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二十七章 陈峰说:“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幽若姐姐!”

    青衣女子一落地,她怀里抱着女孩,哭着就跑了过去。

    蓝衣女子也踉跄着跟了过来,一脸感激的对陈峰道谢:“多谢道友相助,灵花谷水月感激不尽,宗门定会厚报。”

    “哈哈……客气客气,我这个人呢,个人爱好就是乐于助人,你们灵花谷有多少弟子?门派是不是很有钱?当然,我就是随便问问,绝对没有其它意思,你不用这样看着我。”

    水月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边上一脸泪痕的小姑娘,已经扶着蓝衣女孩站了起来,看到自己的两个姐姐没事,似乎又恢复了她的傲娇本色,对着陈峰趾高气昂的摆着小脸,一脸不屑的说道:“哼!你救了本小姐,我娘一定会赐给给你报酬的!身上有疗伤丹药没有,先拿出来啦,等下还你。”

    蓝衣女孩拉了拉小萝莉,满脸歉意的说道:“在下灵花谷幽若,刚才情况迫不得已,希望道友能谅解。”

    说完,幽若对着陈峰深深行了一礼。

    刚才,她在危急时刻,无意间发现下面山谷中有人藏身,灵力不济的情况下喊出声,本来是抱着分散敌人注意力的目的,希望借此可以多拖延一会儿时间,实在是没想到可以瞬间反败为胜。

    而且此人还在城中见过,只是不知道其性情如何。

    眼下自己几人,几乎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如果这人因为自己出卖他藏身之处,而有了什么怨恨歹意的话,后果实在是不敢想象。

    少宗主傲慢的态度让她一阵心慌,急忙摆出极低的姿态,只希望这人不要是个睚眦必报的恶人才好。

    水月也看到了姐姐眼中的忧虑,走过来和她站到一起,把趾高气昂的小萝莉拉到了身后。

    “唉……我很伤心啊,你们是不知道我这道天至宝,用一次它就报废了,这可是我花费几千颗高阶灵石买来的啊!不过呢,我这人一直相信付出就会有回报,比如啊,比如我救人的付出,一定就会的到回报,你们说对不对?”

    陈峰没有管两个人的小动作,仍旧痛心疾首的看着手上的电击枪,枪口却是不经意对着了眼前的两女。

    幽若和水月有些面面相觑,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法宝值几千颗高阶灵石?看起来外观虽然新奇,卖相实在不怎么样,这是要趁火打劫了?

    两个人虽然不相信陈峰的话,这会也只能一起脸色难堪的点头。

    小萝莉被挡在身后撇着嘴,对两位姐姐不让自己说话,感觉很不满意。

    远处几道灵光闪烁,瞬间就到了几人的上空,一道洪亮的女子喊声从空中传来。

    “谁敢伤我灵花谷传人!”

    幽若和水月两女顿时满脸惊喜,身后的小萝莉也欢呼雀跃起来。

    “母亲!灵儿在这啦!”

    唰!

    一道粉色身影,从天上极速落了下来。

    来人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妇人,穿着一身桃粉色碎花裙,头上发髻上,插着挂绿玉珠的玉质发簪,脸型妩媚,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眼周围略有红状,徒增诱惑。

    此刻,女子正紧紧把小女孩抱在怀里,看起来有些激动。

    “母亲,灵儿没事啦,你……你抱的我喘不出气啦!”

    小女孩挣扎着要从母亲的怀里逃出来。

    看到女儿安然无恙,小妇人总算心里轻出了一口气,放下挣扎着的女儿,转身看向了身旁的两女。

    “宗主,幽若(水月)办事不力,差点让少宗主落入贼手,请宗主责罚!”两个女孩跪下齐声说到。

    “先回去宗门在说,这位道友是?”

    她终于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陈峰,疑惑的问道。

    陈峰心想,这是终于看见我这个救命恩人了吗?我还当自己变成空气了呢。

    “禀宗主,是……是这位道友出手救了弟子三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小妇人仔细观察了一下陈峰,一身肮脏满是污渍的白袍,修为感应起来,最多也就筑基初期,一脸装出来的淡漠表情。

    算了,幽若这丫头说话向来靠谱,既然说是他救了自己女儿等人,不管什么原因总是要感谢一下的。

    她走出来轻声说道:“灵花谷现任宗主林月柔,感谢这位道友出手相助,不知道友可有宗门师传,灵花谷定当上门拜谢。”

    少妇脸型五官看起来和小萝莉确实有几分相似,就是年纪看起来不像是个母亲。不过也对,修士有各种方法保持容貌和身体年龄,更何况天生爱美的女人呢,就是小萝莉不知道长大了有没有她母亲这样妩媚入骨啊。

    陈峰心里暗自比较,脸上不动声色,“在下雾乾门陈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消耗了我两件,价值几千高阶灵石的至宝而已,不值一提……呵呵……不值一提。”

    高阶灵石四个人说的语气特意加重,明眼人都听的明白,这绝对不是不值一提的意思。

    林月柔更加疑惑,雾乾门?不就是那个破落偏僻的宗门吗?好像只剩下孤女寡母三个人了吧?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筑基期的男子修士?

    不过这人毕竟救了自己女儿,不管怎么样,总要报答人家吧,只不过几千颗上品灵石……这人胃口有点大啊……

    “请道友随我们回灵花谷,我们……定然会厚报阁下救人之恩。”林月柔轻声邀请。

    “呵呵,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林宗主真是年少有为啊,修为已经融合境了吧?哦,对了,咱们灵花谷是名门正派吧?哎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而已,我当然知道,咱们灵花谷是正气凌然的名门正宗啦,定然是不会干出,像这两个劫匪一样欺压弱小的事来的!”

    陈峰絮絮叨叨,一群人有些无语。

    林月柔也有些头疼,这个雾乾门陈峰,这样的性子,他是怎么修炼到筑基境的。

    “唉!等等我,这两个人身上还有东西啊,这都归我了吧?那我可全拿了啊!”

    等陈峰把地上的两具尸体扫荡一空,其余几人已经远远的御剑飞在了半空,都面无表情的等着他。

    躲在母亲怀里的小丫头,还撇着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表示自己对陈峰这种,连别人衣服都扒下来行径的不屑。

    众人往南御剑,傍晚十分,终于到了灵花谷宗门。

    陈峰计算了一下距离,这个林宗主去救女儿肯定用了厉害的遁术,不然不可能那么快赶到现场,弄不好是遁术符箓?看来,要抽时间研究一下,这可是逃命的重要道具。

    灵花谷宗门,正和名字带谷字一样,处在一个两边都是陡峭山崖的山谷之下。两边悬崖峭壁上,几处瀑布垂下,落到山谷两边的水潭,又交错连接成河流,流向谷外。虽然现在是冬季,可是谷内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是温暖如春,四处是鲜花绽放,谷中两边的溪流上飘荡着一层粉色的花瓣,看起来如同人间仙境。

    宗门内房屋多是木制,不雄伟而小巧精致,处处都是桃红色的花树,树下林间的小路上,几个薄纱罗裙的女修穿梭,看起来美感十足。

    陈峰跟着几人,一路进到谷内,竟然没有看到一个男子,难道这是一个只收女弟子的宗门?

    进了灵花谷宗门后,林宗主领着女儿去了深处,只留下幽若和水月两女,在一处花树凉亭下招待陈峰。

    侍女奉上香茶和点心,飘飘然退了出去。

    “陈道友,请。”

    幽若招呼仍然在东张西望的陈峰饮茶,水月在一旁看到陈峰东张西望的模样,轻轻掩嘴偷笑。

    幽若悄悄瞪了她一眼,又出声招呼陈峰说道:“陈道友?陈道友请用茶。”

    “哦哦,这个……你们宗门只收女弟子吗?怎么我没看到男弟子在哪?”

    “呵呵,陈道友说的不错,我灵花谷在此立宗千余年,从未招收过男弟子,宗门内传心法也是只有女子才能修炼。”

    “那你们宗主女儿……”

    陈峰说了一半止住了,这弄不好是别人的隐秘,还是不要打听的多了才好,女人发起狠来,比男人可怕的多,更何况还是一群整天见不到男人的女人。

    “陈道友请用茶,灵儿……算是个意外,宗主并不喜欢我们私下讨论,还请道友体谅。”

    看到陈峰欲言又止的疑惑,幽若轻声解释给他听,手上又给陈峰续满茶水。

    “等下宗主见过老祖,会回来和道友叙话,请道友莫要着急。”

    “不急不急,这风景美,人也美,我多等一会是没什么的。对了,你们宗主多大了啊,夫君是谁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你们灵花谷是不是有什么驻颜的术法啊?”

    陈峰东拉西扯的一通奇怪问题,让幽若和水月两女脑门发紧,应付着与他闲聊,心里则焦急的等着宗主回来救场。

    就在陈峰犹豫着是不是要讲两个荤笑话,来逗逗这两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子的时候,林月柔终于翩翩然从林间走了出来。

    她刚刚落座,两个女孩已经已经逃命一样,施个礼站起来走开了,脚下生风,带起地上一片片粉色的花瓣飞舞。

    林月柔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亲传弟子的背影,难不成这林峰还敢在宗门里做什么过分的事么?不会有这么胆大包天吧?

    “林宗主?”

    陈峰看她皱着眉头发呆,轻声的出声提醒她。

    “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一些事情。”

    林月柔回过神,歉意的给陈峰一个微笑。

    她正对着夕阳的笑脸,宛若四处飞舞的鲜花一样艳丽,很妩媚的一双桃花眼,看的陈峰有些出神。

    “陈道友?你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这次你救了灵儿,只要力所能及,我一定尽力满足你。”没有去管陈峰走神,林月柔轻声说道。

    我想要你……

    当然,这只是陈峰在心里想想,他可不想救命恩人瞬间黑化变仇人。

    “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给几千个高阶灵石,弥补一下我的损失就是了,谢什么的就不必啦!”

    陈峰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好像根本没有把几千颗高阶灵石放进眼里一般。

    林月柔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陈道友,我灵花谷宗小财弱,实在……实在是没有这么多积蓄。”

    啥?一个这么漂亮的门派连几千个高阶灵石也拿不出来,陈峰一脸的不相信。

    “陈道友应该知道,我大荒地界灵气贫瘠,地虽广阔却无什么修炼产物,此地宗门,大多是求个避世静修的想法,却是……却是都不会富裕……”林月柔有些尴尬的继续解释。

    按说救了自己女儿,是不能用钱财灵石衡量的,可是此人胃口实在太大,这……怎么也没有办法满足他。

    她是不知道,陈峰心里还有给他夫君带绿帽子的龌龊想法,要是知道了,说不得就送他一把灵剑。当然,这把灵剑是要刺进他心口的,带不带的走,就是陈峰的事了。

    陈峰看到一派之主的美少妇,此时满脸窘迫,倒是真相信她说的话了。穷啊!看来大荒的这些门派应该都是一个鬼样,都没有什么油水。

    陈峰反正是坚定信念,要实在不要脸。

    少妇再美,这会也不可能陪自己滚床单,为什么要怜惜。

    他接着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哎呀,我门雾乾门最近发展太快,这个……这个灵剑啊什么的好像都不太够用了,唉,林宗主你也知道,这些都是修炼必不可少的东西,啧啧……很是头疼呐。”

    林月柔闻言,无奈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下,咬牙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两把长剑。长剑俱都泛着莹莹绿光,她轻轻放在桌面上。

    “道友若不嫌弃,我这……两把灵剑,名叫青枢,是同样材质练成的一套,当年在一处遗迹中得来,现在……现在送给道友,希望道友不要推迟。”

    林月柔说完一脸的希冀,似乎这两青枢剑包含着太多的回忆,有不舍,又带着一丝解脱。

    陈峰看到了她一脸心疼的表情,但还是也毫不心软的拿起了长剑。

    两把长剑在他手中抖动,发出轻轻的蜂鸣,绿色荧光一明一暗,闪烁着似乎是在呼吸。

    应该是两件好宝贝!

    “林宗主,你这是干什么?我陈峰怎么会夺人所爱呢。这是林宗主你自己的佩剑吧?我是看起来好像很喜欢,但是你要知道,我陈峰是个有原则的人……”

    “陈道友不必推辞了,这剑……我已斩断了认主连接,就请陈道友收下吧。”

    “哎呀,林宗主,你真是……真是……唉,你是不知道林宗主,我们雾乾门还远远不如你们灵花谷啊。我们现在,连炼丹的灵草几乎都没有。我这次出来,本来是带了法宝,要卖了买些灵草回去练几个筑基丹的,谁知道路上遇到这么档子事,不过我绝不是后悔用价值几千颗高阶灵石的法宝救人,你是知道的林宗主,我陈峰是个有原则的人,就算我损失了几千颗高阶灵石,我也……”

    林月柔有些用力的摩擦着自己上下四颗小虎牙,打断陈峰的喋喋不休,捂着额头痛苦说道:“这个……我们灵花谷气候特殊,倒是种植有不少灵草,不知道陈道友缺什么,可以自己去看看,灵花谷绝不吝啬。”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呢!对了,林宗主,灵植园怎么走?是在这边吗?我刚才好像来的时候,看到是这个方向?”

    陈峰没管在凉亭里,正捂着额头头疼的美少妇,人影一闪,已经窜向了对方宗门的灵植园。

    我靠!金灵草、土黄精、木灵根这都炼制筑基丹的主药!自己的灵植园里,正好有一朵水莲花,筑基丹的主药就差一味火炎花了,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直到陈峰自己带的寒石匣用完,他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对方的灵植园里钻了出来。

    “林宗主啊,你看,真是巧了,你这灵植园里正好有我要用的几味灵药,你不会心疼吧?虽然我的几千颗高阶灵石损失掉了,但是你也知道……”

    “陈道友……”

    “嗯?”

    “我们灵花谷真的、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林月柔说的时候,已经开始咬着后槽牙了。两排洁白的皓齿从红润嘴唇下露出来,亮闪闪的好像开始反光了。

    “啊?林宗主你误会我了,我是这么得寸进尺的人吗?我陈峰是有个有原则的人!你看,这天儿也不早了,你们灵花谷好像没有留宿男子的习惯吧?那我们就此别过?林宗主您还真是热情好客啊,下次我再来贵门拜访。哎呀,林宗主不要送,千万不要送,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记得多喝热水,拜拜!”

    看到小少妇脸色发黑,陈峰果断御剑直接在谷中升空,运足灵力,转眼就窜出了老远。

    林月柔理解不了的“拜拜”声还在山谷回荡,陈峰御剑的身影已经在天边只剩下一个黑点了。

    “宗主!宗主!宗主不好啦!我们……我们的灵植园……好像被盗啦!”

    水月看到御剑飞走的身影,赶回来想看看师尊。路过灵植园,就看到里面一片狼藉,几乎所有好一点的灵草,全部都不见了踪影,有些甚至被挖绝了种,顿时花容失色的跑向师尊禀报。

    “水月,不要喧哗,为师……为师想静静。”

    林月柔用手柔着脑门,脑子里头疼欲裂,只要一想到陈峰刚才的嘴脸,怎么也从脑海里赶不出去,脑门,越揉越疼了。

    我这是病了吗?

    “水……水月,来扶一下我,我怎么……怎么有点喘不过气来。”

    灵花谷一切如常。

    除了宗主林月柔病了几天,还有跟随母姓的林灵儿,这些天整天都在咬牙切齿不爽,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把一个花树凉亭轰的稀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