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二十一章 我穿白袍比你好看
    陈峰紧紧的贴在吴家主身前,等着他的回答。

    周围一圈保镖,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我不知道,袁家的人我没有动。陈峰,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吴家背后也是有隐界支持的,你打伤我儿子,还造成十几个普通人残疾,胁迫绑架已经嫁入吴家的唐蓉,陈峰,你会受到大唐律法制裁的。”

    吴家主脸色平静的回答。

    啪!啪!

    陈峰甩手给了吴家主两巴掌。

    “废话这么多,我现在还打了你的脸,你制裁我吧。”

    吴家主紧咬着牙,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挨巴掌。

    “陈峰,你太过分了!不管你是那个隐界的,今天必须跟我回去交待清楚。”白袍男子轻皱着眉头,语气信心十足。

    陈峰不爽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楚门主,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们要找事,是这家伙实在太无法无天了。”那个赵长老在一旁煽风点火。

    看到陈峰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

    白袍男子有些恼怒,好像这家伙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是对他权威最大的挑战!

    “你是谁?”陈峰转身看着他问道。

    “六扇门,上河门主楚莫言!”男子回答的很自豪。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楚莫言有些傻眼,为什么?你本来就应该听我的!哪有什么为什么。

    “你穿白衣服很难看,像个娘们,没有我合适,以后你就不要穿白袍了。”陈峰看着楚莫言身上锦绣白袍,一脸的不爽说道。

    陈峰说完,继续转身面对着吴家主。

    他伸手掐住吴家主的脖子,手上稍微用力,把吴家主单手提了起来。感觉到他已经喘不出气来,陈峰继续逼问:“我好像就得罪你们吴家一个吧?袁家的人不是你搞的鬼?你最好说实话,我不介意让你去陪你儿子。”

    “我……我不知道,我……我没有……对袁家……做什么……”吴家主被掐着脖子,断断续续的说到。

    “陈峰!”

    白袍男子怒吼,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稳重气势。

    陈峰继续无视他,手上继续用力,如果逼不出自己想要的,他不介意给这个老家伙一点苦头吃。

    “叮咚。”

    陈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一只手继续提着吴家主,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正是袁菲菲发来的短信。

    “陈叔叔,我是菲菲,不知道你这个死变态什么时候会回来找人家,害怕你担心,告诉你哦,我最近不会在家啦,你来了一定要立即给我打电话啊,有些事见面告诉你,么么哒!”

    陈峰傻眼,这是误会了?

    自己手上抓着什么东西?

    他抬头看到吴家主憋的通红的脸,急忙松开了手,吴家主很不好看的在地上滚了两圈。

    “抱歉抱歉,你没事吧?你瞪着我干什么,疼不疼?你看,呵呵呵……年轻人太冲动,你能理解的是吧?咱们误会了,现在没事了。”

    陈峰摊开双手,另外两个人则一脸吃了牛粪的表情看着他,吴战义又悄悄往后退了退,他知道这个变态的厉害。

    “陈峰,你闹够了没有,你被捕了,是你束手就擒还是要我拿你归案?”

    楚莫言已经不耐烦,他此刻心里已经有无数种办法,让陈峰在牢里学会尊重自己。

    “抱歉,今天我还有事要忙,实在是太忙,你下次再逮捕我?”

    “你!”

    金刚门的赵长老,已经悄悄移到了吴家主身前,挡在了他和陈峰之间,避免陈峰挟持人质。

    楚莫言看到没有顾忌,突然伸手一掌,拍向了陈峰胸口,手掌上竟然荧荧泛着红光,看起来威力无穷!

    火云掌!看来是动了真怒了,有这姓陈的小子苦头吃了,练到这个境界的火云掌,我都不一定接的下来,赵长老看着楚莫言出手,在心里幸灾乐祸。

    陈峰瞬间也有些诧异,看来地球上,肯定有人研究出来了怎么利用灵气修炼,这都快赶上练气一层的修为了,只是不知道运用的原理是什么。

    找个机会一定要研究一下。

    陈峰纯心要试试古武的威力,身上没有运行灵力护体。

    啪!

    声势浩大的一掌拍在陈峰胸前,他整个人却纹丝未动。

    嗯……没有灵力入体,看来古武只是简单的运用灵气增强自身的力量,陈峰对古武有了初步认知。

    看到楚莫言一掌正中陈峰心口,赵长老和吴家主欣慰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就僵在了脸上。

    楚莫言也疑惑的推了推陈峰的身体,这是一掌打死了?

    又推了推,陈峰仍然纹丝不动。

    正在沉思的陈峰,感到一个手掌在自己胸前摸来摸去,抬头看了看,楚莫言正扎着马步,双手推在自己胸前,满脸疑惑的表情。

    难道他是个人妖?怪不得这么秀气英俊,嗯,可以理解了。

    “你还要不要打?在打两招我看看?”

    陈峰一开口,楚莫言就见鬼一样猛然向后跳去,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你这是金钟罩!”

    “你说啥就是啥吧,还打不打?不打我走了啊!”

    陈峰轻蔑和无视的态度,深深的刺痛了从小就是练武奇才楚莫言的心,他深吸一口气,身上的衣服无风自起,脚下似有一阵冲击波猛然向四周扩散开来。

    一阵疾风,吹的周围持枪的保镖,几乎都有些站立不稳。

    “啊!”

    楚莫言一声怒吼,气出丹田,声若雷霆。

    赵长老眼神一亮,看来楚门主这是要出绝招了!

    “归——元——气!”

    长发飘然飞舞的楚莫言,双掌对立张开,身上的衣服被自身爆发的气感吹的噗噗做响,身体前倾,双手之间形成一团白光,咬着牙,脸色狰狞的推向站立不动的陈峰胸前。

    噗——

    一声闷响,陈峰胸前的衣服被震出一个大洞。

    陈峰低头挠了挠露出来的胸口,仍然白白嫩嫩,还是不痛不痒。

    感觉到灵气外放了,只是也太弱了?还不如自己练气一层释放的风刃术,只是这小子把自己的衣服抓烂了啊,等下怎么见菲菲?

    陈峰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面前保持攻击姿势的楚莫言。可能是运功过渡,他已经嘴角流血,正在神魂颠倒的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陈峰没管他嘀咕什么,走上前提起他,开始扒他衣服了,身高差不多,穿起来应该会很合身。

    当然,陈峰没忘了继续打击他:“不过如此,还整的花里胡哨的。我告诉你啊,你穿白袍真的不好看,记住以后不要穿白袍,不然我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听清楚了没有!”

    白袍男仍然在失神的自言自语,直到衣服被陈峰从身上扒了下来,还没有回过神来。

    陈峰提着扒下来的衣服,摸了摸质感,就转身向别墅里面走去,他可没有大庭广众之下裸体换衣服的习惯。

    赵长老正在别墅门口护着吴家主,看到陈峰向自己往过来,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唰的一声跳到一边让开了路。吴家主还躺在地上没有爬起来,此时也急忙扭着身子到滚到了一边,吴战义早已经躲的远远的了。

    穿好衣服,陈峰走出别墅扬长而去。

    院子里的保镖主动让开了道路,没有家主吩咐,又想到断手传说,再加上刚才看到的场景,自然是人人畏他如蛇蝎,躲还来不及,那个敢开枪。

    那个换了六扇门楚门主的一身漂亮白袍,看起来更加有逼格的男人走了。

    一群保镖在面面相觑,赵长老和吴家主在发呆,吴战义正看着只穿四角裤的楚莫言暗自庆幸,打人就打人吧,这魔头竟然还喜欢扒人衣服,太可怕了!

    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楚门主,此刻仍没有从备受打击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呆滞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着娇躯,只是感觉风……似乎有些冷。

    陈峰知道事情大发了,唐国的官方机构卷了进来,看来自己以后要不得安稳了。

    他本来今天也没打算杀人流血,毕竟他不认为自己在地球,已经有可以无视一切的力量了,不说各种毁天灭地的热武器,就是人海战术也能耗死自己,他毕竟在地球只能消耗灵气,不能补充灵气。

    至于和公家机构的关系,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再说吧。

    汽车行驶在路上,陈峰拨通了袁菲菲的电话。

    “陈大哥!”

    “菲菲,你没事吧?这个老丈……呸呸,叔叔阿姨和你爷爷没事吧?”

    感觉到叫叔叔阿姨有点别扭,但是毕竟已经把别人家的白菜都快拱烂了,总不能一边拱,还一边叫人家爹袁大哥吧?虽然有时候自己是挺被动的哪一个……

    “陈大哥,我没事,有人……有人要杀我,你快来保护我,我……我受伤啦!”

    袁菲菲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虽然自称受伤了,可是听着语气,还是撒娇的意思多一点,陈峰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开车来到袁菲菲发过来的地址,是一处戒备森严的高墙大院。

    坐在车里,陈峰目光透过院墙,可以看到里面没有高于三层的建筑,大门口几个持枪的守卫站的笔直。

    门口需要通行证,陈峰在守卫怀疑的眼神中把车倒了回来。

    我都是会剑震的人了,进这种大院还走大门干什么?

    埋怨了自己一下,陈峰把车停好,找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段,用御风术跃了院子,围墙上的摄像头,甚至只能拍到一个残影。

    按照袁菲菲给的门牌号,陈峰找到了位置。

    没想到,这个二层别墅的门口也有持枪守卫,他只能又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后面。

    房子后面,有二层两扇窗户,他不确定袁菲菲在哪一间。

    用法诀悬浮在半空,小心翼翼的朝一个窗口里面看去,是间浴室,一个高挑白皙,很显丰满的女孩,正拿着花洒,哼着跑调的歌,在用水冲掉自己身上的泡沫。

    嗯……有料……够大也够白,就是怎么没毛?难道是……

    “谁!”

    正在洗澡的女孩很警惕,唰的一声,已经抽出浴巾围在身上,手里拿着一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的巨大口径手枪,小心翼翼的指着窗口。

    她缓步走到窗边,外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女孩又回去哼歌了。

    隔壁房间里,陈峰刚从另一个窗户潜入房间,就看到袁菲菲正坐在床边,穿着一件睡衣,百无聊赖的在床沿上晃动自己的双腿,手上还抱着手机。

    女孩听到响声,抬头看到陈峰突然出现在卧室里,忍不住就兴奋的大叫:“陈……!”

    剩下的两个字被陈峰的手掌捂回了嘴里,袁菲菲眼睛笑的弯成一对小月牙,双手紧紧的搂住陈峰,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她还调皮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陈峰的手掌心。

    “陈大哥!你怎么进来的?”袁菲菲压低声音小声的问道。

    “当然是翻窗户了,快说,你哪里受伤了?”

    “嘻嘻……我不这么说,你能这么快来找我么。”

    “哼哼,你敢骗我?”

    “没有啦,不然陈叔叔……你……你检查一下人家身体啦,你看看人家受伤没有。”

    隔壁房间里,重新开始洗澡的姬子溪,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好像……是特意压抑着的痛苦,又好像……是咬着嘴唇的闷哼,很奇怪……

    姬子溪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暗怪自己疑神疑鬼,今天不是幻觉就是幻听,难道是最近练功岔气了吗?

    唉……也不知道莫言哥哥找到那个叫陈峰的混蛋没有,自己还要在这保护那个闯了天祸,什么都不懂的惹祸精,好无聊啊……

    房子总共两层,楼下一层,住着袁菲菲的父母和她弟弟,她爷爷倒是在这院子里有认识的老伴,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

    陈峰突然从二楼出现在一楼的客厅里,吓了袁康夫妇一跳。

    陈峰只能解释,他是今天早上偷溜进来的,袁菲菲忍着笑,使劲偷偷掐他后腰的嫩肉。

    袁家别墅遇袭的事,袁菲菲昨天夜里已经断断续续交待清楚了,陈峰没想到她这么大胆,原来说的赚钱门路就是接世界悬赏。

    但是现在保证金都交了,说什么都晚了,陈峰还真舍不得这么多钱打了水漂,只能想办法把任务做了。

    一楼客厅沙发上,陈峰对面坐着袁家夫妇,袁华正拉着姐姐在一旁窃窃私语。

    “袁……大哥,菲菲的事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陈峰刚才一不小心差点喊出袁叔叔,惹的一边和哥哥悄悄说话,一边又关注着这边的袁菲菲,掩嘴偷笑,袁夫人立即拿眼睛责怪的瞪了她一眼。

    “陈峰,我现在也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了,菲菲……闹出来的这些事,可能也都和你有关系。”

    袁康说到一半,看了眼正襟危坐的陈峰,低头抽了口烟,又接着说道:“菲菲她还小,什么还都不懂,陈峰,我不想因为你……让她有什么危险,我知道你救过这孩子的命,还救过我父亲的命,对我们袁家是有大恩的人,也知道我这么说有些忘恩负义,但是……我们袁家在唐国实在算不得什么,太多的东西我们惹不起,也不想惹,我希望你能明白。”

    说完,他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口中吐出的烟雾缭绕,遮住些他有些惭愧的脸色。

    “袁大哥……”

    “陈峰,你先听我说完。”

    袁康打断陈峰的话,接着说到:“如果……你感觉我太过分,我愿意拿出袁家大半的家产来报答你的恩情,希望你能理解。”

    陈峰听完袁康的话有些沉默。

    也许是公家和杀手集团同时找上门来,又牵扯到和古武宗门有关系的吴家,真的让一直本本分分做生意的袁康有些恐惧,也许是受袁家老爷子传下来的处事之道影响,袁康不想搅和到一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事件中。

    陈峰确实有些惭愧,拱白菜不说,连人家的菜园子,也差点因为自己被掀翻了,如果他们再知道自己和袁菲菲昨天玩什么游戏,不提刀跟自己拼命都是轻的。

    陈峰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袁菲菲已经推开纠缠自己的哥哥跑了过来。

    “爸!你怎么这样!陈大哥还救了爷爷呢。我做的事情,和陈大哥没有关系!而且吴家的事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情况,如果……如果不是陈大哥,蓉儿姐现在就已经死了!你们不能这样对他!而且我和陈……呜……呜……呜呜……”

    袁菲菲刚喊出陈字,陈峰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捂住了她口无遮拦的嘴,这要是说出去,你是准备要你老爹老妈的命吗?

    “这个……袁大哥,我理解,很理解,你放心,我惹出来的麻烦,我一定帮你们解决掉,不会一直让你们担心,这丫头确实是不懂事,你们有空多教训教训她……哎呀!我的手!你们看!她还咬我!”

    袁家夫妇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无耐。

    至从上次陈峰救了女儿以后,这丫头好像对陈峰表现就很不一般,最近更是因为陈峰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今天如果不是公家的六扇门有人正好在他们家,袁家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事。

    看着女儿张嘴咬着陈峰的手掌,袁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感觉小棉袄要漏风啊,这个陈峰绝对不能再和自己的女儿继续接触了!

    袁夫人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女儿和陈峰,眼睛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稍显沉重的话题,被袁菲菲的无理取闹弄结束了。看着袁夫人一直用奇怪的眼神来回打量着自己和袁菲菲,陈峰身上就莫名的有些发热、出汗,尴尬的摸着脑袋,只能先表示告辞,脱身逃了出去。

    袁家夫妇站在窗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陈峰灵活的身影在院子里左腾右闪,心里有些复杂。

    袁菲菲正坐在床上生闷气,哥哥袁华则一脸兴奋的在旁边缠着她说到:“妹妹,袁叔叔会武功的是不是?你……你一定要让他教我啊!求求你了妹妹!”

    “袁华!不许胡闹!还有你菲菲,等安全了我再和你算账,你还有脸生气?走,让她自己反省反省。”

    把袁华赶出去,袁夫人看着女儿,犹豫着想问什么,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叹了口气走了。

    一边走,她还一边在丈夫耳边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袁康的眉头却是皱的越来越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