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蒸汽炼金狂潮 第八章 眼熟的马刷
    “见鬼了,你一直跟踪我到这里的?”大高个索利率先反应过来,他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是谁?”

    康拉德没有与黑帽子打交道的经验,小声问还趴在桥栏杆上的穆雷。

    “别靠近我,否则我们会让你后悔的。”穆雷捂着肚皮呻吟,没有理会康拉德的提问,警惕的望着对面的黑影又道,“洗衣费肯定贵得吓死人。”

    黑帽子安德森保持与三人数米的距离,没有动作。

    一只黑不溜秋的大猫从他的肩头滑下,轻轻跃上桥栏杆,绿莹莹的猫眼闪着幽光,顺着栏杆朝三人靠近,然后在最靠近栏杆处的穆雷袖口处闻了闻。

    喵呜一声又缓缓退了回来。

    然后立在桥头最开始的那只木头熊身上,俯视三个赏金猎人。

    “瞧,咱们这是遇上啥啦,哑巴?”康拉德不凑趣的说。不过,出于猎人的本能,他总算察觉到了不妥,又低声问旁边已经伸手从怀里取出另一枚迷雾卷轴的索利,“我是说,这人想干嘛?”

    索利道:“黑帽子安德森,你没听说过?”

    康拉德闻言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眼前的人真的很可能是,那个喜欢杀赏金猎人升职的侩子手安德森。

    只有他,才敢把主意打在一群亡命之徒的身上。

    顿时他肥胖的脸蛋上便开始紧张起来,细汗很快布满他的额头。

    索利咬着牙建议道:“咱们可以搞个突然袭击,我们还剩下最后一张迷雾卷轴。”

    “我们没有武器。”穆雷摇摇头。

    “那能怎么办。”索利冷冷的注视着黑帽子安德森的身影说,“打不过咱们就跑,过了桥就会安全的。”

    身后是斯蒂文森家的地盘,那里一定有守卫或者巡夜者,他们帮史蒂文森家的小少爷卡洛斯办事,他们没理由见死不救。

    穆雷的脸色有些发白道:“那鬼东西,我要是再吸入一口就要挂了。”

    这边三人还没有商量妥当,对面的黑帽子却已经准备行动了。

    穆雷低着头透过渐渐散去的晨雾,清晰看见对面的人影两边衣袖里亮出白森森的三角刺刀。

    他先得把其中一柄滑到手里,然后是另外一柄。

    接着他就看见那人衣袖鼓动起来。

    穆雷瞳孔顿时极速收缩起来,他大概知道对手想干什么了,本能的将身上的那枚准备换取金币的灰色石头塞入靠在他身边康拉德的怀里,并一把将他推开大喊着:“快跑!”

    遇上这类情形,腿脚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穆雷转身的一瞬间瞅眼太阳,对方刚刚从拂晓的云里抽了出来。

    一刹那,矮子停下迟缓的脚步,满是风霜干巴巴的脸上袒露出绝望的表情来。

    来不急替自己这愚蠢的赏金猎人生涯给个评价。

    一柄三角刺刃钢刀已然没入他的背心。

    …

    四月里,春天来得很迟。

    早上太阳刚出来的这会窗台外挂满了锥状的冰棱。

    卡洛斯从床榻上翻身而起,平时的他都要睡到太阳晒屁股,感受到那温柔的阳光抚摸他的屁股才会醒来。

    “蓬!蓬!”

    被两道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惊醒后,他就不得不到披上衣服,将房门打开。

    卡洛斯被仆人领到楼下的大客厅,莫里·斯蒂文森正坐在火炉旁烤火,德里赫特站在他的身后,看见卡洛斯睡眼惺忪的走了过来,朝他露出淡淡的浅笑,并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当卡洛斯坐定之后,他父亲便直入主题。

    “炼金房那边昨晚丢了东西。”

    卡洛斯佯装讶异,“噢,是吗?丢什么呢。”

    德里赫特饶有兴趣的看着卡洛斯镇定的表情,似乎想从自己这个弟弟稚嫩的面庞上看出一丝端倪。

    他有预感,这件事多少与之有关。

    “炼金石。”

    卡洛斯悄悄瞪了哥哥德里赫特一眼,轻咳嗽一声道:“父亲,这炼金石是什么东西?”

    莫里抬起眼皮,看着卡洛斯许久,直看得卡洛斯心里开始有些发毛,这才道:“那是炼金术士的宝贝,不过对其他人来说就是垃圾,并不值钱也不好转卖,

    老头子杜步伊挺重视的,今天一大早就到咱家里来了,要我们帮忙查找。”

    卡洛斯环顾四周,“杜步伊先生来了吗,在哪?”

    这个永远活在炼金小屋里,以至于自己未曾见过他一面的怪人,今早上竟然亲自过来了一趟,卡洛斯眼神里闪出惊喜的神采。

    莫里淡淡说:“他被迷雾卷轴侵蚀了,好在炼金房里有现成的材料,他顺手配了解药,不过已经回去了。”

    卡洛斯有些遗憾。

    又问,

    “哦,那么东西已经找到了是吗?那父亲喊我来是干什么。”

    莫里沉默了片刻,“事情还没完。”

    “什么事情。”

    莫里的目光紧盯着卡洛斯道:“有人假扮黑帽子,在木熊桥上杀了人。”

    卡洛斯脸不红心不跳,“难道说死的就是偷炼金石的窃贼,为什么说是假扮,也许就是黑帽子做的呢?缉捕罪犯本就是他们的职责。”

    “的确有心眼太实的黑帽子,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卡洛斯点头表示同意。

    莫里却冷笑一声,话里有话道:“可是他们没那个胆子,也没能耐在选在巡夜者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而且,德里赫特刚才从桥上的案发地捡回来一样东西…”

    卡洛斯觉得父亲谈事情的时候总给他一种在算计人的感觉,配上那头的银色白发,简直就是只老狐狸。

    此时卡洛斯心里就有被算计的感觉。

    一旁的德里赫特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丢在桌案上。

    那一个橡胶制的马刷子。

    还是一个老旧的马刷,这是什么意思?

    卡洛斯看着这个马刷子,有些发愣,只是看了一会儿,就察觉到哪不对劲了,因为他似乎觉得这东西怎么那么的眼熟。

    案发现场,

    马刷子。

    一瞬间卡洛斯想明白了,脸色顿时就黑的如同锅底一般。

    “连这点细节都做不好的话,就别在外面瞎搞了,炼金房那边杜步伊今天早上去卧房看了你一眼,如果只是基础炼金术的话,他倒是愿意还这次帮忙找回炼金石的人情。”

    此话一出,卡洛斯就迅速离开了。

    表面上是被长辈揭穿自己老底之后,羞耻离开。

    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事情没有按照他预料的那么完美,不过结果总算是达到了预期。

    这就是一次成功的策划了。

    在这之前,卡洛斯已经用了很多法子,根本就没办法接近那个古怪的炼金小屋,每次不是被无数的乌鸦蜂拥着驱赶出小树林,就是被莫名其妙出息的闪电球逼得落荒而逃。

    即便是从那树林后绕过去,那里竟然还有两只该死的大白狗,早就伸长了脖子在窗下对着他狂吠!

    以前是镇子上没什么外来人,他有其他想法也得不到实施。

    这一次算得上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不过有一点遗憾,就是被自己的父亲抓了现行,想到自己刚才还努力表现出浑然不知情的模样,就感觉丢人丢大发了。

    卡洛斯抬头瞅瞅已经升高的太阳,脸上已经有了怒不可遏的表情。

    他急冲冲的来到后院,对在那抓耳挠腮琢磨什么事情的格兰特大叔,甩下那只橡皮马刷怒道:“你去杀人,马刷子难道也要带在身边吗?”

    格兰特看着地上的大马刷,惊喜连连。

    “可算找到了。”

    “除了吸入过多迷雾非死不可的赏金猎人以外,其他两人的赏金给他们翻倍。”卡洛斯冲着格兰特高声喊了一句转身就走,走了三五步之后又回头道:“下次办事不许带马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