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叫我师祖大人 第三十章 熔岩洞友好的火焰巨蛇
    前往熔岩洞的路上。

    正在赶路的陈峰,突然心懵了一下,他环顾四周,一切如常。

    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了?

    他晃了晃脑袋,现在一御剑飞行,就想到唐蓉……

    凌空御剑,一头已经留起来的长发飞舞,配上一身飘逸的白袍,陈峰现在看起来,还真有点翩翩仙公子的模样。

    沿着地图,他又去了一趟上次的发现水莲花的深潭。

    水潭四周,已经不见了巨蛇的尸骸。

    不见的还包括天心门那个想抓他的融合境男子尸体,还有他女徒弟的尸体。

    地上很干净,没有尸骨,也没有野兽留下来的痕迹,应该不是被野兽啃食了,难道有人收走了?

    会不会天心门的人又找来了?

    这种事,感觉就跟扯出毛线头一样,一旦开了头,就没完没了。

    一定不能让人发现是自己杀的,不然这件事,可能就是正在欣欣向荣发展的雾乾门灭顶之灾。

    陈峰心底打定注意,以后不再继续在人前使用那个小葫芦。

    然后就悄悄离开了现场。

    避免在地图的另一处标记的地方,继续被人守株待兔,陈峰忍住去探索的好奇心,绕路绕了过去。

    连续赶了几天的路程。

    陈峰终于在一处隐蔽的峡谷底部,找到了天极门送的地物志标识的熔岩洞穴。

    一处峡谷,就像被人一剑在山谷间劈开的一道裂缝。

    劲风从峡谷一头进来,从另一边猛烈的吹出去。

    两边山崖上,垂直生长的树木被吹的哗哗作响。

    顶部断流形成的瀑布,根本就落不到峡谷的底部,半空中就被疾风吹成了四散的水雾,造成整个峡谷云雾朦胧,湿度又是极大。

    他御剑飞到谷底,找到了正在往外冒着水蒸汽的一个山洞。

    洞口斜着伸向地底深处,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到底。

    洞口的水蒸气温度极高,陈峰用灵力护住身体,一只手拖着灵力催发的火苗,收起灵剑,开始向洞内深处走去。

    根据地物志介绍。

    熔岩洞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凶险,不过由于越往下温度越高,需要时刻消耗着灵力维持身体温度。

    同时,地下岩浆横流,整个洞穴四通八达,有些通道根本不知通往何处。

    这个洞穴已经探明的部分,根本就不及万分之一。

    按照地图上,已经注明的几个火炎花生长的地点,陈峰忍着蒸腾雾气转了个遍。

    连一根灵草的毛都没找到,不过想想也是,都能标注在地图上了,肯定不知道被多少人探过多少遍了,哪能这么巧让他来一次就碰到呢。

    越往下面走,洞穴的分叉就越多,温度也越来越高。

    周围的岩壁上,已经有一些裂缝,从里面缓慢的正往外冒着岩浆。

    洞内的亮度,反而比刚进来时强多了。

    陈峰熄灭了手上照明的火焰,顺着通道往标记的最后一个地点,也是最深的一个地点小心的走去。

    又经过了两个岔道,通道整个突然宽阔起来。

    通道一边的地上,竟然是条滚烫的熔岩形成的岩浆河,里面暗红色的岩浆正顺着河流缓慢的蠕动,把整个通道照的红艳艳。

    陈峰顺着顺着岩浆河这条路,转过几个弯。

    看到了一个十分宽广的地下洞穴,洞穴的三分之一,都被流入的岩浆占据,形成了一个明亮的小湖泊。剩余另外的部分,则是较为平整的碎石地面。

    这里竟然还有别人!

    陈峰刚进入这个巨大的洞穴,就发现了另一个应该和自己一样碰运气的男修士。

    此人一身灰布长袍,头上缠着儒巾,倒是个书生打扮。

    “道友,你我都来晚了,这里有株火炎花应该才被采走两个月不到。”灰衣书生看到陈峰,拱手行礼,率先开口说道。

    陈峰警惕了看着他。

    他出门就没有捡过灵石,不是遇见敌人,就是碰见厮杀,心里已经不相信自己能碰见什么好事了,自然对这个看起来同样是筑基期的修士充满戒心。

    “道友不必紧张,在下青玉派柳青书,请问道友?”柳青书一脸坦然,看着陈峰一脸和煦微笑着问道。

    看起来不像个恶人,至少比自己还不像。

    陈峰至少把心放进去了一半,而且青玉派宗门同样也在荒林,怎么说也是个邻居了。

    “邻居……呸呸……柳道友好啊,我来自雾乾门,陈峰。”

    “陈道友好。”柳青书仍然规矩的行礼。

    青玉派的人好有礼貌啊,看来应该很好忽悠,陈峰心里打着自己的注意。

    “咳咳,柳兄,这地方你们是不是经常来啊?”

    “算……是吧,宗门会有定期任务,需要上交采集的灵草,这边有宗门前辈探索留下的路线玉简,我也是来碰碰运气。”

    看看!别的宗门都是有事弟子服其劳,自己这个雾乾门,却是事事靠师祖。

    真是没法比呀,回去一定要给肖岩再加加担子。

    “陈兄请看。”柳青书拿出一个玉简,激活后显示出一副溶洞地形来。

    比天极门送给陈峰的地图简直不要详细太多。

    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地图,陈峰确定天极门送给自己的玉简是水货,估计他们也有自己的摸索地图,怎么就不大方点送给自己呢?

    “陈兄,我们青玉派的前辈曾经在此洞发现过一处隐蔽的延伸洞穴,你看,就在这里不远,陈兄有没有兴趣一起去探探?我保证,绝对会有收获!”柳青书指着地图说到。

    陈峰不经意看到,他眼神躲闪了一下。

    心想,这小子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但是自己又确实需要火炎花。

    怎么办?赌一把?

    反正自己手里有电击枪,这小子看起来也就筑基中期,打不过有坏心,就用加特林给他打成筛子。

    干了!

    “我正有此意!哈哈哈哈。”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哈哈大小起来,就是不知道是英雄见英雄,还是小人见小人了。

    陈峰跟着刚刚才认识定位柳青书身后。

    两人一起按地图索引,逐渐往洞穴深处探去。

    中途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就在陈峰已经快被绕晕之后,走在前面定位柳青书突然停下了脚步。

    陈峰向前面观察了一下。

    这是一个斜向下的洞穴底部,此时也不知道已经深入地下多少米了,灼热感几乎快烧着了空气,陈峰的每一口呼吸,都开始感觉有点辣嗓子了。

    洞穴底部,有一道裂缝,大小正好可以容一个中年男性通过,缝隙内,正向外闪烁着岩浆的红光。

    柳青书转过身,指着缝隙对陈峰说到:“陈兄,就是这里了,穿过这里,是一处很大的地下空间,根据我青玉派的前辈记载,曾经在这里找到过低阶熔岩火种,还有很多的火炎花,陈兄,你先请?”

    陈峰心里翻了翻白眼。

    还我先请,这里面有什么危险都没说,如果真是这么容易,这个看似忠厚的小子让老子赚这个便宜?他才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陈峰脸上摆出一个比对方还憨厚的微笑,摆着手说到:“当然是柳兄先请了,我是沾你的光,哈哈哈,你先请、你先请。”

    “那兄弟我就当仁不让啦。”

    柳青书对陈峰笑了笑,侧身闪到了缝隙内,一转眼已经没有踪影。

    陈峰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缝隙内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寂静的洞**,四周除了熔岩流动的咕嘟声,安静的有些可怕。

    “柳兄?里面什么情况啊?柳兄?你说话啊!”

    缝隙内没有任何回话,空荡荡的洞穴里回荡着陈峰自己的声音。

    “柳兄,你八辈祖宗……可好?”

    缝隙内还是没有回应,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了?

    这小子真是个诚实小郎君?

    等了半天不见回音,陈峰犹豫了一下,也侧身钻了进去。

    先进去看看吧,不行就立即回来。

    这小子如果敢坑自己,就让他尝尝加特林的滋味!

    他身体刚穿过狭长的石缝,就感到周围温度又升高了不少,眼前突然变亮,亮度有些刺眼。

    适应了突然增大的亮光,陈峰惊骇的发现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湖,距离正在下落的他不过只有两三丈远!

    灼热的岩浆中,酸臭的硫磺味道已经从下面蹿进了鼻子里,他鞋底的脚掌甚至已经感觉到烫脚了!

    “走你!”

    抛出灵剑,陈峰险之又险的在掉入岩浆前一秒,御剑浮在了空中,鞋底子已经给透过护体灵罩烤化了。

    好险!刚才那小子人呢?

    陈峰环顾一周,不见柳青树的踪迹,只在脚下岩浆湖对面上方,差不多一丈高的地方,看到了另一个通道。

    他刚看到通道口,脚下的岩浆湖里突然就翻滚起来。

    咕嘟咕嘟的声音越来越急。

    陈峰震惊的看到,从温度极高的岩浆里,探出一只燃烧的巨大脑袋。

    可以看出来是一只不知道名字的野兽。

    赤红的脑袋像蛇头一样,两只暗红色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在洞**半空中御剑的陈峰,张开燃烧着的大嘴,猛然喷出一团岩浆来。

    陈峰心中大骇!急忙御气在脚下抵挡。

    喷出的岩浆接触到陈峰的灵力盾,竟然发出滋滋的溶解声。

    灵力护盾竟然连一秒都没能撑住,转眼就被融穿。

    岩浆继续向陈峰飞来。

    就在此时,距离陈峰发现的那个的洞穴不远处,一个灰色的身影从石壁上突然现身,收起身上的一件披风,御剑飞快的向那个洞穴闪去。

    靠!是刚才那个小子!

    他一定用了什么隐藏身形的法宝,但是却不能动。

    他一定也知道这岩浆湖里的怪物,所有这才利用自己来转移怪兽的注意力,好趁机溜进洞里去。

    好算计!自己还是大意了。

    来不及过多细想,陈峰抛出那颗棋子法宝,在空中变大挡在自己身下。

    岩浆飞射到珠子上面,就像热水浇到了冰块上。

    碾盘大小的法宝,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着,眼看着已经摇摇欲坠,就要和陈峰断了认主联系。

    “青玉派!我操你大爷!”

    不敢继续对抗,陈峰大吼一声,也转身向那个洞穴冲去。

    希望黑色棋子法宝能抵挡一会儿,让自己也逃进那个山洞里。

    轰隆!

    一声巨响。

    刚窜逃到洞口的陈峰傻眼了,洞穴已经整个被人从里面摧毁,外面现在只能看到一个凹坑和碎石。

    修行之人……是真你妈狠!

    这是不给自己留活路啊……

    陈峰楞楞的转过身,火焰蛇头正从鼻孔里喷着火,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内心绝望的陈峰,不死心定位抬头看了看。

    来时的那一道缝隙,竟然也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闭合了。

    他彻底陷入了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的绝地。

    “蛇兄?呵呵……你听的懂吧?你听我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杀过蛇,我很爱蛇的,你要相信我,靠!你还喷!”

    又一口岩浆浓痰,狼狈躲过去的陈峰,还是被几滴飞溅到身上。

    灵力护罩发出滋滋的腐蚀声,冒出几股白烟。

    “我投降!”

    又一口,陈峰漂移的长发,已经有几缕烧焦了。

    “我操你八辈祖宗!”

    敢日蛇也不行!蛇头继续好整以暇的吐着口水。

    火蛇好像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把陈峰在这个密闭空间里赶的到处乱窜。

    “啊——”

    一道岩浆没有躲过,陈峰身上的灵力护罩瞬间被溶解,右手白袍的袖子已经被烧着了,漏出了里面的皮肤。

    情急之下,陈峰突然想到了那个火焰葫芦,掏出来倒施法诀,竟然和他猜的一样,吸走了附着在自己灵力护罩外的岩浆。

    不过还没高兴多久,陈峰就发现葫芦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定。

    红色的外壳,似乎要炸开一样,涨大后灵光一闪开始缩小,来回反复涨缩了几次,这才压制住刚刚吸收的岩浆能量,看到这火蛇吐出来的岩浆,肯定和普通岩浆不一样!

    小葫芦收回手中,陈峰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的手段了。

    他身上的白色长袍,此时也是被烧的到处是焦黑的大洞,顶着一头焦黑的长发,整个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好不甘心啊,难道真的宅在雾乾门才能保命吗?

    怎么自己一出门就是凶险,还有一群乖徒孙在等着自己,如果……如果自己要是没了,她们该有多伤心啊。

    陈峰眼角含泪,后悔自己平时没有珍惜机会,多给小樱检查身体,多给唐蓉练习功法,多偷看几次陆琳洗澡,多……

    咦?这滋水枪喷干了?

    它怎么不喷了?

    难道……是玩够了我,准备要吃我了!

    陈峰惊恐的看向鼻孔冒火的蛇祖宗,却看到它好像在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右手?

    陈峰急忙抬起右手。

    宽大的袖袍被烧掉后,露出了自己戴在手上的乾坤戒,此刻仍然不断的从空气中,一丝丝的吸收着神秘的能量。

    他观察到,蛇头随着自己抬手,而跟着转动暗红色的眼珠。

    陈峰又试着把右手伸出去,左右晃了两晃,火焰蛇头果然是在盯着自己手上的乾坤戒。

    “蛇……蛇大爷啊,你喜欢这个?这个没办法,我摘不掉,摘不掉你能懂吗?

    陈峰咬着牙,装着用力从手上往下捋戒子的动作,对蛇头表示很困难的意思。

    火焰蛇头的鼻孔里又呼呼喷出两股火,也不知道是懂了还是没懂,反正是没有再攻击陈峰。

    鼻孔里喷完火,赤红如同红铁的巨蛇,竟然慢慢的下潜到了岩浆里,咕嘟两声没有踪影。

    陈峰正不知道怎么回事。

    脚下巨大的岩浆湖面,快速以肉眼可见的下降了下去。

    不一会儿,就在底部露出一个洞口,看起来岩浆都流入了底部的这个洞里,那个藏身岩浆的火焰怪物也终于显出了全身。

    和蛇一样的火焰巨兽,身体有水缸一样粗细,身上如同高温烧红的铁块,外面还冒着燃烧的火焰。

    火蛇上半身高高的昂起,身上和蛇唯一不同的就是看不到鳞片。

    等湖里的岩浆全部流进了洞里,巨蛇的鼻孔又对着陈峰喷了两股火焰,慢慢的也钻进了那个此时唯一的底部洞口。

    我怎么感觉,它是在叫我跟着它?

    陈峰甩了甩脑袋,又看了看手上的乾坤戒,表情若有所思。

    难道这火焰大蛇认识乾坤戒,还是说认识以前的雾乾老儿?

    转头观察一周,似乎巨蛇钻进去的洞穴是唯一的通道了。

    赌一把,不能在这里等死。

    如果等下岩浆又冒出来,那自己就真成了炉子里的烤鸭,飞也飞不走了。

    下定决心,陈峰紧顺冒着火焰的蛇尾,也投身进入到了洞里。

    他身影进去没多久,四周的岩壁慢慢的裂开了无所条小缝,从里面溢出的岩浆,又慢慢填满了湖底,在也看不到那个洞口了。

    “咳咳……火蛇兄……那个……你要带我去哪啊?”

    陈峰跟着尾巴后面小心翼翼的问道。

    洞穴越往里走越宽敞。

    流进来的岩浆,不知道都去了什么地方。

    此刻,洞穴的通道方向,已经由斜着向下,变成了水平。

    巨蛇在缓慢的前进,似乎听到了陈峰的话,又调转回蛇头,从鼻孔里呼呼喷出两股火焰,就继续又往前蠕动了。

    得,这祖宗好像就会这一个互动动作。

    至于呼呼两下是什么意思,就全靠自己领悟了。

    领悟力自认较差的陈峰,没有继续和火焰蛇头互动。

    他老老实实的跟着尾巴后面吃灰,反正他是看出来,这家伙绝对不是想把自己带回去当储备粮,而且好像还有不少善意释放出来。

    嗯……应该就是这样,陈峰对自己的领悟能力已经很满足了。

    通道极长,陈峰不知道跟着走了多长时间,等到灰尘都快要喝饱了的时候,终于又来到了一处水蒸气缭绕的宽敞洞窟。

    洞窟左边,紧贴石壁是一条红色的熔岩小河,右边竟然哗啦啦的流淌着一条地下水河流。

    两条水火河流,在中间,离奇的被一片平坦的地面隔开了。

    空地中间,几朵亮白色边缘,整体橘红的植物,顶部正开着一朵朵如同火苗一般的花朵。

    “火炎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