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二十九章 可怜的姬子溪和陆小樱
    袁菲菲的房间内,姬子溪双目无神的躺在床上。

    陈峰右手搭上她的手腕,使用内视探查她的身体。

    他要弄清楚这些武林人士,是怎么利用地球这么稀薄的灵气的。

    不然他心里总是感觉到不安。

    一圈观察下来,女孩的身体和自己一样,同样是浮云大陆修行的逆天资质——空灵之体。

    内视沿着身体,到达女孩气海附近,气海并无灵气团。

    而在她丹田位置,竟然“囚禁”着稀薄的灵气。

    丹田四周,通过纤细微弱的经脉,连接她的身体四肢。

    原来武学根本不像练气修炼一样,让灵气在气海聚集,连接天地,自行运转。

    练武的方法,应该就是利用经脉的闭合,逼迫灵气囚禁在丹田。然后通过经脉缓慢释放来强化自身的骨骼肌肉,达到增强自身力量的目地。

    但是这种方法,必定十分耗费精力和时间。

    而且囚禁的灵力浓度达到一定的极限,经脉闭合的力量就无法抗衡天地灵气的稀释倒吸。

    到时会出现和自己回到地球一样,体内灵力开始向天地扩散的现象。

    此时,练武之人的修为,也就达到了顶峰,没有继续进步的可能了。

    陈峰心里松了一口气。

    按照这种独辟蹊径的方法修炼,虽然可以利用地球过分稀薄的灵气,但是永远也修不到筑基的地步!

    研究完这个送上门的小白虎。

    陈峰感觉,自己有信心随时改造一个武林高手出来,功力超过床上这丫头的地步,还是能轻而易举的。

    袁菲菲蹲在床边,见陈峰抓着女孩手腕发呆。

    她心中在想

    袁菲菲认真研究起来。

    陈峰回过神时,看到的画面有些惊艳。

    “那……那大不了你也这样好啦!”

    嗯?竟然还能这样辩论吗?

    陈峰自然是——不会厚颜无耻的放过这个机会。

    他亲手拉着正红着脸的袁菲菲,当了一回十分中立的裁判。

    结果

    陈峰又想到自己的猜想。

    他忍不住要在袁菲菲身上试验一番,看能不能把她改造成武学高手。

    说做就做。

    让袁菲菲躺在床上。

    他用灵气小心翼翼的打通袁菲菲全身经脉,注入一丝灵气在她的丹田中。

    陈峰很小心。

    因为这种被动的灵力传输,一个不小心,对方丹田就会被他浩瀚的灵气爆掉,以后再想练武,就决不可能了。

    但是陈峰是谁?

    浮云大陆未来强宗,雾乾门的师祖啊。

    他自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决办法。

    “菲菲,我教你一个功法啊,你好好记住,等下我告诉你怎么用,这绝对能让你快速变成武林高手。”

    “真的!?”

    “记住,功法叫做——饮鼎决,以后千万不可外泄给别人。”

    陈峰把饮鼎决功法的男女关系对调了下,把基础的前期部分念给了袁菲菲。

    具体原理是这样的。

    被动接受灵力容易爆掉丹田,但是如果主动抽取呢?

    只要自己控制好,就绝不会有很大风险。

    饮鼎决正是此种功法!

    “陈大哥,练这个……练这个一定要这么练吗?”

    袁菲菲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肯定的啊,快快快,赶快试试,我等不及要看效果了。”

    “陈……陈大哥,边上有人呢,哎……不要……哎呀……呜呜呜。”

    一个小时后。

    袁菲菲欣喜若狂的在院子里,轻松一蹦三尺高。

    她在陈峰的指导下,甚至很快的学会了飞檐走壁,玩的不亦乐乎。

    等到她玩累了,陈峰和她说了下找唐老爷子的计划。

    两个人都有些兴奋的开着车走了。

    谁也没有记得,别墅房间的大床上,还躺着一个,上身只穿着内衣,双目失神,眼角有泪的姬子溪。

    傍晚十分,上河市下起了罕见的暴雨。

    天地间瓢泼一样的水幕,阻挡着眼前的视线。

    地上的洼地,迅速积攒了一层的积水。

    就在这样的瓢泼大雨中,从一处联排小别墅的大门处,走出一个失魂落魄的少女。

    她没有打伞,就那样一步一步,机械的在雨中行走。

    雨水顺着她额头上的发梢流下,甚至让她睁不开眼睛。

    雨中少女,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双目中一片死灰,看起来毫无色彩。

    谁也看不出,她是不是在流泪,因为分不清脸上是眼泪,还是雨水。

    她步伐似乎有些踉跄,浑身冷的发抖。

    一个保安大叔看见了,从保安室里拿着伞,冲进雨里。

    不知道他大声在女孩身边跟着说些什么,女孩摇了摇头,置若罔闻的继续向前走。

    她双手抱着肩膀,走的很慢,保安大叔被淋了个透,叹着气放弃了。

    回到屋檐下,他看着女孩落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雨幕里。

    他心想,这不会是被那个大少抛弃了吧?

    唉,真可怜……

    “我被侮辱了……我不干净了……我配不上莫言哥哥了………”姬子溪盲目的在雨中行走,心里重复着的只有这一个念头。

    她中了惑心术清醒后,发生的一切都模糊的回忆起来。

    那个混蛋,他为了看……看……竟然让自己像兔子一样在地上蹦跶。

    后面的记忆有些模糊,似乎在嘲讽她,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胸口很痛,有几个手捏的指印,验证她心想的一切。

    我……我还不如去死!

    还不如杀了我!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为什么!

    我要杀了那个该死的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

    我要报仇,莫言哥哥……子溪已经配不上你了。

    等我杀了那个羞辱我的魔鬼,我一定会去死的,我一定会的……

    雨幕中,颤抖的身影消失了……

    另一边。

    陈峰和袁菲菲冒着雨,一起见过了唐老爷子。

    听说又可以见到自己的孙女,老爷子自然是满心的欢喜,不管陈峰说什么都答应下来了。

    办完了事,两人连夜开车回到了小别墅。

    陈峰从车里护着袁菲菲跑到别墅的屋檐下,两个人嬉笑着抖落身上和头发上淋的雨水。

    “陈大哥?”

    “嗯?”

    “我怎么好像感觉……我们似乎忘了什么事啊?”

    “有吗?”陈峰皱着眉头想。

    “能有什么事儿啊,还是赶紧去练功吧,我迫不及待的想把你打造成女侠了!”

    陈峰一把拦腰把袁菲菲抱起来,怪叫着向楼上跑去。

    大雨哗啦啦的下,容易催生人类很多的情绪,也容易掩盖很多的声音。

    比如……叫的再大声也不怕被人听到了。当然,还能衬托莫些人的恨意和忧愁。

    大雨一直下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雨刚停,陈峰就带着唐老爷子一起回了伏牛山。

    袁菲菲送完两人回来。

    她就独自窝在小别墅里,兴奋的熟悉自己暴涨的力量,整晚都睡不着觉。

    此时。

    在上河市六扇门的总部。

    日夜不修,练功练到昏厥,好像在虐待自己的身影,现在变成了两个。

    一个,是六扇门的现任门主楚莫言。

    另一个,则是六扇门大长老的另一个爱徒——姬子溪。

    大长老背手站在屋檐下,欣慰的摸着胡须。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却激发了自己两个爱徒的斗志,一起开始忘我的投入到修炼中去,是个不错的现象。

    长老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浮云大陆雾乾门。

    这两天一直羞于见人的内门大师姐,突然看到了自己的爷爷。

    唐蓉抱着爷爷,两个人一起痛哭了起来。

    对陈大师祖,她自然是感恩戴德,估计再练几次“剑震”技能,也是没有问题的。

    至此。

    雾乾门又多了一个丹堂长老。

    陈峰丢了一卷五帝真经的木系功法给了唐老爷子,然后又从几女身上收罗了几瓶聚灵丹,就给唐老爷子后就放开了手脚。

    反正凭借着唐老爷子空灵之体的逆天资质,随便练练,练个丹问题应该不大吧?

    反正从此以后,丹房就是唐老爷子的地盘了,陈峰只提了一个要求,把聚灵丹先给他练出来。

    唐老爷子神奇来到雾乾门后。

    见到孙女,看到她双腿恢复正常,心中喜不自禁,尤其是接触到这么神秘的修炼世界,更感觉到陈峰的神秘。

    出于感激和敬畏,曾经的倔老头,一心忘我的投入到了“雾乾门丹房”的发展大计中去。

    尤其是,他接触了两天炼丹后,发现这其中,和中医有很多共通之处,研究态度不用督促,就已经近乎于痴迷了。

    晚上,雾乾门山谷外满天繁星的夜空中。

    “陈大哥,谢谢你。”唐蓉靠在陈峰怀里柔声说到。

    这丫头不知道什么问题,除非飞在天上,靠在陈峰怀里的时候才肯叫他陈大哥,平日里,就只会和她们一样叫陈峰师祖。

    “陈大哥,菲菲还好吗?”唐蓉继续用脸颊贴着陈峰的胸膛,细听着他的心跳。

    “还好吧,不过最近应该也在沉迷练功。”想到袁菲菲接触到新的力量,在自己面前欢呼雀跃的样子,陈峰脸上忍不住露出微笑。

    “陈大哥。”

    “嗯?”

    “我……最近好像又有些走火入魔了……”

    叮咚!

    陈峰头上冒出一行小字。

    唐老爷子来到浮云大陆没过多久。

    在外门大弟子的小院里,肖岩正脸色苍白的看着桌上的玉扳指,嘴唇哆嗦着没有说话。

    扳指在石桌上没有动,从里面传出一个疲倦的声音:“岩儿啊,这个……这个……你应该知道,大千修行世界,各种各样的……”

    “师傅。”

    “……”

    “唐长老已经六十多岁了。”

    “这个我知道,但是岩儿你要明白,修行的事呢……”

    “他刚来的时候还不是修士,现在已经练气二层了。”

    “哎呀,乖徒弟,为师当然知道,但是……”

    “师傅,外门三个小师弟修为已经超过我了。”

    “肖岩!你怎么又能气馁呢!你要知道……”

    “师傅,内门的两个小师妹修为也超过我了。”

    “闭嘴!能不能让为师把话说完!啊!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师傅了!你……你要气死我吗!”扳指里传出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

    “师傅您说。”

    “我想说——你自己悟吧!为师不想说了!”

    悟?

    肖岩满脸愁容的托着下巴,月光照在脸上,面前的石桌上,玉扳指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

    皓月在空中漫步,肖岩背后拉出的身影越来越长。

    一直到黎明前的黑暗。

    一直到朝阳又重新温暖的照耀在他身上。

    肖岩……还是屁都没有悟到。

    然后,他就被陈师祖发现似乎在偷懒。

    陈峰立即给他增加了两个新的、很大的工程项目。

    看到亲爱的外门大弟子,又重新充实的忙碌了起来,终于不用靠发呆来消磨时间了,陈峰不由欣慰的笑了起来。

    等唐老爷子在雾乾门的生活步入正规,陈峰开始计划外出寻找火炎花。

    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唐长老多次强烈反应,炼丹的火种品阶太低,靠这个火种,根本练不成聚灵丹,就算练成了也都是残次品,根本达不到聚灵丹的基本效果。

    陈峰已经赏赐了肖岩两瓶聚灵丹了。

    为什么不给其他人?

    丹药是唐长老练废的,能让自己可爱的内门弟子吃吗?吃出问题怎么办?

    不过也都是灵草练的不是?就算效果达不到,也吃不死人吧?

    看着灵植园里自己辛辛苦苦找来的灵草越来越稀疏,仍然还没看到成型的聚灵丹,陈峰逐渐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

    陈大师祖的痛苦,波及到了负责灵植园的两个小妖精身上。

    现在两个小妖精,已经开始躲着自己最爱的师祖了。

    不知道师祖最近练了个什么功夫,两个人逐渐都感觉有些顶不住。

    所以,整天看啥都不顺眼的陈峰,在收拾好东西站在山门外,准备远行外出时,所有人心里几乎都是欢呼雀跃的。

    “小樱,师祖走了啊,来抱抱。”

    “蓉儿,师祖要走好些天呢,来抱抱。”

    “小琳啊,师祖真的要走了啊,你不伤心吗?”

    “还有小小,小小也来……咳咳,小小就算啦,哎、哎、哎……你们不要两个人一齐扑上来!”

    陈峰的剑光远遁。

    雾乾门,终于结束了近期鸡飞狗跳的状态,一切又步入了正规。

    晚上,没有陈峰的雾乾门显得有些祥和、宁静。

    瞭望塔上,路小樱正满脸疑惑的盯着唐蓉在看。

    她一边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一边踱着碎步说道:“蓉儿姐姐,你最近……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唐蓉有些心虚,目光胡乱的看着房间里光滑的石壁,装作平静的回答道:“哪里不一样了,小樱,我们回去吧,我好困啊~”说着,还拿手打了个哈欠。

    “不对!蓉儿姐,你最近好像变漂亮了哎,

    陆小樱不停围绕坐在蒲团上的唐蓉转圈

    她歪着脑袋又想了想,接着说道:“蓉儿姐,你是不是练成了那卷姹女玄阴决啊?好像那里面说练了会变漂亮哎!”

    “没有没有,小樱你以后不要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啦!你还小,又看不懂。”

    “哼!我要看懂,不是早练成了么,蓉儿姐姐你教教我嘛,好不好嘛,蓉儿姐姐~”

    小丫头肉麻的拉着唐蓉晃了起来,可爱的小模样,增加了百分之二百的撒娇大法杀伤力。

    只可惜对象不是陈大师祖。

    唐蓉被死磨硬泡,就是不松口,陆小樱已经有些泄气。

    不如……试试那个?

    陆小樱想到了自己曾经得到的那本迷魂炼神大法,她自已一直偷偷练习,还没人知道呢。

    她转到唐蓉身前,施展术法。

    眼中浮现出黑色漩涡,对上了唐蓉正不解看着她的双眼。

    陆小樱伸出双手,捧着唐蓉的脸颊,轻声说道:“蓉儿姐?我是谁?”

    “你是……小樱……”唐蓉眼中神光开始涣散。

    “不对,我不是小樱,我是陈峰……咳咳……我是你的师祖,对吗?”

    “是……师……师祖。”

    “对了,好蓉儿好乖啊,师祖最、最、最喜欢你了。”陆小樱惟妙惟肖的模仿陈峰平常对自己说话。

    她心想,师祖和蓉儿姐一定也是这么说话的吧?

    “师……祖……陈大哥。”

    嗯?陈大哥?平常好像没有见过蓉儿姐姐这么叫师祖的啊,好奇怪哦。

    路小樱晃了晃脑袋,继续施法,接着说道:学的太投入,陆小樱的思路被带跑偏了。

    重新整理了下思路,她又继续诱导:“告诉师祖,姹女玄阴决到底是怎么练的……哎、哎!蓉儿姐

    呜呜呜……我再也不乱用术法啦!

    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