐说师祖衣服该换洗啦,我进来了哦!”

    陈峰光着钻进了被窝,还没来得及答话,路小樱已经贼贼的推开门,探头探脑的把小脑袋伸进来乱望了。看到师祖已经钻进了被子里,调皮的对着他扮了个鬼脸,拽着陈峰衣架上的湿衣服唰的一下就跑出去了。

    嗯?我怎么好像看小丫头脸色还有点失望啊?是错觉吗?哎呀,师纲不振啊……小丫头竟然想看本师祖冰清玉洁的身体。

    门外小院中,传来两姐妹嬉笑嗲怒的打闹声。

    听着姐妹两人欢畅的笑声,陈峰却感觉心中压力越来越大。他披着被子在床上坐起,双腿对盘,两手结印,空气中的灵气开始从全身的毛孔缓缓汇聚、吸入。他的气海星璇之中,第三臂悬尾已经初具端倪了。

    越是美好的生活,越是让人不忍放弃,也就越发让人渴望守护。

    孤儿身份的陈峰,从未想过,自己内心,会萌发一颗自己从未感受过、根本不认识的种子,那是一颗叫做“责任”的幼苗,需要他……笨拙的学习着,小心翼翼的呵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