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十一章 悲剧外门大弟子和可爱小精怪
    窥视山门的两个伏地魔已除,陈峰终于可以走出雾乾门了。

    不过他和姐妹两人都未筑基,不能御剑,步行去不了太远的地方。

    只能连续在荒山转了几天。

    满山的猎物倒是打了不少,陆琳还找到了一些十分低阶的灵草移植回来,但是却没找到一个有人的城镇或者村庄。

    陈峰愁的都快白了头,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外门弟子上哪找去啊!

    陆小樱小丫头这几天倒是吃的满嘴油光。

    闲逛打得猎物太多,陈峰又没来得及在雾乾门置备冰箱,这两天他只能变着花样吃肉了。

    雾乾门几人住的院子里,陈峰支上了一个简单的烧烤架,各种肉串在上面正滋滋冒油。

    陆小樱两眼冒光的盯着烤肉,嘴里嘟哝着:“好香啊。”

    “唉……小琳,这四周没有城镇吗?怎么连个活人都没有?”陈峰一边烤肉,一边问道。

    “师祖,我……也没出过山门。”

    陆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过听母亲说过,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好像也有上万里,御剑飞行也要几天的路程不止……”

    难道真要我回地球去收弟子不成?陈峰心里想着。

    可是地球人都是空灵体,万一弄个欺师灭祖的玩意来……他可不敢冒这个风险。再说,能不能带个活人回来他还没试过呢。

    斜眼看了一眼小樱,架子上刚烤好的肉又被她抢先塞进嘴里了,陈峰闻着香气咽了口唾沫,没好气的说:“小樱,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吗?不知道尊老吗?你是不是计划要把师祖饿死?”

    小姑娘看了一眼师祖,委屈的把咬了一半的烤串从嘴里拿了出来,可怜兮兮的举到陈峰嘴边:“对不起,师祖……你……你先吃吧。”

    陈峰低头看了下,肉串上两排细密的小牙印,还有泛着光的新鲜口水,只能叹了口气伸手推开了。

    “你吃吧,师祖还可以等。”

    烧烤啤酒,清风作伴,生活到是惬意的很。

    陈峰躺回坐着的躺椅上,手里的易拉罐啤酒又灌了一口。

    哈!好爽!

    陆小樱看到陈峰喝啤酒,非要也尝一尝,这会已经喝的晕晕乎乎了。

    并且她拉着姐姐,非要陆琳也喝下试试,陆琳执拗不过,尝了尝味道,到也不是不能接受。

    造成的结果就是,陈峰眼前的两个迷糊的小醉鬼。

    “师……师祖,天上……天上的星星在飞啊,姐姐……姐姐快看。”

    “师祖,为什么……天地倒转,这是梦吗?”

    陆琳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啪叽一下,整个人就倒在了陈峰怀里。

    她醉梦中喃喃自语。

    “师……师祖……你……你不要走,我和妹妹已经……已经没有亲人了……求求你不要……不要也离开我们……师祖……”

    女孩醉眼迷离的眯着双眼,趴在陈峰怀里,用双手捧着他的脸庞,似乎想要努力的看清。

    “小樱说……说的对,我……我也走火入魔……入魔了,这是梦……是梦……”

    啪叽!

    女孩的柔软的嘴唇,紧紧的贴上了陈峰的嘴巴。

    似乎这个场景在她的梦里经常出现,她偷看了那卷饮鼎决,只是梦里看不清男子的脸,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最后却变成了师祖的模样,不知道惊醒了多少个夜晚。

    女孩的嗯哼声闷闷的传出。先是疑惑不解的声调,渐渐转变成了愉悦,小香舌在梦里跳着舞,追逐着哪个恼人的心魔……

    夜风吹来一片乌云,挡住了天上好奇的星星。

    只有烧烤架里的木炭,仍然忽明忽暗的闪烁,告诉人们,夜已深沉……

    第二天早上。

    两姐妹的厢房里,路小樱瞪着眼躺在床上发呆。

    姐姐已经在镜子前面梳理长发,那是一面能照出人影的法宝,也不知道师祖为什么有这么多奇怪的宝贝。

    “姐姐,我们怎么回房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闭嘴。”

    “哦……”

    陆琳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昨晚上那个梦好真实啊,而且好像和以前……感觉不一样了,看来心魔……又变得严重了啊。

    此时,陈峰正站在雾乾门边上一处荒山的山顶。

    他满眼望去,远近到处都是秋季枯败的场景,大山一座连着一座,连绵不绝的延伸到远方。

    雾乾门的选址,正处在两座大山之间的宽阔谷底。

    向门派望去,满眼都是残垣断壁,陈峰看得心里烦躁无比。

    这啥时候能翻修一遍啊!现在啥都不缺,就是缺人!

    惬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等到雾乾门种植园里的麦苗发芽的时候,陈峰终于见到了,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五个人。

    一个浑身伤痕累累,身穿黑色破败玄衣的少年男子。

    还是陆小樱溜出去玩捡回来的,至于为什么要捡个进气没有出气多的男子回来呢?

    小樱的解释是,师祖教导的要用尸体肥田!

    捡回来的男子应该也是一个修士,陈峰检测了一番,男子修为只有练气一层。

    陈峰发现他的时候,陆小樱正在种植园地里挖坑,估计晚来一会,男子已经被埋了。

    发现男子应该还有救,陈峰顿时就如获至宝。

    这……这是多好的劳力啊!

    是多好的外门弟子苗子啊!而且救活了就能用,练气一层已经能用些简单御器法术了,修修补补的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还在昏迷中的黑衣少年,被陈峰钦命为了雾乾门外门“首席大弟子”。

    “师祖,不用肥田了吗?”陆小樱挖了半天的坑,不能亲自埋人感觉很沮丧。

    “小樱,这还是个大活人,拿活人肥田是魔头才能干的事,咱们是名门正宗,你要记得,以后不允许用活人肥田!”

    陆小樱感觉委屈。

    谁知道他还没死透,早知道捡回来的时候,顺手补一剑了,或者把他的脑袋砸烂,哼!

    陈峰把少年弄回房间,又细细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少年浑身伤口全是灵力伤害,看起来比上次陈峰受的伤还要重些。

    “小琳,上次你移植的灵草好像说有能炼五灵疗伤丹的?”

    “师祖,就两棵……”

    “拿过来用,灵草直接服用应该也有些效果吧?”

    “师祖~”陆琳有些舍不得。

    这个陌生人她们又不认识,她心底其实是同意小樱肥田的建议的。

    “去吧,咱有了人,就会有数不尽的灵草,这个呢,就叫做前期投资,你难道还不相信师祖吗?”

    “哦。”

    陆琳不情不愿的挖来了两颗视若珍宝的“地春草”,这是炼制五灵疗伤丹的主药,能治疗大部分灵力伤害。

    陈峰把灵草的药力炼化,捏开男子的嘴巴送服了下去。

    陆琳在一旁看的有些心疼。

    上次如果有这两颗灵草,师祖就不用受那么多苦,痛那么多天了……现在灵草给一个不认识的小子用了。万一师祖下次再受伤了,怎么办?再出去多转转吧,一定要再找几颗备用。

    过了两三天。

    捡来男子的伤势逐渐稳定,陈峰就弄了个铺盖给他挪到了房间墙角的地上,现在雾乾门暂时没有多余的房间安置他。

    这几天,陈峰领着俩姐妹仍然继续在雾乾门外的山林里闲逛。

    陆琳找到了几颗,在秋天仍然翠绿的“地灵草”。

    陆小樱则幸运的发现了一颗,浑身冒着蓝色光芒,叶片和花朵如兰花一样的植物,被她们喜滋滋的移植到灵植园种了起来。

    “师祖!蓝光草是我发现的!它以后就归我啦,你不允许再给别人使用了!”

    陆小樱小心翼翼的把“蓝光草”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用树枝做了个简单的围栏,把灵草呵护在里面。

    陈峰伸手温柔的揉了揉她脑袋上的秀发,笑着说道:“放心吧,这个以后留着给你练筑基丹用。”

    浮云大陆一些平常的丹方,早就已经流传甚广,只是材料难寻,不然如果有丹炉,丹药却是几乎人人可炼了。

    五帝真经木系心法倒有独立的炼丹手法,陈峰计划以后找个丹炉试一试。

    其实这两天最让三人兴奋的,是他们发现了一点草木精怪的踪迹!

    陆琳分析,踪迹应该是一株品阶不低的草药精怪留下。估计这精怪不知道在这灵气贫瘠的地方,修炼了多少年,刚刚能化形走动,所以才不小心在山林里留下很多踪迹,它修为绝对不高!

    陈峰还从来没有见过成精的妖怪,自然是兴奋异常。

    遗憾的是天色太晚,三人只能计划明天继续去追捕,不过陆琳也告诉他不用担心,因为刚刚化形的精怪,一般是不敢离开自己熟悉的领地太远的。

    几人转了一天,回到小院。

    刚刚进入院门的陈峰,惊讶的发现,那个一直在昏迷的男子,此刻正一脸迷茫的站在院子里。

    伤好了?我的亲亲外门大师兄,免费的门派劳工,终于醒过来啦!陈峰欣喜若狂。

    “在下肖岩,见过几位前辈,感激几位救命之恩,我……我无以为报。”

    男子看到一男两女出现在小院门口,男子曲膝纳头就在地上大礼跪拜,头在地上瞌的嘭嘭直响,陈峰真怕他又磕昏过去。

    “不必如此,起来吧。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嗯……为什么会受伤出现在这里?”

    来历还是要弄明白的,在没有强大的自保能力前,陈峰必须要小心谨慎为上。

    肖岩一脸悲痛,开始叙述一段自身故事。

    原来,他是距离雾乾门不知道几万里一个城镇的少年。肖家在当地是个实力强大的大家族,族里就是金丹境高手也有两位。

    而肖岩从小就资质逆天,在家族不到十二岁竟然筑基成功!

    可是后来,在肖岩十五岁时,他的修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开始逆转,一年之内从筑基境一直跌到了练气一层,就连家里的金丹老祖也看不出问题所在。

    本来修为逆转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已经就够悲剧的了。

    谁知道后面,他又接连遭遇了素味蒙面的娃娃亲未婚妻退婚;从小青梅竹马的家族小师妹,被附近邪门少宗主看上,上门直接抢亲,并把肖家两位金丹老祖重伤。

    在如此“谁能比他惨的”情况下。

    肖家家族藏有至宝的消息,又被他一直敌视的表哥泄露给了附近一个魔门,魔门举宗而来,肖家直接被杀的血流成河,两位金丹老祖陨落,肖家家族几乎全灭。

    最后时刻,厄运缠身的肖岩,被爷爷用密宝以精血遁术送走,受了重伤的肖战,就这样被遁术送到了荒林这个偏僻之地。

    他醒过来后连续转悠了几天几夜,身上没有丹药疗伤,终于灯尽油枯有昏倒在山林中,无意间被陆小樱当成肥料捡了回来。

    整个故事曲折精彩,几乎能写一本书。

    陈峰听后,惊呆的两个眼睛都有点发直。

    怎么感觉……他讲的这些,套路自己都有些熟悉呢?

    随便捡了个人,还是个有主角光环的?

    算了,估计上他们家抢亲的邪门,还有抢宝的魔门,也不会在意一个练气一层的弟子。

    不至于追杀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吧?先用着吧。

    “呃……你现在有什么打算?”陈峰故意问道。

    “我……我全家尽死于魔门之手,身无所物,修为羸弱,我还能有何打算……”肖岩说的悲痛欲绝,满脸泪痕。

    “那你可愿意入我雾乾门,好好修炼,以后回去报仇啊。”

    陈峰给这个门派即将招收的第一个弟子画了个大饼。至于他报不报的了仇,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了,毕竟……眼前需要劳力修房子重要啊。

    “弟子谢前辈收留!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肖岩又忙不迭的拜倒在地,磕起头来。

    “好,那你以后就是我雾乾门的外门大弟子了!”

    “啊!弟子何德何能……”

    “别急,因为现在外门就你一个人,你也不要推迟了。”

    领着情绪已经稳定的肖岩走出小院,他看着满眼的残垣断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师祖?我们门派其他前辈呢?”

    “那,这是本门现任掌门陆琳前辈,这是现任本门副掌门陆小樱前辈,至于我呢,就是本么师祖,记住了吗?”

    肖战呆若木鸡的点着头。

    可是,我问的是其他前辈啊。比如传功长老,比如执法长老,再比如内门师兄什么的……

    深夜,肖战颓废的瘫坐在雾乾门大阵的光幕边缘,有些欲哭无泪。

    这个废墟一样的门派总共才三个人!不对,加上自己现在是四个了!

    这还叫门派吗?

    自己家族下面,以前那些附庸家族也比这强啊!

    苍天啊!你为何要这样作弄我,我这样何时才能报灭家之仇、夺妻之狠啊!

    “小子!不要在这哭爹喊娘了,今天他们给你看的五帝真经,绝对不是什么烂大街的心法,好好修炼,我感觉快找到你修为倒退的原因了。”

    肖战胸前,用银链挂着有一枚玉扳指。

    此刻竟然诡异的漂浮起来,从里面传出一个老人的雄厚声音。

    “黄爷爷,我的资质和修为还能恢复吗?”肖岩急切问道。

    “嘿嘿,乖徒弟,这地方偏僻的很,正适合你安全躲一段时间。等我找到解决的办法,再祝你一步登天!”

    玉扳指的光芒消散,肖岩终于不在摸着光幕,想要逃跑的事了。

    雾乾门唯一完整的小院,从今晚开始被要求外门弟子不得入内,肖战当晚只能憋屈的睡在了外面的野地里。

    天亮之后。

    陈峰领着他来到以前的门派宿舍区,给这个唯一的外门弟子安排了任务。修复伙食房和仓库,还有一大片几乎望不到边的独院弟子宿舍。

    正副掌门整天陪着师祖吃烧烤的日子里,肖战一个人咬着牙,开始了自己在雾乾门的劳工生活。

    陈峰和姐妹两人,已经追迹那个精怪半个多月了,结果还是没能抓住它,几个人最近都有些泄气。

    不过为了看看精怪到底长什么样,陈峰下定了决心,不抓到绝不放弃!

    连续用几天时间,陈峰用电击棒做了两个电力陷阱,放在了精怪的活动区域。

    最后,终于是在一天下午,三个人看到了这个喜欢捉迷藏的精怪。

    山林中,地上的电击棒陷阱,正套在一个看起来身高只有半米的女孩子脚踝上。

    小女孩一丝不挂,乌黑的长发几乎和身高一样长,皮肤细腻透红,水嫩嫩的看起来吹弹可破。

    陈峰咽了咽口水,痴呆状的问道:“这……这是精怪还是人?”

    陆琳看到陈峰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些后悔抓这只精怪了。

    她对着地上的女孩施了一个显形术。

    女孩身体慢慢变成一个虚影,虚化的身影如同一团白雾,重新凝聚后,显现出一个植物根茎。

    看起来像一根红萝卜,只是颜色整体却是是乳白色,顶上长着嫩绿的开叉小叶子。

    “哇!无相木须果!”陆小樱惊喜喊叫。

    陈峰想起这些天自己看过的门派典录,确实记录有这种灵草,它在低阶灵草里算是比较稀有的,是多种低阶丹方的主药,甚至包括筑基丹也要用到。

    陆小樱抱着果子,几人兴冲冲回了门派。

    陆琳和陆小樱一起,把五帝真经和门派典录都搬了出来,开始在里面翻找奴役精怪的法诀。

    “找到了!需要精血下咒,修为比精怪越高越容易成功!”

    “小樱,你拿匕首出来干什么?喂!不能割手腕啊!哎呀!我的也不能割!”

    陆小樱用匕首划开陈峰的手腕上的肌肤。

    用手指粘上陈峰的鲜血,她兴致勃勃的在萝卜身上画起了血咒。

    连续试验了好几次,直到陈峰感觉失血过多,两眼已经发晕的时候,地上被糊了一层鲜血的木须果,终于闪出一阵红芒。

    “成了!”陆小樱跳起来欢呼雀跃。

    “小樱,下次再动刀子之前,要和师祖说。要是来不及止血,我就死了。”

    “嗯嗯,知道了师祖,我不会趁你睡着了割你手腕的!”

    陈峰心中戚戚然,更加的不放心了。他把家里唯一的匕首要过来,紧紧揣进了怀里,以后这个东西要藏起来!

    陆小樱出去端盆凉水,直接浇到了地上的萝卜状木须果身上。

    一阵白雾虚光闪过,萝卜又变成了女孩,抖了抖身体,颤抖着眼皮,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到三个人类修士正脑袋挤在一起盯着自己,地上的小女孩惊恐的大叫起来:“不要吃我!上仙饶命……上仙饶命!”

    呃……你看起来很好吃么?

    不可否认,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好吃,水灵灵的皮肤真想咬上一口。

    “喂!这个……这个……”

    “萝卜……”陈峰小声的提醒。

    “对,师祖给你起了名字了,以后你就叫小萝卜了。”陆小樱给精怪确定了名字。

    小萝卜蜷缩着身体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们这些植物精怪修行不易,虽然幻化出来的模样是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却已不知道在深山里生长了几千年了。记忆里与生俱来的恐惧,就是被吃掉,被各种动物吃,被人类吃,被鸟吃,反正植物长出来的结局就是被吃。

    她埋头修炼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挣脱地面对根须的束缚,避免最终被吃掉的命运,谁知道刚化形几天就被人捉了。

    人啊!最最残忍的种族!最爱吃的种族!

    她心中十分绝望,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萝卜,谁说现在要吃你了?”

    “不……不吃我吗?谢谢上仙!”小精怪哭着说道。

    不过她又眼珠一转,似乎感觉到了陈峰都是修为不高,竟然猛的从背后化出一对叶子形状的翅膀来,嗖的一声就往天上窜去。

    这几个人类还没有筑基,人类没有筑基就不能御剑,只要我飞远了,我就自由了,哈哈哈……

    嘭!

    一头撞在法阵光幕上,小精怪又啪叽一声,四肢大开的坠落在了地面上。

    陈峰瞪大双眼,看的津津有味。

    这精怪化形,倒是样样俱全啊,身上什么器官都有,就是不知道摸起来手感怎么样,他手心有些痒。

    “小萝卜,不要跑啦,你身上已经下了血咒,跑了也要回来,哼!”

    陆小樱神气十足的说到。

    陆琳看到陈峰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孩的身子猛看,脸色有些发烫,对着女孩说到:“你先化件衣服穿上,以后不许光着身子乱跑,明白了吗?”

    “明白了……”

    女孩有气无力的从地上起来,坠到脚跟的长发自动分出两缕缠绕再身上,变化成了一件白色的小裙子,陆琳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祖,先让她去看护灵植园怎么样?”陆琳提出建议。

    小精怪满脸喜色。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被奴役,总比被吃好上一万倍……不不不,是十万倍。

    “等到小樱筑基的时候再拿她炼丹……”

    女孩的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还是要逃不过要被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