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十八章 用高科技斩杀融灵
    “哈哈哈!”

    “还有谁!”

    雾乾门的后院空地上,两把加特林悬空飞在半空,突突突的冒着蓝火,前面一堆碎石被打的火光四溅,陈峰则正在狂笑。

    他身后远远的站着雾乾门的众人,肖岩看的心惊胆战。

    “黄爷爷,这是什么法宝,明明没有感受到灵力波动,为何如此厉害!”

    “呃……这个……这个我也没见过,应该……应该……”

    “黄爷爷。”

    “嗯?”

    “你不是说你是上古修士,这大千世界灵能异宝见过无数么……”

    “兔崽子!修真界日新月异,时代不停的在进步,有几个老子没见过的法宝不正常吗?”

    老黄有些恼羞成怒,这个什么鬼师祖,修为进步的妖孽,连法宝也奇特无比,让老夫丢了几回人了啊。

    难道……时代真的变了吗?老黄怀疑人生了。

    掌门大院里,陆小樱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放在屋里的两把加特林,还有一箱她刚刚打开的地瓜雷。

    “蓉儿姐姐,你为什么认识这些法宝啊!”

    “这个……是师祖告诉我的。”

    唐蓉没有透露任何地球的信息,这些陈峰没有说,她也就不会说。

    “哦,师祖对你果然不一样,他就没有告诉过我这些……”

    陆小樱有些失落,唐蓉来了之后,师祖好像很少偷偷喊她单独检查修为了。

    不过女孩没伤感一会儿,注意力又被箱子里的地瓜雷给吸引过去了。

    “这个又是什么呢蓉儿姐姐。”

    “这个啊,这个叫手雷,可以爆炸的,你不要乱摸。”

    “是吗?这个环是干什么的?好像可以拉的动哎……”

    “小樱!快扔!哎呀!”

    她一把抢过小樱手上已经拉了环的手雷,来不及细看,甩手就扔了出去,转身抱住陆小樱就趴在了地上。

    唐蓉眼睛的余光瞄到,手雷冒着一丝青烟,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线,好像……好像落点,是浴室的方向!

    咕噜噜……

    手雷顺着门缝滚了进去。

    “蓉儿,你和小樱又乱搞什么?扔了什么东西进来呀?”

    “师祖小心——!”

    嘭——!

    床上,虚弱的陈峰满脸痛苦的躺在上面,唐蓉和陆小樱一脸惭愧的站在床边。

    陆琳坐在床边,一边给陈峰身上寻找伤口,一边拿眼睛瞪着闯祸的两人。

    “蓉儿,小樱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比我还大上几岁呢,怎么也……唉。”

    “掌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唐蓉一脸内疚,尤其是看到陈峰身上一片片的伤口,被陆琳用灵力吸出来一块,他就一个哆嗦,心里也是心疼的要命。

    “姐姐,和蓉儿姐姐没有关系,都是我弄的啦,你让师祖打我屁股好了……”

    “还说!今天晚上你不准吃饭!练功去!”

    陆小樱灿灿的拉着依依不舍的唐蓉出去了。

    陆琳看到陈峰满背的伤口,气的一巴掌拍在我们陈大师祖的屁股上。

    “都是你平常惯出来的!看看闯多大祸!你……你……命都要没有了!”

    陆琳说着眼泪都流下来了。

    “小琳啊,没事儿的,不要哭了。”

    陈峰坐起身,给她擦擦脸上的泪花,柔声的安慰说道。

    “你……你就知道胡闹,你如果有事,我和妹妹怎么办,以后不允许你再惯着她了,我是掌门,以后修炼的事我说了算。”

    “好啦好啦,以后以后都是你说了算行不?连师祖也听你的,好不好?”

    “讨厌……”

    陈峰顺势把陆大掌门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唉……博爱……也是一种罪啊。

    虽然声势浩大,可是手雷毕竟只是凡铁,伤害没有附加灵力属性,而且被灵力护盾抵挡了大部分的威力。

    所以爆炸的弹片都没有真正进入陈峰体内,只是镶嵌进了肌肉。半天后,陈大师祖已经又活蹦乱跳的了。

    陆琳由于这次手雷事故,开始端起了掌门的架子,每天开始给陆小樱和唐蓉布置作业。

    她杜绝了两个人大部分娱乐活动后,没想到两人都是进步神速。

    唐蓉由于是和陈峰一样,都是空灵之体,来到雾乾门短短两个月,竟然已经是练气五层了。

    陆小樱也进步了一层修为,境界到达了练气七层。

    倒是陆大掌门,由于资质实在有限,还在练气五层徘徊,让她多少有些自行惭愧。

    外门大弟子肖岩,双灵脉终于开始发威。他在繁忙的门派建设任务重压下,竟然也晋级到了练气三层。

    至于三个精怪。

    老树精本来天生就修行缓慢,晋级一层小境界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去了,如今仍然是练气一层。

    木须果和灵芝果两个女妖精,一个整天在忙着研究怎么让自己也变甜,一个整天在研究怎么让自己多汁更甜,修为隐隐都有倒退的苗头!

    陈峰知道,自己必须要想办法解决修炼资源的问题了。

    而外出探险寻宝,无疑是最捷径的道路。

    他抱着哪张标注了两个红点的兽皮地图,研究了好长时间,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碰碰运气。

    如果实在有危险,打不过,咱还不知道跑吗?

    更何况,他还有地球的高科技武器威力加持,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浮云历法一月初七,天气晴,微风。

    陈峰挥手告别门派众人,御剑往门派西南方向而去,开始了他来带世界后,第一次的主动冒险。

    平静的浮云厚土世界,仿佛落入了一滴异时空的黑墨,不知道会渲染出多大的一片浑浊……

    一月初九。

    陈峰已经御剑离开宗门两天,此刻正在一处山谷休息。

    往南两千里,天极门送的地图玉简就没有显示了,陈峰只能靠手上的古卷地图赶路,时不时要飞到高空,来依据山水来进行定位,行进速度缓慢。

    好在一路还不算无聊,荒林地界人烟稀少,同时又灵气稀薄,很少有修士踏足,深山野林中,低阶灵草繁多。

    陈峰手上的寒匣都快装满了,现在只能学着猴子掰玉米,遇见好的就扔掉差的。

    期间,就算是一些低级的精怪,这他也碰见几只,只是为了赶路,一只也没顾得去捉。

    一月十三。

    陈峰欣喜的看着手中地图,终于找到了地图标注的第一处地点。

    他御剑飞在半空。

    下面,六座环形山峰,环抱中间一片谷地。每座山峰上,都有一条河流蜿蜒落入谷中,同时汇入了谷中一个深潭。

    陈峰御剑向下面山谷内飞去。

    他刚刚下降到和山峰齐平的高度,却从下面谷中猛然窜起两道剑光。

    一个中年青袍的短须男人

    一身桃红裙的年轻女子。

    男人正怒目圆睁的看着陈峰脚下的飞剑,一脸怒容的朝着陈峰喊叫:“我儿何在!”声若雷霆,震的陈峰耳中蜂鸣不止。

    槽糕!

    陈峰看突然冒出来的男修士,此刻正盯着他脚下的飞剑,就已经知道麻烦来了。

    因为陈峰脚下的飞剑,正是被肥田的两个男子身上缴获来的。

    这是别人亲爹在这守株待兔呢!

    我靠!好耐性啊!这都多少天了?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来寻宝呢?

    “回答我!”

    男子再次怒吼,伸手向陈峰虚空伸出。

    陈峰瞬间感到,身体周围陡然增加了强力的压迫感,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被推向男子的方向。

    不妙啊!这绝对不只筑基修为!不然不可能带来这样的压迫感。

    陈峰气海中,五颗彩色圆球疾速旋转,抽出中间气团中的混沌灵气,迅速在他身边形成灵力护盾。

    五种心法的遁术竟然同时发力,带来远超筑基初期的实力表现。

    嗖的一声,陈峰向下一窜,躲过了令人窒息的虚空大手。

    看到陈峰明显只有筑基初期修为,竟然躲过了他虚灵擒拿,男子脸上有些惊讶。

    不过看到陈峰向下逃窜,男子袖中一抖,落出了一柄小剑。他两指向正在逃离的陈峰后背并奇一指,袖中落出的小剑,发出凌冽的破空声,疾速对着陈峰后背刺去!

    听到破空声,陈峰尚未来及转向,就已经感到肩膀上一阵撕裂的刺痛传开,飞剑刺透了他的灵力护罩,已经噗的一声穿透了身体。

    穿透陈峰身体的飞剑,带起了一片血雾。

    这家伙绝对是融合老怪!

    在天上,自己是绝对跑不了的,下面丛林茂密,说不听还有机会逃脱。

    陈峰一边坠落,脑海中一边分析眼下死局。

    男子飞剑一击,加快了陈峰下降的速度,他运转心经疗伤,继续头也不回的向下逃窜。

    马上就到谷底!到了谷底可能就有活路!

    陈峰听到身后又传来破空声。

    他急忙转头一看。

    刚才透体的飞剑,竟然再次袭来,剑刃上还沾着隐隐的鲜血。

    妈的,看样子飞剑正对心口!

    再让击中的话……必死无疑,这个必须要躲!

    陈峰也抖出自己储物袋里的另一柄飞剑,几乎加持身上所有灵力,对着来袭飞剑选择硬碰硬的撞上去。

    同时,他又用御风决改变跌落方向,想往左边逃入山谷内的丛林之中。

    谁知道他此时抬眼一看,那个身穿桃红裙的女子,已经提前拦在了身前,正对他露出微笑,御剑严阵以待,就等着他自己撞上去!

    完了!左右是个死啊!

    身后一声巨响,陈峰已经感觉到,他刚才御出的飞剑与他的联系中断。

    竟然连一刻也没有阻拦,就被身后男子摧毁!

    摧毁了陈峰的灵剑,飞剑继续向他袭来。

    灵剑尚未及身,灵力威压已经狠狠撞在了陈峰后背,他“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雾,五脏六腑已经受了重创。然后就是利刃划破肌肤的巨痛感,飞剑又一次穿透了陈峰身体。

    给我个机会用秘密武器啊!

    哪有这种一见面就要人命的打法,不是应该逼逼叨叨半天才动手的吗?

    陈峰此刻才感到了,修为境界差别带来的碾压感。

    拼了!

    陈峰从储物袋中抖出一条红绫,御决向眼前拦路的女子缠去。紧接着,他双手一手一颗手雷,拔了弦一起扔向女子。

    “美女!接着!”

    女子看到红绫法宝带着恶臭袭来,从袖中抖落出一个小葫芦,葫芦口中,对着红绫喷出一道黑色火焰。

    陈峰绝望的看到,红绫法宝尚未近身,竟然已经被葫芦喷出的黑焰烧成了灰。

    不过还有两颗手雷!

    毕竟没有灵力波动,女子并未重视,此时手雷已经飞进女子身边。

    “轰”的一声。

    手雷在女子身边炸开!一阵烟雾缭绕之后,女子身影有些狼狈的显露出来,身上已经有许多血痕,衣服和头发都有些烧焦不少。

    就在手雷在女子身边炸开的同时,陈峰身后男子已经逼了上来。

    趁着女子被手雷威力逼退的瞬间时机,陈峰掏出储物袋里的电击枪,立即转身对着已经近身的男子射击。

    “啊!”

    一阵震惊的叫声响起。

    陈峰意外的发现电击枪起了奇效!

    身后追来男子身上,灵力护罩竟然瞬间减弱了不少,意外穿透护罩的电击枪头,仍在吸附在男子锦袍上。

    高压电力,至少有五秒的持续时间。

    机会!

    两把加特林飞出,悬空一起对着男子猛烈开火!

    哒哒哒!

    融合境的男子,刚才只感觉到一股雷劫之力袭来,身上就瞬间麻痹,灵力都远转不灵起来。他境界距离金丹境尚远,哪里经历过雷劫的历练,这一惊加上一个失神,眼前那个可能是加害自己儿子凶手的筑基修士,竟然又掏出两把奇怪的法宝出来。

    持续高速射来的子弹,并没有感觉到灵力加持,但是他身上麻痹感还没有退去,凡铁子弹强大的冲击力就这样轻易的穿过了稀薄的护盾,一颗颗的射进了他的身体。

    凡铁制成的子弹,甚至穿透了他的身体,带起一片片血雾。

    但是他气海灵力仍在。

    再给我一秒钟!再给我一秒钟我就能继续调动灵力,身上这些伤口并不能致命,我有一万种方法让这个小畜生碎尸万段!

    “啊!”

    融合境男子的思绪急转,却突然感觉眼前有些天旋地转。

    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仍然御剑停在半空中,脖子上鲜血如同喷泉。

    这怎么……和我好像啊……我太……大意了!

    男子的思绪断了。

    他没能等到他需要的一秒钟,陈峰已经超控另一柄飞剑,迅速的斩断了他在最虚弱状态的头颅。

    “师傅!”女子一声悲痛的惊呼。

    眼看陈峰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奇怪的法宝,竟然以筑基修为斩杀了她已经融合境的师尊,心里震惊的同时,已经大感不妙。

    狠狠的用恶毒眼光记下陈峰的模样,女子掏出一张保命用的遁术符箓,正要燃符遁走,就又看到两个刚才让自己狼狈不堪的铁疙瘩袭来,只能急忙向后退去。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为什么有这么多奇怪的武器法宝,女子欲哭无泪。

    还没来得及牢骚,她已经感到身上一阵麻痹感传来,两眼一黑,就彻底晕了过去。

    陈峰御剑踉踉跄跄的落到地面,那个不知道筑基几层的女子就摔落在自己不远处,陈峰心里仍然打鼓一样在咚咚直跳。

    经过刚才一阵急促的厮杀,他此刻才感到一阵后怕。心脏里血液极速的流动,闷声的心跳,几乎要震破他自己的耳膜,他忍住剧痛,张口又咳出了两大口鲜血。

    如果刚才,两人敌人不是自视实力,有活捉自己的念头,恐怕陈峰早已经被轰杀成渣了。

    此刻他身上无一处不痛,身上两个灵剑穿过的巨大血洞,陈峰眼前发黑,几乎就要昏死过去。

    不过他知道,此刻昏迷还不是时候。

    女子中了电击枪,目前只是昏过去了,如果等一会儿醒来,自己是毫无还手之力。

    陈峰忍住剧痛,用几乎枯竭的灵力封住身上的伤口。

    他提着剑,向地上的女子踉跄走去。

    补刀啊……杀人一定要补刀啊……

    坚持住啊陈大师祖……,家里还有漂亮徒孙在等着你呢……不能晕……此刻绝对不能晕……

    可是他还没挪动到女子身边,不远处的那个水潭,水面竟然开始突突的翻滚起来,就像一锅煮沸的开水,同时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

    陈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异像,脸上已经哗哗的开始流泪了。

    老天爷!你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啊!我就快撑不住了啊!

    不管陈峰心里如何咒骂,水中已经探出了一个巨大的脑袋,竟然是一条头上带角的巨蛇!

    巨蛇足有两米粗细,一截身体直直的向上竖起,张开一张獠牙满布的大口,一股妖风,地上女子的身体就被它进恐怖的嘴里。

    咔嚓、咔嚓两口吞下昏迷,巨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吐了吐须子,两颗乌黑眼珠,又盯上了一边陈峰。

    妈呀!妖怪啊啊啊!蛇精啊!救命啊!吃人啦!

    陈峰心里太累了,这是注定要玩死自己吗?

    昏迷过去前,他费力将储物带中的一箱手雷取了出来,摸索着拉开其中一颗的开关,闭眼整箱抛向了巨蛇。

    听天由命吧……我……真的尽力了。

    ……

    寂静的荒山野林中,几座高峰将一个深潭环绕其中。

    深潭边上的空地,一条头上长角的巨蛇半截身子爬在潭外,半截身子仍然在潭中没有出来,蛇腹处烂了几个大洞,内脏流了一地。

    内脏中,还有一具腐烂了一半的女性尸体。

    距离深潭不远,一个身上满是献血的白袍男子生死不明,僵硬的右手中指单独伸出,对着天空摆着奇怪的姿势。

    更远一点的距离,则一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附近除了一把无主的灵剑,却没有看到尸体的头颅。

    修仙界果然是凶险危险加有风险。

    眼前一看,就是一场惊险十足的斗法现场,果然是要想安全,远离修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