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六章 德里赫特
    卡洛斯的人生自由限制地点,从监察者飞艇的禁闭室改到了自家的后花园。

    就只能在后花园里百无聊赖的,过着贵族的腐朽宅男生活。

    唯一的节目,就是欣赏着格兰特在花园的偏角里,重复的刷洗着马厩里的三匹纯色大马。

    明明已经是工业时代,为什么作为贵族,自家坐骑还是这么原始。

    这让卡洛斯很不痛快。

    特别是体验过昨天乘坐奥古斯塔家的蒸汽飞行双轮车之后。

    那类似于挂着旋翼样式的摩托车,从数百米高空滑翔而下的感觉,让人无比兴奋。

    格兰特对于小少爷想要去奥古斯塔的蒸汽阀屋偷飞行双轮车的想法,也不禁吓了一跳。

    平时话不多的马车司机,生怕自己自此就要下岗了,忙连唬带忽悠的劝。

    “小少爷啊,可不敢让你出门,外面的赏金猎人多着哩,那就是抓小孩卖钱的穷家伙!”

    “什么?小少爷啊,黑帽子缉捕坏人是不假,可这里是边境,在塞浦路斯城里,他们抓小偷可是把好手,到了这里可就不管用了!”

    卡洛斯兴奋道,“那我要是把科曼家的双轮车偷到手了,黑帽子也不会抓我,是这个意思吗?”

    格兰特大叔闻言一愣,好像是这么个理但似乎又不是,先是讷讷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小少爷啊,是这个样的,可是要是被奥古斯塔发现了,可就把你拉去绑了,拿去给蒸汽机当燃料了!”

    卡洛斯瞪大眼睛,“他敢,我爸是镇长。”

    格兰特苦笑,“在这里蒸汽守卫者只听监察者的命令。”

    “监察者大人好像挂了。”

    “恩,那奥古斯塔那驴槽的就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大叔,驴槽的,这话是谁教你的。”卡洛斯黑着脸问。

    “小少爷,对守在炼金小屋门口,那杜步伊家那两只总对您狂吠的狗,就是这么叫的。”

    …

    卡洛斯泄了气,瘫坐在毛茸茸的沙发椅上,拿起玻璃小桌上的自制水果汁就一口闷了。

    其实莫里对于卡洛斯的禁闭令并没什么用,只要他愿意宅子里的仆人巡夜者没人敢不长眼的上去阻拦。

    让卡洛斯不敢出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盐井镇内现在乱糟糟的。

    赏金猎人和黑帽子现在大宅外可能到处都是。

    一个个武装到牙齿,各坏目的四处寻找着从地下缝隙里冒出零散‘泥腿子’的家伙,就好像那不些从地表裂隙中走出来的,不是狰狞恐怖会要了命的恶魔,而是一粒粒饱满的麦子,就等着他们去收割一般。

    这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的家伙,万一铤而走险,贵族少爷身份在他们面前可能就是一坨大金子。

    不过,卡洛斯不出门还真不是怕了他们,毕竟这里塞浦路斯边陲小地方,盐井镇,但你要跟当地居民说这里是斯蒂文森家族的镇长,估计也没人提出异议来。

    不敢出门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哥哥…

    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德里赫特·史蒂文森。

    在卡洛斯看来是一个可怜的家伙,因为体内完全没有冬之月血脉,被他父亲从小就放养在荒野之中长大,而他,今天也回到了家里。

    在卡洛斯的记忆力中,这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人。

    很小的时候就在荒野中觅食,上次回家的时候,身上中了十多处刀伤,腹部甚至还有一个大豁口,那竟是散弹猎枪近距离的杰作。

    那年德里赫特,撑着重伤的身体,骑着一匹杂色枣红马,一人一马一天一夜逃回盐井镇,愣是没有死。

    不仅没死,而且一路上陷阱埋伏,活活拖死一队追杀他的马贼。

    就这样优秀的男人。

    斯蒂文森家的大少爷。

    格兰特大叔却只是背地里称赞德里赫特一声,“不错的剑客,优秀的骑师。”

    至于不是背地里,他们两从来就没有说过话。

    德里赫特的身材比较高,金发碧眼,头发蓬松的卷得很漂亮,用一对明亮有神、略带多疑冷酷味道的眼神看人。

    “卡洛斯,你又长高了。”

    “大哥,又英俊许多了。”

    两个人的开场寒暄,让本想在旁假装再给马儿刷洗一遍的格兰特,忙不迭的丢下马刷,自顾的出去遛弯了。

    臭屁的对话,让许久不见的兄弟两相视一笑。

    德里赫特有些矜持态度的说:“泥腿子军团将细林城付之一炬,上面下了重赏,荒野上现在都是闻着腥味来的猎人和黑帽子,父亲大人觉得我该回来了。”

    “哥,那你…”

    德里赫特粗糙的手掌搭在卡洛斯的肩膀上,亲昵的笑道,“这也是我的意思,我也想回来。”

    卡洛斯试图大概的揣测着他父亲莫里的意思,一遍热诚的与这位鲜少见面却异常投缘的哥哥寒暄。

    有些话,他可以对格兰特大叔说,却无法对德里赫特这个哥哥讲。

    比如,他想要骑奥古斯塔家的双轮车。

    因为只要他这么说,那么德里赫特就一定会去做。

    哪怕明知道被奥古斯塔逮住之后,会毫不客气的将他这位斯蒂文森家不受待见的家生子一顿胖揍。

    他也会义无反顾。

    就如同上一次看见德里赫特要出远门前,年纪还小的卡洛斯在他面前感叹了一嘴,好想喝一杯‘冰阔乐’之后。

    甚至不知道这‘冰阔乐’是什么东西的,德里赫特便在临行前的一周,不顾荒野上的野兽,亲自骑马几十英里的来回,走了一遭细林城,询找‘冰阔乐’的踪迹。

    最后在夏日艳艳的季节,硬生生带回来一个被棉布包裹了数层的木桶。

    卡洛斯印象深刻的这个不苟言笑的剑客猎人,捧着一桶的硬块,塞到卡洛斯怀里,满怀歉意的矜持道:“冰块就带了这些,阔乐…还在找。”

    …

    卡洛斯不知道德里赫特为他做的这些事情,是具备怎样的意志品质,还是天生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的溺爱。

    只晓得,生活在如此一个窄狭的人际小圈子里,未曾离开过盐井镇的他,在这个世界目前为止,德里赫特这个哥哥,绝对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位,这种被保护感,比从他父亲莫里那里得到的,更胜几分。

    所以,他不敢出斯蒂文森庄园,至少,在眼前的这个也就十八九岁的阳光大男孩,伤口能够痊愈之前。

    “你的伤怎么样了?”

    “小伤不算什么,回到家也就好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卡洛斯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哥哥,一直手臂如断藕一般凭空垂吊着,只被几根如血管一般的钢丝系住,怎么都觉得这不算小伤。

    据说,他右手的这只机械臂还是找镇西角的老炼金术士给做的,每次德里赫特回家的时候,总要去那老炼金屋一趟,就为了修补他的手臂!

    卡洛斯坐在沙发椅上,双手抱着下巴郁闷的瞅着那手臂,伸手够了够,似乎在研究什么,德里赫特只是笑,任意他摆弄。

    “哥,你说,那老变态是怎么将这手臂铸造出来的,就这平整与精细程度,感觉什么机床也铸造不了啊。”

    德里赫特愣了愣,蹙眉想了一会才缓缓道:“这东西就不是铸造的,而是炼金术。”

    卡洛斯好奇心大增,“什么是炼金术。”

    每次自己单独去那老头子的炼金屋,总是吃闭门羹,所以对于传说中的炼金术他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法。

    德里赫特在荒野上那是彪悍的一匹狼,可到了家里,面对自己的弟弟,就温柔的如同一只没獠牙的狮子,只是当他细心的察觉了卡洛斯对于炼金术似乎别有兴趣,便识趣的闭嘴了。

    要是让他父亲莫里知道,德里赫特敢在家里忽悠自己的弟弟,去学那什么炼金术,而不是老老实实继承自己家的血脉傀儡师。

    那后果可不是被从新丢弃在荒野上,一人面对一只武装马贼那么简单的了。

    “卡洛斯,炼金术其实就是障眼法,比起咱们斯蒂文森家,拥有血脉传承的货真价实的召唤傀儡术来说,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德里赫特放缓了语气,循序善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