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六章 袁老爷子这个“提款机”
    最近几天,除了修炼,陈峰还砍了灵植园一颗据小樱说,至少活了一百多年的大树,抽空把祖师殿断了的支持梁简单修缮了一下。

    太阳能板被他装在了小院外面的空地上,发电机倒是还放在祖师殿里闲着,因为他上次回去根本就忘了买任何电器,现在就算有电也没用。

    山门外那两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倒是一直锲而不舍的和他们耗上了。这些天,他们时不时的御剑在雾乾门的护阵外面转几圈,两个人窃窃私语的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注意。

    陈峰郑重交待,陆琳夜里不能在院子里用水桶洗澡了。至于师祖为什么会知道陆琳有时候会在院子里洗澡?

    陆琳和陆小樱其实也很想知道答案。

    一月有余,陈峰终于突破了练气三层,两姐妹的修为仍然在原地踏步。

    感觉天气越来越凉,陈峰觉得应该到了小麦种植的时节。

    他计划再回一趟地球,采购种子和一些电器用品,解决三人基本的生活问题。毕竟两个女孩老是用冷水洗澡,对她们身体也不好,说不定还要影响发育。

    还有,上河上次治病的袁老爷子这个提款机,再不去估计就要把他忘了,这次采购还指望老爷子出钱呢。

    雾乾门上次坍塌后重新修缮过的祖师殿中,陈峰正准备传送回上河,姐妹两也在。

    “师祖,我们门派里已经没有这么大的树了。”

    陆琳指了指祖师殿里新添的柱子。是那颗门派里唯一长的又直又粗的大树做的,门派已经没有这么大的树给师祖祸害了,她不得不小声的提醒。

    陈峰的老脸瞬间微红,不过马上又正色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小琳,你看祖师我像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傻子吗?”

    两姐妹都不点头也不说话,可是表情和眼神都能看出来,她们是持严重怀疑态度的。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祖师我走了啊,你们好好修炼,不能偷懒,等我回来要给你们检查身体……啊呸……检查修为。说的就是你——小樱,你都吃胖了你知道不,修炼都练到肚皮上了吗?哼!”

    “唰!”

    陈峰传送走了。

    陆小樱低头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肚皮,有些疑惑的问道:“姐姐,我真的吃胖了吗?”

    “小樱,以后不要单独让师祖给你检查……检查修为……”

    “为什么啊姐姐?”

    陆琳眼观鼻,鼻观天,懒得继续搭理这个笨蛋,抬头望着天花板向外走,她对自己这个妹妹真的很无语。

    “姐姐……”

    “不要再老是问这么多为什么了!”

    “不是,姐姐……”

    “哎呀!”

    祖师殿门口有块大石头,是上次坍塌留下的,还没有清理。仰头走路的陆琳被绊了个大跟头,小姑娘鼻子都摔红了,两只眼睛满是酸楚的眼泪。

    陆小樱在她身后用双手捂着眼,偷偷透过指缝观察,心里暗自感叹,“姐姐,我想提醒你来的……为什么不让我说完啊……”

    地球,上河市医院门口。

    陈峰第一时间赶来提款——啊呸,是治病救人。谁知道他刚一出现,就被门口的几个保安拽住了。保安室的桌子上还留着他的照片,看来是有人安排。

    正拉扯的时候,从医院里面就冲出来了一群白大褂。

    “陈先生,你……你终于来了,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几个人跟见了许久未见的亲爹一样,急切的把陈峰团团围住了。

    “快、快……我们院长有情,快请陈先生进去。”

    “唉!放肆!这个……这个无理!唉!谁摸我屁股!”陈峰被一群医生几乎抬一样的架到了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这群医生看起没有似乎恶意,陈峰也就没有出手,只是烧包气十足的白袍被弄皱了些。

    人群把他簇拥进办公室就退了出去,陈峰一边整理变得皱巴巴的衣服,一边打量了一下进来的房间。

    办公室里摆设很简单,而且只有两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干练中年人,应该就是医院的院长了。

    还有一个长发留须的白胡子老头,正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有些仙风道骨。

    难道是抢生意的?陈峰心里有些不爽。

    “陈先生你好,我叫刘中义,是这个医院的院长。这位呢,是上河唐老,也是中医大师,呵呵……你们应该有共同语言。”刘院长热情的站起来自我介绍了一番。

    陈峰仍然鼻孔朝天,闭着嘴不说话。没有弄清楚状况,他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小友家里可是有中医传承?”

    沙发上的老者开口说话,声音雄厚有力,听起来不像一个花甲老人。

    “你看,呵呵,是我怠慢了贵客了,陈先生快快请坐,抽烟吗?”

    看陈峰表情冷淡,刘院长从办公桌里走了出来,热情的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他又谦逊的弯腰倒了杯茶,拿出烟盒抽出香烟给陈峰递了过去。

    大唐牌?不错。

    刘院长伸手给他点上烟,陈峰坦然接受,然后美美的抽了一口。

    坐在他对面的那个老者看到陈峰抽烟,却是皱起了眉头,满脸不悦的说道:“既然是中医传承之人,就知道不应该抽烟,烟气伤肺腑……”

    “老头,有事?”

    陈峰掏掏耳朵,开口就把唐姓老者的长篇大论给堵了回去。

    谁知一句“老头”瞬间把老者憋的满脸通红。

    因为在上河,从来没人敢这么直呼他唐老爷子老头,这个混蛋小子好狂妄!

    刘院长看陈峰反应冷淡,急忙站出来打圆场,笑呵呵的说道:“陈先生想必应该听过,这位就是唐莫谦老前辈,唐国上河最好的国医圣手,呵呵呵。”

    “没听过。”

    这下连刘院长的老脸也挂不住了。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混小子,没听过你就会客气一下,说句久仰能死吗!

    给唐老使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刘院长只能悻悻然的坐在一旁抽闷烟去了。

    “小子,不要以为会点气功医术就不知天高地厚!你家长辈难道就……”

    “袁老头的病你看过了吧?”

    陈峰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这个已经变得暴躁的老头的说话。

    唐老愣了愣,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条件反射般的回答:“看过了啊。”

    “你治好了吗?”

    “我……我……”

    “我治好的。”

    把烟灰往烟灰缸里轻轻磕了嗑,陈峰轻声细语的说道。

    老头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从来都是他臭脾气呛别人,今天竟然被人呛,如何不叫人火冒三丈!

    “陈先生喝点茶,咱们有话好好说。”

    刘院长推了推桌子上陈峰面前的茶杯,继续缓和气氛。

    陈峰把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站起来说道:“没事我就走了啊,我还要去挣钱……呸呸……你这什么茶叶,怎么这么多沫子,我还要去给袁老头看病,就恕不奉陪了。”

    陈峰看得出来两个人找自己应该有事,但是又放不下身上的架子,既然这样……就先晾晾他们!

    门被“啪”的一声关上了。

    办公室里刘院长和唐老对坐着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谈话会是这么个结果。陈峰这家伙简直油盐不进,看来也是个老滑头。

    “唐老你怎么看?”刘院长问道。

    “不好说,我知道的中医世家没人收这么个弟子,而且我让人查了他很多资料,这小子是个孤儿,以前从不显山露水的,不知道最近怎么蹦出来的本事。”

    唐老气哼哼的说道,看来被陈峰气的不清。

    “不管怎么说他治病的本事应该不是假的,我们再观察一段时间?还有,我听说隐界……似乎有人有这种能力,不知道他是不是……。”

    “不,他们也办不到。”唐老说着,脸色有些黯淡。

    “不过怎么说,如果他有真本事,您这张老脸还是要拉下来的。蓉儿那丫头……可是拖不得了。”

    唐老听到蓉儿两个字,脸色顿时更加萎靡了起来,垂头丧气的说:“他要是真有本事能治好蓉儿,我给他当徒弟都成,唉……”

    院长办公室里的两个人长吁短叹,陈峰已经自己走到了被他视为提款机的袁老爷子的小院。

    院子里,病房门外依然站着两个一水黑衣的高大魁梧保镖,戴着的黑墨镜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我来给老爷子看病。”

    陈峰话音刚落,病房已经推开门,上次见过面的袁夫人走了出来。

    她没忍住,表情怪异的打量了几眼陈峰身上的古装。涵养和素质又让她马上把目光收住,脸上满是笑意的招呼陈峰。

    “陈……陈先生,您来了,快请进!”

    袁夫人亲自让开门口,恭敬的邀请陈峰进入病房。

    走进病房,陈峰又打量了一遍。

    除了袁夫人,校服中二病少年也在。还有那个上次穿校服对自己呲牙的小美女。

    不过这次她倒是换了身比较休闲的衣服。一件米色薄薄的修身风衣,里面一件纯白色棉体恤,下身一条紧身的灰白色牛仔裤,显得身形苗条,双腿紧绷修长,小小年纪倒是打扮的有几分妩媚。

    陈峰用眼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歪着脑袋打量着陈峰。

    小姑娘头上扎着的马尾辫,随着她好奇的打量轻轻晃动,上面还绑着红色的蝴蝶结。

    呃……这丫头看我看的这么仔细,不会对我感兴趣吧?难道我修仙之后又变帅了?她想嫩牛啃熟草不成?

    陈峰总不能一直盯着人家小姑娘看,偷看了几眼后又变得目不斜视起来,心里同时默念咒语,“逼格……逼格……倒追……倒追。”

    “小华、小菲,快叫陈叔叔。”

    袁夫人两只手,分别在儿子和女儿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示意他们叫人。

    “陈叔叔好!”袁华很尊敬很兴奋喊道。

    “陈——叔叔,好~”袁菲菲叫的不情不愿。

    这个叫袁菲的是今天没吃奶么,叫声“叔叔”怎么这么有气无力的?看来,要想办法说服她父母,让我抽空给她检查下身体了。

    也许是看到了陈峰眼里的不怀好意,袁菲菲偷偷对着他又呲了下牙,嗯……牙口挺白,整整齐齐,尤其是两颗小虎牙太可爱了!

    “袁夫人,我给老爷子再做一次治疗吧,然后他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小友!快些进来,让我看看。”

    老爷子听见几人说话,已经在床上躺不住了,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爸!人这不是来了么,你不要乱动,刚好几天呢。”袁夫人急忙上前扶着他。

    “咳咳……咳咳……我听陈小友说,意思是我还能出院?”

    老爷子的语气里充满了急切和希望,像个小孩子一样楞楞的看着陈峰。

    “当然。”

    陈峰酝酿了一下继续说。

    “就是这个……这个……这次费用可能有点高,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

    陈峰刚说完,敏锐的耳朵里已经听到了袁菲菲小声的嘟囔,“财奴,哼!”

    不能跟小屁孩计较!陈峰稳住心神,继续目不斜视,只当没有听到。

    “陈先生,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让老爷子出去走走,他戎马一生,实在是在医院里待不住了。”

    “嗯……两百万,你们准备钱吧,下午就让老爷子出院。”

    “好!”

    袁夫人回答的很干净利落,这种语气总能给他一种,地摊上买货被坑的感觉,看来袁家真是大户人家啊,啧啧……两百万都不眨眼。

    不过后悔也没用了,毕竟现在他陈峰也是有脸面的人了。

    他挥挥手让所有人出去,又抬头看了看墙角的监控摄像头,暗中使了个术法,摄像机镜头就直接被震碎了。

    院长办公司里,刘院长和唐老头正两个脑袋挤在一个监控屏幕上,正看的津津有味呢,画面突然就消失了。

    “这小子,能力大,脾气倒也挺大!”

    唐老头不忿的坐回了沙发。

    “呵呵,年轻人嘛,气盛一点是正常的。”

    刘院长说着坐下,看了一眼桌子,想了一下,把陈峰抽过的香烟用手从烟灰缸里捏了出来,放在眼前仔细看了起来。

    “唐老,你说……一个人突然之间发生很大的转变,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呢?”

    说完,刘院长的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捏着烟头向外走去。边走边对唐老说:“唐老,您先坐会儿,我去办点事。”

    “咋,你还以为这小子是外星人变的不成?去验dna?”

    “呵呵,您喝茶,我马上回来。”

    袁老爷子病房外面。

    袁菲菲正背着双手,脚下左右踢着一颗小石子练脚法,嘴里还在和哥哥较劲:“袁华,我看这人就没安好心,把咱家当提款机了呢,你倒是陈叔叔、陈叔叔叫的挺顺溜。”

    “老妹,我早就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隐士高人,他们大都深藏不漏,隐匿于都市,他们……”

    “老哥,嗯……我认识的有心理医生,技术好,价格也很公道,我可以介绍给你。”

    “你!”

    看来哥妹两个平时不少斗嘴,不过明显妹妹还是长占上风的。

    陈峰如果看到,一定会感慨,番剧诚不欺我,中二病少年果然都有个“不那么可爱”的妹妹啊。

    “菲菲,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啊,你不是又要闯祸了吧?”

    袁夫人用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从不安分的女儿,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妈妈~我哪敢啊……”

    袁菲菲的撒娇攻势无往不利,袁华在旁边嗤之以鼻,和妹妹继续对着翻白眼。

    病房呢,陈峰已经给袁老清除完了体内死气。

    老爷子看寿元至少还有十来年,无病无灾再活个十来年问题不大。

    “老爷子,好了,你可以出院了,记得给我宣传一下,童叟无欺,价格好商量。”

    “这就好了?”

    袁老爷子刚才一直在闭眼感受陈峰给自己的治疗。他只感觉到体内几股热流流转,渐渐的浑身就变得说不出的舒坦,甚至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他尝试着起身下床,以前那种浑身无力,一用劲就两眼发黑的症状竟然全部都消失了,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比十年前还要有精神。

    老人忍不住双目滢泪。好几年了啊,我老袁终于又能站起来了,我又能自己不用别人搀扶走路了!

    老头兴奋的在屋里绕着陈峰踱步转圈,看的陈峰有些发晕。

    “老爷子,是不是咱们……”

    陈峰出声提醒有些激动的老爷子。

    他还惦记着小麦种子的事,还有计划购买的几种家电。虽然练气三层的灵力储备比以前充沛很多。但是体内灵气在地球溃散的速度也快了不少,还是早点传送回去为妙。

    “对对对,你看我这一兴奋就给忘了,当然要报答小友你的救命之恩啊,走走走,出去说话,这破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老头兴奋异常,拉着陈峰就一起向外走去。

    推开房门,门外焦急等待的几人,都惊喜的看着生龙活虎自己走出来的老人。

    “爸!”

    “爷爷!”

    “哈哈哈哈,乖孙子,你给爷爷找的好神医啊!”

    几个人围着老人喜极而泣。

    这边叙完话,袁夫人已经嘴角含笑的走到陈峰身前,感激的说到:“陈先生,我已经给袁华的父亲打了电话,中午一起吃个便饭,他马上就赶回来。”

    呃……

    陈峰摸了摸肚皮,这都已经中午了?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袁菲菲看到爷爷从昏迷不醒到如今生龙活虎,她现在对陈峰的兴趣更大了。

    一行人坐上车,袁菲菲主动要求和陈峰坐在了一起,大眼睛眨啊眨啊的看的陈峰心里直发毛。

    “陈——叔叔~”袁菲菲故意娇嗲的叫声打着弯出口,陈峰有些惊恐的屁股离她远了些。

    “菲菲,不要作怪!”袁夫人给了陈峰一个抱歉的眼神,对着女儿娇声呵斥。

    “哼……”

    汽车驶出大门。

    医院办公楼的走廊里,一个男人正站在玻璃窗后面看着离去的轿车,手里打着电话。

    “是……出院了,自己走出来的……抱歉……但是以前的确诊确实是对的,好像……好像是被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青年治好了……”

    男子挂断电话,窗外的桥车已经转过了街角,他恶狠阴冷的眼神,就像一条藏在枯枝败叶下的毒蛇……

    上河最豪华的中餐厅,餐桌上的陈峰正在没好气的看着两个厚脸皮的家伙:医院的刘院长和那个暴躁的唐老头。

    请你们了吗?人家是请我这个救命恩人吃饭的好不好?

    被陈峰鄙夷的眼神一瞪,刘院长倒是有些坐立不安的不自然,只能讪讪的尬笑。

    姓唐的老头倒是很自在的在饮茶,还不时和袁老小声交谈着什么,对陈峰讥讽的眼色视而不见。陈峰心中十分惊讶,这老头难道比自己脸皮还厚!?

    袁康直接赶到了饭店,看到精神抖擞的老爷子,自然是满心欢喜,对陈峰又是一番感恩戴德。

    为表示感激和尊重,点了几道菜后,菜单交到了陈峰的手里。

    “我随意。”陈峰笑着把菜单又推了回去。

    这种地方,他以前是一次也没有来过的,毕竟他也消费不起。

    袁菲菲小姑娘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坐在对面狡黠的笑着对他眨了眨眼,陈峰只当她是空气。

    酒足饭饱,陈峰喝的醉醺醺的左摇右晃,袁华和袁菲菲两个小辈自然被吩咐了搀扶着陈峰的这个艰巨任务。

    袁菲菲的肩膀吃力扛着陈峰的一条手臂,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一片下唇,满脸的哀怨。

    这个死肥猪好重啊。

    还有,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不安分的手爪子时不时的在她身上偷摸一把,怪不得调查说他是个萝莉控、死宅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