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二十八章 怎么拯救走火入魔的蓉儿和研究打上门来的姬子溪
    雾乾门的师祖,去大荒城赶集回来啦!

    除了给每个人带的小礼物,陈师祖一次带回来六把飞剑,两个新的低阶储物袋,一个能变成碾盘大小的法宝,从储物袋里掏出来的灵石若干。

    两部新的功法玉简,叫什么金灵决,当然是比不过五帝真经的金系功法啦,不过倒是可以重新刻录五帝真经和门派典录,这样就不用每次都翻书了。

    最最重要的是,陈大师组竟然带回来了一大堆的灵草,而且都是些价值不菲的灵草,灵植园的两只小妖精当然是最高兴的了,自己的灵植田里终于不再只是一些野草杂花了。

    除去林月柔给的两把青枢剑,门派现在一共有了六把能用的飞剑,还有两把无法炼化的放在珍宝阁,反正掌门大院里众人总算能做到人手一把灵剑了,也不至于显得太过寒碜。

    至于外门的肖战和三个新的男弟子?哎呀,陈大师祖当然不是偏心,只是……眼下没有办法啊,这不是还有十几斤的灵铁不是,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丹炉和锻宝炉买了回来,肖岩又多了两个新的加急任务,就是加班修复门派的丹房和炼器房。当然陈师祖给自己亲爱的外门大弟子留了的定位时间,什么时候弄好什么时候吃饭,三天弄不好就把腿打断,很仁慈。

    回来两天了。

    陈峰一直在门派典录和天极门送的地物志里寻找火炎花的信息,这是现在炼制筑基丹唯一缺少的灵草。

    火属性的灵草,按说一般都应该生长在极热之地。例如火山周围、熔岩洞穴深处。地物志里,倒是有记载,雾乾门往南有一处熔岩洞穴,里面四通八达,天极门的弟子,有不少人在里面采集到过火炎花等灵草。

    只是火属性的灵草移植是个难题,必须要靠火种伴生才能存活。

    陈峰拿着丹炉店里赠送的火种研究过,品阶极低,也就勉强能够炼丹,不过火种状态不稳定,炼丹存在很大的风险。

    果然,额外赠送的东西,一点诚意也没有。

    火种在熔岩洞里也有发现,说不得,他要找机会去探上一探了。

    唐蓉有了自己的第一把飞剑,这两天正兴奋的拉着路小樱玩真人对战,不知不觉中,这丫头的修为已经后来居上,到了练气七层,超越了我们雾乾门的掌门,和副掌门平起平坐了,空灵之体真是恐怖如斯。

    也许该回去问问袁菲菲陨石的情况了?

    浮云大陆的灵铁买不起太多,地球的我还买不起吗?就算买不起我还抢不起吗?

    深夜,操心宗门发展的陈大师祖还没休息,房门突然被人轻拍了两下。

    嗯?两个小妖精难道敢跑到这里来了吗?

    路小樱副掌门难道已经失去了威慑力?陈峰心里有些大惊失色。

    偷偷的打开房门,外面站着的却不是两只磨人的小妖精。

    我们的内门大师姐正脸色潮红,香汗淋漓的绞动着双腿,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门口。

    “蓉儿?你怎么了?”

    陈峰发现异常,把她拉进屋内,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水,感觉到她身体有些滚烫。

    “师祖……陈大哥……我……我好像走火入魔了……”唐蓉撇着嘴快哭了出来,喘息着,断续说道。

    “什么!为什么会走火入魔?五帝真经你不是练的金系心法吗?没有问题的啊。”

    陈峰有些焦急,这走火入魔我可不会治啊,陆琳的娘亲就是走火入魔烧成了焦炭,这……这可怎么办。

    “不是……不是五帝真经,是……是……小樱非拉着我看那卷姹女玄阴决,我……我不知道怎么,每天晚上都好难受……陈大哥,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就是……就是很想抱抱你,越想你,我的身上就越热,我好热啊,陈大哥,让我抱抱你……抱抱你……”

    唐蓉已经伸手钻进了陈峰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狠不得把自己挤进陈峰的身体。

    陈峰有点目瞪口呆,和路小樱一起偷看姹女玄阴决?

    那部功法,他也没事老爱研究,那就是一部双修功法好不好,而且是一部让女子自己练成鼎炉的双修功法。

    此功法对修炼的女子几乎是毫无好处,除了让修炼的女子变得更加漂亮动人,来取悦男子外,还要定期被采补走积攒的玄阴灵气,不然就会情欲涌动,不能自禁。

    这……看了几遍功法就会了?那路小樱怎么没练成呢?当然,这绝对不是陈大师祖对雾乾门的副掌门有什么龌龊想法,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当然,遗憾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

    “蓉儿,你不要这样,会被别人听到的。”

    唐蓉已经几乎丧失了神智,尤其是抱着自己心里一直梦见、期待的男子,闻着他身上的气味,体内的躁动几乎就要破体而出,皮肤滚烫的就要燃烧起来了。

    “陈……陈大哥,抱抱我!求求你……抱抱我!呜呜呜……蓉儿……蓉儿想要你抱抱我,我好难受啊陈大哥。”

    这个状态不行,非让陆琳和陆小樱听到什么动静不可。

    陈峰抱着唐蓉悄悄的来到院子里,脚下御起青枢剑,向门派外面飞去。

    “蓉儿不要动啊!等一下……哎……不行!”

    “陈大哥……蓉儿好喜欢你抱着她飞,就像……就像你当初救她时一样,陈大哥……你亲亲我。”

    果然和袁菲菲是闺蜜啊!连爱好都是一样,根本就不走寻常路。

    陈大师祖是一回事二回熟,头上冒出一行小字“剑震技能加一”。

    第二天早上,陈峰打着哈欠出门。

    陆小樱正在唐蓉房门外,使劲拍着她的房门,里面没人回应。她转身看着身后的陆琳疑惑的问道:“姐姐,蓉儿姐姐为什么又不吃早饭了啊?”

    陆掌门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在门口扭腰晃腿的陈峰,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就要去问你的师祖了。”

    “师祖,蓉儿姐姐为什么不吃早饭啊,她很少赖床的啊,每天都是她叫我起床的。”

    “啊?这个……这个可能是练功累到了吧,你不要打扰她,让她多休息会儿,对了小樱,蓉儿的修为已经追上你了吧?你这么久都没进步,是不是屁股痒痒了啊?”

    啊!陆小樱捂着屁股跑开了。

    陆琳看着陈峰左扭右扭的晃着腰,向大院外走去,轻声叹了口气。

    陈峰活动完腰,准备今天先回一趟上河市。

    丹房肖岩已经建好了,可是炼丹是个精细活,他感觉门派缺个丹房长老——唐长老。

    上河市袁菲菲的私人小别墅内。

    袁菲菲献宝一样打开一个密码箱,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三颗小陨铁,都是她费尽千辛万苦从世界各地收来的。

    “菲菲!你真能干,来,亲一个。”

    陈峰不得不竖起大拇指,感觉这些灵铁,足够练一把分量轻些的灵剑了。

    “陈叔叔……你现在才知道,人家能——干——么?”

    小丫头咬着下唇,浑身散发着魅惑之光,看起来好像要准备吃人了。

    关于能不能干这个问题,两人进行了一番深入交流,少不了一番唇枪舌战。最后,场面彻底失控,发展成了赤膊上阵的身体对抗,陈峰老姜毒辣,招式众多,袁菲菲当然不是敌手,最后只能抽泣认输,一败涂地。

    袁菲菲躺着床上,用手指在陈峰的胸前划着小圈,装作不经意的问:“陈大哥,蓉儿姐能不能干啊?”

    陈峰正在抽烟,想都没想就回答:“蓉儿啊,她和你一样,也是很能……啥?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啊菲菲。”说到一半的陈峰反应了过来,话口急转,试图挽救。

    袁菲菲还没来得及发威。

    嘭!

    两人突然听到了别墅楼下传来的踹门巨响。

    “陈峰!我知道你躲在这!给我滚出来!”一个女人的娇喝从楼下传来。

    急忙套上白袍,陈峰来到楼梯口。

    一楼客厅里,站着一个皮衣皮裤的长发女孩,正对着衣冠不整的陈峰怒视。

    哟!小白虎!

    这不是上次袁菲菲隔壁,负责保护他们一家的那个女人吗?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姑娘你是?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陈峰一边系腰带,一边匆忙说到。

    看到陈峰身上穿着楚莫言以前的白袍,姬子溪已经怒火中烧,头发都快竖起来了,这可是自己送给莫言哥哥的衣服!一套做下来,花了她当时半年的工资。

    还没等陈峰把腰带系好,女子已经两步助跑,然后一个跃身飞踹,笔直大腿就踢向了楼梯上的陈峰,嘴里怒声吼道:“混蛋!”

    这娘们不是好人啊,上来就开打,也不说通报下姓名什么的吗?没有江湖规矩,真以为你陈爷不打美女啊,白虎也照打!

    啪!

    陈峰侧过身,先躲过女人踢过来的一脚,然后伸手在她浑圆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传出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女人本来被躲过踢脚,就有点刹不住车,被狠狠的一巴掌助力,整个人如同一发射出去的炮弹,啪叽一声就贴在了二楼的墙面上。

    不说她身上疼不疼,她用手捂着的鼻子,已经冒血了。

    陈峰隔着皮裤都能看出来,肿了。

    “啊——陈、陈轰!窝要杀了你!”女子由于脸部贴墙受创,鼻子受创,眼睛里酸的已经憋不住眼泪,正哗哗的往外冒。

    “你谁啊你!我告诉你啊,再动手另一边也打肿!”

    “我是六扇门姬子溪!你……你被捕了!还不束手就擒!”

    又来一个六扇门的?上次那个看来是教训给的不够?

    陈峰虽然不想惹事,更不想和公家发生冲突,但是也不能老是死咬着自己不放啊,有这时间多去抓两个江湖大盗多好。

    “上次你们……你们那个姓什么,好像姓楚是吧?楚门主回去,没告诉你们我不好惹吗?你们怎么还来?我虽然是个有原则的人,可是我脾气可不好啊!回去告诉你们上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你好我好……”

    陈峰不提楚莫言还好,一提到楚莫言,姬子溪脑海里就想到,这些天陈峰给楚莫言带来的折磨,同时感受到臀部快裂开的疼痛,肺都快气炸了。

    她已经失去了理智。从怀里掏出两把特质对付江湖高手的手枪,对着陈峰就愤怒的开了枪。

    “犯你大爷!你去死吧!”姬子溪一边开枪,一边丧失理智的大吼。

    靠!黑化的女人果然是最可怕的,我他妈又不是偷吃了你的小白虎,有这么深的仇和怨吗!

    嘭!嘭!

    两声枪响。

    袁菲菲已经穿好衣裙,正从从房间里探头出来。

    陈峰面对子弹避无可避,只能在身前施加厚土盾,把灵力护罩全部调整到子弹射来的方向。

    噗!噗!噗!……

    特制的子弹,还是穿透了陈峰的灵力护罩,射向了陈峰的身体。

    好在陈峰今日的灵力储备已经不同往日,子弹射透护罩后已经几乎没有了什么穿透力,只有弹头部分镶进了他的身体。

    袁菲菲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惊呼道:“陈大哥!”喊着就要扑过来。

    陈峰转过身把她护在怀里,忍着身上的疼痛轻声说:“菲菲,我没事,不用担心,你站在我身后不要出来,这个娘们疯了。”

    姬子溪发热的脑袋在开枪后就清醒了。

    这家伙虽然可恶,可是也罪不至死啊!

    她正在悔恨自责,就看到陈峰面前不知道什么东西阻挡了子弹,连大宗师级别的武林高手都只能躲的特殊弹头,竟然没有穿透他的身体,仅仅只是射穿了白袍,还能看到硕大的弹头有一半露在外面。

    姬子溪看的呆住了,这不可能!

    六扇门研制的特殊武器,就是用来对付武林高手的,如果说是躲过去还很正常,硬扛根本不可能有人抗的住!

    姬子溪还在发呆,陈峰已经安抚好袁菲菲,用灵力拔出身上镶嵌的弹头,施加了疗伤术法,转身向这个黑化母暴龙愤怒的走去。

    看到陈峰胸前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姬子溪脑袋已经晕了,这是……穿越到了电视里科幻片的场景了吗?

    陈峰径直走到她身前,单手把姬子溪提了起来,把脸转过去,让她把后背对着自己。

    啪!

    又是一声震颤颤的脆响,陈峰满意的看了下自己的杰作,点了点头,两边看起来终于肿的均匀了。

    “啊!陈峰!我、我要杀了你!”

    姬子溪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双腿胡乱的在半空中踢腾。

    啪!啪!

    看她还不老实,陈峰一边又狠狠给了一下,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娘们,用不着心疼。

    袁菲菲躲在陈峰身后,都看的有些不忍心了,陈大哥好残忍啊,不过也好帅啊,嘿嘿,我喜欢!

    姬子溪鼻孔里要喷出火了,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嘴里却咬着牙不再叫喊,陈峰看她不再叫骂,也松开了卡主她后颈的手。

    姬子溪脚下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被打肿的臀部刚一接触地面,就疼的她叫喊出声:“呀!你!我要、我要……”她心里愤怒到极点,却感觉毫无办法,声音都有些发抖。

    看到陈峰正居高临下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姬子溪咬着牙发动了自己的秘术,脸色由愤怒突然转换为妩媚,脸颊上带着一丝羞红,凸显出几丝宅男最爱的邻家女孩可爱出来,水盈盈的眼眸,紧紧盯着陈峰的双眼,咬着下唇柔声说道:“陈峰,你……你怎么忍心打人家呢?扶我起来好吗?”

    陈峰有些傻眼,确实有半秒钟,他感到有一丁点的眩晕感,这是干什么?怎么和小蓉儿意外练成的姹女玄阴决里面的媚术有几分类似?只是姬子溪这个也太低级了吧,我陈峰是这么容易被魅惑的人吗?我是这么没有定力的人吗?

    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所以,陈峰就用灵力把姬子溪粗糙的媚术给顶了回去。

    “你不美。”

    “我……我不美。”

    姬子溪中了被陈峰加强一番顶回来的魅惑,双眼迷蒙的跟着陈峰的声音机械的回答。

    袁菲菲好奇的从陈峰身后探出头,看着变的很奇怪的女人,扯着陈峰衣服问道:“陈大哥,她……她怎么了啊?”

    “没什么,脑子坏掉了吧。”

    “陈大哥,这个姐姐以前救过我们,你……你放过她吧。”

    袁菲菲看着她一脸眼泪和鼻血混合的惨状,还有明显肿起来的臀部,有些于心不忍的求情。

    “嗯,没事,我又没打算把她怎么样,只是有些事需要验证一下,这不正好有个送上门来的,等下我会放了她的。”陈峰摸了摸袁菲菲的脑袋,柔声说到。

    安抚完袁菲菲,陈峰继续转身对姬子溪下达命令。

    “站起来,对,站好立正,跳两下,你上身要抖起来啊,对对对,就这样跳不要停!”

    哇!大的果然真的会抖,跟以前视频上看到的一样唉。

    陈大哥好坏啊,袁菲菲伸手狠狠的在他腰上拧了两下,却也满脸好奇的加入了观众的行列,看了看对面的,有偷偷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有些气馁的不再开口求情了。

    姬子溪机械的重复跳动,脸上已经开始红润出汗了,好在陈峰看了一会也就腻了,继续命令道:“来,跟我走。对,进屋,躺到床上不要动,把上衣脱了,喂喂喂!里面不用……咳咳……”

    陈峰没来得及说完,平躺在床上的姬子溪已经把外套和里面贴身的一件吊带脱完了,上身只剩下了一件内衣。

    咕咚……

    虽然袁菲菲就在身边,陈峰还是没忍住吞了下口水。

    袁菲菲看到床上女孩已经完全发育的身材,心里有些吃味,揪着陈峰耳朵说道:“陈大哥!不许你干坏事啊,你又和她不熟!”

    不熟?意思熟了就能干坏事了吗?

    “哎呀,菲菲放手,我这是做研究呢,你想不想变成武林高手啊,我有办法让你也变成高手,疼疼疼……快放手。”

    “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陈大哥只喜欢菲菲,她这么丑,我能对她做什么坏事啊!”

    “讨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