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十五章 新晋内门大师姐“唐蓉”
    “嘭!!”

    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从地面传来。

    周围围观的人群,大声惊叫着向后散去。

    怀抱着唐蓉的陈峰,后背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陈峰感觉骨头几乎都摔散架了,虽然在空中时,连续施了好几个法术,可是他毕竟没有筑基,就算是筑基了,想飞也要用把灵剑助力!

    厚土盾在最后提供了缓冲,消散了落地瞬间大部分的力量。他怀里的女孩几乎毫发无损,但是他自己明白,他真的不是为了救唐蓉才跳下来的啊!他和她,根本不算太熟啊!

    袁菲菲……你可把我害惨了。

    喉咙里有些甜意,一直蔓延到了嘴里,陈峰知道自己应该受了内伤。

    陈峰调动气海灵气治疗自己的伤势,他怀里的女孩疑惑的睁开了眼。

    眼前的男人,嘴角和自己一样,渗出了鲜红的血。周围的人群,正惊讶的指着他们议论纷纷,女孩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对着他露出一个温柔、美丽、像春天的风一般的微笑。

    “原来……你不是骗子……咳咳……”

    “废话!哎吆……我的肋骨估计断了,你不要抱这么紧,有我在你死不了。”

    “嗯,我相信……”

    女孩说着,把脸贴紧紧贴在在他的胸膛上,双手却抱的更紧了,似乎狠不得把自己揉进对方的怀抱里。

    陈峰正在地上躺着疗伤,楼上的一群人已经坐电梯赶了下来。

    人群中挣脱出来一个少女,缓慢的靠近躺在地上的两人,颤抖着声音小声喊到:“陈……陈大哥?”

    “咳咳……我没死。”陈峰没好气的说道。

    女孩听到声音,已经哇的一声也扑进了他的怀里,抱着他哭的一塌糊涂,鼻涕眼泪齐流,脸上表情也不知道是哭是笑。

    下来的一群人,也一脸惊奇的看着地上的三人,没死?

    一群人不可思议的齐齐抬头向楼顶看,距离确实有十几米啊。

    地上陈峰终于恢复了点力气,战战兢兢的抱着唐蓉站了起来,袁菲菲一边抹眼泪,一边用手扶着他。

    “菲菲,去开车过来,乖,不要哭了,快点。”

    袁菲菲一脸担忧的看了他两眼,但还是很听话的抽泣着跑去开车了。

    陈峰抱着唐蓉,站起身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了年轻男子的一声深沉厉喊。

    “站住!让你走了吗?这小娘皮今天死也要死在这,你他妈哪冒出来的啊?”

    陈峰浑身不舒服,懒的搭理他,继续往前挪动脚步。

    “我他妈让你站住!你他妈……”

    啪!

    陈峰转身对着聒噪的男子甩出一巴掌。

    吴家的大公子,被陈峰这不耐烦的一巴掌至少扇出去五米远。身体在空中几个翻滚,狠狠的摔在地上,浑身抽动了两下,就面部朝下趴着一动不动了。

    吴家主本来已经看出来陈峰不简单,却没来得及阻止儿子。

    此时看着趴在地上,被一巴掌扇得生死不知的儿子,却怎么也不能轻易让陈峰走了。

    “来人,拦住他。”他伸手一挥。

    四周闪出一群黑衣保镖,都掏出枪来围住了陈峰。

    一阵呼啸声响过。

    十几个拿着枪保镖,手掌竟然齐刷刷的掉在地上,瞬间都抱着断臂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吴家和唐家众人惊的肝胆欲裂,围观的人群也传出一阵惊呼。

    陈峰如今灵力充沛,疾风刃也用的得心应手,自然不会给他们开枪的机会。

    “这个……少侠,这……这是我女儿……”

    唐浩林很惧怕少年奇特的能力,可是又有些不死心,胆战心惊的出声说道。

    陈峰一听就又来气了。

    “你他妈还敢说这是你女儿?有他妈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的爹吗?你……算了,你以后没女儿了!”

    袁菲菲的汽车开了过来,陈峰转身厉眼看了一眼身后犹豫不决的众人,抱着唐蓉上车走了。

    没有人再敢阻拦。

    吴家主看着满地的断手,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唐家的众人,也灿灿的不知所措,围观的人群则津津有味的相互讨论着今天的见闻。

    最后,地上的黑衣保镖被几辆车拉走了。

    昏迷的吴家大少被送去了医院,围观的人群也终于散开,地上只留下了十几片硕大的暗红色血迹。

    汽车正在赶去伏牛山的路上。

    “陈大哥,你没事了吧?”

    袁菲菲担心的问道,一边开车,一边拿出纸巾给陈峰擦拭嘴角的血迹。

    “我没事,菲菲,唐蓉我可能要带走……”

    “陈大哥,你一定要救救蓉儿姐。”

    “我……尽力试试吧。”

    牛皮是给吹出去了,可是能不能传送个大活人回去,陈峰心里还是没数。

    如果不能传送回去,那只能去唐家找解药了,反正有自己灵力护着心脉,她的性命一时半会还不用担心。

    唐蓉已经昏睡过去,可是双手还紧紧的抱着陈峰的腰,身体蜷缩在他的怀里。

    到了伏牛山的道标传送附近。

    陈峰对袁菲菲交待:“菲菲,回去吧,过几天我会去找你,不用担心。”

    “嗯!我等你陈大哥。”

    下车抱着唐蓉又走了一段山路,在道标传送点上,陈峰心里默念:“天灵灵、地灵灵、不管什么一定要灵啊!”

    唰!

    两人的身影消失了。

    突然消失的人影,带起的一阵旋风,卷起了地上一片落叶……

    袁菲菲没有走远,她坐在车里等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下车,沿着山路走了过来。

    在那个陈峰以前留下过血迹的地方,地上厚厚的落叶,被向四周吹出了一大片空白。

    她就蹲在哪里发呆。

    期间,她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

    天黑了,她终于接通了电话。

    “嗯,妈妈,我没事儿,你们放心吧……”

    汽车离开了。

    雾乾门小院,陈峰的房间里。

    此时他正在向门口不肯挪动脚步的小灵芝招收:“乖,快过来。”

    小灵芝欲哭无泪,陆琳和陆小樱正在床边照看这个师祖带回来的女孩。可真漂亮啊,就是眉头一直紧皱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师……师祖,你说过不要吃我的,我都很听话了,呜呜呜……不要吃我,我下次一定听你的话,和……和小萝卜姐姐一起给你检查……”

    “闭嘴!谁说要吃你啦!”

    陈峰气急败坏的打断她呜咽的胡言乱语,陆琳已经用奇怪的眼神看过来了,陈峰额头的冷汗都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过来,再不过来就让小樱吃掉你,快!”

    看来还是小樱掌门的威慑力足够大。

    小灵芝还是抽泣着,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走了进来。

    “来,放点血给这个姐姐喝点。”

    拿着匕首在她白嫩透亮的手腕上划拉一刀,小灵芝把流着血的手腕伸到了唐蓉的嘴边。

    谁让自己天生就是解毒草呢,小灵芝郁闷的想着。

    澎湃的灵芝药力入口,地球上配置的毒药自然不是浮云仙草药力的对手。女孩紧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脸上终于不再有痛苦的神色。

    “师祖,你也受伤了,你也喝点。”

    陆小樱捉住小灵芝刚刚自动愈合了伤口的手臂,拿着匕首又划了一刀,直接按到了陈峰的嘴上。

    “哇——!”

    小灵芝哭喊着跑了出去。

    陈峰舔了舔嘴唇,甜的?味道好像不错啊……

    唐蓉昏睡着一直没有醒来,陈峰探查了一下她身体,应该已经没有大碍,就放心的交给了陆琳去照顾。

    她的来历陈峰没有解释,不过姐妹俩看起来似乎也并不在意。

    唐蓉昏睡期间,陈峰给她治疗了双腿。

    然后他又回了一趟地球,把买的家居设施都弄了过来。

    这之间,他去了一趟袁家。

    其一,是安慰袁菲菲告诉她唐蓉安然无恙了。其二,就是害怕那个看起来很有势力的吴家去难为她。不过看起来,吴家好像并没有什么动作,上河市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

    袁菲菲告诉陈峰,吴家的大儿子好像受伤不清,一直躺在医院里没有醒,订婚宴的事,似乎被吴家有意压了起来,包括十几个残疾了的保镖,整件事并没有任何的官方介入。

    袁菲菲和唐蓉两个人的那个小别墅,现在已经变成了陈峰回地球的固定住所。

    袁菲菲甚至又给陈峰花钱买了辆红色的跑车,陈峰感觉,他被小富婆包养的味道,真的越来越浓烈了。

    唐家的老爷子,自己一个人搬了出来,算是彻底脱离了唐家家族。

    悲哀莫大于心死,唐老头看起来至少又老了十岁不止,头发和胡须是彻底全白了。

    在老头的新住所,袁菲菲把砭石针交给了他。

    “唐爷爷,蓉儿姐没事了,您老放心吧。”

    唐老头抬眼打量着陈峰,叹了口气说到:“陈峰,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那天的事我听说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上河的吴家之所以能有现在的地位,应该和你一样和……他们有莫大的关系,你要小心。”

    “他们”是谁?

    陈峰心里嘀咕,难道地球还有修仙的?不可能啊,就这灵气浓度,绝不可能有修炼的可能,不然也不至于雾乾真人被困的寿元耗尽。

    “希望……你善待蓉儿吧,她是个苦命的丫头,这样……也算是最好的结果吧。”

    他抬起头,又深深看了一眼陈峰,正色的继续说道:“记住,一定要小心吴家,你把吴天打了个半死,吴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出了唐老头的住所,汽车上袁菲菲又老样子骑在陈峰双腿上。

    “陈大哥,我能不能去见蓉儿姐?”

    “菲菲,我现在还不确定,可能你去见她,就要和她一样再也回不来了,你以后就不能见你的爸爸、妈妈,甚至不能再见到所有你熟悉的人了,你……还要去吗?”

    “陈大哥,你们待的地方这么可怕吗?那我还是不要去了,只要你能经常来找我就好了。”

    “呃……菲菲?”

    “嗯?”

    “你……是不是……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啊,每次都要在车上和大街上,你……”

    “啊——我咬死你个大变态!”

    一段时间过后……

    熟悉的对话又响起来了。

    “还是好痛啊……”

    “嗯?沐春术!”

    ……

    当陈峰回到浮云大陆,走进雾乾门的小院时。

    他看到院中,陆琳正搀扶着,那个有着两个甜甜小酒窝的女孩,站在院子里。

    夕阳西下,阳光透过拱形的小院门洞,撒下的金黄的光辉,明亮的光辉正好把她们笼罩在内,甚至有些刺眼。

    女孩看到脚下陈峰投射过来的影子,就自然的抬头对着他甜甜的笑了起来,两个小酒窝盛满了阳光,璀璨如夏花。

    ……

    新的掌门大院终于完全竣工了。

    陈峰心情大好,在新院内的小花园里,他支起了烧烤摊。虽然院子门口,“外门弟子与女妖精不准入内”的牌子仍在,陈峰却破例让外门大弟子和精怪们参与了庆祝。

    新晋内门大师姐唐蓉,一直温柔的给烧烤架前忙碌的陈峰轻轻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两个女妖精则正满嘴流油的窃窃私语。

    小灵芝一边咬着手上的肉串,一边低声的和萝卜姐姐说到:“萝卜姐姐,师祖……好像口味变了啊,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们了。”

    她有些担心,失去师祖的喜爱就意味着以后会被小樱掌门吃掉,这是个关乎生死的大问题。

    小萝卜正在啃一只红苹果,闻言探过头来很认真的说道:“笨蛋,师祖说……这叫大小通吃,这个……这个叫博爱,懂不懂?”

    “萝卜姐姐你好厉害啊,什么都懂!”

    小灵芝很神气。

    虽然这些都是从师祖嘴里学的,可是学会了就是自己的,这个灵芝草汁液太甜,连脑子都甜的齁死了,自然是学不了什么新知识的。

    “萝卜姐姐,师祖……师祖有没有经常咬你啊?”

    “笨蛋,我是苦的唉,师祖咬我干什么?”

    啊?难道真的是我太甜了?小灵芝摸了摸自己白嫩细净的脖子,怎么办啊……会不会被吸干汁液死掉啊……

    喧嚣的聚会结束了。

    唐蓉躺在奢华的大床上,房间内竟然装修的比唐家的自己的卧室还要奢华。中央空调吹出的暖风,让喝了酒的她脸色臊红,躺在床上睁着迷蒙的双眼,却毫无困意。

    她不知道怎么来到的这个地方,这个不可思议打破了自己所有常识的地方,所有的认知,就像小别墅里袁菲菲那些奇怪游戏里的世界。

    大树成了精,是一个有点可爱的小老头。

    草药成了精,竟然变成了两个很萌很呆的小女孩。

    那个叫肖岩的外门大弟子,可以虚空超控巨大的石砖去垒石墙?

    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子,竟然是掌门?就连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所谓的内门大师姐?

    这里有妖怪,这里还有法术,她甚至还在那个叫珍宝阁的地方看到了会发光的长剑,一切都显得好不真实。

    可是,一切却又让自己感觉到那么真实,她甚至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默默的接受一切,学习一切。

    她不想问,如果这是一个梦,就让这个梦,尽可能的延续下去吧。

    还有陈峰,自己也应该和别人一样叫他师祖吧?好有趣啊,菲菲一定想不到会有这么多有趣的事。不知道陈师祖,会不会飞?找时间求求他带自己飞吧,那一定也很有趣,飞一秒钟……只飞一秒钟就好……那个温暖的不像话的怀抱……会让人上瘾的……

    众人在庆祝一番后,搬进了新的掌门大院。

    旧小院被陈峰大方的让给了肖岩,这是对工程满意度的物资奖励。

    虽然那个小院,和现在新的掌门大院相比,根本就是个破烂,肖岩还是对抽水泵和热水器感到十分震惊。

    和扳指里住的老爷爷讨论了以后,两人一致认为陈峰师祖是得到了某个上古宗门的传承,这才得到了这么多天材地宝做成的奢侈品。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忍不住黄爷爷的教唆,肖战企图拆开热水器,想拿出里面可能存在的火晶石。不过,他惊悚的被雷劫之力电晕过去之后,就更感觉陈峰师祖高深莫测了。

    掌门院的小花园里,唐蓉已经换上了陆琳给的淡绿色薄纱秀裙,正在盈盈一拜给陈峰学着行礼。

    “师祖。”

    “唉……蓉儿,你还是叫我陈大哥我比较习惯,咱们没必要这么……”

    “师祖,我现在是内门大弟子,礼法更不能无视,更不能坏了规矩。”

    唐蓉微笑着打断他,脸上露出了可爱的小酒窝。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陆小樱掌门教导的蓉儿,蓉儿已经学了很多了。”

    “唉……算了,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的?”陈峰疑惑的看着已经代入角色的唐蓉。

    她来到这之后,好像对这么惊世骇俗的事从来没有问过什么,怎么想也不正常啊!

    “师祖……你会不会……飞?”

    这是什么奇葩的问题?难道你不应该问些,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们怎么都会法术啊?我们怎么来的这地方啊?我还能不能回去啊?不应该问这些问题吗?

    “呃……现在还不会,以后会的,而且你以后也会的。”陈峰挠了挠头回答。

    “哦。”她对这个答案有些失落。

    “蓉儿,你爷爷……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师祖,蓉儿……知道了。”她语气有些失落。

    唐蓉这个内门大弟子,做的很认真。

    她修炼更是刻苦,短短的半个月,修为竟然已经从入门达到了练气二层。

    肖岩甚至有点怀疑扳指里黄爷爷的话,我不是罕见的“双灵脉”的体质吗?我不是有上古至宝“定魂珠”吗?我的修炼速度应该是正常人的两到三倍的啊!这怎么师祖随便带回来个人,修炼速度就这么逆天!

    不管肖岩和黄老头暗中的嘀咕,陈峰如今也遇见了难题。

    他的修为已经练气九层,气海星璇该九转筑基了,可是筑基,却需要筑基丹辅助。

    炼丹的灵草,不够。

    炼丹的丹炉,没有。

    一穷二白的雾乾门根基,第一次开始显现出弊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