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十章 斩杀强敌!
    “师祖,这就是护派大阵的阵眼,只要配合特殊手法输入灵力,阵法就会激活和关闭,平时我们一直都是保持开启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阵法效力并没有变弱,按道理来说,阵法需要灵石持续提供能量,据娘亲说,很多任掌门都研究过,但是都没弄明白。”

    陈峰站在破牌倒塌的藏经阁石塔前面,脚下是个巨大的石制平台,阵眼就是平台上一个所巨大的三角图形。

    也许,这也是雾乾真人从五帝海淘到的什么宝贝吧,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没有交待。

    “小琳,我们门派还有什么传家宝没有?比如什么丹炉啊、大宝剑之类啊。”

    “没有。”

    陆琳很利落的摇了摇头。

    陈峰仍然不死心,继续问道:“那这藏经阁下面会不会埋着什么宝贝?”

    陆琳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说道:“这里已经被好几任掌门翻过很多遍了。”

    靠,还真是一穷二白啊。

    回到小院,陈峰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上面的大阵光幕,计划怎么除掉两个伏地魔。用枪从阵里面偷袭是肯定不行了,这玩意会反弹,电击棒呢?可是要用这个距离必须要近啊。

    难道真要等到自己修炼到筑基啊,就不说筑基需要丹药辅助,自己到练气十层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还有这两个小笨蛋,修炼比自己还要慢上很多,就更没有指望了。

    还真是头疼啊……

    不行就看看能不能把他们耗走吧,反正实力不够,爷爷我就苟住!

    沉心修炼,时间流逝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不知不觉半月有余。

    陈峰终于晋级练气五层了,可是俩姐妹的修为仍然没有进阶。

    难道修炼真是如此艰难?练气期尚且如此,那以后筑基、金丹等境界不是更加困难,难怪说修炼就是逆天夺命。

    阵法护罩外的两个伏地魔,已经有十几天没有露面了。

    陈峰心中暗喜,难道是走了?

    不过他也感觉事情也许不会这么简单。毕竟这两个家伙在这已经耗了一两个月,怎么会会轻易放弃呢?

    对于修行界的人来说,十天半月都算不上时间。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两人锦衣玉带的男子又御剑出现在了阵法外面。

    其中一位黑袍的男子,站在灵剑之上,对着护阵内的陈峰三人冷冷一笑,单手抛出了一个金色圆环。

    金色圆环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男子出手后,在空中逐渐变大,稳稳的落在了阵法光幕上面。金环边缘与阵法接触的地方滋滋作响,金色圆环圈住的直径之内,阵法光幕淡黄色的颜色竟然逐渐变得比外面更淡了!

    眼看光幕逐渐稀薄,在金环圈内的一部分就像肥皂泡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陈峰看的心胆欲裂,这是能穿透阵法护罩的法宝!

    “师祖!大阵阵眼有异常,快来看!”

    小院外面传来陆琳的叫喊,陈峰闻声急忙跑了过去。

    姐妹两人此刻正站藏经阁前面的石板上面,整个巨大石板在微微颤动,三人站在上面感觉地动山摇!

    陈峰猛然吸了一口气,危机……来临了!

    “师祖!你快些离去,你有遁术至宝,肯定能逃,等师祖你恢复伤势……或者有足够修为,再回来给我们报仇不迟。”

    陆琳泪眼婆娑,却语气坚决的说道。

    “师祖,我……我不怕的,娘亲教过我,如果遇到坏人打不过又跑不了,就以剑自刎……我……我不怕的。”

    陆小樱也仰着小脸,故作坚强的说。

    陈峰心里有些抽痛,早该想办法解决这个危机的,都是自己不当回事,眼前大敌临头,他却完全没有把握,怎么办?

    修真世界危机四伏,陈峰却一直没有这种觉悟,如果真的阵破不敌,他甚至都不敢去想像后果。

    “小琳、小樱,我们不是没有机会,相信我!”陈峰抓住两人的手,故作自信的说道。

    这个时候,必须要给两个女孩信心,不然……单凭自己是无法击败两个敌人的。

    他转身进屋,拿出那两把电击器,一人一把交到姐妹两人手上。

    “怎么用你们应该知道了,只要对准敌人推下按钮,明白了没有?还有,距离必须要近,不能超过五米,五米明白吗?就是——从这到厨房的距离!”

    “明……明白了”

    两个女孩仍然紧张的有些颤抖,陈峰把枪藏在衣袖里,搂着两人的肩膀又细细交待一番。

    嗡——

    一阵刺耳的蜂鸣。

    金环中间的阵法光幕,如同玻璃一样破碎了!

    阵外的那两个锦袍筑基修士,趁机御剑通过金环穿过了阵法光罩,悬浮在三人上空。

    “啊哈哈哈!小子!想不到你爷爷我有破阵秘宝吧,为了借这宝贝,你都不知道爷爷我费了多少心思!等着被挫骨扬灰吧!”

    红袍男子咬牙切齿的盯着三人说到。

    边上另一个黑袍男子御剑和他并排站在一起,开口轻声说到:“师弟,不要和他废话,杀了他,把两个小丫头带走。”

    师弟鼻孔轻哼,傲慢的说到:“师哥,我们费了这么多心思,就为了这两个小丫头片子,最重要的是为了这个嘴贱的贱人!这么轻易杀了他,我可不会罢休。”

    他御剑落到地面,站在三人面前远处,伸手虚空一抓,陈峰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提起一般,不由自主的向男子飘了过去。

    红袍男子把陈峰吸入掌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让陈峰不能呼吸。接着他一脸讥讽的说道:“你不是骂的很厉害吗?我要当着你的面玩着两个小娘皮,你可以边看边骂,哈哈哈哈。”

    男子甚至没用什么法术,直接对着陈峰双腿猛踢两脚,“咔嚓”两声响起,腿上瞬间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陈峰瞪得双眼都快要鼓了出来。被掐着脖子不能呼气,满脸通红的陈峰喉咙里嘶嘶的抽着凉风。

    忍耐!腿断了还可以恢复!

    陈峰已经开始发晕,眼角余光扫到另一个男子还警惕的飞在半空,知道反击还不到时候,另一个人飞的太高!电击器根本够不到。

    男子甩手把陈峰狠狠砸向地面,就算他有灵力护体,还是被摔得喷出一口献血。

    “师祖!”

    姐妹两人惊叫着要扑上来,红袍男子衣袖一挥,两人就被隔空击飞,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师祖?就这么个练气期的垃圾竟然是师祖?啊哈哈哈,真是狗屁!天大的笑话!”

    男子掏出一块白色方巾擦了擦手,似乎嫌弃陈峰的低贱会污染了自己的手。

    天上的男子御剑在雾乾门内转了一圈,未见破败的废墟内有其他人,也收起灵剑落了下来,站在一旁抱着双臂冷笑。

    “师弟,要玩就快玩,大的你最好不要动,那个归我。”

    “师哥不是不练饮鼎决吗?要这么个丫头何用?”

    “不劳师弟费心了,捉回去铺床叠被总是有用的。”

    男子说完似乎仍对师弟不够放心,移步向陆琳走去,看来想提前把战利品抓在手里,避免被师弟一起弄死。

    虚弱地躺在地上的陈峰,看到了机会!

    “动手!”陈峰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

    只能寄希望于陆琳和陆小樱能做到他交待的事了。这种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等待他们的将是地狱!

    好在陈峰看到了两道电光闪烁!

    正在走向陆琳和陆小樱的红色锦袍男子,身体瞬间被电弧击中,浑身颤抖了几下,直挺挺的向后倒在了地上。

    解决一个了!陈峰心中大喜。

    然而那个黑袍师哥却是警惕十足,在陈峰大吼“动手”瞬间,瞬间已经起身跃至半空。

    他惊恐的看着直挺挺倒在地上的师弟,惊慌喊到:“雷劫之力!”

    “雷你姥姥!”

    陈峰看准时机,举枪便射。

    半空中,男子已经招出飞剑,正警惕而贪婪的望着姐妹两人手中黑色法宝,突然听到身后破空声传来,转身御剑便档!

    “砰!砰!砰!……”陈峰一口气打光枪内七颗子弹。

    让人绝望的是,黑袍男子在枪击上几乎毫发无伤!

    他只是低头惊讶地看着衣袍上冒着烟的几个破洞,还有破洞处刚刚镶嵌进皮肤的子弹,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陈峰内心绝望。

    手枪子弹竟然将将能够破开对方护体法诀!子弹并未完全入体,这样对修士造成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有意思!有能释放雷劫之力的法宝,还有能伤修士的凡铁武器,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是不是得了什么古宗传承了,告诉我。”

    男子挥手御出灵剑,“噗”一声刺穿陈峰身体,灵剑硬生生把陈峰钉在了地面上。

    “师祖!”

    陆琳悲痛大叫一声,从地上跃起,单手伸出,右侧厢房内,一柄长剑破窗飞入她手中,对着男子后背就狠狠刺去。

    “滚!”

    男子只是顺手一挥,陆琳就长剑脱手,喷出一口血雾又重重摔回在地上。

    “姐姐!”路小樱惊慌的叫道。

    “真是烦人的很。”男子说完,手上扔出一根红绫。红绫在空中灵活舞动,像一条灵蛇一样,把地上的两姐妹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这种雷力法宝好像只能激发一次?”

    男子把电击棒吸入手中,研究了一下。

    没想到的是,他研究了一会,就对着地上的陈峰推动了电击器上面的按钮。

    “啊啊啊啊啊!”

    颤抖的触电声响起。

    传出叫喊的却不是陈峰,而是黑袍男子自己。

    原来,电击器激发一次后,探头射了出去,却还连接着一根能承高压的合金细线,黑袍男子不懂原理,想拿陈峰试验一下雷霆之力的法宝,却不料合金细线挨着了自己身体,

    “哈哈哈哈……咳咳……我他妈……他妈……咳咳……”

    陈峰嘴里喷着血沫,却怎么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真是一个天大的“意外惊喜”。

    狂笑过后,陈峰眼皮越来越重,浑身冰冷,天上的蓝天、白云,慢慢的变成了一条斑驳的线,又逐渐变成了无边黑暗……

    陈峰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又变成了那个一无是处的孤儿混混,整理躲在冰冷的出租屋里混吃等死。

    一天由于没钱教租,他上街去偷一家卖手机的店铺,谁知道被人发现,店主堵住了门,找来几个人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本来就无钱无势的陈峰,从此变成了一个流浪汉。

    他整日里拖着一条断腿,在大街上要点残羹剩饭,或者晚上去垃圾堆翻找肮脏的剩菜,但是就算这样,他有时也填不饱肚子。

    冬天里下雪了,他躲在地铁站走道的拐角里。

    风雪还是无情的从地铁口飘下来,他冷的浑身颤抖。但是,经过他身边急匆匆的人群,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看他一眼。

    梦境模糊,时间混乱。

    又到了夏天的中午,灼热的上河大街上,根本没有几个行人。

    他拖着断腿,翻了一个又一个发臭的垃圾桶,却找不到一点儿没有变质能吃的东西。

    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陈峰感觉渴的欲望逐渐压过了饿。

    他的头开始昏昏沉沉,胃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又想呕吐,他知道自己中暑了。

    浑身没有了力气,他就睁着眼倒在了滚烫的路面上。

    周围几个行人经过,小心翼翼绕开了他。

    他仰头躺在地上,看着天上湛蓝的天空,还有火光四射的太阳,要死了吗?他心里想着。

    但是老天像是在戏弄他,突然就下了一阵瓢泼大雨。他虚弱的张开嘴,让落下的雨水滴进嘴里。

    雨水一万八千滴,汇成了水流,流进了他的喉咙,那个夏天,他活下来了。

    时光匆匆。

    又到了一年的冬季。

    这个冬季比往常要更冷,他发现自己年纪大了,大到已经没有力气去翻更多的垃圾桶,只能守着城市里一个阴暗的夹道里,一个酸臭的垃圾堆瑟瑟发抖。

    有人会把剩饭从远处扔进来,他会看都不看的捡起来塞进嘴里。

    又下雪了,他却已经老到没有任何力气去挪动地方了。

    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积雪慢慢把他埋在了下面,形成了一个和垃圾堆一样的雪堆。

    昏暗寒冷的夹道中,一阵脚步声传来。

    有人放下东西走开了。

    一阵幼犬的叫声让他又睁开了眼,也许是回光返照,他突然间意志特别的清醒,身上竟然有了力气。

    抖落身上的积雪,他看到了眼前的一个纸盒,纸盒里面是几只还没睁眼的小奶狗。

    它们正冻的唧唧乱叫,似乎在寻找生下它们的母亲……那个温暖的怀抱。

    真像自己……

    他死寂许久的心中有石子落入,激荡起涟漪。

    躺在地上,他把纸盒伸手拉到自己身前,寻摸出身子下面被雪水泡烂的脏馒头,一点一点的用嘴含化了喂给它们。

    最后,他松开自己潮湿的外套,把它们塞进了自己怀里,重新躺在地上,蜷缩起了佝偻的、但在雪夜里稍显温热的躯体。

    天亮了,雪停了。

    有人给警局打电话,说是在一个夹道里,发现了一个冻死的乞丐。

    他的尸体被人们抬了起来,从他怀里掉出来了一群乱爬乱叫的小奶狗,有九只。

    人们为这个冻死的乞丐感叹,纷纷大发慈悲收养了九只小狗崽……

    陈峰的梦境乱了,画面和时间无休止的重叠,让他什么也记不住。

    雾乾门陈峰的厢房内。

    “姐姐,师祖快好了吗?他为什么一会喊冷,一会喊热。”

    “小樱,师祖没事,也许是做噩梦了呢?”

    陆琳给妹妹一个安慰的微笑,转头继续趴在床边,一脸担心的看着陈峰。

    黑袍男子最后一下,造成的灵剑创伤不同于普通的伤口,因为普通的疗伤的法术,根本治疗不了灵气侵入造成的伤害。想要恢复灵气和灵剑伤害,最好还是用丹药治疗,可是现在,她们根本没有……

    “冷……冷……好冷……”

    躺在床上的陈峰,嘴里无意识的断断续续说着。他的牙齿打颤,几乎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陆琳双目含泪的咬牙忍住哭泣,趴在床边握住他的手,用体内不多的灵力,对抗着他体内的灵力创伤。

    傍晚时分,陈峰的脸色终于平静了下来。

    陆琳、陆小樱把他从床上扶起上半身,给他喂了一些米粥,陆琳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没有了一丝力气。连续三天没有合眼的给陈峰疗伤,她几乎灯尽油枯。

    “小樱,睡觉吧,师祖会没事的。”

    两个人就合衣蜷缩的趴在陈峰的床边,闭眼休息了起来。

    “姐姐。”小樱小声喊道。

    “嗯?”

    “没事……师祖对我……很好的……”

    小樱闭着眼睛轻声的低语,陆琳没有接话,她太累了,已经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转眼就是半个月后……

    雾乾门的种植园中。

    陈峰正在用铁锹挖一个大坑,陆琳和陆小樱也在边上帮忙。

    “小琳,当时你怎么知道给他们补刀啊?”

    “师祖,我不是说了吗,姐姐就像你被钉在地上一样,一人一剑把他们也钉在了地上。”

    陈峰感觉身体的伤口内部,还在隐隐作痛,尤其是小樱说到钉在地上的时候。

    “小樱,你能不能不拿我打比方。还有,那为什么他们脑袋会这么烂?”

    “我……我怕他们活过来,运功用院子里的石桌砸的……”

    陈峰感觉,这两个人绝对是死在了路小樱手里。

    “好了!”

    把尸体扔进坑里,把土用铁锹拍实,陈峰松了一口气。

    筑基修士的尸体啊,绝对是肥田的好材料,竟然被两个丫头扔到了山门外的荒山上,幸好找回来了。

    回到小院,陆小樱献宝一样把石桌上摆满了东西。

    四把飞剑、一根红绫、一个金环、一个玉简、一堆一看就是符箓的黄纸片,还有两个画满符号的巴掌大小布袋。

    小布袋陈峰猜应该就是储物袋了。

    “师祖,储物袋打不开……我好想要啊!”陆小樱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峰说道。

    真是可怜的孩子,修仙修到连储物袋都没有。

    陈峰研究了一下,确定两个筑基期修士的储物袋,他们现在肯定是打不开的,陈峰让陆琳先收了起来。

    四把灵剑不知道是什么品质,三个人没一个筑基的,也学不了御剑术,只能拿来平砍,还是先挂在屋里当个装饰吧。

    红绫……这种只需要灵力驱动的法宝倒是可以试一试。

    金环肯定是个好东西!

    还有一个玉简……

    陈峰拿起来看了看,注入灵力,玉简上方浮现出了“饮鼎决”三个古文繁体字。

    陈峰把心神意识沉入玉简。

    谁知道他神识刚进入玉简,就发现乖乖不得了。

    这玉简讲的竟然是采阴补阳的邪法!以女子培养鼎炉,修炼者通过采补鼎炉精血元气,用来提升自己修为,内部储存的全部都是一副副生动的男女交合图,更过分的是,还全他妈是彩色的!

    这玩意怎么做出来的,好像比电脑硬盘还好使啊。

    “咳咳……这个功法我没收了,这是邪法,看了容易走火入魔,就不给你们看了。”

    嗯?

    陈峰奇怪的看着两姐妹的反应,怎么脸都突然变这么红?

    “呃……你们不会偷看过了……吧?”陈峰怀疑的问道。

    两个人脸色更加滚烫鲜红,头低的更狠了。

    “没……没看过。”

    “嗯!姐姐没有和我一起看过!”

    “啪!”

    陆琳头也不抬,伸手一巴掌呼在妹妹不灵光的小脑袋上。

    小丫头却在担心,师祖说看了会走火入魔,是了,我肯定是走火入魔了!不然,为什么那些画面会跑到人家最近的梦里来啊!

    “哇!师……师祖,我走火入魔了!师祖救救我,呜呜呜呜……”

    “啪!”

    “姐姐!你为什么老打我的脑袋!我都走火入魔了,你还打我,我……我……哇——”陆小樱委屈的大哭起来。

    唉……

    陈峰捂着额头感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