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十六章 前无古人的“剑震”
    麦苗有一指半深的时候,浮云大陆下了第一场雪。

    灵植园也修建了一个几个独立的小院,每个小院有两间房屋。其中一处小院的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男弟子与男妖精不准入内”。

    看这歪曲的笔法,应该是陈峰大师祖的手书。

    这个小院暂时是两个女妖精的住所。

    此时房间内小灵芝正对着空调出风口研究,屋里暖洋洋的很舒服。

    “萝卜姐姐,这个法宝叫什么啊?”

    “笨蛋,这个叫空调,夏天能出凉风,冬天能出热风,我们就不用消耗灵力维持温度啦。”

    “这个呢?”

    “水龙头。”

    “哇,出来的是热水唉!”

    “笨蛋,这个可以洗手,里面的可以洗澡,这样身体每天就香香的了。”

    小萝卜坐在桌子旁,正在研究几颗核桃,这东西怎么吃呢?咬起来很硬啊,虽然吃起来也很香。

    她又整颗填进嘴里,露出小虎牙咔嚓一下把核桃咬个粉碎,咔滋咔滋的嚼了起来,嗯……还算不错,下次多偷一点。

    “小芝芝你过来。”

    她一边嚼着核桃一边向在浴室里研究的小灵芝招手。

    “坐下,我问你啊,你真的很甜吗?”

    “没有啦,也不是很甜啦……”

    “那为什么师祖每次都要咬你脖子啊?你看看你脖子上伤口还在呢!”

    “没有啦,也不是每次都咬……”

    小萝卜眯着眼睛看着小灵芝细嫩的小脖子。

    “还有……我发现你被咬的……好像很舒服啊?每次眼睛都眯起来了?”

    “没有没有,萝卜姐姐你看错了,我是疼的眼睛眯起来了!”

    小萝卜阴笑着靠近她,说:“真滴吗?我试试!”

    “啊——师祖救命啊!”

    “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哇哈哈哈!”

    嗯?为什么我会学师祖说话?不管了!先尝尝再说。

    同时。

    外门肖岩的小院里,扳指里的老爷爷正在给徒弟打气:“肖岩!不可怠慢啊,修行本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身具双灵脉的逆天资质,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有我在旁指导,你定然可以成就大道,怎么可以现在就怀疑自己呢?”

    “师傅,可是为什么蓉师姐两周就练气两层了呢?”

    “这个……这个……修行大千世界,本来就百舸争流,就只允许出现你一个天才吗?乖徒弟,放心啦,这种修炼天才百年不一定出一个,只要你的第二条灵脉成长为天灵脉,修炼速度定然也不会差的!”

    “我知道师傅,谢谢您帮我解惑,我一定潜心修炼!”

    肖岩瞬间又充满了信心,一脸坚毅的表情。

    雪花从小碎片,慢慢变成了鹅毛大小,陈峰一个人站在瞭望塔上发愁。

    气海中灵气星璇自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吸收灵气的速度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他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修为到了关键时候,他已经不敢随便回去地球了。

    不知道袁菲菲这么长时间不见自己,会不会以为自己消失了。

    头顶乌云密布,看起来似乎就在眼前翻滚,其间可见丝丝电光闪烁,像是在积蓄力量。

    嗯?下雪也会电闪雷鸣吗?

    而且,这电光好像距离自己太近了些,站的高并且长得帅的,最容易挨雷劈,看来自己还是早点下去为妙……

    为了避免雷电无眼,陈峰一溜烟的跑下了瞭望塔。

    走在回去掌门院的路上,他又抬头看了一眼,怎么……好像……这片乌云,他妈的在跟着自己走啊!

    筑基会有雷劫吗?不可能!修炼功法和门派典录记载详细,陈峰不知道翻了多少遍了,只有从金丹境界开始才会有雷劫加身,筑基不可能招来雷劫的!

    咔嚓!

    一道雷光足有成人手臂粗细,向抬着头,目瞪口呆的陈峰就劈了下来,击在法阵光幕上变成一阵闪光,整个雾乾门的地面都抖了一抖。

    妈呀!

    陈峰一个跳脚,捂着脑袋就开始逃窜。

    雷光速度变得更快,似乎由于被阵法阻挠,这次落下来的雷光足足有大腿粗细,再次瞬间落到了阵法光幕上,光幕如同被子弹击中的防弹玻璃,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藏经阁下面的阵眼巨石,此时轰隆隆的晃动不止,引得整个雾乾门地面开始震动,灵植园、外面小院、掌门院内,众人一起震惊的跑了出来。

    咔嚓!咔嚓!

    接连两道巨大的雷光落下,彻底破碎了阵幕,地上的阵眼巨石,同时碎裂开来。

    不等雷声远去,天上又接连九道闪电,几乎是同时落在了运起灵力抵抗的陈峰身上。

    电光入体,陈峰感觉灵力护盾屁的作用都没起。

    昏迷过去之前,唯一感到异样的就是手上的乾坤戒,似乎……在雷落的一瞬间吸收了大部分的威力,这才让他浑身冒着青烟,还有时间思考一会儿问题。

    莫要乱发誓啊!

    这是陈峰昏倒之前,心里最后的呐喊。

    雾乾门的护山大阵没了,充当阵眼的巨石粉碎,昏迷的陈峰,在房间里由两位掌门和内门大师姐轮流看护。

    而肖岩的小院里,黄老头正在疑惑不解。

    “这不是金丹雷劫,更不像元婴雷劫了,这雾乾门真是怪事多多。”

    “师傅,为什么奇怪?”

    “金丹雷劫是修行路上第一次与天威对抗,落雷应该是三十六轮,此后每个大境界都会增加三十六轮,哪有九轮的雷劫,没听过,啧啧……”

    陈峰持续昏迷了一周左右。

    醒过来的时候,床前正是唐蓉在照看自己,小丫头看到陈峰苏醒,自然是喜极而泣,抱着他久久不愿撒手。

    气海中星璇,终于变成了一团混沌,像一颗煮熟后剥了壳的鸡蛋。

    陈峰知道自己筑基成功了。

    可是为什么没有用筑基丹辅助,为什么也能筑基成功?陈峰也是摸不到头绪。

    看来五帝真经绝对不简单,雾乾哪个老家伙消失之前什么也没说,不知道是不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或者惊吓。

    陈峰站在藏经阁废墟之上。

    他看着脚下那块充当阵眼,无限供能的巨石碎成了砂砾。

    抬头望望以前老是有道光幕的天空,现在已经空无一物,陈峰知道,自己的新手保护期算是过去了。

    要抓紧时间继续招收弟子了啊,不然就这三瓜两枣,遇见了敌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人多力量大,弟子多就门派力量大!

    唐蓉没有和陆琳姐妹一样选择中等难度的水系功法,而是选择了五帝真经里难度最大的金系,可能是她喜欢灵剑也说不定,没看她隔断时间就去一趟珍宝阁,那几把破剑被她擦的锃光瓦亮。

    筑基以后,就能御剑飞行、日行千里。

    雾乾门的内门大师姐,可怜兮兮的求已经筑基师祖带着她飞一次,陈峰自然是不会拒绝。

    紧紧抱着他的腰,大师姐一脸满足的把脸贴到了师祖的胸膛上,整个人都挤进了陈峰的怀抱。

    师祖御剑生疏,又被徒孙紧身贴着,自然就气息紊乱而灵力不稳,飞剑在天上晃晃悠悠的原因,绝对不会是师祖本人心猿意马就对了。

    皓月当空,满天星光闪烁。

    高空的劲风吹起她的长发,痒痒的在陈峰脸上飞舞。

    唐蓉没有学两位掌门把头发用簪子挽起,她仍然按在地球上的习惯披在身后,会简单的用个丝带系起来,有时她脸上再带上点甜甜的微笑,陈峰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师祖。”

    “嗯?”

    “你这里真暖和。”

    她用手在他胸前画了个圈,纤细的手指隔着衣服划过,带起他肌肤上一层的鸡皮疙瘩。

    他的手也在她的后背上忍不住向下划动,有些不够老实。

    他好坏的……有时都看到他欺负小樱掌门,小樱掌门还那么小,欺负我不行吗?

    唐蓉的脸色嫣红,把他的衣服扯起来一些盖住羞涩,滚烫的脸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贴在他的胸膛上。

    呼吸打湿了他胸前一小片的布料,澎湃的心跳声,清晰的传进她的耳中,在寂静的,除了有风声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在加速呢,跳的好快啊,是因为我吗?

    菲菲有没有这样听过他的心跳?

    “蓉……蓉儿。”

    “嗯?”

    “你……你不要抱这么紧,我……我站不稳了……哎呀……”陈师祖感觉有些不适。

    反正从这天开始。

    陈峰每晚都要带着掌门大院里的几女飞上一圈,如同开着名贵的豪华跑车兜风,已经变成了日常的娱乐活动。

    陈峰的房间很大,大彩电前面是块豪华的毛绒地毯。至从唐蓉从仓库里扒出来了一台游戏机,她和陆小樱已经几晚上都挤在一起斗智斗勇了。

    “唐蓉!还有没有点尊师重道的观念!你不准还手了!”

    电视画面上,陆小樱的格斗人物已经只有丝血了,唐蓉丝毫没有留情,在陆小樱的大呼小叫声中,一串连招结束了战斗。

    “啊啊啊——什么鬼游戏,这次不算!重新换重新换!”

    输了的气急败坏,赢了的自然喜笑颜开。

    陆琳坐在一旁掩嘴轻笑:“小樱,不准耍赖皮,你是掌门呢。”

    “不要,我不要当掌门了,我要当大师姐,让唐蓉来当掌门!”

    “胡闹。”

    陆琳用手轻轻拍了下妹妹已经被她自己挠的乱糟糟的头发,小声的娇斥。

    唐蓉已经笑嘻嘻的站起来拉着陈峰出去了。

    陈大师祖非常没有尊严的被当成了胜利的奖品,不管谁赢了,就能抱着师祖来个御剑一圈游。

    陆琳也有些垂涎这个奖品啊,只是作为雾乾门的掌门,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妹妹、还有弟子一起去抢东西呢。

    “蓉……蓉儿。”

    “嗯?”

    “不……不要……不要乱摸啦!我……我御不住剑啦!”

    这丫头为什么越来越大胆了?莫非也偷看了珍宝阁里的饮鼎决不成?哎呀!改天一定要把它……放在一个更为显眼的地方……

    灵植园女妖精的小院。

    小灵芝咬着手指头,看着天上飞的歪歪扭扭的两人,一脸羡慕的说:“萝卜姐姐,我也好想让师祖带着飞啊。”

    “哼!光想有什么用!”她也想啊。

    “姐姐,你说……师祖这是不是就叫喜新厌旧啊,现在晚上都不给我们检查修为了。”

    小萝卜和小灵芝一起拖着下巴,看着天空烦恼。

    “小芝芝,你说会不会……是你的汁不甜了啊?”

    “啊!真的吗?”

    小灵芝很惊恐,不甜了师祖就会不喜欢的,师祖不喜欢了,就会被陆小樱掌门吃掉,太可怕了!

    她抱着自己细嫩的手臂亲自咬了一口,让萝卜姐姐也咬了一口,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还是很甜的啊!

    不过马上,两个人又同样的姿势托起了下巴,继续沉思,哪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雾乾门的护罩法阵法被雷劫摧毁。

    陈峰总感觉门派就像一个脱光了的姑娘,很漂亮,但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自己虽然筑基了,可是门派里,掌门只有练气五层,副掌门只有练气六层,内门大师姐修为突飞猛进,也才只有练气三层,更别提外门大师兄,那个仍然只有练气一层的笨蛋了。

    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里,这点实力实在是堪忧。

    肖战的门派建设任务,并没有因为冬天的到来而停止。变成废墟的弟子宿舍区,密密麻麻的建筑如同一个小镇,想要彻底修复需要时间,所以掌门大院的工程完结后,他又被师祖踢去了这个新的工程项目。

    不过这次工程队就只剩下肖战和老树精了,至于两只女妖精,不知道对师祖使了什么手段,夺了肖战仓库大管家的职务,已经算是脱离了苦海了。

    粉红罗帐消人骨,悠闲了好几天的陈峰,终于想了起来,筑基后有几件事一直还没有做。

    他把珍宝阁里为数不多的几件东西取来,几个人围成了一圈开始研究。

    红绫,应该是一种控制类的法宝,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摸起来很柔软,却是剑砍不伤,十分的结实。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股脚丫子的味道,三个女孩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嗯……很熟悉,好像和师祖的臭袜子一个味。

    陈峰有些尴尬的看着几个端着红绫思索的女孩,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个东西在老院时,被他当了很长时间的擦脚布。

    “咳……别看了,给我我看下能不能炼化。”

    五帝真经金系心法有详细的炼器术法,陈峰引导灵气破开以前主人的禁制。筑基后的灵气强度,倒是很容易的清除了前任主人的痕迹,得到了法宝内的操控秘诀。

    操控红绫把大呼小叫的陆小樱绑了个结实后,他算是完全掌控了这件法宝。

    金环,能破开雾乾门神奇的护山法阵,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东西,只是陈峰全力破解仍然失败,看来是实力不够,也不知道当初的两人从哪里弄来的,但是这绝对不是一件筑基修士炼制宝物。

    然后就是两只储物袋了。

    陈峰很是期待,毕竟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陈峰一块灵石也没有看到过,希望能给自己一个惊喜吧。

    在破解储物袋的禁制时,陈峰敏锐的发现,乾坤戒导入了一份微弱的神秘力量到自己的灵气中,也许是同样和空间有关系?

    哗啦——

    一只乾坤袋中的东西瞬间涌了出来。

    这么容易?

    陈峰确定这肯定是跟乾坤戒有关系了!

    几个人兴奋的把东西分了类,硬币厚度和大小的正方形玉片是灵石,堆起来有一小堆,还没有数。

    还有几个冒着寒气的玉匣,打开后是一些灵草,需要配合记录对照辨识,陈峰合上先放在了一边。

    一个葫芦,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唐蓉还打开闻了一下,也放到了一边。

    一个玉牌,正面刻字“天心”,本面刻字“内门正传”,看来应该是一种身份玉蝶,这个没用,赏给小樱拿去玩了。

    三个白色瓷瓶,挨个打开看了一下,都是聚灵丹,是修炼辅助丹药,也算是好货色了,能够极大的加快修行速度,三个女孩一人喜滋滋的分到了一瓶。

    还有一份地图,打开看了一下,陈峰终于知道了这两个筑基修士出现在山门附近的原因。

    因为从地图上看就是荒林的地形,其中还有两个红色的圆点,看来这两人是依据此图来寻宝了。

    地图不知道用什么动物的皮革制成,看起来有些破旧,却又破烂。陈峰把地图揣进怀里,以后再找时间研究研究。

    然后,陈峰又试着打开第二个储物袋。

    结果就是仍然打不开,就算在乾坤戒神秘力量的帮助下也不行,陈峰只能暂时放弃。

    最后总结收获,低阶下品灵石一百二十颗,聚灵丹三瓶,能够移植的灵草五颗,一葫芦未知液体,一张应该仍有价值的地图。

    其它就是一些没用的杂物了。

    灵草安排移植,灵石收归公有,分赃大会圆满结束。

    等到几个女孩都哈欠连天的回去睡觉了,陈峰仍在对储物袋爱不释手。

    真是方便啊!里面的空间足有比常见的旅行箱还大几倍,陈峰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出来、放进去,玩的不亦乐乎。

    砰砰!

    小声的敲门声响起。

    嗯?不是刚刚都回去吗?会是谁?

    陈峰打开房门,皎白月色下,门外站着亭亭玉立的唐蓉。

    屋内的灯光投射出来,唐蓉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潮红,她呼吸有些急促,不过脸上表情还算平静。

    陈峰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半夜来找自己,应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师祖。”

    “怎么了蓉儿?还没有休息?”

    “能陪我走走吗?我……不知道怎么了,睡不着。”

    两人在月色中走出了小院。

    “能带我御剑吗师祖?”

    这种要求……陈峰自然是很喜欢满足的啦。

    满天繁星,双手抱着唐蓉在半空中陈峰有些担心,这丫头今晚有些不正常,而且这会儿她身上好烫啊。

    “怎么了蓉儿?你是不是不舒服?你身上很烫……”

    “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抱着你,我好热啊,师祖,你……你抱紧我,抱紧我就好……”

    不对劲啊,越来越不正常了,唐蓉平时还算比较矜持的啊,怎么……今天感觉这么大胆呢。

    陈峰心中思索了一阵,突然一惊。

    糟糕!那个储物袋,是练了饮鼎决的那个男子的,练了那种功法,包里不装点玉女销魂散之类的好意思出门么?

    陈峰猜想,应该是葫芦里装的液体的原因,唐蓉闻了一下。

    耽搁了一会儿,唐蓉看起来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

    她双手开始胡乱的扒着陈峰的衣服,如果不是陈峰双手环保着她,怕是已经掉下去了。

    “蓉儿啊,咱们下去,下去方便……哎吆!别咬!呜呜……呜……呜呜……”

    陈峰被堵住嘴,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欲哭无泪。

    剑震……

    这玩意儿咱爷们真不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