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二章 泥腿子的狗腿子
    莫里·斯蒂文森坐在靠近壁炉边的沙发上,气色不佳,他面前炉子熄灭着,没有任何火焰,屋内的煤气灯也没打亮,显得有些昏沉。

    黑帽子们的骤然到来,令他有些烦躁。

    这是小儿子卡洛斯·斯蒂文森拥有冬之月纯正血脉传承以来,少有能让他如此沮丧的事情。

    “奥古斯塔没有出手的打算?”

    屋里的一角,黑暗中正蹲着一个人,如同佝偻症的老翁,个子矮小,身躯却异常健壮,黑黝黝的皮肤裸露在外,精壮有力。

    那人将头颅又低下些许,才道:

    “大人,蒸汽守卫者自成一体,谁也不知道那位怎么想的。”

    莫里喃喃低骂了一声。

    “大人,您说什么?”

    莫里微微摇头不置可否,又道:“听说他的蒸汽涡轮机今天发生故障了?”

    黑暗里的矮人摇头,

    “盐井的开采没有停工,蒸汽升降梯仍然可以照常运行。”

    “哦,那可太蹊跷了。”

    莫里眼神平淡嘴唇却是微微一动,将他唇角密布胡茬的肌肤挤出一个螺栓形状,“胡利奥,作为盐井矿洞监工,你多关心一下矿井运作机器的保障工作,你去守着矿井,顺便看看奥古斯塔在蒸汽阀屋里搞什么鬼名堂。”

    “遵命,大人。”

    胡利奥点头答应,这才从黑暗里朝外走出一点,却依旧不敢靠近他身后窗户口照射入屋中的浑浊光线。

    这才又道:“还有,卡洛斯小少爷今早去镇子外的树屋了。”

    莫里·斯蒂文森沉默了一阵,才道:“恩,知道了。”

    后者恭谨的弯下腰告退,从地上抓取着类似井盖一样的物品,将它轻易的掀开,然后一跃而下,遁入竖井地道之中。

    屋子里静了片刻。

    “看来有必要布置一些后手了。”

    莫里·斯蒂文森暗暗想着,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身子。

    骤然间,他的身躯微晃,一刹间站起的姿势变得有些僵直。

    “莫里大人,好久不见。”

    一个不速之客就站在莫里身后数步,看着僵直不动的贵族背影,他邪魅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盖尔,谢特利家的小家伙?”

    莫里迅速的判断出来者是谁,因为那人的嗓音足够特别。

    那是极其沙哑的烟嗓。

    盖尔·谢特利对于眼前的贵族男人能立马辨认出自己身份,似乎同样不感到惊诧。

    只是,当看着眼前银发贵族的背影从僵直中放松下来,从容的再次坐回沙发上,甚至不屑回头看自己一眼时。

    他感到些许莫名愤怒。

    莫里·斯蒂文森坐正之后,十分惬意的从烟盒中抽出一根雪茄,娴熟的用火柴点燃。

    盖尔忍不住在心中厌烦的咒骂一声。

    然后躲在黑暗中斜着眼冷冷低笑着,从喉咙里发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

    “贵族大人还记得在下的姓氏,小人倍感荣幸!”

    盖尔满是褶皱与斑驳的脸扭曲起来,以至于嗓音从喉咙里挤出词语间,如同破损的收音带一般,沙哑而略带颤意。

    他继续道:“您没有想到我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天吧?是啊,当我被关押进盐井坍塌最深处的地牢时,我也没想到,世事总难预料。”

    莫里·斯蒂文森长长吐出一口烟雾,神情有些迷茫,仿佛努力在回忆些什么。

    “是啊,盖尔·谢特利,我的确想不到,就如同你的父亲也想不到那个背叛光明的巫师少年,哪怕所受监押十年之刑,依旧堕落到被恶魔所驱使。”

    “闭嘴!”

    盖尔·谢特利大声喝道,并从胸口的黑色蓬衣内掏出一柄灰黑的短杖,指向沙发上的男人。

    “你在亵渎伟大的巫师吗?”

    莫里·斯蒂文森微微摇头,仿佛丝毫不惧怕死亡可能即将降临一般。

    他无视身后发散出致命幽光的魔杖。

    再次狠狠抽了一口雪茄,大量尼古丁的浓郁香味似乎冲进了肺部的肺部,他咳嗽起来,他轻蔑道:“伟大?哈,可笑!倒是你,泥腿子的狗腿子罢了,配不上谢特利的姓氏…”

    “不许用泥腿子的称呼来污蔑人类世界的朋友,你这是在挑衅巫师联盟以及整个地下系。”

    “巫师?一群被光明驱逐扫进下水道的家伙。

    恶魔可不是什么伙伴,地下泥涝世界的泥腿子…”

    轰!

    盖尔再没有心思听一个将死之人逞口舌之利,他狞笑着释放巫术,并准备享受复仇成功的快感。

    地下系不是什么恶魔——

    在他以及所有巫师看来,这些拥有权利的贵族,才是一直迫害着他们的真正侩子手与恶魔。

    枯木魔杖沉重的轰鸣声,使得盖尔略微有些紧张的面孔松弛下来,看着沙发背后印出的一滩鲜红,那个男人的身体倾斜着垂下头颅,燃烧的雪茄顺着光滑的地板滚落在旁。

    盖尔喉结蠕动着,对着倒下的尸体讥笑。

    “恩佐大人降临了,整个盐井镇会因你的愚昧而陪葬。”

    然而,

    他的话音刚落,喉咙便仿佛被人拧紧了螺栓,再也发出不出一丝声响,讥笑的表情一刹那变得狰狞,恐惧与惊诧瞬间席卷了这位年轻巫师的全身。

    “哦?这次恶魔深渊入侵竟然是统领级别的吗?

    巫师联盟下了不少血本的嘛,这么说细林城的危机,就是他们造成的咯。”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盖尔·谢特利的耳边响起,声音源头紧邻他的耳畔,那熟悉的嗓音除了来自刚刚被自己亲手击毙的莫里·斯蒂文森,还能是谁!

    半张脸依旧躲在阴影中的盖尔,此刻浑身不自觉地剧烈颤抖起来,他的瞳孔一瞬间睁大得如同死鱼眼,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这不可能。”

    直到他的脖颈感受到一丝冰冷的痛觉,莫里·斯蒂文森伸手将一枚细小银针刺入了他的大动脉,盖尔才从恐惧与不真实中清醒过来。

    只是可惜太晚了。

    最后那个一道无悲无喜男人声音,总算没有让他死于迷茫。

    “谢谢你的情报,对了,轰焰术杀伤力不赖,穿透沙发并且贯穿了我的替身傀儡核心……混蛋。”

    莫里·斯蒂文森·冬之月,仅仅继承拥有冬之月不足30%血脉能力的傀儡师,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尸体,蹙起眉头思索片刻。

    然后,他转身踱步朝书房的一角走去,蹲下身伸手触碰一只古旧的漆木柜子。

    一阵机械转盘的声音响起,木柜子如同魔方一样翻转起来,最后在清脆的咯吱机关开合声之后,柜门打开,莫里将手从伸入打开的木柜中摸索。

    片刻后,一块机械怀表被他握在掌心。

    怀表盘上没有时间刻度,一根细长的指针缓缓随着表盘中央的一颗细小的金黄亮色光球转动。

    而在那细小的金色光点旁边,一个黑如墨球的球形正与之相伴平行移动。

    莫里·史蒂文森表情有些凝重,合上掌中无法计时的怀表,将他装入胸兜内,然后从衣帽架上取下黑礼帽和风衣,越过躺在地上睁眼死去的盖尔尸体,步出屋外。

    …

    与此同时。

    卡洛斯·史蒂文森正从一阵剧烈的头疼中苏醒,他一边重重拍打着自己的额头,从一张钢丝铁制床上坐起,眼前的场景不禁让他有些发怔。

    空气里弥漫着大量烧焦的煤炭味,四周都是黑漆的钢铁墙壁,摇曳的煤气灯悬挂在他的头顶,光线有些昏暗却有些炫目。

    站起身,卡洛斯甩了甩头,疼痛似乎在缓缓从他的身体中远离,他踱步来到厚重的钢铁门前。

    咚咚咚!

    一阵如同铁锤敲打铁板的沉重脚步声传来,声音逐渐清晰,最后定格在卡洛斯面前的厚重钢铁口前。

    “咣当!”

    厚重门板被人打开,卡洛斯凝视门口,等待着来人的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