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九章 洗澡不要玩电击棒……
    雾乾门的清晨。

    陆琳和陆小樱到祖师殿上香,被浑身是血的陈峰吓个半死。幸好传送回来后,陈峰立即用剩余不多的灵力施了沐春决,这才吊着一口气到了天亮。

    把陈峰背回厢房,姐妹两个轮流用治疗术法给陈峰治伤,等陈峰清醒过来时,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伤口了。

    可是,陈峰为什么还是感到浑身疼懂难忍呢?

    这不,他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陆小樱赶紧用湿毛巾给他擦了擦。

    你大爷!子弹还留在身体里啊!陈峰感受了一会,终于想明白疼痛的原因了。

    姐妹两人只看到他身上的伤口,根本就不知道里面还有子弹需要取出来……

    天色已经黑了,姐妹两个人仍然待在陈峰的厢房里。

    “小琳,没事儿,下手吧,师祖我不疼!”

    陈峰上身脱的精光,陆琳拿着匕首战战巍巍的站在他背后。

    “我……我……我不敢……”

    “你再不动手你师祖就疼死了!”

    “我……我……”

    “小樱?要不你来?”

    “不要!”

    路小樱跑的比兔子都快,瞬间就飘到了门口。

    看到陈峰身上冷汗淋淋,陆琳咬着牙颤抖的说到:“那……师祖你忍这点……”

    “啊!”

    “怎么了师祖?”

    “不用拉这么大的口子……”

    “好的师祖。”

    “哈!”

    “师祖?”

    “也……也不用拉这么深!”

    “嗷!”

    “?”

    “小琳,你是不是拉错地方了……”

    “对不起师祖!我重新割!”

    陆琳找到一个刚生长的新嫩肌肤位置,就用匕首轻轻的割上一刀。

    然后陈峰就用灵力把子弹逼出来,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一个是紧张害怕的,一个是疼的。

    陆小樱用毛巾给陈峰擦擦脸,一边擦一边小心翼翼的问:“师祖,你是不是很疼?”

    “师祖不疼……”

    “那师祖你为什么发抖啊?”

    “师祖……师祖……高兴——”

    高兴二字说的咬牙切齿,小樱是实在看不出师祖哪里高兴了。

    “师祖,你……”

    “小樱。”

    “嗯?”

    “你离我远点……”

    “哦,师祖,你这次怎么没有带苹果回来呢?门派里的已经吃完啦,还有……”

    陈峰闭眼,只狠为什么不长个猪八戒的耳朵,可以躲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忙活到了半夜,筋疲力尽的陈峰终于把子弹清理干净。厚土盾的法诀还是起了作用,子弹全部不深,镶嵌在肉里,也没有造成开放性的大面积创伤。

    折腾了一天的陆琳和陆小樱回去休息了。

    陈峰躺在床上,躺在床上研究了一下带回来的三把手枪。一把没有子弹,一把还有六颗,一把满弹夹七颗,陈峰把枪塞到床铺地下,避免被路小樱顺走闯祸。

    还有两个手电一样的东西,研究了半天,确定应该是高压电击器。这几个匪徒弄得应该都是高级货,陈峰试了一下,前端的电击头可以弹出去,中间用一种金属线连接,有效距离应该在四到五米,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要不,明天骗小樱试试?这东西应该危害不大,最多让人短时间失去知觉。

    不行!小樱太小了,这么做太禽兽。

    小琳呢?也不行,这么可爱乖巧,这东西听说会让人失禁,呃……画面不敢想啊,算了……

    夜已深沉,陈峰精力消耗的太多,早已经沉沉睡去。

    对面厢房里还在隐约出来小声的讨论声音。

    “姐姐……师祖……皮肤……白……”

    声音断断续续,直至万籁寂静。

    等陈峰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又抽空回了趟地球。他兑换了支票,买了种植方面的书籍还有一些电器、水管、电线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天就传送了回来。

    他没有再去袁康的别墅,甚至记录了他们手机号的手机都没有再充过电。

    虽然他现在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可是陈峰经常玩的游戏告诉他,新手前期不能浪,浪必送一血。

    所以他很老实的猥琐发育,再说,他现在越来越喜欢雾乾门里悠闲的修仙生活,没有人与人的尔欺我诈,每天调戏一下大徒孙,沾沾小徒孙的便宜,日子过得很舒心。

    地球上河。

    袁家别墅里,袁菲菲楞楞的看着电脑上,自家银行账户里刚刚被支票提走了两百万,在连成片的信息记录里那么的不起眼,可是袁大小姐已经盯着看了快一个小时了。

    当晚回来后,她在市区和父亲打了电话,被安全的接回了家。这次袭击事件最后也没弄明白是哪一家对头搞的鬼,当晚是家族一位姑姑去世,所以家里人连夜都赶过去了。

    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鬼使神差的代替弟弟留下来,照顾一下醉的不醒人世的他。

    爷爷的病好了,那些窥视他们家的狼才虎豹都收回了爪牙,父母脸上的笑容也都慢慢的回来了,一家人每天都和以前一样开心、快乐。

    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自己……怎么说呢?我为什么总在不自觉的回忆些什么呢?

    血的味道?

    流进嘴里咸咸的,当时为什么都没觉得恶心呢,当时自己一定吞下了不少……

    “你再拍,我就真的要死了……”

    真是的,碰见这种事,害怕这种事是正常的嘛。害怕了当然会手足无措,哭起来不拍上两拍会不会很尴尬?嘿嘿……

    饭桌上。

    袁华看着妹妹盯着一碗粥已经划拉了半个时辰了,他感觉妹妹经历了上次的事一定是脑袋受伤了。

    为什么?

    她经常莫名其妙就发呆傻笑,而且一发呆就是半个小时,而且她不爱和自己出去玩了,不爱逛街了。

    更可怕的是,姐姐竟然开始喜欢一些洛丽塔的服装,就是那种穿起来看着很奇怪又很幼稚的的裙子!她已经买了好几个衣柜了!够可怕吗?

    袁家曾经的天才少女,最喜欢扮成熟、扮姐姐的袁菲菲,现在竟然开始嫌自己不够嫩了!

    唉……

    一定要说服父母给妹妹找最好的脑神经医生,他们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上河市唐家。

    曾经和陈峰抬杠抬输的暴躁唐老头,此刻正坐在家族会议的主位上,旁边几个面红耳赤的人正在争论什么。

    “爸!这次必须赞同,我自己的女儿都没说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的!”

    “对啊爸,吴家好不容易同意了,联姻有什么不好的,虽然吴家的小子瘫痪了,可是蓉儿不也差不多嘛……”

    “是啊大伯,有吴家帮衬,我们唐家肯定能更上一层楼的,一个瘫子能给家族做……”

    几个人仍然在急赤白脸的发表意见,唐老头已经脸色铁青了。

    “都……给……我……滚出去!滚!”

    一行人灿灿的离开了会议室,走廊里,一个坐着电动轮椅的长发少女正缓缓的过来,少女的脸上有着甜甜的笑容,和自己的父母亲戚挨个打了招呼。

    少女的声音很甜,面容秀气大方,一双大眼笑起来就会弯弯的如同月牙儿,洁白如玉的脸颊上带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轮椅穿过人群,人们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父母甚至亲了亲她脸上的小酒窝,小姨还调皮的揉了揉她一头柔顺的长发,哥哥给她盖了盖腿上的毛毯,真是温馨的一家人。

    轮椅行驶到会议室的门口,就静静的停在了哪里。

    门后传来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爷爷的叹气声。少女低着头,额头上的流海儿遮住了眼睛,轮椅从门口缓缓的行过,她脸上还是那样灿烂的笑容………

    日子一天一天过,雾乾门中,陈峰又把拖拉机“大铁牛”开了出来。

    “大铁牛”

    这是陆小樱给拖拉机重新起的名字,因为她觉得拖拉机不好听。

    连续半个多月对气温进行测量统计,陈峰确认现在可以种植小麦了,他很期待地球的作物在这个世界生长,会产生什么奇特的变化。

    山门外两个伏地魔还没有放弃,时不时的出来露露脸,在天上御剑飞上几遍,陈峰和两姐妹甚至已经习惯了,反而要是几天不见他们晃悠,心里还感觉缺点什么呢。

    你说让陈峰出去?开什么玩笑!

    现在出新手保护区不是找死么!陈峰才没这么傻。

    大铁牛冒着黑烟到了地里,不知道算不算污染环境,不过光一个浮云大陆的面积,都比地球的世界地图展开都要大,这点污染自然算不了什么了。

    陆小樱欢天喜地的要和陈峰一起坐大铁牛,陈峰自然也是欢天喜地的啦,这个老变态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么?

    答案是当然不会!

    不过陆琳因为好奇和他一起过一次,下来后脸红腿软的走不动道后,是死活不愿意再坐了。

    种好了麦子,陈峰在边上又开了一片菜园子,种上自己带回来的蔬菜种子,这几天他已经累的腰酸背痛了。

    坐在院子里,他享受着姐姐捏肩膀、妹妹捶腿的待遇,心里已经合计着要招弟子了啊!不然这修仙的都快变成种地的了,成何体统啊。

    天上两个伏地魔看着陈峰享受,气的咬牙切齿。陈峰眼底也有一丝厉芒闪过,新手村守门boss……要尽快解决了,不然真是无法出门,上哪去找弟子呢。

    天色将黑的时候,陈峰和姐妹两拿着手枪来到护山大阵的边缘。

    陈峰单手握枪,枪口对着阵幕外面的一颗大树,扣动了扳机。

    “砰!”

    巨响让姐妹两人都捂住了耳朵,然后睁开眼就看到师祖身上多了一个血洞,正在涓涓的流淌着鲜血。

    子弹……被护山大阵的阵幕给反弹回来了!

    “沐春术!”

    看到师祖流血,路小樱急忙给他施展疗伤法诀。

    “小樱。”

    “师祖,这是什么武器,你为什么会打到自己呢?”

    “小樱,我是想说……”

    “师祖,虽然看起来速度很快,可是伤害很低啊,而且没有灵气,伤口很好治疗,我感觉师祖这武器没什么用呢。”

    陈峰已经快哭出来了,混蛋!子弹你又给我封进肉里了啊!

    小院里,看着姐姐又把小匕首拿了出来,路小樱低着头不敢说话,偷偷朝姐姐吐了下舌头,陆琳拿眼睛责怪的瞪了她一眼。

    “小樱啊,你的修为好像最近都没进步吧?还有小琳,怎么还是练气三层呢?”

    “师祖,修炼本来就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的嘛,哪有这么快……”

    嗯?是吗?

    我重头开始练的都已经练气四层了好吧,不过好像自己是什么空灵体,修炼的速度就这么变态吗?看来找机会试试能不能从地球带人过来,过来就是修炼天才啊!

    “师祖,苹果没有了……”

    陈峰有些烦恼的挠头,这个小吃货快养不起了啊。

    “不要老想着吃行不行!”

    陈峰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陆小樱委屈的看着师祖,师祖为什么不把果子树弄回来呢,这样就有吃不完的苹果了。

    “以后立个规矩,你们两个要是三个月不晋级一层修为,就要挨罚!”

    “罚什么啊师祖?”

    “戒条打屁股!而且不准用灵力护体!好了,睡觉去!”

    陈峰大摇大摆的回房了,姐妹两个都没忍住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总感觉有点痒痒……

    第二天,陈峰抽时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带回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竟然已经开始生锈了。

    不能这么败家啊!

    一整天,陈峰都在对自己的隔壁房间进行改造。

    “师祖,这是什么?”

    好奇宝宝和跟屁虫陆小樱,一手啃着苹果,一只手指着瓷砖。

    “师祖,这个又是啥?”

    这次问的是一个大浴缸。

    “师祖,这是什么法宝!为什么能自动从井里抽水啊?”

    “师祖……哇!水出来是热的唉!姐姐你快来看!”

    没错,陈峰改造的是个浴室,一个大浴缸,一组电力热水器,外面是一个压力水缸。发电机太吵,陈峰只能先把线路接到了太阳能系统上。后面想办法把发电机接到远一点的地方吧。

    嗯……有各种法术干活就是快啊,一天的时间陈峰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利索了,瓷砖刚贴上,虽然高低不平,甚至歪歪扭扭的,但也算完成了。

    “小樱,这个房间三天以内不允许进来啊,乱来小心打屁股!”

    “哦”

    小樱在门口伸头往里面看了看,装饰很漂亮,不过为了自己的屁股着想,还是忍住没有进去乱摸。

    院子里水管和电线直接就裸露在外面,陈峰也懒得继续弄了,以后有条件了再继续改造吧!

    三天的时间一瞬既过,陈峰看了下水泥的凝固程度,终于放心的领着两姐妹来到了浴室。

    “这个呢,叫做开关,你们看好啊,往左边转呢就是热水,往右边转呢就是冷水,明白了么?”

    “嗯嗯。”

    “这个呢,叫做浴缸,里面放满热水,人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在里面洗澡了。”

    “师祖,是……是这件法宝给水加热的吗?”

    “这是……算了,法宝就法宝吧,怎么了?”

    “它里面是有天材地宝火灵晶吗?”

    “没有啦……它的原理呢……”

    陈峰没有说完,陆琳已经有接着问出来了:“还有师祖,井边上那个法宝里面是有水灵晶吗?为什么会抽水上来?”

    陈峰一捂额额头,完了,又多出来一个好奇宝宝。

    “不要多想,你们只需要知道怎么用就好了!”

    “哦,知道了师祖。”

    陆琳乖巧的闭嘴,心里却感动万分。

    师祖对我们真好,这些法宝定然是水灵晶和火灵晶炼制而成的,这么重要的天材地宝,师祖……师祖竟然只是为了让我们有热水洗澡,师祖……实在是太好了!

    看到姐妹俩的眼神,陈峰想她们一定是误会什么了,不过这种误会他是解释不清的。

    不过……他也不想解释啊!

    当晚,陈峰作为第一个试验者,使用了一下热水器,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然后趁着姐妹俩洗澡的时间,出去看了看外面的大电池,还好,供应一个热水器是问题不大的。

    为什么不偷看?呸!有这想法的都是不要脸。

    陈峰需要偷看吗?他都是光明正大的看!姐妹俩谁身上几根……抱歉抱歉,其实他是正人君子。

    躺在床上,隔壁房间里两个人的嬉戏打闹,还有咬耳朵的悄悄话,陈峰听的那个清晰啊,都怪这墙它不隔音,太影响睡眠了。

    “姐姐,这跟又黑又粗的是什么东西?”

    “嗯?不知道,可能是师祖的宝贝拉下了吧,小樱,不要乱摸,小心师祖打你屁股!”

    “哼哼!我就要摸!”

    等等,怎么好像不对劲啊,陈峰抖了抖耳朵,伸手摸了摸床上放手枪和电击棒的地方。

    电击棒少了一个!

    “姐姐,这上面有个钮呢?这是做什么用的?”

    “哎呀,你不要乱摸啦,来,我给你擦香香,这个叫沐浴露的东西用了身上很滑的。”

    “姐姐,上面这个钮,好像能推的动……”

    陈峰吓的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开,大声叫喊:“小樱!不要推啊!”

    “啊啊啊啊啊!!”

    ……

    第二天,陈峰仰着头走出了房门,鼻子里塞着两块手帕撕的布条。

    院子里陆琳脸色通红的坐在石桌边上,路小樱也扭扭捏捏的趴在上面。

    两个女孩的头发被电的都有些炸毛,梳理了半天也理不顺,只能都烦恼的顶着爆炸头出来了。

    “师祖,你鼻子怎么了?”路小樱关心的问道。

    “嗯……最近上火,小琳啊,这两天不要老是吃肉了,去挖点野菜。”

    “师祖,昨天晚上……”

    “好了,昨天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要再提了,我出去转转,早饭你们自己吃吧。”

    陈峰悠悠然的仰着头出去了,只是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两条腿略微分开,弯着腰,走起来好像很费劲。

    “哦,还有,以后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声音隔着院墙飘进来,人已经走远了。

    “姐姐,我们昨晚……”

    “啊!”陆琳一听妹妹提起昨晚二字,就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要掉下凳子。

    “小樱你不许再提昨晚!都是你乱动法宝!罚你今天不许吃早饭,还有不许吃零食!”

    陆琳的脸蛋红的比小樱爱吃的红苹果还要红,脖子上都染上了一片绯色,晃着爆炸头跑去厨房了。

    小爆炸头还坐在石凳上一脸委屈,人家是想问昨晚她们怎么回到房间里的嘛,根本就不记得了。

    还有,师祖的宝贝果然厉害啊,竟然能施放雷霆之力!

    唉……不能吃苹果好烦恼啊。

    小丫头扶着侧脸,百无聊赖的靠在石桌上,头上竖起来的几根长发在风中随风飘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